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9章 心扉
  星神殿内部世界。

  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彩脂坐在一块溪石之上,柔夷托着香腮,眸光迷离的【逆天邪神】看着远方,两只白嫩嫩的【逆天邪神】小脚丫无意识的【逆天邪神】拍打着溪水,溅起片片水花。

  这时,她目光稍稍一动,看到云澈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正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向她走来。

  彩脂的【逆天邪神】星眸“嗖”的【逆天邪神】转过,唇瓣也不自觉的【逆天邪神】翘起了几分:“你明天就要离开了,不陪姐姐,来这里做什么。”

  云澈走过来,贱兮兮的【逆天邪神】道:“当然是【逆天邪神】来看我的【逆天邪神】新婚妻子啊。”

  这个太过暧昧的【逆天邪神】称呼让彩脂眸中明显闪过一抹慌乱,连忙嗔斥道:“谁……谁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新婚妻子!”

  说完,她低下螓首,很小声的【逆天邪神】嘟囔了一句:“小气鬼!”

  “小气鬼?”云澈瞪大眼睛:“我哪里小气了?”  

  “你还好意思说!”彩脂嫩白的【逆天邪神】脸儿转过,伸手一指云澈左手上的【逆天邪神】指环,气愤道:“那枚指环是【逆天邪神】哥哥留下的【逆天邪神】东西,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护身符,也是【逆天邪神】我身上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

  “我把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东西给了你,你居然只给了我一把破剑,还说不是【逆天邪神】小气鬼,哼!!”

  “……”云澈瞬间无语,彩脂的【逆天邪神】脑回路……实在让他难以跟上。

  “那可不是【逆天邪神】破剑,而是【逆天邪神】我……”刚一开口,便看到彩脂的【逆天邪神】唇瓣已翘起到足以挂油瓶,云澈只好停止辩解,摆手道:“好好好,那你想要什么?如果我身上有的【逆天邪神】话,一定都送给你。”

  “这可是【逆天邪神】你说的【逆天邪神】哦!”彩脂星眸一亮,巧笑的【逆天邪神】唇间两枚小虎牙闪动着皎白的【逆天邪神】玉光。

  “……”云澈顿时有了一种着了道的【逆天邪神】预感,只能硬着头皮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彩脂想都没想,娇声道:“你送了姐姐好多漂亮的【逆天邪神】衣裙,我也要!而且要和姐姐的【逆天邪神】一样漂亮!”

  “……就这个?”已准备好被狠宰一刀的【逆天邪神】云澈再次懵逼。

  “对啊!”彩脂很是【逆天邪神】严肃的【逆天邪神】样子:“下次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一定要带过来!不然的【逆天邪神】话……我才不承认你是【逆天邪神】我夫君。”

  最后半句话说的【逆天邪神】很小声,说话的【逆天邪神】时候,嫩颜上破天荒地闪过一丝娇羞,螓首低垂下来,躲开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

  那抹一闪而过的【逆天邪神】粉霞看得云澈眼睛一直……我去?什么情况?之前还委屈的【逆天邪神】不行,就差没掉出眼泪来,最后还直接跑开,怎么忽然就……

  难道这小丫头从一开始就对我有意思?之前只是【逆天邪神】在傲娇……云澈不禁摸了摸自己的【逆天邪神】脸。

  云澈毕竟是【逆天邪神】个男人,再怎么也不可能完全通晓少女的【逆天邪神】心思。茉莉强行让他们结合,对云澈而言,基本算是【逆天邪神】为了让茉莉如愿走个形式,顶多是【逆天邪神】有些别扭——毕竟比这更盛大隆重的【逆天邪神】形式他都走了好几次了。

  但对一个情窦初开的【逆天邪神】少女而言,却会让她的【逆天邪神】整个心灵都天翻地覆,对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感觉,也会跟着发生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

  “好,我一定送给你,不过不用下次。”

  云澈左手在身前平平一抹,顿时,几十件样式各异的【逆天邪神】女

  子裙裳摆在了彩脂的【逆天邪神】眼前。

  “哇啊!”彩脂星眸睁大,唇间发出一声长长的【逆天邪神】娇呼。

  和茉莉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那些年,他最大的【逆天邪神】爱好之一就是【逆天邪神】给茉莉买各种漂亮的【逆天邪神】衣裙。茉莉离开之后,他每次看到会让茉莉喜欢的【逆天邪神】衣裙,都会触动心弦,然后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买下来。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

  毕竟,他苍月老婆是【逆天邪神】一国之帝,还占着半个黑月商会。云家又是【逆天邪神】大户人家……钱多的【逆天邪神】根本花不完的【逆天邪神】。

  “这……么……多!”彩脂的【逆天邪神】眸中如有万千星辰在闪耀。云澈为茉莉所看中的【逆天邪神】衣裙,任何一件都绝非凡品。或极尽华丽,或极尽雅致,而由于茉莉一向钟爱红色,这些衣裙中,有一大半都是【逆天邪神】红色。

  彩脂并没有贪多,而是【逆天邪神】选择了一件彩色的【逆天邪神】留仙裙。她将这件七彩留仙裙贴在身上,轻灵的【逆天邪神】转了一个圈,裙摆曳动间,如有彩虹在轻盈飞舞。

  彩脂的【逆天邪神】年龄虽然和茉莉差了六岁,但两人身形几乎一模一样,所以,这件七彩留仙裙在彩脂穿来也完全合适。

  “嘻嘻,谢谢姐夫。”将七彩留仙裙美美的【逆天邪神】收起,笑颜如清晨沾染了雨露的【逆天邪神】幼花,说不出的【逆天邪神】娇艳可爱。

  到底还是【逆天邪神】个小丫头……云澈在心中念道。毕竟,彩脂今年也才十九岁,外表年龄撑死也才十三四岁。

  看着她因为一件衣裙就如此欢喜的【逆天邪神】样子,云澈心中默默舒了一口气……或许,彩脂的【逆天邪神】状况并没有茉莉所担心的【逆天邪神】那么糟。

  看着彩脂的【逆天邪神】嫣然笑颜,云澈的【逆天邪神】嘴角也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弯起,脱口问道:“真是【逆天邪神】奇怪,你刚才明明那么的【逆天邪神】不情愿,像是【逆天邪神】受了天大的【逆天邪神】委屈,怎么会忽然变化这么大?”

  听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彩脂笑容消失,嘴唇扁起:“不情愿又能怎么样,总不能让姐姐生气。”

  她幽怨道:“人家才是【逆天邪神】这么小的【逆天邪神】孩子,居然就要嫁人……都怪你!”

  “你都十九岁了,哪里还是【逆天邪神】小孩子?”

  “十九岁就不能是【逆天邪神】小孩子了吗!”像是【逆天邪神】被踩了尾巴的【逆天邪神】猫儿,彩脂气呼呼的【逆天邪神】道:“我就是【逆天邪神】!!”

  “好好好,你是【逆天邪神】小孩子。”云澈算是【逆天邪神】看出来,彩脂貌似对自己的【逆天邪神】年龄很敏感,两年前见到她时,她就声称自己才十三岁,坚决否认已经十七岁……也不知是【逆天邪神】出于什么原因。

  难道是【逆天邪神】身材?

  “我之所以开始接受这件事,是【逆天邪神】有些想明白姐姐这么做的【逆天邪神】原因了。”彩脂忽然话音一转,发出了一声不该属于少女的【逆天邪神】叹息,然后看着云澈道:“姐姐她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对你说了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话?比如,我的【逆天邪神】心里有一个深渊这一类的【逆天邪神】。”

  “呃……”云澈一愣。

  “就知道。”看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应,彩脂瑶鼻轻轻一哼,然后幽幽道:“虽然我已经表现的【逆天邪神】足够好,但姐姐还是【逆天邪神】一直在悄悄的【逆天邪神】担心我。不过,我才没有姐姐想的【逆天邪神】那么脆弱,只要姐姐一切都好,我就是【逆天邪神】世界上最幸福的【逆天邪神】人。”

  “你姐姐的【逆天邪神】确很关心你,就像是【逆天邪神】你关心你姐姐一样。”云澈道。

  “哼,那当然!”彩脂螓首一歪:“因为姐姐是【逆天邪神】我

  在世上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

  “那是【逆天邪神】昨天。”云澈微笑了起来:“从今天开始,我已经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夫君,也就是【逆天邪神】你另外一个亲人了。常理来说的【逆天邪神】话,是【逆天邪神】要比姐姐还要亲的【逆天邪神】。”

  “……”彩脂的【逆天邪神】呼吸明显出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停滞。

  “虽然过程有一些奇怪,但事实已经铸成,你现在已经是【逆天邪神】我老婆(之一)了,我会努力像茉莉一样对你好,也会努力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有资格让你依赖。”

  云澈说的【逆天邪神】很真诚,双目之中,也闪动着坚定的【逆天邪神】光芒。

  彩脂的【逆天邪神】星眸在隐约的【逆天邪神】颤动,然后面泛娇红,很是【逆天邪神】生气的【逆天邪神】斥道:“什么老婆,把人家叫的【逆天邪神】那么老!可恶!!”

  骂完之后,她很轻的【逆天邪神】跟了一句:“最多……是【逆天邪神】小老婆。”

  “呃?你说什么?”云澈没有听清。

  彩脂背过身去,小手一指:“要被你烦死啦,快去陪我姐姐,不许再来烦我!”

  这小丫头,刚才还笑嘻嘻的【逆天邪神】,说翻脸就翻脸……云澈无奈道:“好吧好吧,不过,你要记牢我刚才说的【逆天邪神】话,我既然已经认定了你,就算你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也别想逃掉。”

  或许是【逆天邪神】因茉莉的【逆天邪神】心愿,或许是【逆天邪神】因对茉莉的【逆天邪神】承诺,或许是【逆天邪神】因对彩脂过往的【逆天邪神】疼惜,也或者其他的【逆天邪神】什么原因,这番话,云澈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

  彩脂:“……”

  云澈离开,彩脂依然呆呆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心儿一片混乱。

  云澈之前那一些话,她本该嗤之以鼻,本该嘲讽那是【逆天邪神】骗小孩子的【逆天邪神】花言巧语……但,她的【逆天邪神】心弦竟在那时被狠狠的【逆天邪神】撩拨,出口的【逆天邪神】话语,就像是【逆天邪神】在向一个敞开心扉的【逆天邪神】人撒娇。

  “呼……”

  她轻轻舒了一口气,然后努力板起脸儿,对着溪水自语道:“真是【逆天邪神】个好危险的【逆天邪神】人,难怪姐姐会喜欢他。他一定用相同的【逆天邪神】话骗过很多女孩了……我才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还说让我依赖他……那么傻的【逆天邪神】大话也敢说……”

  “连姐姐都说他是【逆天邪神】超级大色魔,我才不会让他得逞!”

  她一句句的【逆天邪神】诉说着,但心魂深处,却一直荡动着一个挥之不去的【逆天邪神】意念。

  他说的【逆天邪神】那些话……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珍玉般的【逆天邪神】小脚轻轻的【逆天邪神】触在清凉的【逆天邪神】溪水上,她抬眸看着远方,当内心终于不再混乱时,呈现着,却全都是【逆天邪神】和云澈相处时的【逆天邪神】画面……

  他多管闲事用天狼狱神典救她……

  他在她连番言语攻势下落荒而逃……

  他第二次救她,她却反害他落入险境,被他大骂一顿后,第三次依然冒着性命之危去将她救起……

  他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为她而流的【逆天邪神】血液一滴一滴落在她的【逆天邪神】脸颊上……却从未想过要将她放开……

  …………

  不知不觉间,彩脂的【逆天邪神】星眸已是【逆天邪神】一片迷离,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的【逆天邪神】唇角不知何时悄悄的【逆天邪神】弯起,如一弯绝美的【逆天邪神】新月。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