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8章 天煞孤星

第1268章 天煞孤星

  寝殿中只剩下云澈和茉莉两人,没有了彩脂,气氛反而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呼,”云澈长舒一口气:“茉莉,你这么做,是【逆天邪神】为了保护我吗?”

  茉莉绝不是【逆天邪神】胡来的【逆天邪神】人,更不可能在彩脂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上胡来,所以云澈虽然一头雾水,却并没有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抗拒。

  “哼!”茉莉小脸别过:“自作多情。你和彩脂交换了信物,拜了天地,现在已经是【逆天邪神】夫妻了。既已成事实,就不许再问了。以后……你会知道的【逆天邪神】。”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害我和彩脂,只是【逆天邪神】……这种事也太奇怪了,这可是【逆天邪神】人生大事啊!换谁一时之间都难以接受吧。”

  “难以接受?”茉莉斜了云澈一眼,再次哼道:“从你身上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哼!得了便宜还卖乖。”

  “咳咳,”云澈老脸一红,争辩道:“我当然还好,如果这真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心愿,别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的【逆天邪神】妹妹,让我娶一头老母猪都没关系。但这个对彩脂……肯定会比较严重。”

  “是【逆天邪神】吗?”茉莉冷笑:“那我现在就去抓一头老母猪回来。”

  “等等等等!”云澈脚下一软,慌不跌的【逆天邪神】伸手抓住茉莉的【逆天邪神】手臂:“好好,我不问你这么做的【逆天邪神】原因。但是【逆天邪神】,这件事该怎么和你的【逆天邪神】父亲……呃,星神帝交代?”

  “彩脂没有父亲,”茉莉声音冷下:“不必和那老贼交代,他不配!”

  每次提及“老贼”,茉莉的【逆天邪神】气息都会冷下,全身几乎条件反射般的【逆天邪神】泛起刺骨的【逆天邪神】恨意……甚至杀意。

  她对星绝空的【逆天邪神】恨意,早已深入骨髓,或许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化解。

  “而且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云澈一愕,问道:“为什么?”

  “这你就不要管了。”茉莉没有正面回答,转而说道:“记住我之前的【逆天邪神】话,你对你其他的【逆天邪神】女人有多好,就必须对彩脂多好,半点都不许偏颇,否则……我可不会饶过你!”

  “好。”云澈笑着答应:“我对茉莉有多好,就会对彩脂有多好。”

  本以为这句话说出来必定遭茉莉傲娇的【逆天邪神】冷眼,说不定还会被她一脚踹开,没想到,茉莉竟是【逆天邪神】没有反驳,而是【逆天邪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好,记住你这句话。”

  “嗯?”云澈愣了一愣,目光带着狐疑上下看着茉莉:“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

  “哪里奇怪!?”茉莉轻哼一声,却是【逆天邪神】把目光别过,有些不敢和云澈对视,同时冷硬的【逆天邪神】把话题转开:“不管你愿不愿意,你和彩脂已经拜了天地,交换了信物,还有她的【逆天邪神】母亲、姨母以及我为见证,你们两个已经是【逆天邪神】夫妻!你……对彩脂的【逆天邪神】印象如何?”

  云澈想了想,道:“我和彩脂相处的【逆天邪神】时间并不长,不过我对她,大概有两个特别的【逆天邪神】印象。”

  “哪两个?”

  “一个是【逆天邪神】她把你看得比她自己重要,而且重要的【逆天邪神】多。”云澈看着茉莉,格外认真的【逆天邪神】道。

  在黑琊界,她在识出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后,对他的【逆天邪神】各种暗中帮助……对他一个出身、修为极低的【逆天邪神】人兴奋的【逆天邪神】喊着“姐夫”……在星神界见到他时的【逆天邪神】雀跃……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向他传授本该只属于她自己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对茉莉强加在她身上的【逆天邪神】婚事的【逆天邪神】委屈顺从……

  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在告诉着云澈,茉莉在彩脂心中占有着极其重要的【逆天邪神】位置。

  “……”茉莉轻轻咬动了一下嘴唇:“还有呢?”

  “还有就是【逆天邪神】……”云澈目光微闪:“她远不是【逆天邪神】看上去的【逆天邪神】那么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相反……她极其的【逆天邪神】聪明,而且很善于隐藏自己。”

  茉莉转眸,脸上露出些微的【逆天邪神】惊讶:“为什么会这么认为?”

  “在黑

  琊界的【逆天邪神】时候,我一直以为她是【逆天邪神】个被某个大家族宠坏了的【逆天邪神】小公主,各种莫名其妙和不知天高地厚……但现在回想她当时说的【逆天邪神】话,做的【逆天邪神】事,几乎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是【逆天邪神】有着很强针对性的【逆天邪神】试探。”

  “当她第一次喊我姐夫的【逆天邪神】时候,其实已经是【逆天邪神】完全确定了我的【逆天邪神】身份。”

  “而且在黑琊界,我可以说是【逆天邪神】被她耍的【逆天邪神】团团转。”云澈一脸的【逆天邪神】无奈状:“能把我耍的【逆天邪神】团团转的【逆天邪神】人,这辈子我还真没遇到几个。不过,她倒不是【逆天邪神】在刻意戏弄我,而是【逆天邪神】在试探我对你的【逆天邪神】感情。”

  “大概是【逆天邪神】她对试探的【逆天邪神】结果很满意,最后才会帮我找到‘九星佛神玉’,还附送我一颗空幻石。”

  相比于云澈,武归克简直被彩脂戏弄算计到欲生欲死……

  但她在茉莉面前时,云澈却又看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心机城府,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完全敞开一切,没有任何防备与保留,不愿有任何抗拒的【逆天邪神】稚嫩少女。

  甚至,似乎还有那么些许的【逆天邪神】小心翼翼,不愿让自己的【逆天邪神】姐姐有丁点的【逆天邪神】生气。

  “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茉莉微微闭目,声音轻了许多:“彩脂的【逆天邪神】确很聪明,也很善于隐藏自己。但是【逆天邪神】,她并非天生如此,而是【逆天邪神】对于自己的【逆天邪神】一种保护。”

  “自我保护?”云澈不解:“她生下来就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小公主,现在还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我觉得……她几乎都算是【逆天邪神】世上最不需要自我保护的【逆天邪神】人了。”

  茉莉摇头,目光幽暗:“星神界,远不是【逆天邪神】你看到的【逆天邪神】那么纯净……所有王界都是【逆天邪神】如此。”

  云澈:“……”

  眸光转向彩脂离去的【逆天邪神】方向,茉莉徐徐说道:“我们星神界信奉星辰之力,相信每一个在世的【逆天邪神】人,都有着一颗对应的【逆天邪神】星辰。”

  “彩脂还有一月出生时,那老贼让长老院的【逆天邪神】那些老家伙测算彩脂所对应的【逆天邪神】星辰,得出的【逆天邪神】结果却是【逆天邪神】……”

  “会带来无尽厄难的【逆天邪神】天煞孤星!”

  云澈摇头:“这种东西怎能相信,我从来不相信什么命由天定。到了星神界这等层面,应该更不相信才对。”

  “不,他们相信。”茉莉继续道:“而之后发生的【逆天邪神】事,却也无不在印证着‘天煞孤星’四个字。”

  云澈:“……!?”

  “彩脂一出生,带走了她母亲所有元气,让姨母气虚而逝。那老贼,还有星神城所有人也更加认定了她是【逆天邪神】‘天煞孤星’,全都排斥于她,绝不与她靠近,将她丢弃在那个废弃的【逆天邪神】寝殿任由她自生自灭,如不是【逆天邪神】哥哥把她抱回,母亲将她收留,她早已随姨母而去。”

  “怎么会有这种事?”云澈眉头深深沉下:“星神帝就算再怎么相信这种事,彩脂也毕竟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亲生女儿,怎么可能做出……任由一个刚出生的【逆天邪神】婴儿自生自灭这种事?”

  茉莉一声讽刺的【逆天邪神】冷笑,继续说道:“将彩脂带回来不久之后,我母亲便被月神界所俘获,自尽而逝,后来,哥哥被千叶影儿所害,也离我们而去,再之后,我在南神域被暗算,所有人也都以为我已经死了……”

  “继生母之后,这世上仅有的【逆天邪神】三个对她好的【逆天邪神】人,却是【逆天邪神】一个接一个遭遇厄难,强如星神都无法避免。所有人都认为,这全都是【逆天邪神】因为彩脂,因为她是【逆天邪神】会给身边人带来灾厄的【逆天邪神】天煞孤星……连她自己,也如此认为。”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中忽然一阵压抑。

  自己的【逆天邪神】出生带来生母的【逆天邪神】死亡,从生命的【逆天邪神】起始便被所有人排斥厌弃,所有对她好的【逆天邪神】人一个接一个遭遇厄难……以他的【逆天邪神】经历,都无法想象那会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一种心灵重压与折磨。

  何况,她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如此稚嫩的【逆天邪神】少女。

  “在我母亲和哥哥相继离去后,彩脂就陷入自责和自我怨恨的【逆天邪神】梦魇中,她相信这些灾难都是【逆天邪神】因她而至。那段时间,如果不是【逆天邪神】我还在她的【逆天邪神】身边,她或许

  早已心灵崩溃。”

  “那时的【逆天邪神】彩脂,才只有六岁。”

  “后来,我偶然得到南神域出现邪神传承的【逆天邪神】消息,便只身前往南神域。那时的【逆天邪神】我虽已继承了天杀神力,却无比渴恰灸嫣煨吧瘛矿更加强大的【逆天邪神】力量,为了替母亲和哥哥报仇,也为了能带着彩脂永远离开星神界。”

  而这些,只是【逆天邪神】一部分的【逆天邪神】原因,另一个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茉莉永远不会对云澈说出。

  “但,我虽拼命取到了‘邪神不灭之血’,却遭了暗算,中了弑神绝殇毒。暗算我的【逆天邪神】人为了不给我任何驱毒的【逆天邪神】时机,将我追杀了很远很远……我虽摆脱了追杀,但也毒蔓灵魂。那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连我自己,也不相信还能活下去。”

  她看了云澈一眼,又把目光移开。她从未想过,那会是【逆天邪神】她命运的【逆天邪神】折点……因为她遇到了云澈。

  同样,那也是【逆天邪神】云澈命运的【逆天邪神】折点,因为他遇到了茉莉。

  “我不敢去想,我的【逆天邪神】死讯传到星神界后,彩脂那段时间是【逆天邪神】如何渡过的【逆天邪神】。在天玄大陆的【逆天邪神】那段时间,彩脂也是【逆天邪神】我在星神界唯一的【逆天邪神】牵挂,我跟随狱萝回到星神界,彩脂也是【逆天邪神】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

  另一个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自然是【逆天邪神】云澈,因为若她不走,云澈,乃至整个蓝极星都将遭遇灭顶之灾。

  “四年前,我回到星神界时,彩脂已继承了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神力。长老院的【逆天邪神】那些老家伙也说她的【逆天邪神】星运已从‘天煞孤星’转为了‘天狼星’,彩脂的【逆天邪神】地位也自然和以往全然不同,从人人厌弃,到举世敬畏。”

  听到这里,云澈心中的【逆天邪神】压抑总算稍缓了一下。他从未想过,也不可能想到,那个思路清奇,古灵精怪,眼眸如精灵般纯净,又似乎永远巧笑倩兮的【逆天邪神】女孩,竟曾经走过那样的【逆天邪神】梦魇。

  “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神力,在十二星神中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最强,同时也是【逆天邪神】最难找到继承者的【逆天邪神】星神神力。当年,我哥哥之所以能得到天狼神力的【逆天邪神】认可,是【逆天邪神】因他玄道天赋和悟性都极其之高。”

  “而彩脂……她的【逆天邪神】玄道天赋却格外平庸,却在十二岁那年,得到了天狼神力的【逆天邪神】主动认可,并且,达到了近乎完美的【逆天邪神】契合度。你知道是【逆天邪神】为什么吗?”

  云澈低眉思索,忽然心里猛一咯噔:“难道是【逆天邪神】……怨恨?”

  彩脂今天才告诉过他,天狼星神又被称作怨恨之神,天狼狱神典也是【逆天邪神】因执念与怨恨而生,怨恨越重,天狼狱神典威力越是【逆天邪神】强大。

  “……”茉莉微微点头,动作很轻,却透着一股极其沉重的【逆天邪神】压抑:“在得到我的【逆天邪神】死讯后,彩脂便彻底把自己封闭在怨恨中……对整个世界的【逆天邪神】怨恨,以及……对自己的【逆天邪神】怨恨。”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忽然闪过天狼第七剑的【逆天邪神】剑诀:

  地恸天伤,唯恨无心。

  唯恨……

  “这一剑和‘天赋’、‘悟性’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关系,你就算再想上一万年也不可能悟出来的【逆天邪神】!像你这么笨的【逆天邪神】人,那个‘契机’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明白了吗!”

  “我不希望你会有那样的【逆天邪神】契机,姐姐更不希望……总之!不要再浪费力气去想了,你还不如多修习一下前五剑!”

  “……”云澈闭上了眼睛。彩脂说这些话时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此时想来,这些话的【逆天邪神】背后,每一个字都带着常人所不能想象的【逆天邪神】沉重。

  茉莉看着云澈,唇间的【逆天邪神】声音徐徐渗入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深处:“彩脂的【逆天邪神】心中,一直有着一个深渊,你现在是【逆天邪神】彩脂的【逆天邪神】夫君,你有责任……让她永远不要陷落这个深渊!”

  如果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话,一定可以做到……茉莉在心中念道。

  “……好。”云澈轻轻的【逆天邪神】点头。

  一个字,却是【逆天邪神】一生的【逆天邪神】承诺。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