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80章 千叶之谋

第1280章 千叶之谋

  身为月神界帝子,从来只有他们俯视蔑视众生,何曾受到如此冒犯羞辱。

  月桓一向自认是【逆天邪神】个足够稳重的【逆天邪神】人,此时却是【逆天邪神】浑身发抖,随着血气冲顶,他铁青的【逆天邪神】脸色快速转为赤红:“你既然诚心找死……那本王就成全你!”

  他猛然玄气爆发,一拳轰出。

  月桓暴怒出手,这一拳突然无比,再加上两人相隔只有两步之遥,云澈似是【逆天邪神】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这一拳直中心口。

  砰!!

  暴怒之下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何其恐怖,那一刹那的【逆天邪神】气爆声堪称惊动天地。云澈瞬间倒飞数百丈,所到之处,无数席位被冲击的【逆天邪神】粉碎,惊呼连天,碎玉乱飞。

  骤起的【逆天邪神】气爆之音让整个神月城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外席、外殿,乃至主殿所有星界,所有目光都在一瞬间全部集中到了这里。

  这里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核心之地,今日是【逆天邪神】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大婚之日,竟有人敢在此时此地动手!?

  被轰飞的【逆天邪神】云澈从一堆废墟中缓缓起身,嘴角印着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血迹……他没有伸手把这抹血迹抹去,更没有怒而反击,反而微微勾起一抹森然的【逆天邪神】笑意。

  一拳轰出,月桓已是【逆天邪神】后悔,他感觉到周围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数的【逆天邪神】目光如刀刃一般刺来,让他后背猛的【逆天邪神】一凉。但想到云澈刚才的【逆天邪神】姿态言语,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又重新阴下,口中一声冷哼。

  附近的【逆天邪神】月卫和月神使注意力全部转向这边,他们刚要直冲而至,一声低喝忽然响起,让他们全身剧震,死死的【逆天邪神】停在了那里。

  “怎么回事!?”

  这一声低喝带着让所有人瞬间窒息的【逆天邪神】威压,正阴着脸的【逆天邪神】月桓和月进熙全身一抖,脸色陡变……

  因为,这声低喝,赫然是【逆天邪神】来自月神帝!

  耳边喝声未尽,一股天威却是【逆天邪神】当头而覆。两人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一眼看到月神帝竟已在他们上空,面目含怒。

  他看了两人一眼,又看一眼远处刚刚站起,嘴角渗血的【逆天邪神】云澈,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月桓,进熙,今日大事,不仅事关本王,更事关月神界未来!你们竟敢如此放肆,还打伤贵客……谁给你们的【逆天邪神】胆子!”

  神帝之怒岂同小可。月桓怒极出手,已是【逆天邪神】后悔,做梦都想不到竟是【逆天邪神】直接惹来了月神帝。两帝子慌忙拜下:“父……父王息怒。是【逆天邪神】……云澈……是【逆天邪神】云澈他出言冒犯在先,孩儿才一时无法自控……父王息怒,孩儿知错。”

  在他们听来,月神帝口中的【逆天邪神】“贵客”二字只是【逆天邪神】当众之下的【逆天邪神】客套,却不知,在月神帝眼里,云澈是【逆天邪神】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贵客”。处在神帝层面,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天机界的【逆天邪神】预言意味着什么。

  今日,他还特意亲自交代,要引云澈入主殿。

  封神之战后,各大王界都挖空心思拉拢云澈,连龙皇都要收他当义子。而月桓和月进熙,这两个他最小的【逆天邪神】儿子,居然当众一拳将他打伤……还是【逆天邪神】今日这般情形之下。

  着实让他险些气炸了肺。

  “还敢狡辩!”月神帝更怒:“你们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父王放在眼里!”

  “孩儿……孩儿不敢狡辩。”月桓惶声道,他手指云澈的【逆天邪神】方向:“云澈不但出言冒犯孩儿,还辱及大哥和月神界,若非如此,孩儿……孩儿就算有天大的【逆天邪神】胆子,也不敢在父王婚典上出手。”

  月神帝动了动眉头,转目向云澈。月桓和月进熙是【逆天邪神】他儿孙中的【逆天邪神】

  佼佼者,月进熙有些骄纵,但月桓却一向沉稳,若不是【逆天邪神】怒极失智,的【逆天邪神】确不会,也没这个胆子在这里动手。

  云澈捂着胸口,缓缓站直,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我与两位帝子殿下无冤无仇,与他们口中的【逆天邪神】‘大哥’更是【逆天邪神】连面都没有见过,他们却忽然找上门来,声称代他们‘大哥’警告我远离神女殿下。这也就罢了,之后竟又嘲讽我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在他们月神界眼里就是【逆天邪神】个屁。”

  前半段话,让月神帝眉头一皱,而最后一句,则是【逆天邪神】让他刚刚压下的【逆天邪神】怒意瞬间升腾。

  而从下位星界到上位星界,所有玄者都是【逆天邪神】面露怒色。

  “我不过是【逆天邪神】反驳几句,他们便直接出手。不愧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子,当真是【逆天邪神】威风的【逆天邪神】很,我等王界之下的【逆天邪神】存在看来根本不配入帝子殿下之眼。”云澈冷冷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字字嘲讽,但东域群雄皆在,且全部怒目而视,月神帝岂能斥责云澈之言,他目光阴下,厉喝道:“你们两个,当真如此说过?”

  月桓咬牙紧咬,全身发冷,他已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是【逆天邪神】被云澈下了套。月进熙全身发抖,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孩……孩儿一时失言……”

  “混账东西!”月进熙之言已是【逆天邪神】承认,月神帝勃然大怒,身为王界,的【逆天邪神】确有傲视天下的【逆天邪神】资格,但说出来,还被东域群雄听在耳中,那就完全是【逆天邪神】另外一回事了。

  “云澈虽非王界出身,但他‘封神第一’之名,是【逆天邪神】本王亲眼见证,亦是【逆天邪神】我们东神域这一代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骄傲,岂容你们羞辱!”月神帝字字镇魂:“你们此言,辱及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整个东神域!还不马上向云澈赔罪!”

  月桓和月进熙抬首,一时愣在那里,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他们堂堂月神帝子,竟要当面向一个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赔罪!?

  云澈却在这时忽然出声:“赔罪就不必了。我云澈一个下界出身的【逆天邪神】小小玄者,可承受不起帝子殿下的【逆天邪神】赔罪。不过,倒是【逆天邪神】有一事,还望月神帝成全。”

  “哦?”月神帝眉头动了动。他可是【逆天邪神】全程看着云澈如何从“作弊者”一步步走向封神第一,这是【逆天邪神】个不折不扣的【逆天邪神】怪胎,也有着与之相配的【逆天邪神】性子。

  云澈眼缝稍眯:“两位帝子殿下先是【逆天邪神】声称‘封神第一’在他们眼里是【逆天邪神】个屁,之后又说我不配与他们交手,看来,两位帝子殿下的【逆天邪神】修为一定高得出奇,我这个‘封神第一’连入眼的【逆天邪神】资格都没有。”

  “难得能入月神界,还得见两位帝子殿下,我云澈岂能错失这么珍贵的【逆天邪神】机会。便在此向两位帝子殿下讨教一番,好丈量一下我与两位帝子的【逆天邪神】差距。同时嘛,也算是【逆天邪神】为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大婚助助兴。”

  “云澈!”沐涣之等人脸色大急。和刚才不同,云澈现在是【逆天邪神】当众出言要挑战帝子,只要月神帝一点头,将是【逆天邪神】覆水难收。

  那可是【逆天邪神】帝子,三级神王!

  月神帝看了云澈一眼,缓缓点头,直接道:“好!月桓,你便与云澈在此切磋一番。若败,重惩,若胜,今日之过便既往不咎。”

  听到此言,月桓先是【逆天邪神】一愣,随之喜出望外,连忙应道:“是【逆天邪神】!孩儿谨遵父王之命。”

  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惶恐如潮水般褪去,心中低念道:区区神灵境五级,我怎么可能落败,父王果然还是【逆天邪神】向着我的【逆天邪神】。

  月神帝直接应允,倒是【逆天邪神】让云澈颇为意外,随之说道:“月神帝似乎误会了。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向两位帝子殿下请教。”

  在所有人一下子震惊了数倍的【逆天邪神】目光中,云澈缓缓抬手,指

  向了月桓和月进熙:“你们两个,一起上。”

  “这……”

  “云澈他是【逆天邪神】被气疯了吗?”

  “两个帝子……那可是【逆天邪神】两个三级神王啊!”

  “何止是【逆天邪神】两个三级神王。月神界的【逆天邪神】‘神月功’与‘碎玉天诀’都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功……云澈虽能碾压洛长生,但几乎不可能战胜两大帝子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个。”

  这次,连沐冰云都眸光颤动,数次想要出言劝阻。

  云澈以神灵境五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击败神王境一级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此事东域皆知。

  洛长生虽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年轻的【逆天邪神】神王,但,云澈击败他时,他终究只是【逆天邪神】初入神王境,连根基都不一定稳固。而这两个帝子,皆已在神王境停留了近五十年,修得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王界玄功,远非洛长生可比!

  对上其中之一,都难有人相信他能获胜……何况同时对上两个!

  在场之人,绝大多数都现场目睹了封神之战,却依然觉得云澈简直是【逆天邪神】疯了。

  月桓和月进熙本是【逆天邪神】满心怒恨憋屈,听到云澈此言,却是【逆天邪神】险些笑出声来。他们忽然开始想到,这云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脑子有问题?

  回想他先前的【逆天邪神】言语姿态,他们越发如此觉得。

  若不是【逆天邪神】脑子有问题,一个小小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怎敢顶撞言辱他们月神帝子。

  月神帝看了云澈一眼,再次缓缓点头:“既然如此,那便依你之言。不过,既是【逆天邪神】‘助兴’,兵刃就不必了。”

  “好。”云澈冷然点头。

  “月桓、进熙,此事因你们而起,你们便如云澈之愿,与他切磋一番,以示赔罪。”月神帝淡淡出声:“还是【逆天邪神】刚才那句话,若败,重惩,若胜,今日之过便既往不咎。”

  “是【逆天邪神】,父王。”月桓月进熙同时应声,目闪异光……至少,再无惶然之色。

  云端之上,千叶影儿一声冷哼:“真是【逆天邪神】两个蠢货。”

  她拿起指间的【逆天邪神】婚书,以玄气封起,然后纤指轻舞,在玄气表面快速印下数排金色的【逆天邪神】文字。

  她的【逆天邪神】眸光转向主殿:“注意力皆被引开,倒是【逆天邪神】个绝好的【逆天邪神】时机。把它送给星绝空,以星绝空的【逆天邪神】‘聪明’,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

  “呵呵,”古烛枯笑一声,声音里带上悠长的【逆天邪神】感叹:“借南神域毒杀天杀星神;借天狼星神取逆世天书;借月无垢引星神月神两界两败俱伤;借神帝之口,以下嫁之名为云澈引来无数仇敌以迫他将来入梵帝神帝;如今,星神帝也将甘为小姐唇舌……”

  “小姐的【逆天邪神】玄道明明已是【逆天邪神】当世至境,却从来兵不血刃,便引天下风云变动。纵是【逆天邪神】老朽,也不得不叹。”

  千叶影儿似笑非笑:“不到万不得已,永远不要暴露自己的【逆天邪神】底牌。当年,这是【逆天邪神】你教我最多的【逆天邪神】一句话。”

  她如覆冰雪的【逆天邪神】玉手轻轻一推,顿时,浮动着奇异金色文字的【逆天邪神】婚书缓缓飘下,如被轻风所托,却是【逆天邪神】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飘入主殿之中,落于星神帝之前。

  落下之时,其上残留的【逆天邪神】玄气也完全消失,哪怕以神帝之能,也绝对无从追寻。

  一只手伸出,捏在了婚书之上。

  看着上面飘动的【逆天邪神】金色文字,星神帝的【逆天邪神】双目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眯起,放射出危险的【逆天邪神】异光,然后缓缓的【逆天邪神】打开了婚书……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