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5章 凌虐
  滋!!

  悯龙刀与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当空相撞,没有玄气爆鸣,没有空间塌陷,更没有鲜血飞溅,发出的【逆天邪神】,竟仅仅只是【逆天邪神】一瞬雷鸣之音。

  雷鸣之下,悯龙刀定格在了空中……更准确的【逆天邪神】说,是【逆天邪神】定格在了云澈捏起了三根手指间,本足以摧山倒海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如被次元黑洞完全吞噬,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封神台鸦雀无声。

  洛长生面色惨白,瞳光在混乱的【逆天邪神】战栗着,他握持悯龙刀的【逆天邪神】手臂一片酥麻,却感觉不到了力量的【逆天邪神】存在……甚至感觉不到了悯龙刀的【逆天邪神】存在。

  倾注他全力的【逆天邪神】悯龙刀,竟被云澈徒手……不,是【逆天邪神】仅仅是【逆天邪神】三根手指接下!

  不可能……

  这……不……可……能……

  云澈依旧面无表情,仿佛只是【逆天邪神】擒住了一只渺小的【逆天邪神】飞虫,捏在悯龙刀上的【逆天邪神】手指轻轻一按。

  叮!

  一声轻响,无数道苍白色的【逆天邪神】裂痕以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为中心裂开,一瞬间便覆满整个悯龙刀。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瞳孔一下子放大到了极致。

  铮铮铮铮铮……

  呜吼——吼——

  悯龙刀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战栗、挣扎,伴随着痛苦恐惧的【逆天邪神】恶龙悲吼。但,但这些无力的【逆天邪神】挣扎与悲吼只持续了几个瞬间,便完全沉寂,悯龙刀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指下,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手中崩成万千灰白色的【逆天邪神】碎片,碎落在了脚下的【逆天邪神】光幕之上。

  最后的【逆天邪神】残光在碎片上绝望的【逆天邪神】闪耀,随之完全沉寂。

  “你……你……”洛长生向后踉跄几步,全身僵麻,如被摄魂。

  “云澈用手……接下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悯龙刀……”

  “不是【逆天邪神】手,是【逆天邪神】手指……还……还给捏碎了……悯龙刀原来这么脆弱吗?”

  “悯龙刀可是【逆天邪神】孤邪仙子从太初神境取回来的【逆天邪神】上古神刀啊!怎么可能会脆弱……而且还倾注着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是【逆天邪神】云澈……云澈……他……他……嘶……”

  观战席上,尽是【逆天邪神】倒吸冷气的【逆天邪神】声音。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洛孤邪目光呆然,刚刚才被雷劫震骇到近乎麻木,此刻依旧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悯龙刀是【逆天邪神】她亲手从太初神境带回来,为了拿到这把上古神刀,她费了莫大的【逆天邪神】力气。这把刀虽远不复上古时代之威,但其刀身是【逆天邪神】以龙脊所铸,就算是【逆天邪神】她想要毁去都并不容易……云澈才刚刚渡过雷劫,怎么可能……

  等等,是【逆天邪神】他身上的【逆天邪神】白色劫雷!

  “长生!”洛孤邪忽然大声道:“这一战若不是【逆天邪神】有雷劫干涉,你早已获胜,所谓再战对你既失公允,亦毫无意义,不战也罢!”

  洛孤邪显然是【逆天邪神】在给洛长生一个弃战的【逆天邪神】台阶,但她话中的【逆天邪神】“既失公允”、“毫无意义”几个字让祛秽尊者眉头大皱……若非是【逆天邪神】洛孤邪,换成别人,怕是【逆天邪神】他已经直接动怒。

  “不战……”洛长生嘴唇在发抖,不知是【逆天邪神】因恐惧还是【逆天邪神】屈辱,他看着满地的【逆天邪神】悯龙刀碎片,扭曲着面孔道:“开什么玩笑……我已成为神王,他刚刚才被我打得像狗一样!我会怕他!?”

  洛长生,东神域历史上第一个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惊动了整个东神域,连一众神主都为之惊叹,何等的【逆天邪神】威风,何等的【逆天邪神】傲然!而三日前给予了他挫败和耻辱的【逆天邪神】云澈在身为神王的【逆天邪神】他面前就如一个可以任意蹂躏的【逆天邪神】幼虫,他为了找回心理上的【逆天邪神】平衡,在他身上任意释放着所有的【逆天邪神】怨怒和戾气,在明明可以将他轻易击溃,问鼎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情形下,选择残忍的【逆天邪神】折磨践踏……无论他的【逆天邪神】躯体还是【逆天邪神】尊严。

  如果他此时落荒而逃,后果,就是【逆天邪神】成为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最大笑柄!他岂能甘心,岂能接受。

  “呵。”云澈终于出声,却是【逆天邪神】一声冷笑。

  而这声带着深深嘲讽的【逆天邪神】冷笑狠狠触动了洛长生恐惧战栗的【逆天邪神】神经,他像是【逆天邪神】一头忽然受惊的【逆天邪神】野兽,一声暴吼,向云澈猛扑而至,速度快若雷霆,双手更是【逆天邪神】卷起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暴风之力。

  面对再次爆攻而至的【逆天邪神】洛长生,云澈依旧一动不动,就连嘴角那丝冷笑都毫无变动。

  “不要碰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雷电!!”

  一声惊慌的【逆天邪神】吼叫遥遥传来,赫然是【逆天邪神】来自洛孤邪。

  砰!!

  洛长生席卷着强横暴风之力的【逆天邪神】双手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击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爆发,又在下一个瞬间……消失的【逆天邪神】无影无踪。

  就如一个看似绚烂,戳破后却直接碎灭无踪的【逆天邪神】华丽水泡。

  而在洛长生这全力一击下,云澈全身上下动也没动,唯有衣袂稍稍飘荡了一下。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双手僵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瞳孔失色,全身如筛子一般抖动着:“不……不可能……不可能……哇啊啊!”

  洛长生还未从惊骇的【逆天邪神】深渊中回魂,便陡然发出一声惨叫,因为随着他碰触到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白色的【逆天邪神】雷光忽然卷上,缚住了他的【逆天邪神】双手,传导至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他忽如陷入了可怕的【逆天邪神】无形牢笼之中,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被不可抗拒的【逆天邪神】力量死死束缚,随着雷电的【逆天邪神】嘶鸣,强烈到残酷的【逆天邪神】酥麻感瞬间传至他的【逆天邪神】全身,乃至五脏六腑、经脉、玄脉、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

  洛长生身上白芒闪动,躯体的【逆天邪神】各个部位都在雷光下剧烈的【逆天邪神】痉挛、扭动着,让他无法控制躯体,更无法动用半丝玄气,全身上下唯一能感到的【逆天邪神】只有让他几不欲生的【逆天邪神】酥麻。

  “这就是【逆天邪神】让你傲上天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云澈轻蔑的【逆天邪神】冷笑:“真是【逆天邪神】太让我失望了。”

  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伸手,抓向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脖颈,他的【逆天邪神】动作很是【逆天邪神】缓慢,但被雷电缠绕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却做不出半点挣扎退避的【逆天邪神】动作,如一只被打断了全身骨头的【逆天邪神】牲畜,被云澈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抓着脖子拎了起来。

  “呃……啊……啊啊……”

  被云澈提在手中,洛长生身体唯有痉挛扭曲,毫无半点挣扎,就连正常的【逆天邪神】声音都无法发出一丝。云澈手臂缓缓抬起,目光冰冷:“洛长生,玄道之上,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了不起的【逆天邪神】天才。我若不是【逆天邪神】突遇雷劫,断然不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对手。”

  “你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逆天邪神】赢我,我败也会败的【逆天邪神】心服口服,可你偏偏要在我面前露出你那丑陋的【逆天邪神】嘴脸……丑陋到让我作呕!!”

  云澈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个睚眦必报的【逆天邪神】人。

  谁对他的【逆天邪神】好,他会牢记。而谁若犯他辱他,他更是【逆天邪神】会不择手段的【逆天邪神】十倍偿还!

  声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手臂猛地一甩,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一声惨叫中,将他甩向了遥远的【逆天邪神】高空。

  云澈目光阴冷,右臂伸出,一道苍白雷索撕裂空间,瞬间缠绕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上,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猛然甩下,带着洛长生狠狠砸落在地。

  砰!!

  这一下奇重无比,下方的【逆天邪神】屏障都隐隐颤抖了一下,那道缠绕在洛长生身上的【逆天邪神】雷索更是【逆天邪神】在将他砸落的【逆天邪神】那一刹那收紧,深陷躯体,在洛长生身上残忍的【逆天邪神】裂开一圈血沟。

  血雨飞洒,伴着洛长生嘶哑绝望的【逆天邪神】吼叫。

  “长生!!”洛孤邪瞬间目眦尽裂。

  云澈手臂一扬,雷索将洛长生高高带起,又一次狠甩而下。

  砰!!

  这一次比刚才还要重上一分,雷索亦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上断裂出一圈新的【逆天邪神】血沟。云澈嘴角微咧,低沉的【逆天邪神】道:“洛长生,你之前摔我的【逆天邪神】时候一定爽得很吧?那我不妨再帮你一把,让你爽到这辈子都不会忘!”

  砰!!!

  雷索再度甩下,这一次,是【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部当先砸落,撞击的【逆天邪神】声音简直如惊雷般沉重,伴随着又一片触目惊心的【逆天邪神】血雨。

  砰!

  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圣宇界王之子,东域四神子之首,神界第一个三十岁成就神王的【逆天邪神】绝世奇才,此时就像一只被拴在绳索上的【逆天邪神】可怜蚂蚱,被狠狠的【逆天邪神】甩起砸下,每一次砸落都奇重无比,每一次砸落,都会让洛长生皮肉翻裂,鲜血飘洒,可谓残忍之极,让一众玄者心惊胆颤,不忍目视。

  但却几乎无人同情洛长生。

  之前洛长生面对全身重创,再无半点反抗之力的【逆天邪神】云澈,他只需轻轻动下手指将云澈扫出封神台便可获胜,但他没有,忽然像疯了一样当众对云澈肆意踩踏折辱……那一幕幕尚在眼前,让他们看到一个完全陌生,变得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洛长生。

  而如今形势陡转,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残忍报复,简直就是【逆天邪神】理所应当!

  “……畜生……孽畜……”

  洛孤邪全身发抖,咬齿欲碎,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已是【逆天邪神】鲜血淋漓。作为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师父,她对洛长生一向严苛,但也爱护之极,哪怕严重懈怠或犯下大错,也从不舍得打骂……但现在,她却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洛长生被当众如此凌虐,那飞溅的【逆天邪神】鲜血和嘶哑的【逆天邪神】惨叫,如最残酷的【逆天邪神】恶魔狠狠残噬着她的【逆天邪神】心脏与灵魂。

  洛上尘已是【逆天邪神】手掌紧攥,双目如血。

  砰!砰!砰!砰……

  洛长生先前不败他,是【逆天邪神】为了发泄,而云澈以更残忍的【逆天邪神】方式奉还,雷索不会要他的【逆天邪神】命,更不会让他昏过去,雷霆之力反而会不断刺激他的【逆天邪神】心魂,让他时刻保持最清醒的【逆天邪神】状态,时刻完整的【逆天邪神】感受痛苦和屈辱。

  在爆雷般的【逆天邪神】轰砸声中,洛长生全身已被雷索切裂得惨不堪言,洛孤邪刚为他换上不久的【逆天邪神】外衣完全染血碎烂,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刚从血池里泡过,他的【逆天邪神】惨叫声越来越嘶哑,越来越绝望,让一些不忍再看的【逆天邪神】人禁不住又封住了听觉。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嚓!!!

  这是【逆天邪神】空间被狠狠碎裂的【逆天邪神】声音,一束被压缩范围,但威力却恐怖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风暴撕空轰下,直取云澈,伴随着一声蕴着深深怨毒与杀意的【逆天邪神】低吼:“孽畜受死!”

  洛……孤……邪!

  这突如其来的【逆天邪神】异变,让所有人大惊失色。

  “住手!!”

  “尔敢!!”

  两声震天暴吼,前者来自宙天神帝,后者来自龙皇。

  千叶影儿第一次神色骤变。

  他们的【逆天邪神】注意力始终都在封神台上,绝不曾想到,一个震世已久的【逆天邪神】神主,东神域王界之下人人敬畏的【逆天邪神】玄道第一人,居然会忽然对一个小辈出手,还是【逆天邪神】当着东神域之面,还是【逆天邪神】在这最庄重的【逆天邪神】封神之战上!

  这已不是【逆天邪神】出人预料,而是【逆天邪神】不顾神主尊严,不顾玄道廉耻,藐视宙天,藐视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丧心病狂之举!

  洛孤邪何等人物,何等修为!她这一击还是【逆天邪神】暴怒出手,几乎用了七八成力,足以将一片大陆毁灭成虚无,又岂是【逆天邪神】云澈所能抵挡……不要说一个云澈,就是【逆天邪神】千万个,也会一瞬间被摧灭得渣都不剩。

  但,风暴太快,洛孤邪又是【逆天邪神】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逆天邪神】猝然出手,纵然是【逆天邪神】龙皇与众神帝,也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挡。

  唯一堪出手阻挡的【逆天邪神】,唯有离云澈最近的【逆天邪神】祛秽尊者。

  但……

  砰!!!

  一声重响,祛秽尊者尚未靠近,便已被余波远远震开,右臂被撕开无数道裂痕,血肉模糊。

  祛秽尊者痛苦的【逆天邪神】闷哼一声,只能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这可怕的【逆天邪神】风暴直冲云澈而去,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这个招来骇世九劫的【逆天邪神】绝世天才即将消亡在这丧心病狂的【逆天邪神】毒手之下……

  云澈在这时稍稍转身,脸上竟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惊惧。

  缚在洛长生身上的【逆天邪神】雷索被收回,随着他手臂的【逆天邪神】猛然甩动,那层一直缠绕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苍白雷光忽然脱体飞出,化作一条如有生命的【逆天邪神】苍白雷龙,在怒嚎中直迎风暴而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