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9章 天道震怒

第1239章 天道震怒

  “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封神台彻底被惊惶充斥,天空越来越黑,以这些神道玄者的【逆天邪神】目力,都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一股无比压抑沉闷的【逆天邪神】气息从上空压下,并越来越沉重,让所有人在窒息中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灵魂痉挛。

  这是【逆天邪神】一种整个苍穹即将塌陷,吞噬诸世的【逆天邪神】恐怖感觉。

  封神台所有人都站起身来,抬头仰天,心魂皆骇。这等一瞬间黑云覆天的【逆天邪神】可怕异象,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筷轻玄者,各大神帝和龙皇也都从未曾见过。

  “莫语,莫问,莫知,这究竟是【逆天邪神】何天地异象?”宙天神帝双眉紧沉,向天机三老问道。

  对于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话,天机三老却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应,三人都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在黑暗中滚动的【逆天邪神】苍穹,瞳孔中凝聚的【逆天邪神】惊骇之色,要远超他人何止十倍。

  身为天机三老,他们三人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距离天道最近的【逆天邪神】人,一生都在窥视天机,见过无数的【逆天邪神】天地异象。而天机界的【逆天邪神】天机神典中亦记载着神界以来发生过的【逆天邪神】所有天地异象。

  但,眼前异象,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天机神典中更没有任何记载。而真正让他们惊骇欲绝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几乎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

  强窥天机,必遭天谴,因而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人都是【逆天邪神】寿命极短。他们能够窥探天机,却也比其他人更加敬畏天道,而他们这一生从未如此刻般,如此清晰的【逆天邪神】感觉到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存在。

  本是【逆天邪神】虚无缥缈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此时就在他们的【逆天邪神】上空翻滚卷动,似乎触手可及。

  噗通……

  莫语、莫问、莫知三老在同一时间忽然重跪而下,全身伏地,战栗不休。

  天机三老的【逆天邪神】异动让宙天神帝心中微惊,这时,他身上玄光一闪,一个传音遥遥而至,让他脸色陡变,一声低吼:“你说什么!?”

  堂堂宙天神帝竟会发出如此惊骇之音,众神帝、星神、月神、守护者无不是【逆天邪神】瞬间侧目,龙皇低声道:“发生了什么事?”

  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用无比低沉的【逆天邪神】语调道:“这怪异黑云不仅在我宙天界,东至神海,西至飞星……所有可传音至的【逆天邪神】星界,皆是【逆天邪神】黑云漫天,不可视物!”

  “极有可能,整个东神域……都已被黑云覆没!”

  “什么!?”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话,让封神台所有玄者无不大骇。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龙皇殿下,你在世三十五万载,可能见闻过如此异象?”梵天神帝沉声道。

  “……”龙皇缓缓摇头。

  “是【逆天邪神】天道……是【逆天邪神】天道在震怒!”俯首在地的【逆天邪神】莫语大师嘶声喊道,每一个字都带着源自骨髓的【逆天邪神】战栗。

  轰隆隆————

  黑云依然在滚滚翻腾,并在翻滚中不断沉降,黑压压的【逆天邪神】覆在所有人头顶和心魂之上,让他们在无法抗拒的【逆天邪神】压抑心悸中彻底窒息。

  整个东神域都陷入了一片惊乱,他们仰望着漆黑的【逆天邪神】天空……无边无际的【逆天邪神】黑云,似是【逆天邪神】末日来临的【逆天邪神】前兆。

  所有人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骇然之下,都早已忘了身在何处,忘了此时正值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最后一战。

  咕咚……

  咕咚……

  咚……

  咚…

  咚!

  咚咚咚咚咚咚……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瞳一片昏暗,明明意识将熄,但不知为何,心脏跳动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无比的【逆天邪神】清晰。

  玄脉中的【逆天邪神】玄气本已完全消失,连玄脉的【逆天邪神】存在都已感觉不到。但就在这时,他忽然又感觉到一抹玄气不知从何处涌现,但,这股明明源起在他身体之中的【逆天邪神】玄气却又无比的【逆天邪神】陌生,它在不断躁动和膨胀,却像是【逆天邪神】一只被锁死在牢笼中的【逆天邪神】凶兽无法脱出,唯有猛烈的【逆天邪神】挣扎着。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逆天邪神】威压覆住了他的【逆天邪神】全身。他的【逆天邪神】意识已无比微弱,却依旧能感受到这股威压那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恐怖,威压之中,混杂着愤怒、震惊、暴躁……似乎还有恐惧?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云澈失色眼瞳茫然看着漆黑的【逆天邪神】上空。

  而云澈身前不到十步距离,洛长生身躯、眼瞳、灵魂……全身上下每一道神经,每一根毛发都在疯狂战栗着。

  他距离云澈最近,要到达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只需瞬息。但,他本欲靠近的【逆天邪神】躯体却是【逆天邪神】死死的【逆天邪神】僵在了那里,半抬的【逆天邪神】脚步也在颤抖中定格……因为一种不知从何而来,却可怕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感觉在告诉他,若再踏前半步,便会彻底堕入死亡深渊,永世不能翻身。

  他在惊惧中后退,每后退一步,这种恐怖的【逆天邪神】感觉便会轻上一分,他后退的【逆天邪神】脚步加快,到了后来几乎是【逆天邪神】仓惶远遁,但全身依旧是【逆天邪神】战栗不休。

  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天道震怒?到底什么意思?”宙天神帝沉声道,音调虽然极力平稳,但他的【逆天邪神】目光早已满是【逆天邪神】动荡。

  轰隆隆隆隆——

  一抹紫光忽然闪耀。

  昏暗压抑的【逆天邪神】世界,这抹紫光的【逆天邪神】闪耀无疑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神,道道目光全部转向紫光的【逆天邪神】来源。就在他们正上方,两片黑云交接之处,映现出一道亮紫色的【逆天邪神】雷痕,随之是【逆天邪神】三道、五道、十道……百道……成千上万道,无数的【逆天邪神】雷痕汇成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雷域。

  “这……这是【逆天邪神】!?”

  乍现的【逆天邪神】雷痕和雷痕所汇成的【逆天邪神】雷域,在场无数玄道强者绝不陌生。

  因为……这赫然是【逆天邪神】突破神劫境瓶颈时所必须遭遇的【逆天邪神】雷劫前奏!

  凡人修神,必遭天谴。除了王界一步登天的【逆天邪神】特殊“传承”之外,无论人、妖、兽、灵,欲突破神劫境,都必遭天道谴罚,成功扛过便可成就神灵境,抗不过,轻则废,重则毙命。

  在神界,每天都会有大量的【逆天邪神】玄者经历雷劫,因而,在神界的【逆天邪神】上等层面,雷劫早已是【逆天邪神】司空见惯的【逆天邪神】事,丝毫不会以之为奇。

  但……

  在神界玄者的【逆天邪神】认知中,雷劫来临的【逆天邪神】前奏是【逆天邪神】在欲突破的【逆天邪神】玄者上空小范围雷云聚集,然后形成雷域,降下雷劫。普通玄者一般是【逆天邪神】凝聚十里左右雷云,而最多最多,也不过几十里,至少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玄者的【逆天邪神】雷云能超过百里。

  而头顶黑云遮天蔽日,将整个东神域都覆没其中,宛若末日大劫的【逆天邪神】先兆,又怎么可能会是【逆天邪神】雷劫之云。

  因而,那刹那的【逆天邪神】念头闪过之后,又被所有人完全掐灭……虽然很相似,但绝无可能是【逆天邪神】雷劫前奏。

  那么,这个在覆天黑云之中出现的【逆天邪神】紫色雷域,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

  黑云在沉降,雷域亦在沉降,随着雷域越来越低,越来越重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威也也压在所有心魂之上,众人也在惊骇中逐渐发现,雷域中心的【逆天邪神】正下方,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

  云澈气若游丝,一动不动,而他的【逆天邪神】全身,无论躯体还是【逆天邪神】血液,都完全沐浴在了雷域紫光之中,在这个被覆没所有光明的【逆天邪神】世界,显得尤为耀目。

  一切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和天道雷劫的【逆天邪神】前奏一模一样。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刚好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巅峰……”宙天神帝喃喃道:“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

  “不,绝无可能。”月神帝抬头仰天:“这怎么可能会只是【逆天邪神】雷劫?就算是【逆天邪神】上古魔神降世,也不至于……”

  嚓!

  上空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裂响,一道雷痕划过,似欲将整个苍穹撕裂成两半,一道湛紫色雷光忽然在雷域中凝聚,并持续发出着可怕的【逆天邪神】嘶鸣。

  “天……天劫雷光!?”

  无数玄者在这一刻全部失口惊呼,就连各大神主也全部面露惊骇,目光僵直。

  这种特殊的【逆天邪神】雷电之芒,这种特殊的【逆天邪神】雷电气息……分明是【逆天邪神】他们再熟悉不过的【逆天邪神】天劫雷光!

  “真……真……真……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雷劫?”一个中位界王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

  “不!不可能,这种惊世骇俗的【逆天邪神】异象,怎么可能只是【逆天邪神】一个雷劫……这个雷劫应该只是【逆天邪神】适逢其会。”

  “对对对!一定是【逆天邪神】这样!唉?不对啊!云澈明明身受重创,玄力枯竭,这分明是【逆天邪神】最不可能突破的【逆天邪神】时候,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引来雷劫?”

  “这种状态降下雷劫,他岂不是【逆天邪神】必死无疑?”

  覆没东神域的【逆天邪神】黑云……忽然出现在云澈上空的【逆天邪神】雷域……

  这两者,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也不敢联系到一起。

  “龙皇,依你之见……这些黑云……会是【逆天邪神】雷云吗?”

  宙天神帝问道,声音无比缓慢。

  “……”龙皇仰望天空,许久没有回答……抑或着不敢回答。

  雷域依然在沉降,其中所凝聚的【逆天邪神】天劫雷光亦越来越浓郁,所有的【逆天邪神】光芒和气息,全部牢牢集中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早已是【逆天邪神】全部惊在那里,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被紫光覆满全身的【逆天邪神】云澈,沐冰云在这时终于脸色骤变:“糟了!”

  “云澈!”她低呼一声,便要向前,却被沐涣之瞬间阻住:“不要过去!如果那真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雷劫,你该知道,谁也不可能阻止和干涉!”

  天道劫雷,是【逆天邪神】对修神之人的【逆天邪神】谴罚,亦是【逆天邪神】一种考验,可在承受雷劫前以高等灵药、玄器、玄阵等方式筹备,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高位面星界通过雷劫的【逆天邪神】成功率更高……但绝不可靠外人之力干涉,否则非但不会有半点帮助,干涉之人还必受天谴。

  沐冰云急声道:“宗主曾反复叮咛过,云澈资质奇异,若突破神劫,必引来多重雷劫,所以绝不可擅自踏出那一步,必须由她亲自为之做好万全准备。怎么会……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忽然……”

  咔嚓!!

  雷光爆闪,霹雳惊空,一道天劫雷光撕裂苍穹,直劈云澈。

  “啊!!”

  封神台惊呼一片,骇声无数。在神界玄者的【逆天邪神】认知之中,天劫雷光闪现的【逆天邪神】时间都是【逆天邪神】百息左右,这似是【逆天邪神】天道给予玄者的【逆天邪神】怜悯,赐予百息的【逆天邪神】准备之机,但,这道骤然劈下的【逆天邪神】天劫雷光,才闪现了短短不到五息!

  “云澈!”沐冰云冰眸收缩,唯有一声惊喊。

  “长生退开!!”洛孤邪亦是【逆天邪神】一声大吼。

  祛秽尊者反应极快,瞬间收起封神台的【逆天邪神】结界,一股玄力直拂洛长生,将他远远带离。

  轰隆!!

  天劫雷光劈落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一道千丈紫光以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躯为中心爆开,释放着不可触碰,不可忤逆的【逆天邪神】天道神威。

  “云……云澈……”沐冰云花容失色,娇躯无力欲坠。

  他本已命悬一线,又怎么可能承受得下如此天道之力。唯一的【逆天邪神】后果,就是【逆天邪神】灰飞烟灭……

  咔嚓!!!!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苍穹忽然又一次雷鸣炸响,两道天劫雷光从雷域同时劈下,直落云澈。

  轰隆————

  覆没云澈的【逆天邪神】天道雷光尚未有半点消散,便再度炸裂开更加浓郁恐怖的【逆天邪神】紫芒。

  “什……什么!?”

  “这是【逆天邪神】……第二重雷劫?”

  “这这这……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天资越高,遭受的【逆天邪神】雷劫便会越强。普通玄者一般只会承受一重雷劫,能遭遇两重雷劫者已是【逆天邪神】天赋超群,三重者极少,每一个都必是【逆天邪神】惊动一方的【逆天邪神】天才,四重者则少如凤毛麟角,若不夭折,未来必为神君神主,而五重者,称之为千年难遇都不为过。而六重者……神界百万年历史,也只有过一个。

  以云澈在封神台上展露的【逆天邪神】风姿,他在突破神劫境时会引来多重雷劫,三重,甚至四重,绝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哪怕五重,都不会让人太过惊讶。

  但,多重雷劫降下时,每一重雷劫之间,都会有十息左右的【逆天邪神】间隔,虽然不长,但也是【逆天邪神】极为珍贵和重要的【逆天邪神】喘息之机。

  但,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二重雷劫距离第一重竟只隔了半息便忽然降下!

  咔嚓!!!!!!

  众人惊疑未消退,紧随着第二重刚刚炸裂的【逆天邪神】天劫雷光,苍穹再次被雷光撕裂,天劫雷光在所有人如见鬼神的【逆天邪神】惊骇中再次劈落……而这一次,是【逆天邪神】整整四道雷光!

  第三重雷劫!

  一息之内,三重雷劫,七道天劫雷光!

  对凡人,天道尚存怜悯。

  但此刻,却似是【逆天邪神】无比急躁决绝的【逆天邪神】欲将之从天地之间抹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