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9章 撞枪口上

第1279章 撞枪口上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惊得火如烈胡须剧颤,周围更是【逆天邪神】有无数的【逆天邪神】下巴咣当砸在地上。

  火如烈满头大汗,连忙传音道:“云澈!他们是【逆天邪神】……月神帝之子!”

  他本以为云澈极少接触月神界,并不识得两帝子的【逆天邪神】月神衣,才敢如此出言。但出乎他的【逆天邪神】意料,听到他的【逆天邪神】传闻,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和脸色竟是【逆天邪神】动也没动一下。

  而他那短短六个字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对吟雪、炎神,以及周围所有人而言,都是【逆天邪神】巨大的【逆天邪神】惊吓,让外席的【逆天邪神】这一片区域霎时变得安静一片。

  月神帝子何许人物,哪怕上位星界和王界,都绝不会对他们如此说话。月桓和月进熙的【逆天邪神】脸色同时阴了下来,月进熙向前一步,脸上的【逆天邪神】暴怒刚刚升腾,又很快消逝,化为嘲讽的【逆天邪神】冷笑:“云澈,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

  “知道啊。”云澈晃了晃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盏:“两个丢人现眼的【逆天邪神】傻逼。”

  咣当……

  众人好不容易才收起来的【逆天邪神】下巴又一次狠狠砸在地上。

  “云澈,他们是【逆天邪神】……”

  沐涣之刚刚出口,却被沐冰云以眼神拦下,向他摇了摇头。

  她深深知道,云澈平静的【逆天邪神】外表下,胸腔里却是【逆天邪神】无数个沸腾的【逆天邪神】火山。

  这两个人以俯视中带着蔑视的【逆天邪神】姿态来到云澈身后,已是【逆天邪神】撞在了枪口上……更何况,他们还是【逆天邪神】月神帝之子!

  算了,让他发泄吧……哪怕心里能舒缓一点点。

  “你!”两句极尽羞辱的【逆天邪神】话,让月进熙再无法撑住所谓的【逆天邪神】帝子威仪,彻底勃然大怒:“云澈!你信不信凭你这两句话,本王有一万种方法让你今天无法活着离开月神界!”

  云澈眼睛斜过,任何人都看得出,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一种在看傻逼的【逆天邪神】眼神:“那我今天要是【逆天邪神】能活着离开呢?”

  “看来你是【逆天邪神】不见棺材不掉泪。”月进熙眯了眯眼睛,右手缓缓抓起:“那本王现在就让你走不出月神界!”

  月进熙的【逆天邪神】手心之中,月白色的【逆天邪神】玄光顿时耀起,释放出惊人的【逆天邪神】神王威压,竟是【逆天邪神】欲怒而出手。

  “进熙!”月桓伸手按在月进熙的【逆天邪神】肩膀上,沉声道:“今天是【逆天邪神】父王的【逆天邪神】大婚之日,你在这个时候动手,是【逆天邪神】想惹父王动怒吗!”

  月桓的【逆天邪神】话如一盆冷水浇下,月进熙瞬间冷静下来,手中玄光也快速消失,但双目依旧恶狠狠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是【逆天邪神】他找死!羞辱本王,就是【逆天邪神】羞辱我月神界!”

  月桓向前,目光平淡中带着慑人的【逆天邪神】威凌:“云澈,本王为月神界第三百六十一帝子月桓,这是【逆天邪神】本王的【逆天邪神】王弟月进熙。此来,是【逆天邪神】有一句话,代我们大哥奉告与你。”

  月桓口中的【逆天邪神】“大哥”二字,让所有人心中一震。

  能被月神帝子称为大哥的【逆天邪神】,自然只有一个人!

  月神太子月玄歌!

  他是【逆天邪神】月神帝的【逆天邪神】长子,月神界的【逆天邪神】太子,亦是【逆天邪神】月神帝所有子孙中,唯一一个修至神主境的【逆天邪神】人,目前位列月神使!

  因他月神太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因而,他也是【逆天邪神】所有月神使中,唯一一个综合地位上堪比十二月神的【逆天邪神】人。

  “月玄歌是【逆天邪神】月神太子,也是【逆天邪神】月神界三十六月神使之一。”沐冰云向云澈传音道。

  月桓说完,却丝毫没有从云澈脸上得到他想要看到的【逆天邪神】反应,反而是【逆天邪神】冷冷一笑:“既然

  他有话和我说,为什么不自己来?莫非是【逆天邪神】个哑巴?”

  沐涣之脚下一软,险些一头栽到桌子底下去。

  “云澈!”炎绝海脸色骤变,急声出言。在他眼中,云澈虽然性情刚烈,但绝不是【逆天邪神】个容易失智之人。他和月玄歌必定连面都没见过,估计今天还是【逆天邪神】第一个听到这个名字,居然直接就出言讥讽。

  月桓眉头猛的【逆天邪神】沉下,而身侧,月进熙已是【逆天邪神】怒极而笑:“呵,呵呵,哈哈哈哈!看到没有,这小子得了个所谓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已经彻底把自己当个东西了,居然连我们大哥都敢侮辱,哈哈哈哈哈!”

  月桓本就狭长的【逆天邪神】双目眯成一道很细的【逆天邪神】缝,缓缓的【逆天邪神】说道:“大哥让本王转告你,他对你拒绝神女殿下一事很是【逆天邪神】赞赏。以后,你最好永远忘记这件事,离神女殿下越远越好。因为神女殿下,不是【逆天邪神】什么货色都配沾染的【逆天邪神】。”

  周围越来越安静。

  月桓说出的【逆天邪神】话,让人内心震动,却丝毫不觉得意外。

  作为曾见过千叶影儿真容的【逆天邪神】人,月玄歌迷恋千叶影儿,在东神域早就不是【逆天邪神】什么秘密。

  千叶影儿是【逆天邪神】梵天神帝之女,而月玄歌是【逆天邪神】月神帝之子,还是【逆天邪神】月神太子!在月玄歌眼里,他和千叶影儿门当户对,是【逆天邪神】这世上少有的【逆天邪神】几个配得到神女的【逆天邪神】人。

  封神之战最后,梵天神帝忽然提出要将神女下嫁云澈……此事在整个神界都引起轩然大波,更是【逆天邪神】引燃了无数的【逆天邪神】妒恨之火,自然也包括月玄歌!

  云端之上,注视着一切的【逆天邪神】古烛晦涩出声:“小姐纵已多年不露真颜,这天下依旧甘为小姐而乱。”

  千叶影儿冷淡而语:“男人真是【逆天邪神】可悲的【逆天邪神】生物。”

  “不过,这倒是【逆天邪神】个不错的【逆天邪神】机会。”千叶影儿纤指伸出,指间夹着那份婚书,目光逐渐落向了主殿的【逆天邪神】方向——那里,是【逆天邪神】王界贵客的【逆天邪神】所在。

  “说完了?”云澈依旧没有什么明显的【逆天邪神】反应,而那嫌恶的【逆天邪神】脸色,就像是【逆天邪神】在面对两只恶心的【逆天邪神】苍蝇:“说完的【逆天邪神】话,就滚吧。”

  “混账东西!!”

  如果不是【逆天邪神】今日的【逆天邪神】特殊场合,月进熙早已爆发。而到了现在,他哪怕涵养再好上十倍,也不可能再控住自己的【逆天邪神】怒火,他盯着云澈,像是【逆天邪神】愤怒的【逆天邪神】帝王在面对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逆天邪神】贱民:“本王今天真是【逆天邪神】开了眼界,这世上竟有如此不知死活的【逆天邪神】东西!”

  “得了个所谓‘封神第一’,居然就胆敢狂到连我月神界都敢藐视!”月进熙冷笑:“哦对了,本王好像听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是【逆天邪神】出身低贱的【逆天邪神】下界,到来神界才没几年,倒也难怪会蠢到不知道我月神界为何许存在。”

  “呵……”云澈嘴角微咧,瞳孔中闪动起危险的【逆天邪神】异芒。

  “知道为何我们王界从来不参加玄神大会吗?”月进熙怒火逐渐熄了下来,似乎觉得对云澈如此动怒是【逆天邪神】一种很掉价的【逆天邪神】行为:“因为我们不屑。你得到的【逆天邪神】这个‘封神第一’,在其他星界的【逆天邪神】确可以威风威风,但在本王眼里,在我月神界眼里,它就是【逆天邪神】个屁,懂吗?”

  目光转向这里的【逆天邪神】人越来越多,而月进熙此言,让众多玄者的【逆天邪神】脸上都陡现愠怒。

  封神第一,东神域这一代的【逆天邪神】最强者,在他眼里是【逆天邪神】个屁……

  他这句话小了说是【逆天邪神】在羞辱云澈,往大了……却是【逆天邪神】羞辱了王界之下的【逆天邪神】所有星界。

  尤其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历史上第一个以中位星界弟

  子的【逆天邪神】身份取得“封神第一”,是【逆天邪神】所有中位星界与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骄傲。月进熙此言,哪怕那些对云澈暗中妒忌和不爽的【逆天邪神】人听在耳中,都是【逆天邪神】怒火中烧。

  只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子的【逆天邪神】身份摆在那里,他们都是【逆天邪神】敢怒不敢言。

  察觉到月进熙这句话颇为不妥,月桓拍了他一下:“罢了,今天父王大婚,不宜生事。他也不配。”

  “哼,王兄说得对。”月进熙讥笑了起来:“云澈,你若是【逆天邪神】当真成了龙皇的【逆天邪神】义子,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义子’,倒也算勉强有让本王多看两眼的【逆天邪神】资格。可惜啊,你不是【逆天邪神】。哦,对了对了……”

  像是【逆天邪神】忽然才想到了什么,月进熙的【逆天邪神】冷笑变得更加暧昧起来:“听说,你还是【逆天邪神】什么‘天道之子’?啧啧啧啧……”

  “你知道,本王要捏死你这个天道之子需要多大的【逆天邪神】力气吗?”他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了一截小指,然后狂肆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走吧。”月桓道,然后冷冷瞥了云澈一眼:“云澈,你该庆幸今天是【逆天邪神】我们父王大婚之日,否则,你就算不死,也别想完整着走出这里。不过话说回来……”

  扫了一番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玄气,他淡淡一笑:“即使今天不是【逆天邪神】父王大婚,我们也不会亲自出手把你怎么样,因为你还远远不配。”

  “是【逆天邪神】吗?”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体重新侧过,毫无表情的【逆天邪神】看着他:“那要什么时候才配呢?”

  “呵,一百年之后吧。但愿你能活到那个时候。”月桓不屑的【逆天邪神】冷笑一声:“你要是【逆天邪神】那个时候还活着,本王倒是【逆天邪神】可以赐你一个挑战本王的【逆天邪神】机会。”

  “既然如此,”云澈在这时站起身来,直接抬步走向两大帝子:“那不用等到百年之后了,我现在就挑战你。”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云澈,不要冲动!”本来看到两帝子准备离开,火如烈等人已是【逆天邪神】大舒一口气。但云澈竟又站起来要主动“挑战”!

  且不说这里是【逆天邪神】神月城,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大婚之日,这两人可绝非只是【逆天邪神】顶着帝子光环的【逆天邪神】草包,而是【逆天邪神】两个三级神王!任何一人,都远超所有封神之子。

  “挑战我王兄?凭你?哈哈哈哈……”月进熙像是【逆天邪神】听到了世上最滑稽的【逆天邪神】笑话,直笑的【逆天邪神】前仰后合:“王兄,你听到他说什么了吗?哈哈哈哈……”

  “呵!”月桓脸色不变,淡淡的【逆天邪神】道:“听说,你以神灵境的【逆天邪神】玄力,击败了初成神王的【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有点能耐。不过,你该不会天真到认为,本王是【逆天邪神】洛长生那等货色吧?呵呵……本王赏你一次机会,收回刚才的【逆天邪神】话。”

  “这么说,你不敢?”云澈咧嘴笑了起来。

  “是【逆天邪神】你不配。”月恒淡笑。

  “呵呵呵呵,”这次,轮到云澈冷笑起来,眉梢和嘴角的【逆天邪神】弧线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鄙夷和嘲讽:“听你们那么大的【逆天邪神】口气,我还以为是【逆天邪神】什么大人物。原来,只是【逆天邪神】两个顶着月神帝子之名,只会大放厥词,却不敢动手的【逆天邪神】怂包软蛋啊!”

  “你……”月桓猛沉的【逆天邪神】双眉几乎撞到了一起,手掌也一下子抓起。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本就受到惊吓的【逆天邪神】众人更是【逆天邪神】骇然失色。面对脸色骤然铁青的【逆天邪神】两大帝子,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不依不饶,拇指伸出,指尖向下:“蔑视我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之名,却不敢接受我的【逆天邪神】挑战。原来堂堂月神界,也有这么可笑的【逆天邪神】垃圾草包,居然还是【逆天邪神】所谓帝子。嘿嘿……我真是【逆天邪神】替你们月神界感到丢脸。”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