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3章 天怒九劫

第1243章 天怒九劫

  黑云覆空,惊雷漫天。整个东神域如被笼在一口大锅中,沉闷压抑到极致。而无数海域却是【逆天邪神】无风翻腾着滔天巨浪,四处,都透着末日将近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息。

  而白色雷域之下,封神台的【逆天邪神】空间依旧在剧烈颤动,那是【逆天邪神】来自天道的【逆天邪神】战栗。

  雷域之中,苍白雷龙的【逆天邪神】虚影已逐渐化作实影,停止了盘旋。缓缓的【逆天邪神】,一只莹白龙首从雷域中探出。

  那一瞬间,万雷惊天,无数玄者被震骇的【逆天邪神】当场瘫坐在地,全身在本能的【逆天邪神】瑟缩中瘫软,无论如何都无法站起。

  “怎会如此?”宙天神帝目光扫了一眼封神台的【逆天邪神】乱状,心中越来越惊。

  天道之力是【逆天邪神】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逆天邪神】秩序与法则之力,它无处不在,却也无法捉摸其存在。而最能直观具现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天道雷劫。

  天道雷劫本只是【逆天邪神】用来谴罚和考验即将突破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玄者,属于天道秩序与法则的【逆天邪神】一种,属于神道玄者认知中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常识之一。

  但此刻覆下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却无数倍的【逆天邪神】超出了“雷劫”的【逆天邪神】范畴,甚至,超出了人类所能承受的【逆天邪神】极限!

  单单是【逆天邪神】威压,已是【逆天邪神】让一众神道玄者惊骇欲死。

  这绝对不可能是【逆天邪神】“考验”,而是【逆天邪神】不惜释放最极致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威,彻彻底底,不留半分余地的【逆天邪神】“谴罚”!

  若不是【逆天邪神】忌惮到极处,怎会如此!

  所谓“天妒”,向来都只是【逆天邪神】惋惜之语,世上,又怎会真的【逆天邪神】存在足以让天道妒忌的【逆天邪神】存在。

  但现在,他们分明感知到了,看到了真正的【逆天邪神】“天妒”!

  “九劫……九劫……”天机三老之首莫语喃喃出声,失魂落魄。

  “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九劫吗?”莫问的【逆天邪神】神情姿态与莫语一模一样。

  “九劫……先祖的【逆天邪神】预言……”莫语目光呆然,如临幻境。

  莫语却在这时全身一震,向宙天神帝大声道:“神帝!速结起结界!天道之力已然失控,有可能……会祸及他人啊!”

  除非有人强行作死干预,否则雷劫断然不会误伤他人。先前八重劫雷声威何等浩大,却是【逆天邪神】牢牢集中于封神台区域,几乎没有半点力量逸出。

  但现在,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战栗和失控,不要说天机三老,各大神主神帝都感知的【逆天邪神】一清二楚。

  宙天神帝毫无犹豫,一声大吼传遍整个宙天界:“所有人马上离开此域,退得越远越好!护好后辈,天道之力有异,这道雷劫一旦降下,足以将神主轰杀……快退!”

  足以将神主轰杀……

  这句话字字如九天霹雳,尤其还是【逆天邪神】从宙天神帝口中喊出。

  封神台顿时一片大乱,但,众人刚要遁离,苍穹之上一声轰鸣,苍白雷域之中,白色雷龙释放出一声似龙吟,又似天怒的【逆天邪神】咆哮,然后飞坠而下,直落世间。

  龙身所到之处,空间如布帛一般被从中撕开,似是【逆天邪神】将整个世界从中凿成了两半。

  天威爆发,所有人皆如万岳压身,遁离已根本不及。宙天神帝飞身而起,一声厉吼:“众守护者听令,全力封锁封神台!”

  宙天神帝一声令下,在场的【逆天邪神】七个宙天守护者已全部瞬身至封神台边缘,身上炽光闪耀,如飞星临空,澎湃如海的【逆天邪神】玄气毫无保留的【逆天邪神】释放,化作强横的【逆天邪神】封锁屏障。

  宙天守护者,与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星神,月神界的【逆天邪神】月神,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仅次于四大神帝之下的【逆天邪神】超然存在。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足以撼世的【逆天邪神】神主之力。

  七个守护者合力之下,铸成的【逆天邪神】隔绝屏障可想而知。

  而守护者之外,随着祛秽尊者一声令下,所有裁决者也一拥而上,将力量注入屏障之中。

  “千泽,护好媚音映月,其他人随我上!”

  水千珩亦是【逆天邪神】第一时间腾身而起,琉光界的【逆天邪神】一众神君也紧随其后。

  “众长老随我上,其他人护好年轻弟子!”洛上尘低吼一声,带领众神君冲上。

  洛孤邪并没有随同洛上尘,而是【逆天邪神】袖袍一挥,一层无形结界覆在洛长生身上。

  实力越强,越能感知到这股天道之威的【逆天邪神】恐怖。七个守护者的【逆天邪神】力量何其恐怖,但在天威之下,却分明呈现着无力感,极有可能无法封锁这道苍白劫雷。因而,众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神主神君皆是【逆天邪神】不退反进,将全身玄气注入屏障之中。

  本是【逆天邪神】透明的【逆天邪神】隔绝屏障玄光大盛,将封神台区域牢牢隔绝其中。而这个屏障,倾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整个东神域过半数神主和无数神君的【逆天邪神】极限玄力,铸成的【逆天邪神】,或许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有史以来最强韧的【逆天邪神】绝望之壁。

  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空间,成为了一个被完全隔绝的【逆天邪神】灾厄世界。

  他高仰着头,看着从苍穹之上飞坠而下的【逆天邪神】天道雷龙……这是【逆天邪神】他一辈子承受过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威压,胜过他认知中的【逆天邪神】所有。他甚至毫不怀疑,这股力量足以湮灭世间的【逆天邪神】一切生物死物……

  但,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逆天邪神】害怕。

  玄脉深处,反而有一股奇异的【逆天邪神】渴望在悸动。

  在他一动不动间,瞳孔中的【逆天邪神】白色雷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逐渐近在咫尺,巨大的【逆天邪神】龙口张开,现出缠绕着无数苍雷的【逆天邪神】龙牙,暴躁的【逆天邪神】噬咬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

  轰——————

  雷龙坠世,白芒耀空,一道白色光柱冲天而起,穿刺过空间与苍穹,穿刺向未知的【逆天邪神】遥远星域。

  封神台区域,炸裂开苍白色的【逆天邪神】雷光。封锁封神台的【逆天邪神】屏障在轰鸣中剧震,惊得一众神主骇然失色。

  这个屏障,集中了东神域大半神主的【逆天邪神】全力,居然在震荡!

  嚓——————

  苍白劫雷轰鸣震天,天道之力持续爆发,封神台区域的【逆天邪神】空间完全扭曲,然后被撕裂成无数的【逆天邪神】碎片。

  完全失控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已根本无法将自己限定于封神台区域,向周围狂暴的【逆天邪神】辐射而去,撞击着封锁封神台的【逆天邪神】屏障,让屏障在持续的【逆天邪神】颤荡中发出阵阵悲鸣。

  “这……这是【逆天邪神】……”覆天界王陆昼双手死死压在屏障之上,脸上呈现在今生最大的【逆天邪神】骇然。

  “这才是【逆天邪神】……真正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居然可怕到如此地步!”

  “怎么会有这种事!!”水千珩眼瞳放大,反馈到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震荡与威凌,让他双臂酥麻,心中怯意横生,任凭他全力守心也无法压下。

  轰——轰!!

  劫雷之力一波波的【逆天邪神】爆发,冲击得屏障持续震荡,就在这时,随着一声苍穹破裂般的【逆天邪神】炸响,集合了东神域半数以上神主的【逆天邪神】屏障之上,一道裂痕炸开,并极速蔓延。

  “什……什么!?”这一幕,惊得所有人心胆欲裂。

  屏障前的【逆天邪神】神主、神君更是【逆天邪神】面色紧凝,浩荡玄力再度涌上,不再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保留……但,那道裂痕却依旧在快速蔓延,整个屏障的【逆天邪神】震荡也明显越来越剧烈。

  咔!!

  又是【逆天邪神】一声炸响,第二道裂痕如霹雳般裂开。

  惊恐的【逆天邪神】吼叫声几乎压过了雷鸣,所有神主都惊得彻底失色,他们丝毫不敢小觑这暴走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所以哪怕守护者在前,他们依旧全部出手……但,纵然如此,他们竟依旧无法完全压下这天道之力。

  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核心是【逆天邪神】在封神台,他们抵御的【逆天邪神】,才只是【逆天邪神】边缘之力!

  天道不可逆,天威不可触……但天道毕竟缥缈,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在亲身领教下,真正知晓天道威凌的【逆天邪神】可怕。

  如果屏障崩溃,这股连一众神主神君合力都无法封锁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彻底暴走……结果简直不堪想象。

  “出手吧。”龙皇一声轻语。

  龙皇、宙天神帝、梵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四星神、四月神在这时全部移身而起,一股遮天蔽日的【逆天邪神】威凌如从天阙降下,覆在了屏障之上。

  一瞬间风云变动。

  须臾,释天神帝也闪身至屏障前方,将浩瀚神力注入屏障。

  王界之中,唯有千叶影儿一动未动。

  诸神帝都被震骇到失色,但她的【逆天邪神】脸上却毫无惊色和惶然,她浮于高空之上,定定的【逆天邪神】注视封神台的【逆天邪神】中心,飞舞的【逆天邪神】金发下,贴身软甲勾勒着比魔鬼还要妖娆的【逆天邪神】曲线,只是【逆天邪神】金色面罩的【逆天邪神】阻隔,让人无法看到此时的【逆天邪神】她美眸中泛动着怎样的【逆天邪神】光华。

  龙神、东域四神帝、南域释天神帝、四星神、四月神一共出手,这是【逆天邪神】一股足以将东神域彻底翻覆的【逆天邪神】恐怖力量。

  在这股常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屏障上的【逆天邪神】裂痕终于停止了蔓延。

  众神主神君精神大震,心神微松。逐渐的【逆天邪神】,裂痕开始缓缓的【逆天邪神】修复,屏障的【逆天邪神】战栗也明显的【逆天邪神】缓了下来。

  就在所有人大舒一口气,彻底安下心来时,天地之间,忽然响起一声震世的【逆天邪神】爆鸣。

  轰——————

  封神台的【逆天邪神】劫雷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爆发,一道比先前浓郁了数倍的【逆天邪神】白芒贯穿天地。一瞬间,刚刚恢复完好的【逆天邪神】屏障爆开无数细密的【逆天邪神】裂痕。

  众神主神君还未来得及惊恐,屏障便已轰然炸裂,他们全部如被重锤轰身,倒翻而去。

  “啊!!”

  “糟……糟了!!”

  屏障崩溃,后果将是【逆天邪神】整个宙天神界都被劫雷埋葬,所有人心沉深渊,但……就在下一个瞬间,那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威竟忽然消失。

  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了!

  暴走的【逆天邪神】白色劫雷破开了屏障,却并没有逸散,而是【逆天邪神】如忽然被虚空吞没,消散无踪,久违的【逆天邪神】温和光线照耀而下,人们抬头看去,入眼尽是【逆天邪神】万里晴空,上一刻还弥漫天空的【逆天邪神】黑云,亦全部消失了。

  一切,皆如忽然破碎的【逆天邪神】梦幻泡影。

  所有人都定在那里,许久回不过神来。

  封神台消失了。

  先前封神台存在的【逆天邪神】区域,已化作一个三百里的【逆天邪神】空洞。空洞之下漆黑一片,不见尽头。

  这个似乎将宙天神界完全贯穿的【逆天邪神】无底深渊,在证明着先前的【逆天邪神】一切并非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梦幻。

  而空洞中心的【逆天邪神】上空,残留着最后的【逆天邪神】一团苍白雷光。

  白色雷光在嘶鸣中收缩,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身影,也在苍白雷光中越来越清晰的【逆天邪神】显现,直至一张面孔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视线中变得无比清晰。

  “云……澈……”

  无数张嘴巴大张,发出源自灵魂的【逆天邪神】颤音。

  云澈全身不着一缕,唯有那层似乎不肯散去的【逆天邪神】苍白雷芒如外衣般覆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而他全身上下看不到一丝的【逆天邪神】伤痕,一头黑发比先前长了数倍,在雷芒下混乱飞散。

  封神台如死一般的【逆天邪神】安静。

  滋……滋滋……滋滋!!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转过,眼瞳之中,赫然有苍白的【逆天邪神】雷电在闪动嘶鸣,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手臂,缠绕着白色雷电的【逆天邪神】手指指向了一张泛白的【逆天邪神】面孔:

  “洛……长……生……”

  “再……来……打……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