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2章 神月当空

第1272章 神月当空

  沐涣之点头,回身道:“此次前往月神界,或许会是【逆天邪神】你们今生唯一一次机会,记得慎言慎行,不得有任何出格之举,否则,就是【逆天邪神】宗主在此,都救不了你们!”

  众冰凰弟子应声,脸上尽皆是【逆天邪神】难掩的【逆天邪神】兴奋之色。王界对他们而言本如天上宫阙,可望而不可及。如今不但因玄神大会而有幸入宙天界,现在还可应邀进入月神界,简直是【逆天邪神】天大之幸。

  “师尊会去吗?”云澈小声问道。

  沐冰云道:“你师尊她避开玄神大会,是【逆天邪神】不想暴露自己如今的【逆天邪神】修为,自然也不会入月神界。”

  云澈面露失望,轻声道:“不知不觉已经离开宗门这么久了,有些想念师尊了……一入宙天珠,又要三千年不能见师尊。”

  沐冰云看他一眼,冰眸里满是【逆天邪神】难掩的【逆天邪神】复杂眸光。但随之,她蓦地一怔:“你说……你要入宙天珠?”

  “嗯。”云澈点头:“她点醒了我。我在封神之战引发的【逆天邪神】‘震动’比我想象的【逆天邪神】要严重的【逆天邪神】多,我如今的【逆天邪神】处境,已不是【逆天邪神】要不要入宙天珠,而是【逆天邪神】必须入。”

  沐冰云默然,然后微微颔首:“她说的【逆天邪神】没有错,你师尊也定会赞同你的【逆天邪神】这个决定。至于你的【逆天邪神】‘家乡’那边……”

  云澈是【逆天邪神】被沐冰云带离蓝极星,也自然知晓他和小妖后她们立下的【逆天邪神】“五年之约”,她想了一想,柔声道:“我会想办法告知她们的【逆天邪神】。”

  远处,一道又一道的【逆天邪神】光柱耀起。月神界的【逆天邪神】这场恨不能举世惊动的【逆天邪神】婚典,也让这次空间传送的【逆天邪神】规模极其之大。不过,虽是【逆天邪神】由宙天神界引领,但空间传送的【逆天邪神】能源消耗自然要月神界来担负。

  月神界虽是【逆天邪神】王界,但如此大规模的【逆天邪神】传送,也是【逆天邪神】下了血本。

  在不算长的【逆天邪神】等待后,沐涣之在前,吟雪众人进入了其中一个次元玄阵中,被传送向了另一个东域王界。

  而且这一次传送向的【逆天邪神】并非是【逆天邪神】月神界外围,而是【逆天邪神】直接传送至月神界之内,还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核心王城——神月城前。

  王界的【逆天邪神】气息各不相同,但灵气都无比的【逆天邪神】浓郁纯净,绝非普通星界可比。站在神月城前,看着前方足有万丈之高,释放着皎月之芒的【逆天邪神】巨大城门,无数东域玄者都是【逆天邪神】呆立当场,心中的【逆天邪神】震撼无以复加。

  相比于云澈去过的【逆天邪神】星神界和宙天神界,月神界的【逆天邪神】光线要明显暗上数分,却也让所有建筑上的【逆天邪神】皎月之芒显得更加神圣耀目。脚下,亦是【逆天邪神】月光石铺成,每一步,都会踩过一片梦幻般的【逆天邪神】光域。

  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世界里有无数的【逆天邪神】灿然星光飞舞,而月神界,则像是【逆天邪神】永恒沐浴在最纯洁明亮的【逆天邪神】那一束月光之下,初至月神界的【逆天邪神】人,都会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以为自己忽然迈入了神秘的【逆天邪神】幻境之中。

  “这就是【逆天邪神】月神界……”云澈也不由得一声惊叹:“简直就像是【逆天邪神】到了另外一个不同位面的【逆天邪神】世界一样。”

  “月神界信奉神月之力,之所以能成为王界,核心便是【逆天邪神】能够‘传承’的【逆天邪神】月神之力。”沐冰云向云澈道。

  云澈道:“我在星神界时,听她说起过,星神界信奉星辰之力,最重要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能够‘传承’的【逆天邪神】星神之力。这一点上,星神界和月神界很像。”

  茉莉不肯来参加这场婚典,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事。她的【逆天邪神】生母便是【逆天邪神】因月神界而亡。也因此,茉莉对月神界一直有着极深的【逆天邪神】恨意。

  “星神界和月神界又岂止只有这一点想象,两界的【逆天邪神】很多地方都几乎一模一样。”

  云澈:“呃?”

  沐冰云讲述道:“根据记载,在诸神时代,星神和月神都是【逆天邪神】创世神之首——诛天神帝末厄所封,星神共有十二人,月神同样是【逆天邪神】十二人,皆属他的【逆天邪神】麾下,在诸神时代的【逆天邪神】地位都极其之高,所留下的【逆天邪神】神力也自然极为强大,还可以通过契合的【逆天邪神】‘载体’代代‘传承’。”

  这些,云澈都是【逆天邪神】第一次听说。

  “星神帝为星神之一,月神帝同样为月神之一。星神麾下都有其星卫,而每一个月神麾下,也有着其月卫。每一代星神与月神的【逆天邪神】更替,其传承的【逆天邪神】方式和方法也都是【逆天邪神】一模一样。”

  换言之,星神界和月神界除了核心力量不同,一个为“星神之力”,一个为“月神之力”,其他的【逆天邪神】简直别无二致。

  “这么相似的【逆天邪神】两个王界,不像亲兄弟一样相亲相爱也就算了,居然还成了死敌。”云澈晃了晃头,一副唏嘘之相。

  “力量和格局可以相似,但人心永远不可能一致。王界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争斗,也非我们所能评议。”沐冰云淡淡而语:“我们进去吧。”

  沐冰云话音刚落,眼前忽然亮灿了起来。一层光霞不知从何处洒下,为整个世界覆上了一层皎白的【逆天邪神】粼光。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周围,也在这一刻传来了大片的【逆天邪神】惊呼声,经久不息。

  遥远的【逆天邪神】苍穹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轮莹白之月,它悬挂于神月城的【逆天邪神】正上空,月光苍白,浓郁而柔和,将整个神月城照耀成如沉梦幻的【逆天邪神】幻月之城。

  “神月当空!是【逆天邪神】神月当空!!”

  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传来无数相同的【逆天邪神】惊喊,他的【逆天邪神】身边,沐冰云看着天空之月,也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呢喃:“神月当空……”

  “神月当空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问道。

  苍穹之上的【逆天邪神】神月一直在缓缓上升,但神月之芒却非但没有因此减弱,反而愈加浓郁。站在这轮神月之下,整个世界都变得神秘而虚幻。

  云澈并不知道,这轮神月的【逆天邪神】月芒不仅仅笼罩了神月城,周围万万里星域,皆沐浴在神月之芒中。

  临近的【逆天邪神】星界都开始感觉到了光线的【逆天邪神】变化,他们抬起头,一眼便可以看到当空的【逆天邪神】神月……逐渐的【逆天邪神】,到了最后,几乎东神域每一个星界,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一轮神月高悬于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方向,释放着比真实之月更为皎洁梦幻的【逆天邪神】月芒。

  似乎在向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宣布着月神界即将有大事发生。

  “神月当空,历史上一共只出现过两次。”沐冰云收回目光,向云澈低语道:“第一次,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成立。”

  “第二次,是【逆天邪神】月神界宣布成为东域王界。”

  “这是【逆天邪神】第三次。”

  云澈转目,面露惊色。

  “这轮神月的【逆天邪神】月芒能笼罩整个东神域,需十二月神合力方可完成。在记载中,只有在月神界发生事关命运转折的【逆天邪神】大事时才会出现,用来昭告天下。前两次神月当空,皆是【逆天邪神】如此。”

  “而在今天,月神帝婚典之日,居然出现了‘神月当空’。”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眸光变得一片凝重:“这场婚典,先前已是【逆天邪神】高调到极点,引来无数暗议。如今看来,它比所有人先前预想的【逆天邪神】,还要更加非同寻常。”

  “而这一切的【逆天邪神】核心,无疑就是【逆天邪神】那个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神秘神后。”

  “月神帝这是【逆天邪神】恨不能全天下所有生灵都知道他娶的【逆天邪神】这个新神后啊。”云澈咋舌道。

  “不仅如此。”沐冰云道:“‘神月当空’若真的【逆天邪神】只会在月神界命运出现重要转折时才会出现,那么,这个新的【逆天邪神】月神神后……”

  沐冰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逆天邪神】陷入了沉默。因为就连她,也无法想象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一个女子,竟能让身为东域王界的【逆天邪神】月神界命运发生需要以“神月”昭告举世的【逆天邪神】变化。

  哪怕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娶了龙后或者神女,哪怕两个皆为神后,都绝对不至于如此。

  周围的【逆天邪神】气息一片凝重,被传送而至的【逆天邪神】东域玄者全部停驻在了原地,望着当空神月,心中荡动着如沐冰云一般的【逆天邪神】疑惑与震撼,一时都是【逆天邪神】忘记了踏入近在眼前的【逆天邪神】神月城。

  “连我都开始对这个月神神后产生好奇了。”作为一个到来神界只有三年,对月神界几乎毫无了解也毫无兴趣的【逆天邪神】人,面对“神月当空”,云澈其实可算得上是【逆天邪神】最为淡定的【逆天邪神】那一个,他随口瞎猜道:“冰云宫主,有没有哪个神域的【逆天邪神】某个王界界王是【逆天邪神】女的【逆天邪神】?月神帝该不会是【逆天邪神】要娶某个王界界王吧?”

  “两界神帝结姻,这应该算是【逆天邪神】能改变王界命运的【逆天邪神】大事了。”

  “……很快就会知道了。”沐冰云道:“我们进去吧。大长老,劳烦护好弟子,这是【逆天邪神】月神界,非寻常之地。”

  沐玄音给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任务,一直都是【逆天邪神】照看好云澈一人。

  神月城并不算大,但,这里是【逆天邪神】王界的【逆天邪神】核心之城,是【逆天邪神】神界圣地中的【逆天邪神】圣地,走在其中,哪怕经历过无数风月沧桑的【逆天邪神】一界之王,都会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放缓脚步,收敛呼吸,遑论那些以往从未奢望过能入月神界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

  众吟雪弟子都牢牢跟在各长老宫主身后,他们不断的【逆天邪神】张望着四周,兴奋中又带着战战兢兢。在吟雪界,他们是【逆天邪神】被所有玄者仰望艳羡的【逆天邪神】神凰精英弟子,但他们很清楚,进了月神界的【逆天邪神】神月城,哪怕呼吸一口这里的【逆天邪神】空气,对他们而言都如天赐一般。

  沐浴着神月之芒,吟雪一行人已是【逆天邪神】来到婚典之地。最前方迎接宾客的【逆天邪神】两人一身相似的【逆天邪神】银色轻甲,平淡的【逆天邪神】双目却透着慑心的【逆天邪神】凌厉,当目光扫来时,一股没有刻意释放,却依旧骇人的【逆天邪神】威凌让一众吟雪弟子无不遍体僵直,全身血液都几乎停止了流动。

  “这两人,是【逆天邪神】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月卫。”沐冰云低声道。

  月卫隶属各大月神或月神使麾下,虽只是【逆天邪神】护卫,却有着极其之高的【逆天邪神】地位。在月神界只次于各大月神和月神使,等同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星卫。

  能为月卫,实力最低也为神王境,相当于一个下界界王,而能近身伺于各大月神之侧的【逆天邪神】高等月卫则皆为神君!任何一个都堪比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

  这便是【逆天邪神】王界的【逆天邪神】恐怖。

  以月神帝的【逆天邪神】身份,自然不可能亲身迎客。派出两大月卫迎客,已足以让绝大多数玄者战战兢兢……甚至受宠若惊。

  沐冰云在前,微微施礼,将请柬和贺礼同时递于两大月卫。

  月卫收下贺礼,神识扫过请柬,神情毫无变化:“欢迎吟雪贵客,里面请随意就坐。”

  王界和上位星界到来时,月卫会高声宣读,并会有专门的【逆天邪神】侍者领入其中。王界之客被迎入主殿,主殿之前有月神帝亲身相迎,而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宾客可入外殿。有两个月神使相迎。

  至于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宾客,既不会宣读,亦不可能入主殿和外殿,而是【逆天邪神】在外殿之外自由落座。

  这种无比明显的【逆天邪神】区别对待,却从不会有任何人心中不满或报以怨言,因为强者有资格享受强者的【逆天邪神】待遇,弱者就该承受弱者的【逆天邪神】待遇,这在神界,在任何位面都是【逆天邪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生存法则。

  沐冰云微微颔首,引领吟雪众人走入其中。这时,其中一个月卫的【逆天邪神】眉头忽然一动:吟雪界?

  “等等!”月卫转过身来,声音中竟带上了一丝匆忙,目光直直落在云澈身上:“这位可是【逆天邪神】云澈公子?”

  云澈回身,点头道:“正是【逆天邪神】在下,不知有何指教?”

  确认身份,这两个先前一直冷淡的【逆天邪神】月卫连忙向前一步,深深而礼:“神帝大人亲口吩咐,云公子为贵客,当入主殿。”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