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6章 茉莉之令

第1266章 茉莉之令

  天狼狱神典,独属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星神剑诀,在彩脂的【逆天邪神】传授之下,逐渐融合贯通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与玄脉之中。

  第二剑蛮荒牙;

  第三剑天星恸;

  第四剑瞬狱劫;

  ……

  一直到神界无人不晓,闻之色变的【逆天邪神】诛仙剑阵:

  第六剑——血月诛仙剑!

  亦是【逆天邪神】当年天狼星神溪苏一人重创两大月神的【逆天邪神】惊世剑阵!

  在关于神魔时代的【逆天邪神】记载中,死在这诛仙剑阵的【逆天邪神】神与魔可谓不计其数。

  而此时,这个有着“诛仙”之名的【逆天邪神】极道剑阵终于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上成型。

  剑气如虹,闪耀间坠下万千剑芒,但这些剑芒却并非源自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朱红剑影,而是【逆天邪神】赤红似血,如来自血海深处的【逆天邪神】地狱荆棘。

  这些剑影转瞬而逝,并没有什么骇人的【逆天邪神】气势,但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是【逆天邪神】露出了浓浓的【逆天邪神】喜色:“成功了!?”

  彩脂心中喜悦,脸儿微微泛红,但口气却很是【逆天邪神】淡然:“嗯,看来剑诀已经完全领悟,不过,以你现在的【逆天邪神】玄力修为,是【逆天邪神】不可能完整施展出诛仙剑阵的【逆天邪神】,若是【逆天邪神】强来,说不定会没命的【逆天邪神】。”

  这一点,云澈心知肚明。血月诛仙剑奥妙与变化可谓无穷无尽,对玄气的【逆天邪神】消耗亦是【逆天邪神】极大。以云澈目前的【逆天邪神】修为,哪怕耗尽所有玄气,也不可能真正完成其中哪怕一道剑影。

  云澈手抚胸口,稍稍顺气,问道:“大概要什么修为,才能完整施展这个剑阵?”

  “唔……”彩脂很认真的【逆天邪神】想了想,不太确定的【逆天邪神】道:“大概……神君境后期吧?”

  神君境……后期!?

  云澈嘴角抽搐……他现在才是【逆天邪神】神灵境中期,神君境后期……那要猴年马月啊!

  不过,若是【逆天邪神】云澈知道这一剑之威曾重创月神界两大月神,大概就不会有这种怨念了。

  “好啦,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天狼狱神典就全部教给你了,算是【逆天邪神】完成姐姐交给的【逆天邪神】任务了。”说完,彩脂在心里跟了一句:居然这么快,姐夫果然是【逆天邪神】个大变态。

  从“蛮荒牙”到“血月诛仙剑”,时间一共才过去了短短十三天!

  “全部?”云澈皱了皱眉:“天狼狱神典不是【逆天邪神】共有七剑么?不算第一剑天狼斩,你才教了我五剑啊……应该还有一剑吧?”

  彩脂小小的【逆天邪神】白了云澈一眼,小手枕在脑后,慢吞吞的【逆天邪神】道:“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还有一剑啦,不过呢,天狼第七剑,你是【逆天邪神】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练成的【逆天邪神】。”

  彩脂连续说了三个“绝对”,而且是【逆天邪神】在她亲眼见识过云澈领悟力的【逆天邪神】情形下。

  彩脂如此,反而越是【逆天邪神】勾起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好奇心,他不服气道:“你不教我,又怎么知道我学不会?”

  “天狼第七剑,名为‘天伤无心剑’。”出乎云澈的【逆天邪神】意料,彩脂虽然依旧一副完全随意起来的【逆天邪神】样子,却是【逆天邪神】将第七剑说了出来:“这一剑的【逆天邪神】剑诀,只有八个字。”

  “地恸天伤,唯恨无心。”

  “……??”这八个字,云澈听得清楚,却是【逆天邪神】一头雾水。

  地恸天伤,唯恨无心……

  这是【逆天邪神】……剑诀!?

  “这一剑无法教诲,也无法言传,需要融会贯通前六剑,然后在特殊的【逆天邪神】契机下自行领悟,我就算想教你,也没有办法教的【逆天邪神】。”

  解释完毕,彩脂伸了伸她纤细的【逆天邪神】腰肢,打了个长长的【逆天邪神】呵欠:“好啦,累了这么久,我要去睡觉啦,你可要记得好好感谢我!”

  说完,却没有得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回应,她转眸一看,却看到云澈表情发怔,目光瞠直,显然在苦苦的【逆天邪神】思索着什么。

  彩脂拿手儿在他眼前用力一晃,嗔道:“笨蛋姐夫!都说了你绝对……绝对……绝对不可能修成这一剑的【逆天邪神】,你居然完全没有在听我的【逆天邪神】话!”

  “……你所说的【逆天邪神】‘契机’,是【逆天邪神】什么?”云澈目光转过,问道。

  彩脂顿时气结,然后气呼呼的【逆天邪神】道:“这一剑和‘天赋’、‘悟性’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关系,你就算再想上一万年也不可能悟出来的【逆天邪神】!像你这么笨的【逆天邪神】人,那个‘契机’也永远不可能出现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明白了吗!”

  “为什么不会出现在我的【逆天邪神】身上?”云澈更加云里雾里。

  彩脂新月似的【逆天邪神】眉梢动了动,她眸光躲过云澈的【逆天邪神】注视,声音也忽然小了下来:“我不希望你会有那样的【逆天邪神】契机,姐姐更不希望……总之!不要再浪费力气去想了,你还不如多修习一下前五剑!”

  云澈抓了抓头皮……地恸天伤,唯恨无心,这八个字本就没头没脑,而且他再怎么都无法联想到“剑诀”上去。彩脂说的【逆天邪神】无比确定,而且对他的【逆天邪神】试图领悟明显怀有很强烈的【逆天邪神】排斥情绪,云澈也只好放弃:“好吧好吧,那我专注修炼你教会我的【逆天邪神】五剑。谢谢你彩脂,我好像又欠了你很大一个恩情。”

  云澈心知肚明,将天狼狱神典完整的【逆天邪神】教给外人,这必定极大的【逆天邪神】碰触了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禁忌,或许,也是【逆天邪神】星神界有史以来第一次。

  听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话,彩脂骄傲的【逆天邪神】挺起了没什么料的【逆天邪神】小胸脯:“哼哼,这还差不多。”

  这时,远方的【逆天邪神】空间,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走来,她的【逆天邪神】步履看上去格外缓慢,却是【逆天邪神】转眼之间便已来到云澈和彩脂身前。

  “姐姐,我已经全部教完啦。姐姐你说的【逆天邪神】没有错,姐夫果然是【逆天邪神】个大变态。”彩脂马上向茉莉汇报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额头上横起两道黑线:尼玛……“大变态”三个字不是【逆天邪神】用来夸人的【逆天邪神】好不好,很容易引起误会啊!

  庆幸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茉莉并没有在意彩脂的【逆天邪神】话,她看了彩脂和云澈一眼,掩起复杂的【逆天邪神】眸光,转过身道:“云澈,彩脂,跟我来一下,我有件很重要的【逆天邪神】事要告诉你们。”

  茉莉的【逆天邪神】语气很是【逆天邪神】凝重,也让彩脂与云澈同时一讶。

  …………

  …………

  这里,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寝殿,也是【逆天邪神】茉莉平时停留最多的【逆天邪神】地方。

  “姐姐,你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彩脂按捺不住问道,她偷偷观察茉莉的【逆天邪神】样子,发现她一直满脸严肃,似是【逆天邪神】在决定着什么重要的【逆天邪神】大事。

  茉莉没有回答,她站在一个摆满了星烛的【逆天邪神】玉桌前,闭上眼眸,双手放在胸前,缓缓拜下……而且是【逆天邪神】双膝跪拜。

  云澈目光转动,然后注意到了玉桌之上,那两尊被星烛环绕的【逆天邪神】灵位。

  “啊!?”彩脂却是【逆天邪神】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惊呼。对于茉莉的【逆天邪神】寝殿,她当然再熟悉不过。但平日里,这里明明只有一尊灵位,而现在,却是【逆天邪神】两尊。

  一尊,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生母,亦是【逆天邪神】她姨母的【逆天邪神】灵位。

  另一尊……赫然是【逆天邪神】她生母的【逆天邪神】灵位!

  茉莉站起,转过身来,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满是【逆天邪神】疑惑的【逆天邪神】云澈与彩脂,她的【逆天邪神】脸色很是【逆天邪神】平静,唯有眸光在轻微的【逆天邪神】颤动着。

  哥哥,我终于明白了你当年的【逆天邪神】话语、愤怒还有眼泪,也……做了和你一样的【逆天邪神】选择。

  但是【逆天邪神】,我比你幸运……

  你临终前,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最大的【逆天邪神】遗憾,是【逆天邪神】没有为我找到可托付之人……

  我找到了,我为彩脂找到了……

  一抹氤氲在茉莉瞳眸中浮现,又马上消逝。她看着云澈,终于开口:“云澈,我的【逆天邪神】身后,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母亲与彩脂母亲的【逆天邪神】灵位。我的【逆天邪神】母亲与彩脂的【逆天邪神】母亲本是【逆天邪神】同族的【逆天邪神】姐妹,当年一共嫁给星绝空那老贼,所以,彩脂的【逆天邪神】母亲,亦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姨母。”

  “彩脂出生之时,姨母严重气虚,那时候,只要拿出一块星灵玉,就可以延长姨母至少十年的【逆天邪神】寿命……但那老贼不舍得,哪怕我母亲跪求都决然不愿!最终,姨母元气枯竭而去,也让彩脂一出生就没有了母亲。”

  “……”彩脂的【逆天邪神】眸光逐渐呆滞,她低下头,一点一点咬紧了嘴角。

  云澈眉头紧起,内心也为之变得沉重,只是【逆天邪神】他不明白茉莉为什么忽然和他说这些。

  “当年,月神界因月无垢一事遭受大辱,认定是【逆天邪神】星神界所为,丧心病狂之下,竟寻隙擒获了我的【逆天邪神】母亲,逼迫那老贼认罪!”

  “月无垢之事,的【逆天邪神】确非老贼所为,但他以不能让星神界陷入被动为由,竟是【逆天邪神】无动于衷,最终,哥哥万念俱灰之下,一人独闯月神界,母亲她为了保全哥哥生命,在月神界自尽而亡。”

  “从那之后,我没有了母亲,也再没有了父亲!”

  “后来,哥哥为千叶影儿所惑,随她前往太初神境,归来时全身重创,奄奄一息,很快也离我而去。”

  “云澈,”茉莉看着他,眸光幽深,无喜无悲:“我说这些,是【逆天邪神】要让你知道,彩脂,是【逆天邪神】我在这世上唯一的【逆天邪神】亲人。”

  “……”云澈下意识的【逆天邪神】点头。

  “彩脂,”茉莉转向彩脂,继续说道:“当年,我被南神域所暗算,中了极可怕的【逆天邪神】弑神绝殇毒,是【逆天邪神】云澈将我所救,若不是【逆天邪神】云澈,你我姐妹早已没有了相见之期。”

  “我……我知道。”彩脂点头,心里不由得紧张。

  “在和云澈相处的【逆天邪神】那些年,不知不觉间,我对他产生了精神依赖。”这种“依赖”有多重,或许只有茉莉自己知道:“我见惯了自私、虚伪与冷血,而他非我亲人,却真心待我,为了我甚至可以不顾性命。”

  “所以,他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恩人,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弟子,也和你一样,是【逆天邪神】我生命里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人。”

  “姐姐,你……到底要说什么?”听着茉莉的【逆天邪神】话,彩脂更加紧张起来。

  云澈也想问同样的【逆天邪神】问题。

  “彩脂,你今年多大了?”茉莉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逆天邪神】问题。

  “十九岁。”彩脂回答,然后默默的【逆天邪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毫无隆起的【逆天邪神】小胸脯。距离她“前凸后翘”的【逆天邪神】伟大目标,貌似还有相当漫长的【逆天邪神】一段路要走。

  继承星神神力后,身体的【逆天邪神】增长会变得极为缓慢,茉莉如此,彩脂也是【逆天邪神】如此。

  当年云澈初见茉莉时,她才只有十三岁,十二年过去,茉莉已是【逆天邪神】二十五岁,她的【逆天邪神】气场和当年已全然不同,但外貌上却几乎毫无变化。

  彩脂则看上去比茉莉还要小一点……这俩姐妹一个身负天杀神力,一个身负天狼神力,要真正“长大”,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十九岁,也到了可以嫁人的【逆天邪神】年龄了。”茉莉幽幽道。

  “唉?”彩脂一声轻咦。

  “云澈,彩脂。天地为证,本公主为媒,你们两个,今日便在此结为夫妻!”

  没有征询,更没有犹疑,而是【逆天邪神】不留任何违抗余地的【逆天邪神】命令!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