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5章 天狼神典

第1265章 天狼神典

  天杀星神专属的【逆天邪神】星尘殿中,彩脂和云澈四目相对,两人俱是【逆天邪神】一脸纠结。

  “你姐说……让你教我天狼狱神典。”云澈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逆天邪神】道。先前和茉莉学总诀和第一剑也就罢了,但现在可是【逆天邪神】站在真正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面前……总觉得有点怪怪的【逆天邪神】。

  “知道啦。”彩脂小声嘟囔:“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想的【逆天邪神】。”

  “不过姐夫,我可要先提醒你,天狼狱神典是【逆天邪神】十二星神的【逆天邪神】神诀中最难以修成的【逆天邪神】,不要以为你领悟了总诀,修成了第一剑,就以为可以很轻松的【逆天邪神】修成后面的【逆天邪神】剑诀,第一剑只是【逆天邪神】最最基础的【逆天邪神】起手式,姐姐说摹灸嫣煨吧瘛裤在这里只有十五天的【逆天邪神】时间,这一点时间,你能不能稍稍领悟第二剑都很难说。”

  “这个……我尽量努力。”云澈揉了揉额头,星神神诀绝不可外传,但他从彩脂身上并没有察觉到任何排斥的【逆天邪神】情绪,很显然,彩脂平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很听茉莉的【逆天邪神】话。

  “话说,你怎么还叫我姐夫?”

  “哼,我乐意。”彩脂哼道:“连姐姐都不反对,你难道还有意见啊?”

  “嗯?你姐姐不反对?”云澈面露惊讶,随之眸中闪过一抹异光:“她真的【逆天邪神】不反对你喊我姐夫?”

  “对啊!”

  “那……她平时和你提起我时,都是【逆天邪神】怎么说我的【逆天邪神】?”云澈心底泛起波澜,满是【逆天邪神】期待的【逆天邪神】问道。

  彩脂星眸一转,都不用思索,脱口而出:“姐姐和我说过你的【逆天邪神】很多很多事,姐姐最常说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你是【逆天邪神】个超级大白痴,固执、自恋、自以为是【逆天邪神】、不听话,还是【逆天邪神】个为了女人不顾命,连自己门下的【逆天邪神】弟子师伯师叔都调戏的【逆天邪神】超级大色魔!要我以后遇到像你这样的【逆天邪神】人一定要躲的【逆天邪神】越远越好。”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瞬间黑了下来,忿忿道:“污蔑!赤裸裸的【逆天邪神】污蔑!我怎么可能会是【逆天邪神】这种事人!”

  “是【逆天邪神】这样吗?”彩脂眨了眨眼睛,小声自语起来:“小姨子的【逆天邪神】屁股是【逆天邪神】一半是【逆天邪神】姐夫的【逆天邪神】,好像有人和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要不要告诉姐姐呢?”

  “~!@#¥%……”云澈瞬间败下阵来,弱弱的【逆天邪神】道:“难道茉莉就没和你说过我的【逆天邪神】什么优点吗?”

  “优点?”这次,彩脂很认真的【逆天邪神】想了好一会儿,才眸儿一亮:“有啊有啊!姐姐说摹灸嫣煨吧瘛裤最大的【逆天邪神】优点就是【逆天邪神】运气好,遇到了她,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有些哆嗦了起来:“要不……我们还是【逆天邪神】说一下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事吧。”

  看着云澈露出的【逆天邪神】窘态,彩脂比宝石还要清亮的【逆天邪神】眼眸深处闪过一抹“调戏”成功的【逆天邪神】得意,她笑眯眯的【逆天邪神】道:“好!你已经领悟了总诀和天狼第一剑,那我就从第二剑开始教你,”

  “姐夫,看好了哦!”

  彩脂后撤一步,小指为剑,虚空点下,星眸之中蓝光微闪。

  嗡————

  一声沉闷的【逆天邪神】响动,无际的【逆天邪神】星尘殿瞬间风起云涌。云澈的【逆天邪神】眼前,一只深蓝巨狼张开足以覆天的【逆天邪神】大口像他扑至,他全身衣袍鼓起,衣带长发甩向后方,就连灵魂都似已被带的【逆天邪神】离体而出……唯独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像是【逆天邪神】被无形之力钉死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又是【逆天邪神】下一个瞬间,一切皆消散无踪。云澈头发和衣带飘下,眼前是【逆天邪神】彩脂那张天使般纯美,精灵般灵动的【逆天邪神】脸颊,她笑嘻嘻的【逆天邪神】道:“这一剑,名为‘蛮荒牙’,看清楚了吗?”

  “……”云澈许久无言。

  彩脂这一剑,没有动用任何的【逆天邪神】玄力,仅仅只是【逆天邪神】剑势……而剑,还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小指。

  他全力轰出的【逆天邪神】天狼第一剑,在这没有玄力,空有剑势的【逆天邪神】一剑前,都渺小如沧海之下的【逆天邪神】一粒微沙……但,云澈震撼之余,却也并没有不可接受感。因为眼前笑意盈盈,让人会不禁生出呵护欲望的【逆天邪神】少女,

  却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

  虽然,如今的【逆天邪神】彩脂还只是【逆天邪神】一只“幼狼”,但依旧是【逆天邪神】世间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

  “蛮荒牙。”云澈轻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彩脂手儿一转,小指轻点,一抹微光飞入云澈的【逆天邪神】眉心:“这是【逆天邪神】天狼第二剑的【逆天邪神】剑诀。天狼狱神典每一剑的【逆天邪神】玄气运转与剑势释放都极为复杂,而且很难驾驭和操控,要是【逆天邪神】不小心的【逆天邪神】话,还会反伤自己。尤其你还没有天狼神力为基础,要修成就更加难了。总之不要急于求成,先好好领悟剑诀,等你……唉唉唉?”

  彩脂话未说完,却见云澈闭着眼睛,手臂伸出,身上玄气涌动,小指晃动着微小的【逆天邪神】弧度,一抹剑势从无到有,缓缓生成。

  “我刚说了不要急于求成,你怎么……”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一定,小指忽然点下。

  嗡!

  一股气浪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小指为中心猛烈荡开,带起彩脂的【逆天邪神】七彩衣带轻盈飘荡。

  彩脂的【逆天邪神】声音戛然而止,小口张成大大的【逆天邪神】“〇”形。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睁开,轻舒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的【逆天邪神】确有些难,而且意境之上,要明显超过第一剑。”

  彩脂盯着他,忽然说道:“原来姐姐已经教过你这一剑!”

  “呃?没有啊!”云澈不明所以。

  彩脂明显不信:“那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施展出来!”

  云澈刚才那一剑,分明已经有了“蛮荒牙”的【逆天邪神】近乎两分威势。

  从她将第二剑的【逆天邪神】剑诀印入云澈心魂,到云澈刚才忽然释放的【逆天邪神】那一“剑”,也就隔了短短不到十息!

  单单顿悟剑诀,十天半个月,甚至十年八年都是【逆天邪神】正常,之后还要将顿悟的【逆天邪神】剑诀与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与玄气“融合”。

  而云澈才隔了十息,居然就直接勉强施展了出来。

  “这个……虽然有点难,但也不是【逆天邪神】特别难吧?”云澈一脸无辜的【逆天邪神】反问道,说话间,他眉头一动,就在这短短的【逆天邪神】时间里,他又有了新的【逆天邪神】领悟。

  手臂再出,依旧是【逆天邪神】以指为剑,一股气浪携着愈加完整的【逆天邪神】剑势猛烈荡开。

  彩脂的【逆天邪神】嫩唇再次张成“〇”形。

  这一次,分明已有了三分威势!

  而且,她隐隐听到了一瞬的【逆天邪神】狼哮之音。

  第二次施展后,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睛再度闭合,眉头也微微紧起,全身气息尽敛,一动不动,竟是【逆天邪神】忽然就进入了“顿悟”状态。

  彩脂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他,瞠然的【逆天邪神】目光像是【逆天邪神】在看一个怪物。

  她曾不止一次的【逆天邪神】听茉莉提及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悟性极其之高,到了此刻她才知晓,云澈的【逆天邪神】悟性岂止是【逆天邪神】“极高”,根本就是【逆天邪神】……不可理解!

  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一次顿悟,持续了三个时辰,当他睁开眼睛时,一抹奇异的【逆天邪神】精芒闪过,手臂抬起,剑势涌动。

  “用剑!”彩脂忽然道。

  朱芒一闪,劫天剑已现于云澈手中,瞬间盘动起浩瀚剑威。

  …………

  …………

  “蛮荒牙!!”

  一道巨大狼影在云澈身上闪现,虽只有一瞬间,却让空间为之震荡,剑威亦在这一瞬达到顶点。

  劫天剑带着天狼噬世般的【逆天邪神】威势,直轰彩脂。

  彩脂手指伸出,轻轻一点,霎时,劫天剑所有的【逆天邪神】剑威剑势完全消散无踪,就连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形也定格在空中。她瞪大无辜的【逆天邪神】眼睛,星眸异彩闪闪:“姐夫,你真的【逆天邪神】好厉害。”

  一根小指头

  瞬间化解对方的【逆天邪神】全力攻击,口中还夸赞对方厉害……

  云澈在空中翻滚,落在地上。他口中剧烈喘息,身体更是【逆天邪神】如散架一般,但眼中却闪动着兴奋的【逆天邪神】光芒。

  因为刚才那一剑,他终于轰出了完完整整的【逆天邪神】“蛮荒牙”!

  彩脂的【逆天邪神】夸赞,也是【逆天邪神】因为如此。此时,距离她开始传授云澈这一剑,只过去了不到一天的【逆天邪神】时间。

  十息领悟,不到一天便修炼至圆满……而这,绝非是【逆天邪神】什么普通的【逆天邪神】玄功玄技,而是【逆天邪神】世间最顶级,最难领悟与修炼的【逆天邪神】重剑剑诀!

  此事若是【逆天邪神】公开,从星神界到整个东神域,都绝不会有人相信。

  若说缺憾,那就是【逆天邪神】云澈没有天狼神力,他施展的【逆天邪神】天狼之剑,注定缺少“神韵”。

  除非……

  “你现在已经完全修成天狼第二剑,剩下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通过长久的【逆天邪神】修炼,来达到随心驾驭的【逆天邪神】境界。”

  彩脂掩下心中的【逆天邪神】震荡,双臂拢胸,脸色肃然,一副老气横秋的【逆天邪神】样子:“那么,我现在便教你第三剑!”

  “好!”虽然全身酸痛疲惫,还有反伤之下的【逆天邪神】内创,但云澈没有任何犹豫,马上应声。

  瘦死的【逆天邪神】骆驼比马大,纵然没有“神韵”,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威力依旧强横无比,最基础的【逆天邪神】第一剑“天狼斩”便曾是【逆天邪神】云澈极为依仗的【逆天邪神】绝杀之剑,而第二剑“蛮荒牙”,其威其势,都要远胜天狼斩。

  而天狼狱神典一共七剑,对于后面的【逆天邪神】五剑,云澈自是【逆天邪神】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期待。

  “第三剑,名为‘天星恸’。”

  “……”这个怪异的【逆天邪神】名字,让云澈微微一愕。

  “第一剑天狼斩,第二剑蛮荒牙,算是【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基础剑式,而从第三剑开始,才是【逆天邪神】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天狼之剑’。”彩脂的【逆天邪神】双手缓缓舒开,眼瞳中泛动着云澈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神光:“因为从这一剑开始,不但要有形、势、威、神,还要有‘意’!”

  “意……哪一种意?”云澈问道。

  “恨意!”

  “……”云澈顿时愣住。

  剑意或飘渺、或锋利、或浩瀚、或霸道、或空无……他从未听说过,哪一种剑的【逆天邪神】剑意是【逆天邪神】“恨意”。

  “在诸神时代,天狼星神在位列星神之前,曾被魔族所俘,封入九幽魔狱,受到无尽折磨,生出无尽怨恨,后来,他的【逆天邪神】执念与怨恨衍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力量,这股力量让他破狱而出,并凭一己之力脱离魔域,逃回神界。”

  凭一己之力逃出魔域,其强大可想而知。

  “而这股执念与怨恨之力,便是【逆天邪神】后来的【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彩脂继续说道:“后来,他的【逆天邪神】怨恨被净化,并位列十二星神之一,但,其‘天狼狱神典’却也因此失威,唯有怨恨之火重燃时,才会恢复曾经的【逆天邪神】神威……一旦怨恨之下的【逆天邪神】神威迸发,其他十一星神无一是【逆天邪神】其对手。”

  “所以,天狼星神还有一个称号——怨恨之神。而怨恨是【逆天邪神】负面情绪的【逆天邪神】一种,因而,天狼神力也被认做是【逆天邪神】最接近‘魔’的【逆天邪神】神力。”

  彩脂声音微顿,然后忽然笑了起来:“姐夫,说不定有一天,我就会堕落成魔哦,嘻嘻。”

  彩脂眼眉弯翘,笑的【逆天邪神】格外娇甜,但不知为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什么撞击,狠狠抽动了一下。

  “哼,不跟你说笑啦。”彩脂恢复认真的【逆天邪神】样子,小指横起:“我先给你演示这一剑,要看仔细了哦。”

  …………

  …………

  星尘殿,一个遥远的【逆天邪神】角落,茉莉一直默默的【逆天邪神】看着他们,目光从未移开过。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