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4章 星神暗流

第1264章 星神暗流

  “啊?”彩脂一脸惊讶:“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尽管教便是【逆天邪神】。”

  “可是【逆天邪神】,天狼狱神典很难以修炼,他学会的【逆天邪神】第一剑是【逆天邪神】最简单的【逆天邪神】一剑,后面几剑,没有天狼神力为基础,几乎不可能修成的【逆天邪神】。就算真的【逆天邪神】修成了,没有天狼神力催动,也空有形而无神。”彩脂很认真的【逆天邪神】说道,毕竟,她是【逆天邪神】这世上最了解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人。

  茉莉不为所动:“我说了,你尽管教便是【逆天邪神】。”

  “唔……可他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全部修成又能怎样?”彩脂依旧不解:“天狼狱神典绝对不可能外传的【逆天邪神】,要是【逆天邪神】被父王他们知道,只会给姐夫带来很大的【逆天邪神】麻烦。”

  “今时不同往日,这一点,我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茉莉说完,忽然视线一转,盯向殿门方向,目光瞬间幽冷。

  “他就在最近的【逆天邪神】星尘殿,你现在就去,我来把这老贼轰走。”

  红影一晃,茉莉已是【逆天邪神】消失在彩脂身前。

  “噢……”虽然满心疑惑,但彩脂还是【逆天邪神】乖巧的【逆天邪神】答应。

  …………

  天杀星神殿前,星翎单膝跪拜在地。他的【逆天邪神】身前,站立着两个高大的【逆天邪神】身影,两人身上毫无玄气波动,却释放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逆天邪神】无形威压。

  星神帝星绝空。

  天元星神荼蘼。

  星翎全身紧绷,一动不动。他素知星神帝从不踏入星神殿,非他不愿,而是【逆天邪神】每次都必吃闭门羹。而这次忽然到来,还带着天元星神,其因显而易见。

  红影一晃,茉莉立于殿前,面对星神帝,她的【逆天邪神】眸光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冰寒,没有哪怕一丝的【逆天邪神】情感,冷声道:“老贼,你来做什么!”

  茉莉的【逆天邪神】如此对待,星神帝早已习惯,他毫无怒色,淡声道:“我来带走云澈,我有些话要问他。”

  “哦?”茉莉星眸微眯,一声很轻的【逆天邪神】冷笑:“一个出身低微,修为才堪堪神灵境的【逆天邪神】人,居然要劳驾你堂堂星神大帝亲自来邀请,这可真是【逆天邪神】稀奇的【逆天邪神】很啊。你这么一个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人性都没有的【逆天邪神】无耻老贼,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平易近人了!”

  茉莉说出的【逆天邪神】每一个字都带着尖刻的【逆天邪神】嘲讽,星神帝脸色未变,但眉头却是【逆天邪神】稍稍动了动。天元星神荼蘼叹息一声,道:“殿下,云澈此子非同寻常,吾王……”

  “你给我闭嘴!”茉莉一声冷斥,让天元星神的【逆天邪神】声音戛然而止,她看都没有看荼蘼一眼,冷冷道:“呵,老贼,你没过问我半个字,就当着全东神域的【逆天邪神】面宣称你将云澈带回来是【逆天邪神】要我亲授他星神碎影,虽然你的【逆天邪神】自作主张让我恶心,不过嘛……你这次运气不错,这个叫云澈的【逆天邪神】小子很顺我的【逆天邪神】眼,我已经如你所愿,开始传授他星神碎影,而且会一直教到他融会贯通为止!”

  “不过在这之前,谁都不可打扰!你可满意!?”

  最后一句话,茉莉说的【逆天邪神】极重,并带着浓浓的【逆天邪神】警告意味。

  星神帝皱眉,声音依旧毫无波澜:“你愿亲自教他自然最好。我只是【逆天邪神】有些话要问询他,一天之内,我自会让人把他送回来。”

  “一天?”茉莉冷笑:“我再说一次,在他将星神碎影融会贯通之前,谁都不可以打扰!别说一天,半刻都不行!!”

  说完,茉莉红袖一甩,冷然转身。

  “站住!”星神帝眉头沉下:“这件事极为重要,容不得你放肆!马上把云澈带出来!”

  “那你大可以试试看!”茉莉没有回身,但周围空气却骤然冷下,寒彻骨髓。

  天元星神荼蘼伸手拉住星神帝,微微摇头,然后和声道:“由殿下亲授云澈星神碎影,本就是【逆天邪神】吾王之意,殿下如此看重,当然是【逆天邪神】再好不过。”

  星神帝脸色微微变幻,但终是【逆天邪神】没再出口。

  “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茉莉忽然冷冷出声:“我准备把彩脂许配给云澈,听懂了吗?”

  “你说什么!?”星神帝和天元星神同时一惊。

  茉莉的【逆天邪神】眉头稍稍动了动,她知晓自己这句话必会让他们惊讶,但,两人的【逆天邪神】反应之剧,却是【逆天邪神】明显超出了她的【逆天邪神】预期。

  星神帝向前一步,满脸愠怒,茉莉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一句话,对他而言可谓石破天惊:“简直……胡言乱语!”

  “怎么?你不愿意?”茉莉斜眉冷语。

  “哼,这种荒谬之事,我怎么可能同意!”星神帝沉声音:“彩脂……许给云澈?你怎么会有如此荒谬的【逆天邪神】想法!”

  “老贼,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茉莉冷笑道:“这件事,我是【逆天邪神】在‘告诉’你,而不是【逆天邪神】在征询你的【逆天邪神】意见!”

  “我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父亲,她的【逆天邪神】婚配大事,当是【逆天邪神】由我来全权决定!”

  “她的【逆天邪神】父亲?”茉莉星眸之中尽是【逆天邪神】嘲讽:“凭……你……也……配!?”

  星神帝脸色僵住,噎了整整数息才出声道:“彩脂不仅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女儿,还是【逆天邪神】我座下的【逆天邪神】星神,无论如何,都必须听我之命!这件事,我绝对不许!”

  茉莉双手抱胸,眼眸微眯,幽幽道:“这可就奇怪了。云澈虽然出身低微,但他如今可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都最为炙手可热的【逆天邪神】人物,天机预言中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更有着所谓的【逆天邪神】真神预言。龙皇想认他为义子,宙天神帝想收他为亲传弟子,梵天神帝更是【逆天邪神】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要将千叶影儿嫁于他……而我说要把彩脂许配给他,你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居然是【逆天邪神】如此强烈的【逆天邪神】反对?”

  星神帝脸色稍变,又被他迅速掩下:“云澈此子未来的【逆天邪神】确不可限量,若能将他留在星神界,自然是【逆天邪神】好事。但,彩脂年纪尚小,远不到论及婚嫁的【逆天邪神】时候。她又刚继承天狼神力不久,神力尚未完全融合,岂能因这种事而分心!”

  “再者,彩脂既是【逆天邪神】星神,又是【逆天邪神】本王的【逆天邪神】女儿,她的【逆天邪神】终身大事,是【逆天邪神】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盛事,必须极尽慎重。云澈虽然天赋异人,但你对他的【逆天邪神】出身、品性一无所知……怎能如此草率!”

  天元星神目光微动……到了星神帝这等地位层面,当是【逆天邪神】惜字如金,他却是【逆天邪神】一下子解释了如此多的【逆天邪神】言语,已是【逆天邪神】等于露了些许“破绽”。

  茉莉丝毫不为所动,目若冷刃,声音低缓:“老贼,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你就算有万千缘由,也干涉不了此事!我会在母亲和姨母的【逆天邪神】遗位前,将彩脂许配给云澈,无需你告知天下,无需盛礼摆宴,更不需要你认可和出面,因为你不配!我专门告诉你一声,已是【逆天邪神】给了你天大的【逆天邪神】颜面!”

  “你……”星神帝头发瞬间竖起,勃然大怒,但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却忽然被一只手快速抓紧,天元星神向前,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此事太过突然,也难怪吾王如此激动。不过,殿下此举,细想之下却是【逆天邪神】难得的【逆天邪神】一件美事。云澈九重雷劫之身,亘古

  未有,而若论容貌、修为、地位,东域女子之中,无人可及梵帝神女,连她都欲下嫁云澈而不得,若彩脂殿下能和云澈结得良缘,对我们星神界而言,自是【逆天邪神】好事。”

  星神帝眉头大动,他深深看了天元星神一眼,终是【逆天邪神】没再说话。

  “只是【逆天邪神】,连梵帝神女都被云澈所拒,殿下欲行此事,怕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阻碍不在吾王,而是【逆天邪神】云澈。”

  “哼,这就无须你们操心!”茉莉冷冷道:“云澈已经答应了!”

  “……?”天元星神面露惊愕。

  “云澈以重剑为器,而世间最强的【逆天邪神】重剑剑诀,当属‘天狼狱神典’。我告知他娶彩脂为妻,便可得彩脂传授‘天狼狱神典’,他岂会有拒绝的【逆天邪神】理由!”

  星神帝脸色再变,出口时已是【逆天邪神】低吼:“天狼狱神典是【逆天邪神】天狼神诀,岂可外传,简直……”

  “我配合‘仪式’的【逆天邪神】第三个条件,便是【逆天邪神】你对这件事永远闭嘴!”茉莉的【逆天邪神】眸光再度冰寒数分:“老贼,你最好认识清楚,‘仪式’的【逆天邪神】主动权不在你的【逆天邪神】手上,而是【逆天邪神】在我的【逆天邪神】手里!你若敢出尔反尔,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的【逆天邪神】野心永远化为乌有!”

  不等星神帝有半个字回应,茉莉身影一掠,带着瞬逝的【逆天邪神】寒风消失在两人面前。

  星神殿门自始至终紧紧闭合,拒绝任何人的【逆天邪神】踏入……哪怕星神神帝。

  “岂有此理!”星神帝面孔抽搐,全身发颤。普天之下能让他如此盛怒却又发作不得的【逆天邪神】,也唯有茉莉。

  “星翎,你退下,刚才的【逆天邪神】话,一个字都不许泄露出去。”天元星神道。

  星翎一声不吭,远远退开。

  “唉。”天元星神荼蘼一声轻叹,道:“吾王,你动怒了。”

  “你为何不让本王阻拦此事?你明明知道彩脂……”星神帝话说一半,胸口重重起伏。

  “‘仪式’将近,我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了。”天元星神缓声道:“这场‘仪式’,不仅事关吾王,还事关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容不得半点差错。”

  “如今,距离‘仪式’只余最后不到一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万事皆备。梵天神帝欲将神女下嫁云澈,这已是【逆天邪神】神界皆知之事,而你对彩脂殿下许给云澈一事若是【逆天邪神】无比激烈的【逆天邪神】反对,很有可能会让茉莉殿下生疑。若被她因此察觉‘仪式’的【逆天邪神】‘核心’是【逆天邪神】彩脂殿下,将会万事皆休。”

  “……”星神帝默然。

  “在事关吾王与星神界未来的【逆天邪神】‘仪式’面前,万事皆可退让,任何可能引发意外的【逆天邪神】因素,都绝不该存在。”

  星神帝胸口连续十几个起伏,才终于平静下来,他微微闭目,低声道:“你说的【逆天邪神】没错,‘仪式’之外,皆是【逆天邪神】小事!”

  荼蘼颔首,道:“还有一事: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神力已经归位,是【逆天邪神】时候开始寻找下一个契合者了。”

  “此事,也在仪式之后再说吧。”

  星神帝转过身去,竟是【逆天邪神】不再坚持要将云澈带离,直接离开。

  天元星神抬首,看着星光浮游的【逆天邪神】上空,苍老的【逆天邪神】眼瞳中闪动足以穿破沧桑的【逆天邪神】神芒:“‘时辰’将至,‘仪式’若成,吾王将神临天下,无可匹敌。星神界亦将成为耀世之星,睥睨诸世。”

  “这一日,终于要到来了……”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