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7章 云澈彩脂

第1267章 云澈彩脂

  “啊啊!?”彩脂唇瓣瞬间张到了的【逆天邪神】最大。

  “茉莉……你说什么?”云澈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我说,你们两个今天在此结为夫妻!”茉莉用更高的【逆天邪神】声调,也更加坚定的【逆天邪神】语气重复道。

  这次,云澈听得清楚到不能再清楚,当场懵逼,他看了一眼身边目瞪口呆,似乎已经惊傻了的【逆天邪神】彩脂,有些结巴的【逆天邪神】道:“你……你在……开玩笑吧?”

  “我像是【逆天邪神】在开玩笑吗?”茉莉道,脸上不仅没有丝毫开玩笑的【逆天邪神】样子,且比平时任何一刻都要严肃。

  “可是【逆天邪神】,我和彩脂怎么能……”云澈皱眉摇头,心中十万分的【逆天邪神】不解:“我和她……再怎么也不该结为夫妻吧?”

  他和彩脂两年前初遇,勉强算是【逆天邪神】共过患难,自己也承蒙了她不少恩情。彩脂是【逆天邪神】星神帝之女,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最重要的【逆天邪神】身份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他和彩脂两人,再怎么也不至于触碰到“夫妻”二字。

  “为什么不能?”茉莉凝目问道:“是【逆天邪神】彩脂配不上你吗?”

  “不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云澈摇头:“彩脂是【逆天邪神】星神界公主,还是【逆天邪神】星神之一,是【逆天邪神】我根本不可能配的【逆天邪神】上彩脂。”

  “哼,”茉莉纤眉微沉:“你可是【逆天邪神】神界众知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连千叶影儿都急不可耐的【逆天邪神】想要嫁你,你又怎么会配不上彩脂。”

  云澈一时听不出这种一种肯定还是【逆天邪神】不满之下的【逆天邪神】暗讽,只能道:“但,这种事情,至少要彼此两情相悦,而我和彩脂……”

  “那你当年和夏倾月成婚时,也是【逆天邪神】两情相悦吗?”茉莉冷冷反问道。

  云澈顿时语塞。

  “云澈,你是【逆天邪神】什么样的【逆天邪神】人,这世上还有人比我更清楚吗?”茉莉皱眉道:“好色如命,无女不欢,才二十几岁就三妻四妾,后宫成群,简直该遭天打雷劈!”

  从茉莉的【逆天邪神】话语中,云澈和彩脂都隐约听出了咬牙切齿的【逆天邪神】意味。

  “论相貌,彩脂年纪尚小便已是【逆天邪神】绝色,将来必有倾世风姿,论出身,她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小公主,论修为,她是【逆天邪神】无人不惧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无论哪一点,都不弱于你在下界的【逆天邪神】妻妾。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逆天邪神】!”

  “可是【逆天邪神】……”

  “没什么可是【逆天邪神】!”茉莉冷哼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肯定是【逆天邪神】心里暗爽还故作扭捏!”

  说完,茉莉用极低的【逆天邪神】声音跟了一句:“超级大色魔!”

  虽然声音很低,但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听在耳中,脸色瞬间垮下……这个标签,这辈子是【逆天邪神】别想从茉莉心里摘下来了。

  茉莉的【逆天邪神】样子无比坚决,他所有的【逆天邪神】抗拒,都会得到茉莉更加猛烈的【逆天邪神】反斥。虽然,这件“婚事”不但极为突然,且格外荒谬,但他知道,茉莉绝不是【逆天邪神】胡来的【逆天邪神】人,她会这么决定,一定有什么特别的【逆天邪神】深意。

  稍稍定心,云澈看着茉莉的【逆天邪神】眼睛,满脸认真的【逆天邪神】问道:“那你至少告诉我……和彩脂你这么决定的【逆天邪神】原因。”

  彩脂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茉莉,似乎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茉莉丝毫没有避开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同样直视着他的【逆天邪神】眼睛:“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你才可以娶我的【逆天邪神】妹妹。”

  “……”无比简单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却是【逆天邪神】听的【逆天邪神】云澈有些发懵,不知如何回应。

  “彩脂,这也是【逆天邪神】对你的【逆天邪神】回答。”目光转向彩脂,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柔和了下来:“不要多问了,开始吧,我会亲自见证你们的【逆天邪神】结合。”

  “不……不要,”彩脂摇头,脸儿上尽是【逆天邪神】懵然:“不要不要,我才不要

  !”

  彩脂转身,便向外面跑去。

  “彩脂!你又要不听我话吗!”

  茉莉一声厉斥,让彩脂乖乖的【逆天邪神】停了下来,脸儿转过,慌乱着道:“我……我听姐姐的【逆天邪神】话,可是【逆天邪神】……可是【逆天邪神】……”

  看着彩脂惶然无措的【逆天邪神】样子,茉莉呼吸一滞,声音和眸光都柔和了下来:“彩脂,婚配对一个女子而言,是【逆天邪神】人生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大事,而我却一言为你决定……我知道,这对你是【逆天邪神】很大的【逆天邪神】伤害和不公,你可以尽情的【逆天邪神】怪我,怨我。”

  “不,我没有怪姐姐。”彩脂用力的【逆天邪神】摇头:“我只是【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觉得太奇怪了。”

  茉莉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轻轻说道:“你现在一定难以接受,但是【逆天邪神】,相信我,用不了太久,你会慢慢的【逆天邪神】被他所吸引,直至无法自拔。那时,你会完全接受这个结果,甚至……会永远庆幸这一天。”

  “他就是【逆天邪神】这样一个人。”

  云澈:“……”

  “可是【逆天邪神】,他是【逆天邪神】姐夫啊。”彩脂依旧茫然不解,现在的【逆天邪神】她也根本不可能理解:“明明应该是【逆天邪神】姐姐和他……明明……”

  “彩脂,”茉莉轻喘一声:“这是【逆天邪神】我最自私,也最重要的【逆天邪神】心愿,你可以帮我实现吗?”

  “我……”彩脂唇瓣微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也一定,是【逆天邪神】你母亲,还有哥哥的【逆天邪神】心愿。”茉莉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彩脂的【逆天邪神】目光越来越朦胧,像是【逆天邪神】蒙着一层化不开的【逆天邪神】雾气。

  相比于云澈这个经验丰富到令人发指的【逆天邪神】过来者,茉莉的【逆天邪神】决定对她造成的【逆天邪神】冲击无疑要强烈的【逆天邪神】多。她虽然继承了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记忆,却无法帮她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奇怪的【逆天邪神】事情。

  心愿,她为什么会说是【逆天邪神】心愿?云澈在心中念道。

  “云澈,彩脂,跪下。”茉莉轻闭眼眸,掩去复杂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眸光。

  但云澈和彩脂都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

  似乎早知如此,在声音落下之后,茉莉直接小手伸出,轻轻一拢。

  一股柔软的【逆天邪神】力量忽然压下,云澈又怎么可能抗拒得了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当即跪到了地上,持续发懵中的【逆天邪神】彩脂也是【逆天邪神】同步跪了下来。

  “拜天地!”茉莉声音加重。

  “姐姐,我……”

  彩脂还想说什么,却被茉莉厉声打断:“不许说话!”

  茉莉手势微变,压在两人身上的【逆天邪神】力量顿时前移,带着两人上身齐齐叩下。

  云澈抗拒不了茉莉的【逆天邪神】力量,而彩脂可以……但她不敢。在这世上,她最不愿,最不敢做的【逆天邪神】事,就是【逆天邪神】让姐姐生气。

  “我身后的【逆天邪神】灵位,是【逆天邪神】彩脂的【逆天邪神】母亲和姨母,我曾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师父,自然也算作云澈的【逆天邪神】长辈,如此,你们二人皆有长辈在侧……拜吧!”

  茉莉说完,手势再变,目睹着两人二拜完成。

  轻缓一口气,茉莉手指轻拢,无形的【逆天邪神】气息转过两人身体,让云澈和彩脂相对而跪,四目对视。

  只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才刚刚碰触,上身便已被压下。

  “三拜!”

  这一下拜的【逆天邪神】很重,云澈的【逆天邪神】头和彩脂的【逆天邪神】螓首也很重的【逆天邪神】碰触在了一起。

  茉莉力量收回,在松了一口气的【逆天邪神】同时,心绪却忽然变得更加复杂:“三拜完成,云澈,茉莉,从此刻开始,你们二人已为夫妻,命运相连,将来须相互扶持,荣辱与共!”

  云澈:“……”

  彩脂:“……”

  从跪下到三拜之仪,皆是【逆天邪神】茉莉强制完成,而且进行的【逆天邪神】很快很快,两人甚至都来不及回味发生了什么。

  云澈虽已是【逆天邪神】经历过三次成婚仪式的【逆天邪神】男人,这一次却也是【逆天邪神】不知所措。只知道这个仪式的【逆天邪神】完成意味着什么……

  继夏倾月、苍月、小妖后之后,他又多了一个妻子……

  彩脂……

  和夏倾月是【逆天邪神】指腹为婚,和苍月是【逆天邪神】两情相悦,和小妖后是【逆天邪神】普天同庆,而和彩脂……

  他悄悄侧目看了彩脂一眼,却发现她依旧呆傻傻的【逆天邪神】跪在那里,茫然无助的【逆天邪神】让人心疼。

  似乎直到现在,她都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

  茉莉走过来,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两人,一直看了许久,她的【逆天邪神】脸上很是【逆天邪神】平静,但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在泛动着波澜……

  云澈,我离开之后,会有彩脂代我保护你,她将来一定可以成为最强大的【逆天邪神】星神,为你挡下所有的【逆天邪神】灾厄……

  彩脂,你要记得,没有了我,这个世上依然还有一个可以让你尽情依赖的【逆天邪神】人,再不要让自己陷入“唯恨”的【逆天邪神】深渊……

  心魂中的【逆天邪神】声音逐渐淡去,她无法说出,但见证着两人命运的【逆天邪神】结合,她的【逆天邪神】唇角终于露出了一抹很轻的【逆天邪神】笑:“彩脂,把你手上的【逆天邪神】指环给我。”

  彩脂抬头,怔了一怔,才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把一直带在左手上的【逆天邪神】指环取下,交到了茉莉的【逆天邪神】手中。

  这是【逆天邪神】一枚亮银色的【逆天邪神】指环,上面隐约缠绕着很淡的【逆天邪神】蓝光。将指环合在手中,茉莉轻语道:“这枚指环,是【逆天邪神】当年哥哥临终前所留下,他说他在指环中留下了他最后的【逆天邪神】灵魂,可以保佑我一生一世。”

  “十二年前,我前往南神域之前,将这枚指环交给了彩脂,现在,我将它交给你。”

  “啊!?”彩脂一声惊呼,这枚指环,一直都是【逆天邪神】她身上最珍视的【逆天邪神】东西。

  茉莉向前,拿起云澈左手,亲手把指环戴在了他的【逆天邪神】中指之上:“云澈,希望你每次看到这枚指环时,都能想起彩脂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妻子,是【逆天邪神】你要呵护一生的【逆天邪神】人,你对别的【逆天邪神】女人的【逆天邪神】好,哪怕是【逆天邪神】讨其欢心的【逆天邪神】小手段,在彩脂这里也一点都不许少!”

  “……”云澈看着茉莉,又看了一眼被强行套在手指上的【逆天邪神】指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枚指环算是【逆天邪神】彩脂的【逆天邪神】嫁妆,你也总该拿出什么聘礼吧?”茉莉放下云澈的【逆天邪神】手。

  云澈吐了口气,从天毒珠里抓出了一把外表普通的【逆天邪神】长剑,剑身隐有翠绿的【逆天邪神】流光。

  “这把剑,名为天毒剑,它曾随我济世救人,也曾随我屠戮苍生,亦见证了我的【逆天邪神】两段人生。也是【逆天邪神】它,在绝云崖救了苓儿的【逆天邪神】命。”

  茉莉拿过天毒剑,在剑身之上,她隐约感知到了天毒珠的【逆天邪神】气息。

  将天毒剑放在了彩脂的【逆天邪神】手中,茉莉柔声说道:“彩脂,收好这把剑。这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夫君给你的【逆天邪神】聘礼,也是【逆天邪神】他将一生守护你的【逆天邪神】证明。”

  “姐夫那么弱,我才不需要他守护。”

  彩脂小声念着,但手儿还是【逆天邪神】轻触在剑身之上,眸光朦朦胧胧,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姐夫,而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夫君,不许再叫错!”茉莉提醒道。

  “我才不要!”彩脂反驳,她看了云澈一眼,却又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把目光移开,然后抓起天毒剑,匆匆的【逆天邪神】跑开,似乎在茫然无措中,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云澈和姐姐。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