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0章 六劫骇世

第1240章 六劫骇世

  嚓轰————

  四道天劫雷光劈落而下,和先前的【逆天邪神】三道劫雷交叠在一起,爆开一个更为巨大的【逆天邪神】雷域。雷域的【逆天邪神】中心,无疑便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

  “三重……连续三重?”

  “怎么会有这种事?这……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雷劫?”

  各大神王、神君、神主俱是【逆天邪神】面面相觑,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脸上都挂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骇然和难以置信。三重雷劫很少出现,但出现在云澈身上毫不为奇……但三重雷劫竟在一息之内接连轰下,这是【逆天邪神】从未有过,连这些位于神道之巅的【逆天邪神】强者都从未听闻过的【逆天邪神】事。

  宙天投影并没有中断,遍布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星辰之碑依旧完整折射着封神台所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无数玄者呆望着那个将云澈覆没的【逆天邪神】雷域……连一众神君神主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异象,对他们的【逆天邪神】冲击更是【逆天邪神】可想而知。

  连续三重劫雷之后,终于没有再继续降下,但苍穹之上的【逆天邪神】雷域却并未消失,其中的【逆天邪神】雷光窜动的【逆天邪神】愈加狰狞。

  吟雪炎神众人早已全部呆滞,惊得几乎无法言语。封神台上,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完全被雷域吞噬,无法看到他的【逆天邪神】存在,亦感觉不到了丝毫他的【逆天邪神】气息。

  “……龙皇殿下,西神域可曾有过齐降三重雷劫之象?”宙天神帝问道。

  “从未有过。”龙皇仰头,目视滚滚黑云:“还未结束。”

  宙天神帝眉头大动,声音很低,但带着深深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云澈依然活着!”

  云澈在神劫境巅峰时便可战胜神灵境巅峰,因而,他能凭自身实力抗下多重雷劫,可以说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之事。但,如今云澈的【逆天邪神】状态,所有人都亲眼目睹,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濒死状态。以天道雷劫之威,一道便可让他灰飞烟灭……而今,三重雷劫齐降,整整七道劫雷,他竟然……依旧存活!?

  劫雷之威近在咫尺,绝无虚假……云澈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在连续三重雷劫下活下来的【逆天邪神】?

  宙天神帝声音刚落,天空猛烈震荡,他抬头望天:“难道……”

  咔!!!!!

  这一声炸响,几乎将所有人耳膜狠狠撕裂,雷域之中,八道紫光狰狞的【逆天邪神】闪动,然后骤劈而下。

  “第……第四重!!”

  雷劫每多一重,劫雷数量并非是【逆天邪神】递增,而是【逆天邪神】恐怖的【逆天邪神】倍增!第一重雷劫为一道劫雷,第二重为两道,第三重为四道,而第四重……则为整整八道!

  比前三重加起来还要多!

  三重雷劫和四重雷劫虽只一重之隔,但实则天壤之别。

  轰轰轰轰轰——

  八雷齐轰,紫芒漫天,可怖的【逆天邪神】场面和天道之威惊得一众神劫玄者面如土色,却不知,那些经历神劫没多久的【逆天邪神】神灵玄者比他们更为胆战心惊。

  因为,这和他们所经历的【逆天邪神】神劫完全不一样……恐怖了何止十倍!

  “嘶……怎么会这样?师尊,都是【逆天邪神】四重雷劫,为什么云兄弟的【逆天邪神】和我的【逆天邪神】完全不一样。”火破云惊喊道。

  “……”火如烈一个字都无法解释,因为他心中的【逆天邪神】惊骇丝毫不比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少。

  火破云当初突破神劫境时,便是【逆天邪神】承受了四重雷劫。在承受雷劫之前,炎神三宗可谓不留余力,为火破云做了最充足的【逆天邪神】准备,之后,四重雷劫降下……一道、两道、四道、八道,循序渐进,一重比一重可怕,但每一重之间,也都会留有十息的【逆天邪神】喘息之机。

  而这十息喘息之机,火破云极为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其中每一息都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重要。他甚至可以确信,如果每一重劫雷的【逆天邪神】间隔不是【逆天邪神】十息,而是【逆天邪神】八息的【逆天邪神】话,他绝无可能抗下第四重劫雷。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四重雷劫,前三重在一息之内降下,第四重距离第三重也才隔了短短不到三息。

  也就是【逆天邪神】不到五息的【逆天邪神】时间内,连降四重雷劫,十五道劫雷……火破云自问换成自己,别说安然抗下,能不能保住性命都是【逆天邪神】未知。

  众人尚未从惊骇中回神,苍穹便再次震荡,雷域闪耀起更加浓郁刺目的【逆天邪神】雷芒……而这次,赫然是【逆天邪神】整整十六道雷芒。

  “五……五……第五重!?”火破云当场失声。

  咔!!!

  所有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一瞬间便会被十六道交叠在一起的【逆天邪神】霹雳声所淹没,十六道天劫雷光从无上天阙坠下,汇成一道巨型雷柱,轰落于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

  那一刹那,整个苍穹都被耀成了完全的【逆天邪神】紫色,一直在疯狂翻滚的【逆天邪神】黑云化作了漫天紫云,世间充斥着仿佛无休止的【逆天邪神】天道雷鸣与浓郁紫芒。

  没有人能感知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更不会有人想到此时的【逆天邪神】他处在怎样的【逆天邪神】状态。

  封神台上,天道劫雷疯狂肆虐,化作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天劫雷海。而雷海之中,原本瘫倒在地,命悬一线的【逆天邪神】云澈竟是【逆天邪神】缓缓的【逆天邪神】坐了起来……

  当第一道劫雷劈落在他身上时,他全身剧震,无数道气流直窜身体各大角落,这些气流虽然狂暴不堪,但却舒爽无比,似清凉,又似温暖,让他残破不堪的【逆天邪神】身躯像是【逆天邪神】忽然置身于最轻柔的【逆天邪神】春风之中。

  这是【逆天邪神】……雷劫……吗……

  他仅存的【逆天邪神】意识告诉着他。

  天道劫雷接连降下,劫雷之力如狂暴的【逆天邪神】凶兽蜂涌向他的【逆天邪神】躯体,无意识间,他的【逆天邪神】头顶浮屠塔现,大道浮屠诀在劫雷的【逆天邪神】刺激下快速运转,贪婪的【逆天邪神】吸收着劫雷之力……如一个在荒漠中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游鱼,忽遇天降瓢泼甘露。

  这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玄雷,这是【逆天邪神】天劫雷光,是【逆天邪神】超出“人”之范畴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

  它的【逆天邪神】强度或许并非那么惊世骇俗,毕竟只是【逆天邪神】对神劫玄者的【逆天邪神】谴罚和考验,但其层面之高,却绝非人类所能理解和碰触。

  但,那只是【逆天邪神】对“人类”。

  云澈虽亦是【逆天邪神】一介凡人,但他却有着邪神的【逆天邪神】玄脉,有着邪神独有的【逆天邪神】“雷灵邪体”。

  作为混沌之初的【逆天邪神】元素创世神,邪神掌控着混沌最极致的【逆天邪神】元素之力,只要不脱出“混沌”这个层面,万雷皆可驭。

  哪怕天道劫雷!

  灵气向云澈的【逆天邪神】体内疯狂涌入,在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天劫雷海中,灵气涌入的【逆天邪神】速度远比在冥寒天池、葬神火狱中还要猛烈,布满云澈全身的【逆天邪神】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逆天邪神】速度在愈合着,本枯竭的【逆天邪神】玄脉以常人不可理解的【逆天邪神】速度重生着玄气。

  云澈的【逆天邪神】精神亦是【逆天邪神】越来越清明,他端坐于天劫雷海,凝心运转大道浮屠诀,在他主动掌控之下,灵气涌入的【逆天邪神】速度再度暴增。

  那些明明欲将他泯灭于世间的【逆天邪神】天劫雷光在劈落向他时,非但没能伤他一丝一毫,反而化作了他的【逆天邪神】元气与力量。

  只是【逆天邪神】,却无人能亲眼目睹这一幕,而凝心中的【逆天邪神】云澈亦不知外面已是【逆天邪神】何种的【逆天邪神】天翻地覆,他全身毛孔张开,大道浮屠诀运转到极致,整个人如沐浴在世间最狂暴,却又最舒爽的【逆天邪神】暴风之中,而如此,他依然觉得不够……

  继续……

  再来更多……

  越多越好!

  继续啊!!

  第四重、第五重雷劫齐降之后,短短三息之隔,天空骤闪三十二道雷光,出现了必将永久载入神界史册的【逆天邪神】惊世一幕。

  “第……第六重雷劫!?”

  无数惊骇欲绝的【逆天邪神】声音飘荡在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上空,汇成久久不息的【逆天邪神】庞大音潮。

  能引来五重雷劫者,在整个神界都是【逆天邪神】极其之少,若能成功扛过,将来必为一世之尊……东神域四大王界的【逆天邪神】始祖,他们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时引下了五重雷劫。因而五重雷劫是【逆天邪神】何等概念,可见一斑。

  而引下六重雷劫的【逆天邪神】,整个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百万年历史,也只出现过一个。

  可惜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个惊世奇才在扛过五重劫雷后便奄奄一息,第六重劫雷降下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瞬间便灰飞烟灭。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在神界历史上,还从未出现过真正通过六重雷劫的【逆天邪神】生灵。

  “难道,神界史上第二个引来六重雷劫的【逆天邪神】人就要出现……啊!!!”

  依然不给任何人从震惊中回神的【逆天邪神】机会,苍穹再度炸裂,三十二道天道劫雷呈现出一个耀世的【逆天邪神】雷阵当空轰落……

  云澈的【逆天邪神】第六重雷劫,亦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历史第二次现世的【逆天邪神】六重雷劫,在无数双猝然放大的【逆天邪神】瞳孔中劈落世间……

  而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雷劫,赫然是【逆天邪神】在十息之内接连降下。

  本是【逆天邪神】最严苛,最不容错乱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在今日便如失控癫狂了一般……

  三十二道天劫雷光同时轰落,那是【逆天邪神】一副永远不可能有人忘却,或许这辈子也再不可能见到第二次的【逆天邪神】场景,每个人的【逆天邪神】眼瞳都被遮天的【逆天邪神】紫芒完全充斥,紫色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他们就像是【逆天邪神】被无形之力定格,无一人动弹,无一人出声,甚至失去了思考的【逆天邪神】能力。

  哪怕是【逆天邪神】强如神主,都在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怀疑着自己是【逆天邪神】否正身处幻梦之中。

  这个时候,已根本无人有暇去想云澈是【逆天邪神】如何在前五重雷劫之中存活下来。

  更无人知道,那震骇着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六重雷劫之下,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安静安然。他的【逆天邪神】伤势、元气、玄气在以快到堪称恐怖的【逆天邪神】速度恢复着,而他的【逆天邪神】躯体,也在大道浮屠诀所引入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下发生着微妙的【逆天邪神】变化。

  就连一直在旋转的【逆天邪神】浮屠塔,也隐隐释放出了一层不同以往的【逆天邪神】奇异光芒。

  第六重雷劫之后,苍穹之上的【逆天邪神】雷域终于安静了下来,许久都没有雷光继续肆虐,唯有黑云依旧在翻滚。

  过了一会儿,雷域开始缓缓的【逆天邪神】收缩起来,变得越来越小。

  众人的【逆天邪神】心魂,也总算从惊涛骇浪中得以稍稍平复。

  “终于……结束了……”

  “六重雷劫……神界史上第二次……我有生之年,竟亲眼目睹传说中的【逆天邪神】六重雷劫!”

  “我曾经以为那个传说不过是【逆天邪神】编造出来的【逆天邪神】,原来,世间竟真的【逆天邪神】存在六重雷劫。神劫境战胜神灵境巅峰,这个云澈到底是【逆天邪神】哪里冒出来的【逆天邪神】怪胎……只是【逆天邪神】这样,他……应该灰飞烟灭了吧?”

  封神台依旧被滚滚嘶鸣的【逆天邪神】天劫雷海覆没,丝毫察觉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

  “六重雷劫……”琉光界王水千珩失神呢喃。

  “六重雷劫啊……”

  洛长尘、陆昼、君无名……这些立于东神域之巅的【逆天邪神】至尊神主,此刻皆如着了魔一般,惦念着同样的【逆天邪神】一句话。

  雷劫越多,便意味着天赋越高,越受天道忌惮。而六重雷劫……那是【逆天邪神】他们,都绝不曾奢望的【逆天邪神】“殊荣”。

  若真有一个人能引来,并成功扛过六重雷劫,那么,他将来所能达到的【逆天邪神】高度,这些绝世强者,也断然不敢估量和想象。

  第一个引来六重雷劫的【逆天邪神】人已在劫雷下消亡。

  而第二个……云澈,以他引来雷劫时的【逆天邪神】状态,他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还存活吗?

  所有的【逆天邪神】目光都集中在封神台的【逆天邪神】雷海之上,等待着雷劫之力的【逆天邪神】消散,明知不可能,但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意识深处,却又都残存着那么一点点如幻想一般的【逆天邪神】希望……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云澈,他已经创造了太多太多的【逆天邪神】奇迹。

  而龙皇在这时,却忽然仰头看向了天空,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沉:“这是【逆天邪神】……”

  与此同时,世界的【逆天邪神】颜色诡异变化,原本紫光粼粼的【逆天邪神】世界,忽然掺杂入了猩红色的【逆天邪神】异芒。

  众人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又在同一个瞬间全部窒息。

  雷域的【逆天邪神】收缩停止了。

  而原本湛紫色的【逆天邪神】雷芒正在发生着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异变……在扭曲中,一点一点转为深邃的【逆天邪神】猩红色。

  如鲜血一般。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