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3章 贤婿,贤婿

第1273章 贤婿,贤婿

  主殿,那可是【逆天邪神】王界才有资格进入的【逆天邪神】上上席,连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大界王都无资格入内。

  吟雪众人惧是【逆天邪神】愣住,但随之,他们心中却并未泛起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惊讶,反而竟有“理所当然”之感。

  因为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已断然不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吟雪弟子,他在封神之战所闪耀的【逆天邪神】光环,可是【逆天邪神】狠狠刺动了整个神界,让各大神帝,甚至龙皇都争先恐后的【逆天邪神】想要将其拉拢至身边。

  这样的【逆天邪神】云澈,受到月神界再夸张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优待都绝不过分!

  但,出乎众人意料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干净利索的【逆天邪神】摇头,歉意道:“多谢月神帝和两位的【逆天邪神】好意,在下既为吟雪弟子,当与宗门同席。”

  两月卫目露惊诧,但也并未强求:“如此,便依云公子之愿,若云公子有任何吩咐都请不必客气。”

  “请!”

  姿态的【逆天邪神】变化和言语间的【逆天邪神】恭敬让吟雪众人都与有荣焉,他们看着前方走到沐冰云之侧的【逆天邪神】云澈,心中无不深深感慨……三年前,他刚刚入门之时可谓是【逆天邪神】毫不起眼,但如今,他所在的【逆天邪神】高度,已超越了所有同门,甚至超越了整个吟雪界……

  他一人,成为了吟雪界最大的【逆天邪神】荣耀。

  “云兄弟,这里!”

  刚一进入,便听到火破云欣喜的【逆天邪神】喊声。

  炎神界已经落座,主桌之上只有火如烈、炎绝海、火破云三人,经过封神之战,因云澈身具金乌、凤凰之力的【逆天邪神】缘故,让吟雪和炎神两界的【逆天邪神】关系都为之发生了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

  云澈也不客气,和沐冰云、沐涣之向前,入于同一主桌上。一眼望去,外席已是【逆天邪神】浩浩荡荡数百万人。

  互相打过招呼,火破云已是【逆天邪神】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问道:“云兄弟,星神界是【逆天邪神】个什么样的【逆天邪神】地方?会不会也和月神界一样跟幻境似的【逆天邪神】?”

  云澈点头:“月神界这边覆满月光,而星神界那边则是【逆天邪神】星辰漫天,听你这么一说,倒的【逆天邪神】确都有一种幻境之感。”

  “那……你学会星神碎影没有?”

  “嗯,算是【逆天邪神】小有所成。”

  “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亲自教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长什么样子?传说她超级可怕,你在那边……呃,应该没事吧?”

  “……天杀星神并没有传闻的【逆天邪神】那么可怕。”

  “可是【逆天邪神】,我听闻天杀星神在继承神力的【逆天邪神】第二年,就把月神界其中一个星域屠了几万人,之后还……”

  “咳咳,不要妄议王界之间的【逆天邪神】恩怨。”火如烈低声将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话打断:“这里可是【逆天邪神】月神界。”

  “……是【逆天邪神】。”火破云只好收声。

  听着云澈和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一问一答,沐冰云的【逆天邪神】唇角轻动。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相信,天杀星神与云澈之间有着极深的【逆天邪神】牵绊,更不会相信,云澈身在下界,还是【逆天邪神】个十几岁的【逆天邪神】少年时,便已和那个神界都闻之胆寒的【逆天邪神】可怕星神日夜相伴。

  “云澈,”炎绝海开口,声音很低,语气郑重:“我有一事一直不明。”

  “‘神女’虽美绝寰宇,但你若与她相近,必引来无数的【逆天邪神】嫉恨,所以,你拒绝梵帝神界或许是【逆天邪神】正确的【逆天邪神】选择。但是【逆天邪神】,你为何要拒绝龙皇和宙天神帝?”

  “晚辈有自己的【逆天邪神】打算。”云澈也郑重的【逆天邪神】回答道。

  因为凤凰炎的【逆天邪神】关系,炎绝海已是【逆天邪神】无形中拉近了和云澈的【逆天邪神】距离,他看着云澈道:“虽不知你有何打算。但,你千万不可低估了你在封神之战所引发的【逆天邪神】震动,更不能低估这些神帝的【逆天邪神】青睐意味着什么。你可能不知道,纵观整个神界历史,从未有哪一个年轻人闪耀过如你这般耀眼的【逆天邪神】光华

  。”

  炎绝海这句话不可谓不夸张,但无人露出惊讶,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逆天邪神】不折不扣的【逆天邪神】事实。

  “说一句会让你们不适的【逆天邪神】话,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已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所能拥有。云澈,你在很多人眼中,相当于是【逆天邪神】无主的【逆天邪神】,一颗无主,又耀眼到旷古绝今的【逆天邪神】明珠会引来什么,相信你心知肚明。而吟雪界保不了你,你更不可能保得住自己……一个足够强大的【逆天邪神】靠山,或者说归属,才是【逆天邪神】你现在最需要的【逆天邪神】。”

  炎绝海的【逆天邪神】话,和茉莉提醒他的【逆天邪神】一些话颇为相似。

  火如烈也缓缓点头:“成为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或为龙皇义子,都是【逆天邪神】你绝佳的【逆天邪神】选择。”

  吟雪众人无一吭声反驳。所谓怀璧其罪,而云澈这种,根本已是【逆天邪神】轰动了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弥天大罪。

  云澈点头,很淡定的【逆天邪神】道:“谢两位宗主提点,晚辈眼下将入宙天神境,离开宙天珠后,会再做打算。”

  “嗯。”话已至此,火如烈和炎绝海也未再多言。

  哎……看着云澈,再看看火破云,火如烈心中长长叹了口气。两人年纪相近,但火破云在封神台的【逆天邪神】一场惨败险些让他信念崩塌一蹶不振。而云澈,无尽荣光的【逆天邪神】背后亦是【逆天邪神】天倾般的【逆天邪神】重压,他却是【逆天邪神】淡定的【逆天邪神】跟个老僧一样。

  且不论实力,两人心境之上的【逆天邪神】差距,实在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

  宾客越来越多,庞大的【逆天邪神】外席容纳着所有中位星界与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来客。而其中最受注目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吟雪界与炎神界所在。

  因为云澈,现在东神域已无人不知“吟雪界”之名。

  因为火破云,更因为云澈,炎神界也是【逆天邪神】名声大噪。尤其金乌炎与凤凰炎,在封神台上重新引燃了神炎的【逆天邪神】威名……反倒是【逆天邪神】三神炎之首的【逆天邪神】朱雀炎少有人记起。

  而吟雪界和炎神界也是【逆天邪神】唯有的【逆天邪神】两个有弟子进入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中位星界,尤其云澈,更是【逆天邪神】成为了中位、下位星界所有年轻玄者的【逆天邪神】骄傲,因为他彻彻底底打破了上位星界对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垄断”,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扬眉吐气。

  无数或隐晦或灼热的【逆天邪神】目光投向吟雪炎神两界,艳羡、敬畏、惊叹,当然,还有嫉妒,其中最多的【逆天邪神】目光,无疑是【逆天邪神】落在云澈身上。

  “飞星界到!”

  …………

  “神武界到!”

  …………

  “元灵大世界到!”

  …………

  “琉光界到!”

  能被月卫宣读者,唯有王界和上位星界。在月卫震空的【逆天邪神】宣读声中,琉光界一行快速而至,所到之处,隐有蓝光流溢。

  最前方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王水千珩,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云澈一眼看到了水映月、水映痕,以及一身黑裙,闪动着妖异黑瞳的【逆天邪神】水媚音。

  几乎在云澈看到他们的【逆天邪神】同一个瞬间,水媚音的【逆天邪神】双眸精准无比的【逆天邪神】和云澈的【逆天邪神】眸光碰触在一起,她眉梢一弯。脆生生的【逆天邪神】喊道:“云澈哥哥!”

  这一声娇喊,让所有听在耳中的【逆天邪神】人全身骨头瞬间酥麻了大半。

  水千珩目光一转,然后直接大步流星的【逆天邪神】向云澈这边走来。

  水千珩何等身份,上位星界中的【逆天邪神】三巨头之一,这一众中位、下位星界连叫爸爸都没资格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他所到之处,落座的【逆天邪神】玄者无不慌忙起身见礼,他却是【逆天邪神】看都不看,几个缩近空间的【逆天邪神】大跨步便来到云澈身前,还没等云澈反应过来,他的【逆天邪神】大手已拍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肩膀上:“哈哈哈哈,贤婿,原来你已经过来了,害我在宙天界一顿好找。”

  云澈刚要行晚辈礼,就被他一阵神经质般的【逆天邪神】大笑震得双耳嗡鸣,之后的【逆天邪神】称呼更是【逆天邪神】让他险些喷水千珩一脸口水。

  贤……贤婿??

  齐刷刷站起来的【逆天邪神】炎绝海、沐涣之等人也俱是【逆天邪神】一脸懵逼。

  “呃……水前辈。”云澈勉强打了个招呼。

  水千珩眉头大动,不满道:“哎!什么水前辈,这么生分,喊岳父就成。”

  云澈:“~!@#¥%……”

  水媚音脸儿泛红,娇羞怯怯的【逆天邪神】道:“爹爹,人家还没有嫁给云澈哥哥呢。”

  水千珩大手一挥:“反正早晚的【逆天邪神】事,早叫晚叫不都一样。老子连太初神水都舍得,难道还会不认了这个好女婿。”

  水千珩把“太初神水”四个字说的【逆天邪神】相当之重,唯恐周围的【逆天邪神】人听不到一样。

  吟雪众人的【逆天邪神】额头上齐刷刷落下三道黑线……那日水千珩因水媚音之事暴怒到恨不能把云澈一掌拍死的【逆天邪神】场景他们可都记得清清楚楚,这变化,也忒大了点!

  而且这太初神水跟你水千珩有毛关系!那是【逆天邪神】水媚音心系云澈,不顾后果的【逆天邪神】将其偷来,然后是【逆天邪神】水映痕胆颤心惊偷偷送过去的【逆天邪神】。

  若是【逆天邪神】当时被水千珩发现……嗯,水媚音就算天大的【逆天邪神】错都不会有事,但水映痕……打断腿都是【逆天邪神】轻的【逆天邪神】。

  水映痕牙齿打颤,嘴角直抽,向水映月低声道:“咱父王一直都是【逆天邪神】这么不要脸吗?”

  水映月点头。

  能为水千珩的【逆天邪神】女婿,对他人而言那是【逆天邪神】八百辈子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奢望。但现在,是【逆天邪神】个人都看得出,水千珩这是【逆天邪神】在不顾老脸的【逆天邪神】主动往云澈身上贴,看他这番架势,别说最宠爱的【逆天邪神】小女儿,要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两个女儿云澈都想要,他也绝对不会皱半下眉头,说不定还会笑掉大牙。

  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云澈……梵天神帝都想纳为女婿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

  云澈应也不是【逆天邪神】,不应也不是【逆天邪神】,只能干巴巴的【逆天邪神】笑。

  “贤婿,参加完这场婚典,就该准备入宙天珠的【逆天邪神】事了。”水千珩声音颇高,毫不在意被他人听到:“虽说进入之后都有自己专属的【逆天邪神】小世界,但是【逆天邪神】,只要对方允许,也是【逆天邪神】可以进入别人的【逆天邪神】小世界的【逆天邪神】。你和媚音两个人在里面可要相互照料,相互扶持,成长起来肯定也更快得多,还能加深感情。”

  “等三年后你们走出宙天神境,本王马上给你们完婚!场面上也是【逆天邪神】越大越好,哈哈哈哈。”

  “嘻嘻,老爹真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水媚音的【逆天邪神】纤眉如月牙般弯翘。

  “啊……哈……哈哈。”云澈继续干笑。

  水映痕五指张开,用力捂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脸上。

  “今天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的【逆天邪神】大事,便不多说了。明日,咱翁婿二人好好喝上一杯,哈哈哈哈!”

  又是【逆天邪神】一声大笑,水千珩总算放开云澈,大步离开。

  “云澈哥哥……”水媚音很轻的【逆天邪神】一声呼喊,向他挥挥小手,又俏皮的【逆天邪神】吐了吐舌头,跟在了水千珩身后。

  水映痕似乎是【逆天邪神】羞于见人,都没有和云澈打招呼便落荒而逃。

  “呼……”云澈长舒一口气,刚刚坐下,耳边忽然响起来自水千珩的【逆天邪神】传音:

  “进入宙天珠之前,你要留在宙天神界,哪里都不要去。我亦会留在宙天神界,直到你和媚音入宙天珠为止……定会有人不希望看到你入宙天珠,一定小心……尤其小心梵帝神女!”

  云澈转头看向水千珩的【逆天邪神】方向,发现他早已远去的【逆天邪神】不见人影。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