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6章 贺礼
  玉盏破碎的【逆天邪神】响动让火如烈、沐涣之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齐齐转过,他们乍然看到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样子,全部心中一惊:“怎么回事?”

  咔!

  一声裂响,继玉盏之后,他们所落座的【逆天邪神】玉桌也崩开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裂痕。

  沐冰云快速伸手,按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一股寒气瞬间将他躁动的【逆天邪神】气息压下:“云澈,冷静下来,那不一定是【逆天邪神】她。”

  浩瀚无尽的【逆天邪神】大千世界,名字与相貌皆相近甚至相同,绝不是【逆天邪神】什么罕见的【逆天邪神】奇观。

  何况,眼前的【逆天邪神】“神后”,与云澈以及沐冰云记忆中的【逆天邪神】夏倾月,有着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不同。而两者的【逆天邪神】身份、层面,更是【逆天邪神】无数个天壤之别。

  一个是【逆天邪神】下界宗门的【逆天邪神】少宫主,一个,却即将成为一个王界的【逆天邪神】神后。

  但,云澈却知道,那就是【逆天邪神】她!

  没有什么理由,在云澈看到她的【逆天邪神】第一眼,他就无比确定,那就是【逆天邪神】夏倾月……一定是【逆天邪神】。

  连一丝的【逆天邪神】犹疑都没有。

  十六岁那年,她是【逆天邪神】一个依然带着稚嫩的【逆天邪神】少女,却已有着绝世的【逆天邪神】风华。

  十七岁半,在苍风排位战的【逆天邪神】战场之上,她雪纱落下的【逆天邪神】那一刻,整个天剑山庄都为之屏息。

  十九岁那年,她已为冰云仙宫少宫主,冰极雪域的【逆天邪神】永恒冰雪,都不及她一瞬的【逆天邪神】嫣然浅笑。

  如今再见,她已如真正的【逆天邪神】天阙神女,她的【逆天邪神】风华让天空神月都黯然羞惭。

  她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八年杳无音讯,他终于又见到了她……在这个他绝未曾想过的【逆天邪神】地方,绝未曾想过的【逆天邪神】情形,以及,绝未曾想过的【逆天邪神】身份……

  再见到她,他本该如释重负,欣喜若狂。但,为什么她竟会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即将迎娶的【逆天邪神】神后!

  气息被沐冰云压制,但云澈的【逆天邪神】心绪依旧无比的【逆天邪神】混乱,他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全身血液都在疯狂的【逆天邪神】涌向头顶,无论如何都无法压下。

  “云兄弟,你……”

  火破云刚要询问,他的【逆天邪神】手臂便被火如烈猛的【逆天邪神】按住,后者向他缓缓摇头。

  火如烈、炎绝海、沐涣之等人都没有说话,唯有心中深深震动。云澈绝不是【逆天邪神】那种容易情绪失控的【逆天邪神】人,相反,他可以面对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威凌面不改色,甚至厉声反斥;封神台上无论受多重的【逆天邪神】伤,都冷静如妖;面对王界的【逆天邪神】橄榄枝,都会平淡无比的【逆天邪神】婉言拒绝。

  这样的【逆天邪神】云澈,却在此时如被恶魔扼住了灵魂,身体在发抖,面容在扭曲。

  他们都无法想象,连王界都能淡然拒之的【逆天邪神】云澈,究竟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刺激能让他失控至此。

  不仅云澈,他身侧的【逆天邪神】沐冰云也明显气息微乱。

  而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发生在月神神后现身之后。

  他们不敢妄自猜测什么,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确信:这绝不是【逆天邪神】外人可以插口或干预的【逆天邪神】。

  “云澈,不要冲动!”沐冰云再次低声道,声音透着深深的【逆天邪神】无力。他人都因神后的【逆天邪神】琉璃心而震撼,而她,却在深深震惊,甚至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她竟会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她的【逆天邪神】手一直牢牢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上,防止他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异动。

  这里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是【逆天邪神】至高无上的【逆天邪神】王界,又有谁敢在这里造次?

  但沐冰云知道,云澈绝对敢……

  绝非他胆大妄为,不知轻重,而是【逆天邪神】他深印在骨子里的【逆天邪神】傲气与尊严!

  他万事都可以让,万事都可以淡然处之,但从来都不会允许任何人触及他的【逆天邪神】尊严底线。这一点,在沐冰云将他带至吟雪界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便已看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

  初至吟雪,他便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重创寒雪殿主沐凤姝的【逆天邪神】侄儿;冥寒天池,他因不公而顶撞沐玄音,到了玄神大会,他更是【逆天邪神】把这一点展现到了极致……

  这是【逆天邪神】印在他骨子里的【逆天邪神】东西,终生都不可能改变。

  夏倾月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红颜知己,亦不是【逆天邪神】许下未来的【逆天邪神】恋人,而是【逆天邪神】明媒正娶的【逆天邪神】妻室!

  却即将成为月神神后。

  这无疑是【逆天邪神】夺妻之辱!

  夺妻之辱,是【逆天邪神】任何正常男人都绝不可能接受的【逆天邪神】天大之辱,甚至最大耻辱……

  何况云澈!!

  沐冰云心中暗叹一声,玉指轻拂,一抹冰凰气息覆至云澈全身。霎时,云澈如被冷水浇淋,全身一颤,混乱的【逆天邪神】瞳孔总算恢复了些许清明。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注意力都在现身的【逆天邪神】神后身上,并无他人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异样……但有一人除外。

  千叶影儿!

  云端之上,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在云澈身上停留了许久,唇角微微勾起:“连我毫无兴趣的【逆天邪神】人,居然会对她有如此有趣的【逆天邪神】反应。看来,云澈和这位月神神后倒是【逆天邪神】有着某种奇妙的【逆天邪神】渊源啊。”

  “小姐,”古烛道:“此女不仅身具琉璃心,她的【逆天邪神】身上,还有小姐一直在寻找的【逆天邪神】东西。”

  “哦?”千叶影儿侧眸,随之眸光稍变:“你是【逆天邪神】说……”

  “九玄玲珑体。”古烛徐徐说道。

  “……”千叶影儿沉默了下去,而且沉默了很久很久。

  九玄玲珑体,玄脉内自成小世界,能突破界限,超脱法则。是【逆天邪神】公认世间最好的【逆天邪神】双修炉鼎。随着玄力的【逆天邪神】增强,玲珑世界的【逆天邪神】存在会越来越难以被他人察觉,但依旧无法逃开古烛那双浑浊而可怕的【逆天邪神】眼睛。

  “冰雪琉璃心与九玄玲珑体,任得其一都是【逆天邪神】天赐,她却身兼其二,亘古未有。”古烛发出幽深的【逆天邪神】感叹:“这一代的【逆天邪神】东神域,出现了太多不寻常的【逆天邪神】怪才,莫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应劫而生吗?”

  “……”千叶影儿没有回应,目光已不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而是【逆天邪神】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夏倾月。许久,才忽然冷冷的【逆天邪神】道:“她的【逆天邪神】元阴之气可还存在?”

  古烛微微颔首,他知道千叶影儿必有此一问。

  “这可就奇了。如此美人,还身具玲珑之体,居然还是【逆天邪神】处子。这月无涯是【逆天邪神】修成了圣人,还是【逆天邪神】变成了太监。”千叶影儿眼睛微眯:“元阴气息尚在,也就意味着……她的【逆天邪神】玲珑世界可以被夺舍。”

  “琉璃之女受天道庇佑,这并非是【逆天邪神】虚妄之言。”古烛缓缓说道:“强夺她的【逆天邪神】玲珑体,或许并非是【逆天邪神】上佳的【逆天邪神】选择。”

  “我从不相信所谓天道。”千叶影儿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冷笑:“就算天道真的【逆天邪神】存在,那就翻了它便是【逆天邪神】!”

  古烛沉默不语。

  “倾月,去休息吧。”遁月仙宫之上,月神帝目扫全场,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反应,他都毫不意外。

  夏倾月转身,回到遁月仙宫之中,自始至终,都没有半个字的【逆天邪神】言语,就连神情和瞳眸,也未曾有过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动荡。

  但,她只要刹那的【逆天邪神】现身,便已足够。

  “星神帝,如此,你可还满意?”月神帝话音直指星神帝,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

  相比于星神帝的【逆天邪神】当众冷言,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反击“温柔”之极,却是【逆天邪神】毫无疑问的【逆天邪神】完胜。

  星神帝冷哼一声,双手紧握,面色铁青,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已很久没有如此难看过。

  这些年,星神界可谓流年不利,强如星神,以往都是【逆天邪神】寿终正寝,但近些年却是【逆天邪神】变故连连。短短几十年间,天狼星神和天杀星神接连陨落,好在后来天杀归来,天狼又有了新的【逆天邪神】继承者……天毒又被天杀给一刀秒了。

  天毒陨落的【逆天邪神】事,他捂得严严实实,星神界之内都无法知晓,更不要说外人。

  而反观月神界,竟得一琉璃之女为神后!

  月神帝笑眯眯的【逆天邪神】一句话下,他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心肝脾肺肾都恼怒欲裂……心中,更是【逆天邪神】燃起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妒恨。

  神月城中,顿时响起无数的【逆天邪神】赞美、惊叹之音,尤其各类马屁卷起堪称澎湃的【逆天邪神】音潮。主殿之中,梵天神帝道:“怪不得月神帝此次婚典如此高调,还自行当众提及当年之事……原来如此啊。”

  “当年之辱,已不复存在。”宙天神帝道。“琉璃心”的【逆天邪神】天佑之名,他最为相信。

  单凭“琉璃心”三个字,哪怕丑如母猪,神帝这般存在都会抢着立其为后,以佑自己和所在王界。更何况,她的【逆天邪神】姿容还要远胜当年的【逆天邪神】月无垢……

  单凭姿容便可配得上月神帝,不止是【逆天邪神】水千珩一人如此之想。

  当年之辱,此时观来,竟成了幸事。

  今后,对于月神界,再无人有资格暗中嘲笑,哪怕王界,也唯有极度的【逆天邪神】艳羡。

  随着夏倾月的【逆天邪神】离开,云澈身体的【逆天邪神】颤动也一点点的【逆天邪神】缓了下来,直至完全停止。

  耳边的【逆天邪神】声潮淹没着他的【逆天邪神】听觉,很早之前,茉莉就告诉过他夏倾月有着“冰雪琉璃心”,能得天佑。在吟雪界,沐玄音也曾向他简单提及过“琉璃心”。但他毕竟不是【逆天邪神】在神界长大,单凭茉莉和沐玄音的【逆天邪神】只言片语,他根本不可能真正明白“琉璃心”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

  但今天,这些东域强者的【逆天邪神】反应,月神帝笑对天下的【逆天邪神】姿态,都在告诉着他“琉璃心”意味着什么。

  但是【逆天邪神】,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是【逆天邪神】夏倾月。

  看到云澈似乎平静了下来,而且也没有过激举动的【逆天邪神】迹象,沐冰云稍稍舒了一口气。这时,她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转了过来,向她问了一句话:

  “冰云宫主,你说……她知道我还活着吗?”

  看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心里猛的【逆天邪神】“咯噔”了一下。

  因为这双眼睛竟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平静,平静到可怕,还隐约蒙着一层无形的【逆天邪神】幽黑。

  像是【逆天邪神】潜伏着两头随时可能暴走的【逆天邪神】凶兽。

  沐冰云无法回答,唯有摇头。

  当年,夏倾月被送离冰云仙宫时,天玄大陆皆知云澈“葬身”太古玄舟。在她那时的【逆天邪神】认知里,云澈已死。

  直到今年,玄神大会之前,夏倾月都该以为这世上已无云澈。

  但……

  封神之战,云澈之名响彻整个神界,只要身在东神域,就不可能没听过“云澈”这个名字,何况她还在月神界这个位面。

  听到这个名字,只要去看一眼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玄影,她就该知道云澈依旧在世。

  这个问题,沐冰云真的【逆天邪神】无法回答。

  因为是【逆天邪神】否以为云澈已死,这对夏倾月,对云澈,都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

  云澈沉默了下去,沐冰云也没有再言语。火破云、炎绝海等人感受到一股无形的【逆天邪神】压抑,也始终没有出声,唯有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在彻底喧然的【逆天邪神】神月城,唯有他们所在的【逆天邪神】坐席呈现着诡异的【逆天邪神】沉默。

  这时,一个穿着月白长裙的【逆天邪神】少女盈盈而至。

  她身材玲珑,娇俏动人,生命气息尚不足双十,但带着一股逼人的【逆天邪神】灵秀与贵气,让一众东域强者频频侧目,却不敢出言冒犯。

  因为她所穿的【逆天邪神】月白长裙,铭印着月神界的【逆天邪神】神月图纹。

  她穿过层层外席,然后向吟雪与炎神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走来,最终在火如烈等人惊异的【逆天邪神】目光中,停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侧。

  “敢问……是【逆天邪神】云澈公子吗?”少女带着几分忐忑问道。

  云澈侧目,看了她一眼:“你是【逆天邪神】?”

  对方默认身份,少女顿时盈盈一礼,道:“奴婢名为瑾月,是【逆天邪神】伺候神后娘娘的【逆天邪神】贴身婢女。”

  听到“神后娘娘”四字,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凝。沐冰云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亦是【逆天邪神】出现了不同的【逆天邪神】变化。

  云澈陡变的【逆天邪神】目光让瑾月心中猛的【逆天邪神】一跳,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内心隐约感觉到了不安。她连忙捧出一个玉盒,出口的【逆天邪神】话也带上了几分紧张:“神后娘娘说自己曾受吟雪界之恩,特以……特以此礼赠与……云公子……”

  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注视下,瑾月在这时猛的【逆天邪神】打了个冷颤,后面的【逆天邪神】话再也无法说下去。

  云澈伸手,把玉盒接过,脸上毫无表情。

  瑾月心中长舒一口气,她不知到心中这忽然泛起的【逆天邪神】不安感来自何方,只想马上离开。她微微欠身道:“瑾月告退。”

  “等等。”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在玉盒上轻轻摩挲,然后将其打开,看着玉盒中一枚释放着神秘气息的【逆天邪神】玉白丹药,问道:“我可否问一个问题。”

  “云公子……请问。”瑾月身体微绷。

  “你们的【逆天邪神】神后既然知道我,那可有看过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投影?”云澈一边说着,将玉白丹药拿起,看也不看直接收如天毒珠,手中只剩一个空的【逆天邪神】玉盒。

  瑾月被一股莫名的【逆天邪神】紧张所缚,根本无暇多想云澈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如实道:“娘娘性子淡薄,并未关注封神之战。”

  “是【逆天邪神】吗?”云澈淡淡而言,脸上依旧毫无表情。他的【逆天邪神】手中,多了一张折叠起来的【逆天邪神】纸卷,然后放入玉盒之中,再把玉盒轻轻盖上。

  “神后娘娘如此盛情,在下岂能没有回礼。”云澈将玉盒抬起,放在瑾月眼前:“劳烦瑾月姑娘将在下的【逆天邪神】回礼交予神后娘娘……一定要让她亲手打开。”

  瑾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接过,微微犹豫后,善意道:“云公子,神后娘娘她性子很淡,贺礼无数,她从不碰触。”

  云澈双目微眯:“那劳烦瑾月姑娘多加一句,这是【逆天邪神】‘流云萧澈’送给她的【逆天邪神】大婚贺礼。”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