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1章 前往月神界

第1271章 前往月神界

  星神帝已站在次元玄阵前,他身边的【逆天邪神】星神只有天元星神荼蘼,随行的【逆天邪神】也只有四个星卫,阵容简单至极。

  对星神界而言,月神界绝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好地方,他们也绝不愿多给月神界任何的【逆天邪神】颜面。星神帝此次亲自前往,显然只是【逆天邪神】想亲眼目睹那个神秘的【逆天邪神】新神后。

  能让月神帝做到如此地步,任谁都不会怀疑,新的【逆天邪神】月神神后必定非同寻常。

  另一方面,他在将云澈带至星神界时,宙天神帝给予的【逆天邪神】期限是【逆天邪神】十五日。但星神帝离开前却显然并没有要将云澈带回的【逆天邪神】意思,不知是【逆天邪神】不想吃茉莉的【逆天邪神】闭门羹,还是【逆天邪神】另有什么打算。

  不过,在他即将踏入次元玄阵时,忽然眉头一动,转过身来。

  彩脂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从天而降,然后很不温柔的【逆天邪神】将云澈丢了下来,同时小舒一口气:“还好还好,差一点就迟到了。”

  云澈有些狼狈的【逆天邪神】站稳,然后第一时间拜下:“晚辈云澈,拜见星神帝、天元星神。”

  两道慑人的【逆天邪神】目光扫视了云澈一眼:“本王还以为茉莉要将你强行留下,正想着该如何向宙天神帝交代。”

  星神帝的【逆天邪神】话不咸不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彩脂马上带着不满道:“哼,你一点都不了解姐姐。她说十五天就一定是【逆天邪神】十五天,一天都不能少,也一天都不会多。”

  茉莉对星神帝满心怨恨,彩脂对他也明显毫不客气。

  “呵呵,茉莉殿下的【逆天邪神】脾性一向如此。”荼蘼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同时向星神帝示意了一个眼神。

  “云澈,”星神帝依然在看着云澈,那足以刺穿日月的【逆天邪神】目光似乎想在他身上寻找到什么:“星神碎影修炼的【逆天邪神】如何?”

  云澈马上回答:“星神碎影不愧是【逆天邪神】当世最顶级的【逆天邪神】身法,奥妙之处,犹胜传闻。晚辈有幸得天杀星神亲身传授,奈何时间太短,天资有限,只是【逆天邪神】初窥门径,但也已万分满足。”

  “那就好。”星神帝淡淡点头:“除了星神碎影,你可还有其他收获?”

  云澈没有任何犹豫和避讳的【逆天邪神】道:“晚辈还有幸得彩脂殿下传授天狼狱神典。”

  此言一出,星神帝和荼蘼只是【逆天邪神】目光动荡,而随行的【逆天邪神】四大星卫却无不是【逆天邪神】脸色大变,目露惊然。

  “彩脂,你真的【逆天邪神】有教云澈天狼狱神典?”星神帝微微皱眉,声音也分明沉重了几分。

  “对啊。”彩脂却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浑不在意,仿佛只是【逆天邪神】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逆天邪神】小事:“姐姐让我教的【逆天邪神】,我当然就教啦。不过,云澈哥哥不愧是【逆天邪神】‘天道之子’哦,我本来以为他没有天狼神力,一定不可能学会的【逆天邪神】,没想到,他却学的【逆天邪神】好快。怪不得姐姐会愿意将他留在星神殿这么多天。”

  “……”听彩脂俏声喊出“云澈哥哥”四个字,云澈全身一阵别扭……难道是【逆天邪神】听她喊“姐夫”听习惯了?

  星神帝看了彩脂一眼,目光又回到云澈身上,短暂沉默后,问道:“既然茉莉让彩脂教你天狼狱神典,那么,她有没有让你和彩脂……”

  “吾王,时辰已近,我们还是【逆天邪神】早些出发吧。”天元星神荼蘼忽然出声,打断了星神帝的【逆天邪神】话,同时以极其微小的【逆天邪神】幅度摇了摇头。

  星神帝眼中闪过一抹有些复杂的【逆天邪神】异光,然后就这么转过身去,没有再继续询问:“也好,我们走吧。”

  “唉?”彩脂心中轻咦。

  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头一动,心泛不解。

  按照茉莉所言,她已经告知过星神帝要把彩脂许配给云澈的【逆天邪神】事——不管他答不答应。云澈也早就想好了该

  如何应对星神帝的【逆天邪神】问话,但,如此“大事”,他居然就这么不再询问了?

  天元星神的【逆天邪神】插话,明显是【逆天邪神】刻意打断,不让星神帝继续提及此事……星神帝不过才半息犹豫,便就此不再问及。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无论从哪个方面想,都似乎绝不应该。

  自己好歹是【逆天邪神】各大王界拉拢,连神女都欲下嫁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星神帝最正常的【逆天邪神】反应,应该是【逆天邪神】借助此事将他留在星神界,为什么却要强行避开……难道是【逆天邪神】觉得时机不对?

  在云澈思虑间,他们也已踏入次元玄阵之中,一团白芒顿时将云澈笼罩。

  在白芒消散的【逆天邪神】最后一刻,云澈向彩脂露出一个温和的【逆天邪神】浅笑……以此告别。

  下次再见,对他而言,已是【逆天邪神】三千年之后。

  以王界之力铸造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自然非同寻常,星神界与宙天界相隔遥远,但空间穿梭却只有短短数息。

  白芒散去,属于宙天界的【逆天邪神】浓郁灵气扑面而至。云澈抬头,看向那高耸入苍穹的【逆天邪神】宙天塔,心中一阵惆怅。

  重回宙天神界,之后,便将进入宙天神境。

  自己的【逆天邪神】两世加起来,也不过一甲子的【逆天邪神】时间,而进入宙天神境后,却将潜心修炼整整三千年,也与这个世界错开整整三千年。

  三千年啊……

  也不知道三千年后,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境和信念究竟会发生怎样的【逆天邪神】变化,那时的【逆天邪神】自己,还是【逆天邪神】否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

  收起惆怅,想着茉莉说过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念和眼神又恢复坚定……在目前的【逆天邪神】局面之下,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他最好,也几乎是【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选择了。

  不仅是【逆天邪神】为了当下,更为了将来。

  次元玄阵将他们传送到了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外围,星神帝在前,步履缓慢……但,一直到穿过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守护结界,踏入宙天界的【逆天邪神】领域,他都没有询问过云澈一句话。

  进入宙天界,星神帝的【逆天邪神】脚步停止,终于转过身来:“云澈,一入此界,宙天神帝便已知晓你归来此处。你作为一千个天选之子之一,有参加月神帝婚典的【逆天邪神】资格。不过,这次月神帝那老儿场面铺的【逆天邪神】这么大,你们吟雪界应该也得到了邀请,你是【逆天邪神】准备跟随宙天界,还是【逆天邪神】随同你自己的【逆天邪神】宗门?”

  云澈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晚辈还是【逆天邪神】随自己的【逆天邪神】宗门。”

  “也好。”星神帝颔首:“星翎,你护送云澈回吟雪界那边。”

  “是【逆天邪神】。”星翎领命。

  星神帝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荼蘼还有其他三星卫离开。

  云澈顶着“天道之子”的【逆天邪神】称号和无数堪称骇世的【逆天邪神】光环,绝不能单纯以一个“来自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待之。星神帝虽然对云澈表现出有些奇怪的【逆天邪神】冷淡,但依旧给了他相当之大的【逆天邪神】面子……亲口吩咐一个星卫,还是【逆天邪神】星卫之首护送他。

  “星翎大哥,又见面了。”没有了星神帝在侧,云澈身上压力骤减,笑着向星翎打招呼。

  不过他的【逆天邪神】心中却泛起疑惑:星翎是【逆天邪神】属于茉莉的【逆天邪神】星卫长,但,星神帝出行似乎很喜欢带着他。参加玄神大会如此,此次前往月神界,他只带了四个星卫,依旧有星翎在其中。

  不过,这个疑惑只是【逆天邪神】一闪而过,他并未放在心上。

  星翎向云澈温文一礼:“云公子请。”

  再回宙天神界,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境、目标已是【逆天邪神】全然不同。

  两人并肩前往吟雪界所在,星翎在犹豫许久后,终于还是【逆天邪神】忍不住问道:“云公子,彩脂殿下当真传授了你‘天狼狱神

  典’?”

  一语问出,星翎又歉意道:“在下只是【逆天邪神】心中惊奇,如有冒犯,还请云公子恕罪。”

  云澈笑着摇头:“星翎大哥不必如此。此事当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这种事情,又岂敢欺瞒星神帝。”

  星翎一声赞叹:“各位星神大人的【逆天邪神】神典都是【逆天邪神】绝不会外传的【逆天邪神】禁忌,云公子竟能得此恩赐,着实让人惊叹。而且在下观神帝大人脸色,似乎并无不愉。”

  云澈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星翎看着他,继续叹道:“现在世人皆知,云公子为天选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经历旷古绝今的【逆天邪神】九劫洗礼,神帝大人和彩脂殿下会甘愿如此,在云公子身上或许并不需要太过奇怪。”

  “哈哈哈。”云澈干笑一声,岔开话题道:“星翎大哥,星神帝此次前往月神界参加婚典,为何只带了寥寥数人?”

  星翎苦笑一声:“云公子虽到来神界时间尚短,但也该对我们两界的【逆天邪神】恩怨有所耳闻。此次,若非神帝大人对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新神后极为好奇,或许都不会亲自前往。”

  “原来如此。”

  两人交谈间,已经来到了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停驻之地。

  云澈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半个月,吟雪界,以及其他几乎所有星界也都一直停留宙天神界,并未离开。月神帝的【逆天邪神】此次婚典广邀东神域,分明也在借助这场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东风。

  云澈和星翎礼别,落入院中:“冰云宫主,众位长老,弟子云澈回来了。”

  沐冰云、沐涣之等冰凰长老宫主皆在,所有随同弟子也全部在侧,显然正在准备前往月神界。

  看到云澈回来,沐冰云心中一松,冰眸上下打量他一眼,唇边带起一抹似有似无的【逆天邪神】微笑:“你回来的【逆天邪神】刚好。看你的【逆天邪神】样子,终于是【逆天邪神】得偿所愿了。”

  云澈笑了起来:“不但得偿所愿,而且还有了很意外的【逆天邪神】收获。”

  他的【逆天邪神】话语中透着感激……因为他终于如愿见到茉莉,还有了永远的【逆天邪神】承诺,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逆天邪神】沐冰云所赐予。

  他到来神界的【逆天邪神】第一步,便是【逆天邪神】沐冰云带他踏过。

  “哦?意外的【逆天邪神】收获。”

  “呃……这个不太重要。”云澈脸上微窘。他口中的【逆天邪神】“意外收获”便是【逆天邪神】彩脂,也不知为什么就随口说了出来。

  看了周围的【逆天邪神】众多长老弟子一眼,云澈小声问道:“难道说,我们所有人都可以去往月神界?”

  “不错。”沐冰云颔首:“看来月神帝此次兴致颇高,不但广邀东神域,还并未限制随同数量。所有身在宙天界者,皆可前往。”

  云澈微微咋舌:“月神帝这是【逆天邪神】铁了心的【逆天邪神】要把这场婚典弄的【逆天邪神】无比夸张,也不知那新神后是【逆天邪神】何许人物,就算是【逆天邪神】龙后神女这样的【逆天邪神】女人,应该也不至于让月神帝如此吧?”

  “当年月无垢一事,让月神帝遭受了极大耻辱。这次显然是【逆天邪神】要数倍的【逆天邪神】找回来。至于那神后何许人物,今日便可知晓了。”

  三年前便广发请柬,在东神域引起了颇大的【逆天邪神】震动。三年过去,月神帝为这场婚典造下的【逆天邪神】动静非但没有半点收敛,反而越来越大。而那个“神后”究竟是【逆天邪神】谁,至今,都从无人知晓。

  而这也无疑勾起了所有人极大的【逆天邪神】好奇心。

  远处,一道白色的【逆天邪神】光柱冲天而起。沐冰云抬眸看向那道光柱:“次元玄阵已经开启,我们走吧。”

  ————————

  【注意这章两个似乎很不明显的【逆天邪神】坑,很重要。】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