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5章 琉璃倾月

第1275章 琉璃倾月

  神月城顿时低呼一片,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一下子变得无比灼热。

  月神帝之言……那个无比神秘,让月神帝不惜神月当空,惊动天下来迎娶的【逆天邪神】神后,终于要现身在他们眼前!

  遥远的【逆天邪神】高空之上,千叶影儿金色面罩后的【逆天邪神】凤眸也微微眯起:“让我好好看看,这个让月神帝几乎飘上天的【逆天邪神】女人是【逆天邪神】何许人物。”

  就连一直古井无波的【逆天邪神】古烛,眼瞳中也释放出异样的【逆天邪神】神光。

  倾……月!?

  月神帝喊出的【逆天邪神】名字,让云澈和沐冰云同时一怔。

  沐冰云看了云澈一声,轻语道:“真巧。”

  云澈微微点头:“是【逆天邪神】啊,真巧。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

  “巧?”火破云听在耳中,问道:“云兄弟,难道你认识这个神后?”

  “当然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摇头,坦然告诉他:“我在下界的【逆天邪神】第一个妻子,也叫‘倾月’,所以忽然听到这两个字,多少有些感慨。”

  “呃……原来如此。”火破云点头,但他看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绝不是【逆天邪神】“有些感慨”这么简单。

  “倾月”二字,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带起阵阵涟漪。

  十二年前,在那个叫流云的【逆天邪神】小城,他迎娶了夏倾月——那个在他最卑微,最无力的【逆天邪神】时候,却给予了他尊严的【逆天邪神】少女。

  他们是【逆天邪神】指腹为婚,明媒正娶,一对真真正正的【逆天邪神】夫妻……虽然从未有过夫妻之实。

  苍风之战……天池秘境……梦回沧云……齐败剑圣……共入仙宫……两人之间的【逆天邪神】关系一直在悄然发生着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云澈也一直暗中欣喜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夏倾月的【逆天邪神】冰心在一点点的【逆天邪神】为他融化……

  但这一切,却在他前往神凰帝国那一天戛然而止。

  他“葬身”太古玄舟……

  冰云仙宫遭遇厄难,夏倾月被作为最后的【逆天邪神】希望,传送到了未知的【逆天邪神】世界。

  三年后,他重回天玄大陆,而夏倾月,至今杳无音讯。

  不知不觉,已是【逆天邪神】八年之久。

  茫茫世界何其之大,那个沐冰云留在冰云仙宫的【逆天邪神】次元阵究竟把夏倾月传送至了何方,无人知晓,也无从找寻。唯有期望夏倾月某一天可以自行回到蓝极星,回到天玄大陆。

  看到云澈忽然陷入怅然之态,沐冰云安慰道:“不必忧心,她自有天佑。”

  她曾三回天玄大陆,早就在云端之上见过夏倾月,后来也慢慢知晓了她和云澈的【逆天邪神】关系。

  云澈微笑起来:“她也说过,倾月是【逆天邪神】天佑之人,无需担心。”

  她,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茉莉。她告诉过云澈,夏倾月身具“九玄玲珑体”和“冰雪琉璃心”。前者,是【逆天邪神】世间最好的【逆天邪神】双修炉鼎,后者,是【逆天邪神】天佑之体。

  天下生灵亿亿万,名字相似或完全相同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云澈也很快掩下怅然,满是【逆天邪神】期待的【逆天邪神】看向月神帝身侧,等待着那个神秘神后的【逆天邪神】现身。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异动和从未现身过的【逆天邪神】神后,深深的【逆天邪神】勾起了东神域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好奇心。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在月神帝温和的【逆天邪神】声音下,一个身影从遁月仙宫中缓步走出,来到了月神帝身侧。

  一时间,聚集了东神域无数强者的【逆天邪神】神月城竟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像是【逆天邪神】被什么东西重重的【逆天邪神】撞击了心脏和灵魂,完全屏息,

  她一身月白长裙,长长的【逆天邪神】裙摆曳地,如从月中缓缓走出。她的【逆天邪神】身姿似仙似梦,肌肤如无暇的【逆天邪神】羊脂白玉,如冬日里映着阳光奕奕生辉的【逆天邪神】

  霜雪。她的【逆天邪神】容颜似是【逆天邪神】倾注了上天所有的【逆天邪神】心血和眷顾,哪怕世间最华丽的【逆天邪神】辞藻,都无法诠释出哪怕半分的【逆天邪神】神韵。

  她走出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如有一道无比明媚夺目的【逆天邪神】霞光映照在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瞳孔之中,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分外亮灿。

  月神帝何许人物,他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四神帝之一,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最尊贵的【逆天邪神】男子。但,静立于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身侧,她却是【逆天邪神】几乎掩下了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存在,更掩下了世间几乎所有的【逆天邪神】光彩,哪怕是【逆天邪神】当空耀世的【逆天邪神】神月,都变得暗淡了几分。

  “她……好美啊……”水媚音手儿延唇,怔怔的【逆天邪神】低念。

  “……”水映月眸光瞠直,无法移开。身为有着绝美容颜,尊贵出身的【逆天邪神】东域神女,此刻的【逆天邪神】她,竟分明生出了一种深深的【逆天邪神】窒息感,以及源自灵魂的【逆天邪神】自惭形秽——平生第一次。

  “单凭气质和容颜,她便已配得上月神帝。”琉光界王水千珩如是【逆天邪神】说道。

  能身在此处者,都绝非俗世凡人。但却是【逆天邪神】无数的【逆天邪神】心醉魂迷,无数的【逆天邪神】失魂落魄。

  “哇……”火破云失声轻呼着:“虽然,我没有见过龙后神女,但是【逆天邪神】……传说中的【逆天邪神】龙后神女,最多也就如此了吧?”

  他说完看向云澈,等待他的【逆天邪神】认同,但他目光转过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愣住。

  云澈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现身于月神帝身边的【逆天邪神】女子,双目瞪到了最大,全身一动不动,似乎忽然被抽离了魂魄。

  火破云第一眼本以为他是【逆天邪神】被惊艳到了失魂,但,他看到云澈呆滞的【逆天邪神】双目中,瞳孔时而剧烈的【逆天邪神】放大,时而又剧烈的【逆天邪神】收缩,逐渐的【逆天邪神】,他微张的【逆天邪神】嘴唇忽然开始颤栗,到了最后,全身都开始不住的【逆天邪神】颤抖起来。

  整张面孔,甚至在快速的【逆天邪神】浮起一层绝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苍白。

  “云兄弟,你怎么了?”火破云连忙道。

  “……”云澈毫无反应,却是【逆天邪神】惊醒了同样呆滞中的【逆天邪神】沐冰云,她猛的【逆天邪神】回眸,冰眸之中却是【逆天邪神】一片震惊和纷乱。

  因为,出现在月神帝身边,那个即将成为月神神后的【逆天邪神】女子,她曾见过,云澈更曾见到。

  夏……倾……月!

  “倒真是【逆天邪神】个大美人啊。”遥远的【逆天邪神】云端之上,千叶影儿一声听不出感情色彩的【逆天邪神】夸赞。

  “呵呵,”古烛晦涩的【逆天邪神】笑:“能在容颜上得小姐夸赞者,尚是【逆天邪神】第一人。”

  千叶影儿唇角微动,似笑非笑:“这般仙姿容颜,说是【逆天邪神】艳绝东神域都不为过,居然一直寂寂无闻,也是【逆天邪神】奇怪。不过……单单只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话,应该不至于让月无涯摆出如此大的【逆天邪神】场面吧?”

  古烛浑浊的【逆天邪神】老目中闪过一抹奇异的【逆天邪神】精芒,如树皮般干枯的【逆天邪神】唇间缓缓说出三个沙哑的【逆天邪神】字眼:“琉……璃……心。”

  “……”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身躯出现了刹那的【逆天邪神】僵硬,随之脸色陡现剧烈无比的【逆天邪神】变动,看向下方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变了。

  许久,她才终于收回目光,低声自语:“原来如此……”

  与此同时,主殿之中,宙天神帝也在这时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他眉头蹙起,起初只是【逆天邪神】疑惑,但随着他目光的【逆天邪神】定格,疑惑快速的【逆天邪神】转为越来越深的【逆天邪神】骇然。

  “宙天,怎么回事?”梵天神帝皱了皱眉。能让宙天神帝出现如此表情,绝对是【逆天邪神】惊破天的【逆天邪神】发现。

  宙天神帝毫无反应,那瞠然的【逆天邪神】神情,竟像是【逆天邪神】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所见。足足过了数息,他才以颇为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缓缓说道:“琉……璃……心……”

  “什么!?”这三个字,让落座主殿的【逆天邪神】王界众人齐齐一愕,随之全部面色骤变。

  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似是【逆天邪神】失控的【逆天邪神】穿透力,让外殿的【逆天邪神】所有玄者也都听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一时间,如有三道惊雷在耳边劈落,神月城瞬间变得一片喧然。

  “琉……琉璃心!?”

  “冰雪琉璃心?真……真的【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说,世上已不可能再出现‘琉璃心’了吗?”

  “这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亲口之言,岂会有假。”

  “怪不得……怪不得月神帝一改往态,怪不得月神帝要铺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大……琉璃心,天道庇佑的【逆天邪神】琉璃心啊!”

  “如果传说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月神界得此琉璃之女为神后,将来,岂不是【逆天邪神】……岂不是【逆天邪神】……”

  “传说当然真的【逆天邪神】,宙天神界不就是【逆天邪神】最好的【逆天邪神】证明吗!”

  强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惊容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在神界历史上,很多人都是【逆天邪神】带着天赋异体出生,有的【逆天邪神】可以身兼双重神力,有的【逆天邪神】亲和某种元素玄力,也有如洛长生这般可以身兼多元素和多神力,而最顶级的【逆天邪神】,也最难出现的【逆天邪神】,则是【逆天邪神】月无垢这般的【逆天邪神】“无垢神体”和水媚音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

  但,若说有一种神体可以引发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大震动,那一定是【逆天邪神】“琉璃心”。

  在远古记载中,所谓“琉璃心”,是【逆天邪神】在混沌之初,始祖神自我陨灭后所留下的【逆天邪神】心魂碎片,有着世间最后的【逆天邪神】“始祖之力”。世间所有生灵、力量、规则,皆因始祖神而生,而承载着最后“始祖之力”的【逆天邪神】琉璃心,是【逆天邪神】天道都必须拼死守护的【逆天邪神】存在。

  或许是【逆天邪神】因为始祖神为女性的【逆天邪神】缘故,拥有琉璃心者皆为女子,在记载中被称作“琉璃之女”或“天道之女”。

  倒是【逆天邪神】云澈如今“天道之子”的【逆天邪神】称呼无比契合。

  记载之中,哪怕在诸神时代,拥有“琉璃心”者都是【逆天邪神】极其之少,而在神界历史上,便只出现过一个。

  那便是【逆天邪神】六十万年前的【逆天邪神】宙天太祖!

  如果琉璃之女会得天佑的【逆天邪神】上古记载难以让人尽信,那么,六十万年前拥有“琉璃心”的【逆天邪神】宙天太祖,则是【逆天邪神】让世人在震撼中清清楚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何为天佑。

  唯一问世的【逆天邪神】玄天至宝宙天珠主动认她为主,为她所控。

  宙天界在她引领之下,短短千年时间,从一个普通星界成为俯视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王界,并超越了星神界和月神界,一直傲世至今。

  从此,再无人怀疑“琉璃心”会得到天道庇佑。只是【逆天邪神】,他们也同样相信,在诸神时代已经终结,混沌越来越浑浊、鸿蒙之气越来越稀薄的【逆天邪神】时代,出现一个宙天太祖已是【逆天邪神】最后的【逆天邪神】神迹,世上再无可能出现琉璃之女。

  但……

  视线之中,那静立于月神帝之侧,让月神帝不惜为之广邀东域,神月当空的【逆天邪神】女子,她不但有着神女之姿,倾世之容,居然还是【逆天邪神】有着“琉璃心”的【逆天邪神】“琉璃之女”!

  继宙天太祖后的【逆天邪神】第二个神迹!

  这一刻,他们已是【逆天邪神】完全明白月神帝为何会为此婚典,为这个神后做到如此地步。

  不,能得琉璃之女为神后,哪怕他做的【逆天邪神】再夸张十倍,百倍,都是【逆天邪神】理所应当!

  就在所有人或失魂落魄,或骇然心惊时,唯有云澈,他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落入了冰冷的【逆天邪神】深渊,全身剧烈的【逆天邪神】战栗着,眸光更是【逆天邪神】一片吓人的【逆天邪神】混乱。

  逐渐的【逆天邪神】,就连气息都开始出现失控。

  “云澈……”沐冰云冰眉蹙起,声音带着急促。

  乒……

  云澈握在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盏在他失控的【逆天邪神】玄气下崩碎。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