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70章 终离别
  “哈嚏!”刚回到茉莉身边,云澈就重重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茉莉侧目。

  “大概是【逆天邪神】有人在说我坏话吧。”云澈揉了揉鼻头。

  “被彩脂赶回来了?”茉莉的【逆天邪神】眸光带着些许玩味。

  “差不多吧。”云澈无奈的【逆天邪神】一摊手:“毕竟她还是【逆天邪神】个‘小孩子’,承受能力自然比不上我这样的【逆天邪神】大人。”

  “是【逆天邪神】吗?”茉莉似是【逆天邪神】冷笑:“你哄骗女人的【逆天邪神】手段不是【逆天邪神】一向高超的【逆天邪神】很么?再加上你比常人要厚上几百倍的【逆天邪神】脸皮,难道连一个‘小孩子’都无法搞定?”

  “咳……咳……”云澈差点被自己的【逆天邪神】口水呛到。别人要是【逆天邪神】这么说,他会马上义正言辞的【逆天邪神】反驳,但他的【逆天邪神】黑历史,茉莉可是【逆天邪神】知道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只能讪讪的【逆天邪神】道:“这个……总需要时间。再说,彩脂可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小孩子’,她可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啊!”

  “那不是【逆天邪神】更有征服感么!”

  “噗……”

  “说正事!”茉莉总算不再揶揄他:“彩脂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你已经完全领悟了吗?”

  云澈点头:“嗯,除了第七剑。前六剑倒是【逆天邪神】并没有想象的【逆天邪神】那么难以领悟。”

  “那只是【逆天邪神】对你而言。”茉莉道:“至于第七剑,你无须再想了。那并不是【逆天邪神】单单靠天赋和悟性就能修成的【逆天邪神】剑招。”

  “我明白。”云澈点头。

  听茉莉讲述了彩脂“天煞孤星”的【逆天邪神】过往和成为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方式,他已是【逆天邪神】隐隐明白“唯恨无心”的【逆天邪神】含义。

  “虽然,你并没有天狼神力,但天狼狱神典就算脱离天狼神力,依旧是【逆天邪神】极强的【逆天邪神】重剑剑诀。而如果将来你渴恰灸嫣煨吧瘛矿天狼神力而得到真正完整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你可以去询问彩脂,她会告诉你方法。”

  “啊?”云澈面露兴奋:“真的【逆天邪神】有办法可以让我得到天狼神力?”

  “我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将来。”茉莉着重说道:“现在还并不是【逆天邪神】时候。等你从宙天神境出来之后……或许就可以了。”

  “不过前提是【逆天邪神】彩脂愿意。她是【逆天邪神】否愿意,就要看你自己的【逆天邪神】本事了。”

  “……”云澈抓了抓头发,仔细琢磨了一番茉莉的【逆天邪神】这番话。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强大,他已是【逆天邪神】切身知晓。若能将从彩脂那里学来的【逆天邪神】天狼六剑完全驾驭,他的【逆天邪神】实力会进一大步。

  而若是【逆天邪神】能得到天狼神力,完整发挥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威力……必会让他的【逆天邪神】整体实力再次获得飞跃。

  茉莉继续说道:“你修习天狼狱神典一事,那老贼已经知晓,你在外可尽情施展,无需有任何避讳。进入宙天神境后,你除了提升玄力,完全驾驭天狼六剑,还要勤修另一种更重要的【逆天邪神】能力。”

  茉莉拿起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在经过九重雷劫后,你应该已经可以驾驭天道雷电了吧?”

  骇世天劫后,云澈以自身玄力释放天劫雷光血虐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场景,整个东神域都看在眼中。

  云澈意念一动,一团紫色的【逆天邪神】雷光顿时在手心闪耀嘶鸣:“当时我全力借助雷劫之力来恢复疗伤,连续被轰了九波,就不知不觉悟通了这些天道雷电的【逆天邪神】法则。”

  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雷光呈深紫色,看上去和普通的【逆天邪神】雷光并无二致,但强如茉莉,都清楚的【逆天邪神】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逆天邪神】灵压。这些雷光每一次闪动,都仿佛能触及到灵魂。

  “天道的【逆天邪神】存在虚无缥缈,但天道不可违,却是【逆天邪神】世人皆知的【逆天邪神】常理。而你不但忤逆,还掌控了天道层面的【逆天邪神】雷电之力。这是【逆天邪神】神界历史上,从未有过,也从未有人想过的【逆天邪神】事。”

  “也正是【逆天邪神】因为你以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释放了这种天道之光,他们才真正有些相信你是【逆天邪神】天机界口中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以及……真神预言。”

  “你是【逆天邪神】要我好好修

  炼这种雷电?”云澈问道。

  “对!”茉莉重重点头:“从那日九重雷劫看来,这种天道之雷的【逆天邪神】层面最低为紫色,紫色之上为赤色,而最高层面,则是【逆天邪神】炽白色。”

  “洛孤邪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她的【逆天邪神】实力绝不负此威名,若是【逆天邪神】交手,纵然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彩脂,也根本不可能战胜她。但,你只是【逆天邪神】引导了一缕残留下来的【逆天邪神】白色劫雷,却能将她一瞬重创……”

  茉莉的【逆天邪神】目光逐渐凝实:“那么,当有一天,你可以凭借自己的【逆天邪神】玄力凝化那种白色劫雷,或许那时,世间就再无人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对手!”

  云澈重重点头:“嗯,我明白了。”

  “另外,要将劫雷的【逆天邪神】威力最大化,自然要配合相应的【逆天邪神】雷电玄功。”茉莉继续说道,这些话,或者说提点并不是【逆天邪神】临时想到,而是【逆天邪神】思虑已久:“你们云家的【逆天邪神】核心玄功‘紫云功’便是【逆天邪神】一门雷系玄功,或许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层面看来,紫云功并不出彩,但它在云家传承万年,也依据云家血脉而有过无数次演化,虽非最强,但一定是【逆天邪神】最适合你,最容易被你驾驭的【逆天邪神】雷系玄功,若无更好的【逆天邪神】选择,你可以尝试将天劫雷电融入你们云家紫云功,相信以你的【逆天邪神】能力,一定可以由此成功创造出独属你的【逆天邪神】雷电玄功。”

  “名字,我已为你想好了。”

  茉莉缓缓的【逆天邪神】说出了五个字:“天道劫雷功!”

  天道劫雷功……名字自带一股慑人的【逆天邪神】天威。

  手掌一握,雷光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心熄灭,他再次毫无犹疑的【逆天邪神】点头:“好,就叫天道劫雷功,就算是【逆天邪神】只为了不辜负你起的【逆天邪神】名字,我也一定会完美的【逆天邪神】将它创造出来!”

  茉莉微微点头。云澈接下来的【逆天邪神】修炼之途,她已为他点明,宙天三千年后他可以走到哪一步,就要全部看他自己了。

  “明天,你便跟那老贼回宙天界,然后随宙天界前往月神界参加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婚典。之后,便可进入宙天珠……记得,要让自己时刻处在宙天界的【逆天邪神】保护之下,对你感兴趣的【逆天邪神】人太多,必定会有人不愿看到你入宙天珠。”

  云澈点头。

  “宙天神境,这是【逆天邪神】你眼下脱离暗流的【逆天邪神】唯一选择,也可能是【逆天邪神】你这辈子能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最大成长的【逆天邪神】唯一时机。千万不要浪费。”

  “好好,我都记住了。”云澈再点头,然后忽然向前一步,将不断叮嘱中的【逆天邪神】茉莉轻轻抱在怀里。

  茉莉没有抗拒,把自己全身的【逆天邪神】重要依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前,缓缓的【逆天邪神】闭上了眼睛。

  “茉莉,”云澈在茉莉耳边轻轻说道:“从在这里见到你的【逆天邪神】第一天,我就察觉到,你的【逆天邪神】身上、心里都好像压着很沉重的【逆天邪神】枷锁。”

  茉莉的【逆天邪神】身体蓦地一颤。

  不等茉莉否认,云澈已将她更加抱紧:“包括你那天决绝的【逆天邪神】要赶我离开,我也确信一定不单单是【逆天邪神】为了我的【逆天邪神】安危,否则,你明明可以有很多更好的【逆天邪神】方法……但是【逆天邪神】你放心,我不会问。”

  茉莉:“……”

  “如果是【逆天邪神】连你都难以应对的【逆天邪神】重压,那么就算告诉我,以我如今渺小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不可能帮到你,而只会成为你的【逆天邪神】牵绊和累赘。所以,你说的【逆天邪神】很对,无论是【逆天邪神】为了我,还是【逆天邪神】为了你,进入宙天神境都是【逆天邪神】我最好的【逆天邪神】选择。”

  “进入宙天珠后,我不会允许自己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懈怠。三年之后,我会让自己成长到你愿意告诉我一切,可以和你一起破开你身上的【逆天邪神】枷锁。最好……还可以守护你……而且是【逆天邪神】永远。”

  怀中的【逆天邪神】娇软身躯颤抖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一抹湿痕在他的【逆天邪神】胸前无声的【逆天邪神】溢开。

  “云……澈……”她轻轻的【逆天邪神】,发出呜咽般的【逆天邪神】声音:“为什么……要让我……遇到你……”

  云澈微笑:“大概是【逆天邪神】为了让你把彩脂嫁给我吧。”

  茉莉泣中带笑,小手轻轻的【逆天邪神】打了一下云澈

  的【逆天邪神】胸口……随之眼瞳一片迷离,似乎不敢相信这样的【逆天邪神】举动会发生在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三年后,你不但要守护我,还要守护彩脂,不然的【逆天邪神】话,我一定不原谅你。”

  “那是【逆天邪神】当然。毕竟……嗯。”

  “但是【逆天邪神】今天,你必须一直陪着我,哪里都不许去,谁都不许想。”

  “要不是【逆天邪神】那些天你把我赶到彩脂那里去,我一步都不想离开你。”

  “都说了不许想别人,彩脂也不可以!”

  “知道了,你这个样子,就好像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

  远处,一抹彩影蹦蹦跳跳的【逆天邪神】靠近。彩脂似乎已经调整了心态,眼眸之中多了一抹更加灿然的【逆天邪神】星芒。

  远远的【逆天邪神】,她看到了静静拥在一起,仿佛永远都不愿分开的【逆天邪神】两人,小手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掩在了唇瓣上,然后身影转过,脚步轻轻的【逆天邪神】离开。

  …………

  …………

  云澈来到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第十五天,也是【逆天邪神】离开之期。

  如果他今天不离开,怕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都会主动过来要人。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新婚之期,亦是【逆天邪神】在今日。

  虽然星神界与月神界相隔遥远,但彼此之间都有着互通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所以丝毫不必担心会迟到。

  “那老贼要出发了,哼,他果然会亲自去一趟。”

  茉莉并没有提前把云澈交给星神帝,相反,她必须尽可能的【逆天邪神】缩短云澈和星神帝相处的【逆天邪神】时间。

  感知到星神帝已在临近前往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茉莉才终于道:“彩脂,带云澈过去吧。”

  她不能亲自把云澈带回去,毕竟在世人眼中,她代表着“冷血”与“无情”,彩脂无疑是【逆天邪神】更好的【逆天邪神】选择。

  “嗯!”彩脂带起云澈:“姐夫,我们走吧。其实我也有一点点想去看看那个新的【逆天邪神】月神神后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

  彩影一晃,彩脂已带着云澈来到殿门之前,看着云澈远去的【逆天邪神】身影,茉莉的【逆天邪神】视线忽然模糊,一声急喊不受她的【逆天邪神】意志掌控脱口而出:

  “等等!”

  她冲过去,从身后牢牢抱住了云澈,抱的【逆天邪神】很紧很紧。

  她没有说话,唯有纤弱的【逆天邪神】肩膀以及全身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战栗着。

  “啊……”彩脂转过身来,怔望着忽然失控的【逆天邪神】姐姐。

  云澈轻轻握住茉莉抱在他身前的【逆天邪神】双手,微笑道:“放心好了,就算没有宙天界相护,我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暗算的【逆天邪神】。三年之后,离开宙天神境,我会马上来找你。”

  茉莉依旧没有说话,又过了好一会儿,她身体的【逆天邪神】颤抖停止,抱紧他的【逆天邪神】双手终于一点点失去力量,直到完全松开。

  她转过身去,不让云澈看到她此时的【逆天邪神】样子,用很平静的【逆天邪神】语调道:“云澈,记好我和你说过的【逆天邪神】每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许忘。”

  “彩脂,你们去吧。”

  “啊……噢。”彩脂重新带起云澈,又犹豫了一下,这才以很慢的【逆天邪神】速度带云澈离开。

  茉莉始终没有转身,一直感知着他们离开了星神殿,眸中的【逆天邪神】泪珠终于缓缓落下。

  云澈,永别……

  我会永远记得,有一个人为我摘取婆罗花,为我来到星神界。

  曾经,我那么的【逆天邪神】厌弃命运,但……今生能遇到你,我已经什么都不怨了。

  ————————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