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4章 神后现身

第1274章 神后现身

  “你倒真是【逆天邪神】命犯桃花,在下界如此,到了这里还是【逆天邪神】如此。”沐冰云轻轻摇了摇头。

  脑中闪过沐玄音的【逆天邪神】身影,她暗暗一叹,冰心之中一片纷乱。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就中意上了我,简直有些莫名其妙啊。”云澈手扶额头,满脸愁绪。

  在封神台上,他可是【逆天邪神】用相当卑劣的【逆天邪神】手段把水媚音狠狠欺负了一遭,水媚音就此鄙夷厌恶他才是【逆天邪神】最正常的【逆天邪神】反应,但结果却完全相反!

  他到现在都没想明白是【逆天邪神】为什么。

  小女生的【逆天邪神】心思啊……真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奇怪的【逆天邪神】东西。

  “不过,这也并非坏事。”沐冰云转而道:“你得琉光小公主倾心和琉光界王的【逆天邪神】认可,也就得到了琉光界的【逆天邪神】庇护。作为东神域最强的【逆天邪神】三大上位星界之一,琉光界的【逆天邪神】实力,连王界都不会小觑。”

  “利用感情这种事,我可做不来。”云澈摇了摇头:“算了,还是【逆天邪神】以后再说吧。”

  他的【逆天邪神】脑中回荡着水千珩的【逆天邪神】传音,尤其是【逆天邪神】最后一句。

  小心……梵帝神女……

  宾客越来越多,受到邀请的【逆天邪神】星界无不准时而至,绝不敢有丝毫怠慢。作为东神域最神圣之地之一,神月城或许也从未如今天这般热闹过。

  时间逐渐临近着婚典开启之刻。

  这场婚典浩大空前,举世皆知,亦传闻准备了数年之久,势将载入东神域史册。

  但,纵然这里是【逆天邪神】神月城,也并非所有来者皆入席中。

  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层层云雾之后,千叶影儿静立空中,一身金衣勾勒着完美到极致的【逆天邪神】曲线。

  她立于神月之下,沐浴在月芒之中,未露容颜,那无形的【逆天邪神】风华却足以让真正的【逆天邪神】天阙神女都黯然羞惭。

  她的【逆天邪神】身边,依然只有一个干枯佝偻的【逆天邪神】老者。

  古烛。

  “咳……咳咳……”干枯老者发出阵阵嘶哑的【逆天邪神】轻咳,似在预示着他渐熄中的【逆天邪神】生命之火。但,他一双看似浑浊的【逆天邪神】老目之中,却深隐着可以洞穿一切的【逆天邪神】神芒。

  “遍邀东域,神月当空。”千叶影儿徐徐而语:“月无涯倒真是【逆天邪神】勾起了我的【逆天邪神】好奇心,我已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想要看看,这新的【逆天邪神】神后究竟是【逆天邪神】何许人物。”

  “小姐,不入主殿吗?”古烛道。

  “不必。毕竟,另一个目标可不在主殿之中。”

  金色的【逆天邪神】面罩之下,她的【逆天邪神】眸光所向,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位置。

  “呵呵,”古烛淡淡而笑:“相比月神神后,此子,才是【逆天邪神】小姐此来的【逆天邪神】真正目的【逆天邪神】吧。”

  千叶影儿没有否认,如抹晶粉的【逆天邪神】唇瓣微微勾起一个危险的【逆天邪神】弧度:“那些蠢人皆以为他能安然渡过九重雷劫,是【逆天邪神】因受到天道庇护,却不知……哼,我真该好好感谢天机界那群自以为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蠢货,否则,我怕是【逆天邪神】要多费不少力气。”

  “是【逆天邪神】邪神的【逆天邪神】神力吗?”古烛缓缓说道。

  “……”千叶影儿眸光转过,定格在了古烛的【逆天邪神】身上,世界,在这一刻忽然彻底的【逆天邪神】冷凝。

  足足五息,千叶影儿眸光转回,似笑非笑:“看来,一切都瞒不过古伯的【逆天邪神】慧眼。”

  “不,这是【逆天邪神】小姐告诉老奴的【逆天邪神】答案。”古烛的【逆天邪神】双目依旧浑浊一片,看不到丝毫明光:“原来,当年南神域出现邪神传承的【逆天邪神】传闻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得到邪神传承的【逆天邪神】传闻亦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他的【逆天邪神】见识本就广博到极点,常伴千叶影儿身侧,她最近不经意的【逆天邪神】一些行动、言语,以及对云澈强烈到异常的【逆天邪神】兴趣,最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她那句“这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亲口告诉我的【逆天邪神】”,让他在层层抽丝剥茧后,逐渐的【逆天邪神】猜向了“邪神”二字。

  毕竟,能让她产生不下于《逆世天书》的【逆天邪神】兴趣,大概也只有创世神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而四大创世神之中,有一个拥有着极端元素之力。而刚好,二十多年前才出现过关于这个创世神传承的【逆天邪神】传闻,且是【逆天邪神】和天杀星神有关。

  “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父王。”

  “老奴的【逆天邪神】命只属于小姐。”古烛回答。他全身上下自始至终毫无波澜,如一口完全枯去的【逆天邪神】老井。

  “我不会完全相信这世上的【逆天邪神】任何人,包括你。”千叶

  影儿冷淡的【逆天邪神】道:“这句话,也是【逆天邪神】你教我的【逆天邪神】。”

  “呵呵,”古烛干枯的【逆天邪神】笑:“小姐能如此想,老奴心中甚慰。”

  “创世神的【逆天邪神】传承啊……”古烛微微抬眸,目光重新扫过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沧桑如他,在“创世神”三个字面前也注定无法淡然:“难怪,难怪。”

  “只是【逆天邪神】,老朽有一事难解,天杀星神为了一个传闻而不惜只身前往南神域,对力量的【逆天邪神】渴恰灸嫣煨吧瘛矿不可谓不强烈。而她既成功取到邪神的【逆天邪神】力量,为何却给予了云澈?”

  “问得好。”千叶影儿美眸稍稍眯起,那一抹神光冰寒中透着极度的【逆天邪神】危险:“这其中的【逆天邪神】缘由,自该去问云澈本人。所以,眼下要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让他进不了宙天神境。”

  “小姐是【逆天邪神】欲将他暗中拿下,夺舍他的【逆天邪神】创世神力吗?”古烛道。

  千叶影儿却是【逆天邪神】摇头:“创世神力能否夺舍尚在未知。能夺舍最好,若不能夺舍,也必须让他为我所控。”

  “他神劫境可胜神灵境,神灵境可胜神王。同等境界,他的【逆天邪神】实力远远胜过其他玄者。那么,久远的【逆天邪神】将来,若他到达人类的【逆天邪神】极限,成为至境神主,实力,也必将胜过其他至境神主,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会举世无敌!”

  “如此一来,他就算不成真神,也近似真神了。”

  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这些话,和茉莉先前对云澈所说的【逆天邪神】,几乎一模一样。

  “这样一个人,若能为自己所控,自然是【逆天邪神】好事。若不能,那就必须趁早抹去。”

  “另外……”千叶影儿话音一顿,继续说道:“我总觉得,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秘密远不止创世神力这么简单。”

  “距离入宙天神境,只余短短十五日。这十五日之中,他将一直在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庇护之下,怕是【逆天邪神】难有机会。”古烛声音缓慢,传入耳中,每一个字皆如一口大钟在灵魂深处嗡动。

  要拿下云澈轻而易举,但要瞒过所有人将他暗中拿下,却是【逆天邪神】极难。

  千叶影儿金发无风舞起,一股奇异的【逆天邪神】神息在她的【逆天邪神】身上无声的【逆天邪神】浮动,霎时,竟连沐浴在她身上的【逆天邪神】神月之芒都暗淡了下来:

  “难有机会,那便创造机会,宙天界又能如何!”

  遥远的【逆天邪神】下方,一声高喊遥遥传来:

  “宙天界到!”

  作为次元玄阵的【逆天邪神】控制者,宙天神界最后一个入场。而随着宙天界众人主殿落座,距离这场势将动荡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神帝婚典正式开启,只剩最后不到半个时辰。

  就在这时,一束明光忽然耀起,为神月普照下的【逆天邪神】世界横添了一抹奇异的【逆天邪神】光彩。众人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一眼看到,主殿的【逆天邪神】上空,竟有一座华丽的【逆天邪神】宫殿正在缓缓升起。

  在这神月城的【逆天邪神】核心之地,这个宫殿显得可谓颇为“小巧”,只有不到十丈之高,区区几十丈之长。但,这个小型宫殿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却让这一众东域强者无不心中一撼。

  而那抹奇异的【逆天邪神】光芒,也是【逆天邪神】折射自这个神秘的【逆天邪神】宫殿。这抹异芒并不强烈,却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刺穿了当空的【逆天邪神】神月之芒,占据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

  “这是【逆天邪神】……”火如烈忽然想到了什么,面露惊容。

  “是【逆天邪神】遁月仙宫!”炎绝海道。他说话时双目直直的【逆天邪神】盯着缓缓升空的【逆天邪神】宫殿,那瞬间便热切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目光,如在仰望神明天阙。

  “遁月仙宫!”

  “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遁月仙宫!!”

  耳边顿时传来大片的【逆天邪神】惊呼声,当“遁月仙宫”四个字传开时,快速迸发起经久不息的【逆天邪神】声浪。

  “这个‘遁月仙宫’,有什么奇异之处?”云澈问道。能来到这里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顶尖的【逆天邪神】存在,却在“遁月仙宫”四个字下尽皆失色。可想而知,这个正在飞空的【逆天邪神】宫殿绝非寻常。

  “遁月仙宫,是【逆天邪神】当世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舰,亦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最强至宝之一。”沐冰云向云澈解释道。

  “玄舰?”云澈微怔,目光重新看向这释放着奇异神芒的【逆天邪神】宫殿。这种规模的【逆天邪神】大小,顶多也就是【逆天邪神】玄舟,和那些动辄上千里的【逆天邪神】玄舰也相差太远了些。

  “关于遁月仙宫的【逆天邪神】记载,有的【逆天邪神】说它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最初的【逆天邪神】十二星神所创造,也有说它是【逆天邪神】远古诸神时代所遗留下的【逆天邪神】神物。它的【逆天邪神】内部空间,远比你看得的【逆天邪神】要大的【逆天邪神】多。而

  它最惊人之处,是【逆天邪神】它的【逆天邪神】飞行速度……”

  “放在整个神界,它的【逆天邪神】飞行速度都堪称天下无双。据说,它的【逆天邪神】极限速度,就算是【逆天邪神】神帝,都难以追及!”

  “神帝……都难以追及?”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这句话着实惊到了云澈。神帝是【逆天邪神】世上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存在,若是【逆天邪神】神帝都难以追及,岂不是【逆天邪神】意味着……极限速度下,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追的【逆天邪神】上这遁月仙宫!?

  也同样意味着,若能拥有这遁月仙宫,不论面对怎样的【逆天邪神】敌人,哪怕神帝在前,也能安然逃离——呃,不过前提是【逆天邪神】能成功进入遁月仙宫。若当真面对神主层面的【逆天邪神】敌人,怕是【逆天邪神】也根本没机会进入遁月仙宫。

  “当世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舰啊,玄舰中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帝王。”火如烈一声感叹:“没想到今日竟能有幸得见……嗯?奇怪了,这种时候为什么会忽然出现遁月仙宫?”

  遁月仙宫之中,一个人影从异光中缓步走出。

  赫然是【逆天邪神】月神帝。

  他立于遁月仙宫之上,面带微笑,手臂抬起,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仰视中,神帝之音浩瀚倾下:“众位贵客不辞辛劳,莅临我神月城,本王欢迎之至,不胜荣光。”

  婚典还有小半个时辰,月神帝却已现身发声。他的【逆天邪神】心情看上去极好,就连神帝威压都少了数分让人窒息的【逆天邪神】凛然,多了几分几乎算得上是【逆天邪神】“如沐春风”的【逆天邪神】神息:“本王身为月神界王已久,已有姬妾三百七十一,儿孙千计,却从未立后,一直为本王一大憾事。”

  “从未立后”的【逆天邪神】确为真。当年虽昭告天下将立月无垢为后,但尚未正式封后,便已发生变故。

  “不过今日,本王广邀东域群雄,便是【逆天邪神】要在众位的【逆天邪神】见证之下,迎娶本王的【逆天邪神】神后,亦是【逆天邪神】我月神界的【逆天邪神】神后!”

  神帝之音下,群雄皆是【逆天邪神】安静一片,无人敢擅自回应。这时,一个极其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声音响起:“既然今天都要立后了,那何必还一直藏着掖着,难不成你月无涯的【逆天邪神】神后就那么羞于见人吗?”

  此言一出,全场霎时安静一片。

  人们不需要看,甚至都不需要脑子,用屁股都能想到,能在这个地方,这种场合下说出这种话的【逆天邪神】,只可能是【逆天邪神】一个人……

  星神帝!

  星神月神两界不和是【逆天邪神】天下皆知的【逆天邪神】事。而近些年更加剧烈的【逆天邪神】交恶,起因便是【逆天邪神】当年的【逆天邪神】月无垢一事。星神帝会在此时冷冷出言膈应月神帝,虽让人胆颤心惊,却也并不太让人意外。

  但让人大为惊奇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月神帝非但丝毫不怒,反而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月神帝一声很是【逆天邪神】平和的【逆天邪神】大笑。这声大笑竟是【逆天邪神】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在掩饰怒意,脸上也满是【逆天邪神】完全舒展开的【逆天邪神】笑意:“星神帝说的【逆天邪神】没错,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本王之过。”

  “不过,本王如此做的【逆天邪神】原因,想必众位也大都有所知晓。三十多年前,本王欲迎娶月无垢为后,却在婚典前夕遭小人暗算。不但没有护好月无垢,就连本王也因此成了一大笑柄。”

  所有人脸上皆露惊容。

  月无垢一事,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平生最大的【逆天邪神】耻辱。也因而,断然不会有人敢在月神帝面前提及“月无垢”三个字,否则无异于自掘坟墓。而现在,月神帝竟是【逆天邪神】当众主动提及……

  当众揭开自己最耻辱的【逆天邪神】伤疤!

  而且,再说这些话时,月神帝竟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勉强和阴郁,反而满脸笑呵呵,就像是【逆天邪神】在提及一个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小事。

  “因而,为了防备宵小之辈,保护本王的【逆天邪神】神后,本王此次不得不谨慎一些,还望众位勿怪。”

  主殿之中,梵帝神界、宙天神界、星神界诸人也俱是【逆天邪神】面露惊讶,全然没想到面对星神帝的【逆天邪神】冷言,月神帝不但毫不动怒,反而耐心解释,还坦然无比的【逆天邪神】自揭伤痕。

  他们所认识的【逆天邪神】月神帝,可绝非如此大度之人。

  看着月神帝那笑眯眯的【逆天邪神】样子,星神帝眉头大动,他就像是【逆天邪神】全力一拳砸在了棉花上,全身说不出的【逆天邪神】难受。

  “不过,时至今日,本王自然也已不需要再故弄玄虚。虽然婚典时辰未至,但既然星神帝有此意愿,那本王也只好遵从。”

  月神帝忽然话音一转,脸上露出一个柔和的【逆天邪神】微笑。

  “倾月,你便现身,来与众位一见吧。”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