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8章 导火索
  瑾月说完,她忽然感觉到世界诡异的【逆天邪神】安静了下来,就连空气都仿佛被凝结,完全停止了流动。

  她疑惑的【逆天邪神】抬头,看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夏倾月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背影,以及许久的【逆天邪神】沉默。

  “神后娘娘?”她试着轻唤了一声。

  回应她的【逆天邪神】,依旧只有让她窒息的【逆天邪神】安静。

  瑾月心中陡然生出莫名的【逆天邪神】不安,她动了动嘴唇,一时之间却是【逆天邪神】再也不敢出声。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逆天邪神】耳边,才终于响起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声音:“把你刚才的【逆天邪神】话,再说一遍。”

  “啊……是【逆天邪神】。”瑾月连忙应声,紧张的【逆天邪神】重复道:“云澈公子说:这是【逆天邪神】流云萧澈送给娘娘的【逆天邪神】大婚贺礼。”

  她心脏狂跳,声音忐忑不安,唯恐说错一个字。

  “他在哪里?”她问道。

  “他?”瑾月在紧张之下有些发懵:“娘娘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公子吗?”

  “……”

  “他……他就在外席。”瑾月更加紧张的【逆天邪神】回答。她在这时忽然想起当初夏倾月听到“云澈”二字时的【逆天邪神】反应,心脏猛的【逆天邪神】一突。

  夏倾月转过身来,美眸落在了瑾月一直抱在胸前的【逆天邪神】玉盒上:“瑾月,把它给我。”

  “……是【逆天邪神】。”瑾月向前,将玉盒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放在夏倾月的【逆天邪神】手中。

  她的【逆天邪神】样子一如平常般淡漠,但,在将玉盒交过时,瑾月却似乎看到她的【逆天邪神】玉指在微微发颤。

  这个玉盒是【逆天邪神】月华石所制,白莹无暇,被夏倾月接在手中时,却在她比白玉还要莹润的【逆天邪神】肤光下一片黯淡。

  玉盒被打开,里面空无一物。

  “里面是【逆天邪神】空的【逆天邪神】。”夏倾月轻声道。

  “啊?”瑾月一愣,她连忙抬首看向玉盒,随之花容失色,急声道:“怎……怎么会是【逆天邪神】空的【逆天邪神】?我亲眼看到云澈公子将东西放在里面,而且……而且这个玉盒一直在奴婢手里,从没有人被任何人碰触过……”

  “……他放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夏倾月问道,纤长的【逆天邪神】手指在玉盒中轻轻抚动,月眉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动了一下。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张折起来的【逆天邪神】纸卷。奴婢……真的【逆天邪神】亲眼看到他放进去的【逆天邪神】……”瑾月紧张的【逆天邪神】瑟瑟发颤。

  “……”夏倾月短暂沉默,把玉盒轻轻合上:“玉盒边缘有刚刚被空间扭曲的【逆天邪神】痕迹,里面的【逆天邪神】东西,是【逆天邪神】被人以极其高超的【逆天邪神】空间力量攫走了。”

  她没有惊诧,没有惶然,没有焦急和愤怒,自始至终都无比的【逆天邪神】平静淡然,似乎,她的【逆天邪神】情感永远都不会泛起波澜。

  “啊?”瑾月唇瓣大张,彻底失措。

  “你退下吧。”她转过身去。

  “娘……娘娘……”

  “退下吧,这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错。”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至少,并无任何责怪之意。

  “是【逆天邪神】……奴婢告退。”瑾月退后两步,惴惴不安的【逆天邪神】离去。

  遁月仙宫重新变得一片平静。

  她静立在那里,缓缓闭上眼睛。随着她一双美眸的【逆天邪神】闭合,遁月仙宫的【逆天邪神】世界顿时失去了那抹最绝艳的【逆天邪神】光华。

  无声的【逆天邪神】世界里,她静立了很久很久,似乎时间出现了长久的【逆天邪神】静止。

  直到一个脚步声将这份静谧打破。

  “呵呵,倾月,马上就要开始了,做好准备吧。”

  月神帝走过来,脸上带着由衷的【逆天邪神】笑意,这或许是【逆天邪神】他有生以来最高兴的【逆天邪神】一天。

  在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声音中,夏倾月美眸睁开,缓缓转过身来:“义父,倾月有一事相求?”

  “哦?”月神帝面露惊奇。

  “请义父将遁月仙宫送予倾月。”她缓缓而语,每一个字都轻渺如云絮。

  “哈哈哈哈,”月神帝大笑了起来,脸上甚至浮起了少有的【逆天邪神】激动之色:“倾月,这么多年来,你还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向我要东西,好,太好了

  。”

  “用不了太久,整个月神界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何况区区遁月仙宫!”夏倾月的【逆天邪神】要求让月神帝本就绝佳的【逆天邪神】心情更是【逆天邪神】大好:“你既然想要,那我现在就送给你。”

  声音未落,月神帝已是【逆天邪神】大手一招,一道莹白色的【逆天邪神】神光在他身上耀起,然后脱体而出,顿时,整个遁月仙宫的【逆天邪神】明光都暗了下来。

  月神帝手势一变,这抹神光已飞向夏倾月,融入到她的【逆天邪神】身影之中。几乎在同一个刹那,短暂熄灭的【逆天邪神】明光重新耀起,将遁月仙宫的【逆天邪神】内部世界映照的【逆天邪神】莹白一片。

  遁月仙宫是【逆天邪神】神界公认,速度最快的【逆天邪神】玄舰,亦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最顶级的【逆天邪神】至宝,历来都只属月神帝。而现在,夏倾月只是【逆天邪神】一句话,他便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将其送予……而且还为之欣然。

  “谢义父成全。”她微微欠身。

  “呵呵,你喜欢就好。对于我,你永远无需言谢。”月神帝微微而笑,转过身去:“婚典再有半刻钟便开始了,好好准备吧。这必将是【逆天邪神】月神界这些年来,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一天。”

  “义父,”夏倾月却是【逆天邪神】忽然出声,叫住了即将离开的【逆天邪神】月神帝:“倾月有一句话,请您一定要记得。”

  “……哦?”月神帝目光转过,面露疑惑。他明显感到此刻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有些异样,但,这或许是【逆天邪神】受今日氛围所致,他并未太过惊疑什么。

  “将来,无论发生什么,倾月……都绝不会辜负月神界。”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了眼睛。或许,是【逆天邪神】不想让月神帝看到她眼眸深处的【逆天邪神】混乱眸光。

  “……”月神帝动了动眉头:“倾月,你……”

  “倾月只是【逆天邪神】想要义父永远记住这句话……将来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请义父想起这句话。”她继续说道,每一个字都很轻很轻,如来自梦中。

  心中疑惑,月神帝怔了少许,终是【逆天邪神】没有追问,欣然而笑:“倾月,有你这句话,哪怕天机界的【逆天邪神】‘那个预言’明日就应验,我也再无遗憾。”

  月神帝离开,夏倾月依旧静立原地,双目紧闭,许久都没有睁开。

  她的【逆天邪神】世界一半是【逆天邪神】无尽的【逆天邪神】苍白,一半是【逆天邪神】无际的【逆天邪神】虚空,她独自一人站在两个世界的【逆天邪神】节点……逐渐的【逆天邪神】,就连她的【逆天邪神】身影都被两个世界所吞没,只余一片苍白的【逆天邪神】空无。

  …………

  …………

  星神界,天杀星神殿。

  “姐姐!”

  彩脂空灵的【逆天邪神】声音遥遥传来,出现在茉莉身前时,小脸上还带着兴奋的【逆天邪神】酥红。

  “什么事这么激动?”茉莉看她一眼。

  “姐姐,我终于知道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新神后是【逆天邪神】什么人物了!居然是【逆天邪神】一个拥有‘冰雪琉璃心’的【逆天邪神】人!”彩脂兴奋道:“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琉璃心哇!居然又一次出现了。”

  茉莉的【逆天邪神】反应却是【逆天邪神】无比冷淡:“是【逆天邪神】么?哼!也难怪月无涯那老贼……”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说了半句,忽然戛然而止,转目问道:“知不知道那个神后叫什么名字?”

  “当然知道啊。”彩脂点头:“月神帝叫她‘倾月’。”

  “……”茉莉全身骤僵,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啊!?”茉莉忽然动荡的【逆天邪神】气息让彩脂吓了一大跳:“姐姐,你……怎么了?”

  茉莉眉头直沉到极点,她伸手紧紧抓住彩脂的【逆天邪神】手臂,将她瞬间带起:“跟我走!”

  “啊?去……去哪里?”

  “去月神界!”

  …………

  …………

  距离婚典开始的【逆天邪神】时间越来越近,东域群雄也都是【逆天邪神】翘首以待。

  这时,有两人并肩走入了外席之中。

  外席之中有数百万人落座,人声噪杂,气息混乱,但这两个人的【逆天邪神】到来,却一下子吸引了无数的【逆天邪神】目光。

  因为他们所穿的【逆天邪神】月神衣上,印着白金色的【逆天邪神】神月图纹,释放着无形的【逆天邪神】贵气与

  威压。

  虽然这些人都落座外席,但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所在星界同辈中的【逆天邪神】顶级大佬,个个身份非凡。但这两人走在其中,却是【逆天邪神】头部高扬,目光上斜,对周围所有人都是【逆天邪神】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不屑一顾之态。

  就如两个傲临凡间,俯视平民的【逆天邪神】帝王一般。

  他们所到之处,临近的【逆天邪神】东域强者都是【逆天邪神】全身一凛。

  远处,看着两人走过,一个年轻玄者不满的【逆天邪神】念道:“这两人是【逆天邪神】谁?一副好臭屁的【逆天邪神】样子。”

  “不得胡言!”他身边的【逆天邪神】长者慌忙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将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压下,低声的【逆天邪神】道:“这两个人,是【逆天邪神】帝子!”

  “帝……帝子!?”那名年轻玄者大吃一惊。

  “他们所穿的【逆天邪神】月神衣,以及上面的【逆天邪神】神月图纹,是【逆天邪神】神帝之子的【逆天邪神】象征。”长者沉声说道:“他们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都只有百岁左右,应该是【逆天邪神】月神帝最小的【逆天邪神】两个儿子!”

  “奇怪,这两个帝子来外席做什么?”

  两人身材相近,左侧那人双目狭长,面容冷峻中带着威凌,右侧之人则嘴角始终勾起,脸上带着似乎与生俱来的【逆天邪神】傲慢。两人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都是【逆天邪神】百岁左右,但他们身上荡动的【逆天邪神】玄气,却是【逆天邪神】让所有人悚然心惊。

  神王境三级!

  百岁的【逆天邪神】神王,哪怕在王界,都是【逆天邪神】不折不扣的【逆天邪神】天才。何况,他们还是【逆天邪神】尊贵无比的【逆天邪神】神帝之子!

  三百六十一帝子月桓!

  三百六十二帝子月进熙!

  在皆是【逆天邪神】中位星界与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外席,这两人无论玄力还是【逆天邪神】身份,都不啻于帝王天降,所到之处,众东域玄者无不心中惊撼,噤若寒蝉。

  同时,亦在疑惑着他们为何会来此处。

  两人穿过层层席位,在无数明里暗里的【逆天邪神】注视下,来到了吟雪界和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席位,然后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停下了脚步。

  “你,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那个满脸傲色的【逆天邪神】帝子月进熙上下打量了云澈一眼,眼缝稍稍眯了眯,至于云澈周围的【逆天邪神】所有人,全部无视。

  云澈稍稍侧身,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冷淡的【逆天邪神】道:“是【逆天邪神】我。”

  “哼,本以为你这个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天道之子’会在主殿或外殿,没想到居然会在外席。倒是【逆天邪神】让本王一顿好找啊。”

  “不过,以你的【逆天邪神】出身,在这里落座倒也是【逆天邪神】应当。”

  月进熙说话时,每一个字,每一瞬间的【逆天邪神】眼神与神情都透着傲色。身为神帝之子,他自然也比任何人有狂傲的【逆天邪神】资本与资格。哪怕云澈“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身份,在他眼里似乎也只有多看两眼的【逆天邪神】资格。

  他将“本王”两个字咬的【逆天邪神】很重,意在提醒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身份。

  云澈目光从两人身上的【逆天邪神】神月图纹掠过,便再没看他们一眼,慢悠悠把手中玉盏斟满,向火如烈问道:“这俩傻逼谁啊?”

  ————————

  说几个破事:

  【1、我们的【逆天邪神】官方群数量很多,管理不易,所以很久没有建新的【逆天邪神】官方群了。很多同学自己建群,很欢迎。然而!相当之多的【逆天邪神】盗版网站以我的【逆天邪神】名义建读者群,这也就罢了,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大事,关键是【逆天邪神】……有的【逆天邪神】居然要交费入群!

  有病啊!

  我们官方群都罗列在“作品相关”,有兴趣的【逆天邪神】可入,绝对绝对没有任何官方群是【逆天邪神】需要交费进入的【逆天邪神】!千万不要上当……我特么就上当了。】

  【2、本火星的【逆天邪神】公众号是【逆天邪神】“火星引力”,只有这一个!只有这一个!!只有这一个!!!其他的【逆天邪神】诸如什么“火星引力之逆天邪神”、“火星引力小号”、“火星引力官方”之类,全是【逆天邪神】山寨!有的【逆天邪神】关注还贼鸡儿高……法克!】

  【3、不要习惯现在的【逆天邪神】更新节奏,?ο`*)))】

  【顺便感谢一下大家最近大涨的【逆天邪神】订阅和热情的【逆天邪神】打赏,果然更多了有肉吃啊。姑且……多加努力吧。】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