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6章 绝地龙魂

第1236章 绝地龙魂

  云澈连续攻击,洛长生全部轻松挡下,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而他只是【逆天邪神】稍稍反震,云澈便直接受创。

  曾经恶战到你死我活的【逆天邪神】两人,此时却有一个站在了高不可及的【逆天邪神】天阙,只因一步从神灵境到神王境的【逆天邪神】跨越。

  洛长生依旧不动,更没有追击,他向云澈伸出手来,双目眯成一条狭长的【逆天邪神】缝:“来,继续。你的【逆天邪神】手段不是【逆天邪神】多的【逆天邪神】很么,幻神,神炎融合,还有那什么龙魂,尽管使出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逆天邪神】这些手段在神王的【逆天邪神】力量面前能作何挣扎。”

  “不行……根本不可能打赢,就算是【逆天邪神】神王,怎么会一下子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差距。”火破云用力甩头:“既然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实力已完全胜过云兄弟,他为什么不马上结束,他难道是【逆天邪神】要……”

  “他显然是【逆天邪神】要在最大程度上挫败和羞辱云澈。”火如烈沉眉咬牙:“这小子,果然是【逆天邪神】个输不起的【逆天邪神】家伙!”

  “洛长生有着最显赫的【逆天邪神】家室,最尊贵的【逆天邪神】身份,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师父,更有着可兼修三神力、三元素的【逆天邪神】天赐之体,在东神域年轻一辈,是【逆天邪神】绝对无上的【逆天邪神】存在,却被云澈一个先前完全默默无名,出身在他眼中可谓‘卑贱’的【逆天邪神】人当着世人之面打败……”炎绝海微吸一口气:“这小子,看来是【逆天邪神】心态崩了。他先前从来都是【逆天邪神】云淡风轻,温和有礼,或许并不是【逆天邪神】他性情心境有多好,而是【逆天邪神】因为他从未被人踩踏过。”

  “如今成就神王,云澈给他带来的【逆天邪神】挫败、羞辱、愤怒、怨恨,他是【逆天邪神】想要无数倍的【逆天邪神】还回去而达到心理平衡。他现在要败云澈易如反掌,但他不仅要败云澈,还要将他败得彻彻底底,还会不惜一切手段来践踏他的【逆天邪神】尊严。”

  火破云愣住,炎绝海说的【逆天邪神】这些话,与他印象中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根本无法重合到一起。

  “他不会得逞的【逆天邪神】。”火如烈道:“云小子虽然骨头硬得很,但他也同样聪明的【逆天邪神】很,不会明知毫无半点胜机还要强行坚持任人羞辱。”

  “不,”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忧心的【逆天邪神】摇头,冰眸之中闪过一抹痛苦的【逆天邪神】眸光:“他就算知道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心思,就算知道不可能战胜洛长生,也绝不会甘心就此认输的【逆天邪神】……他反而会不惜一切的【逆天邪神】拖住,拼死的【逆天邪神】寻找哪怕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希望。”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让火如烈和炎绝海愣住,满脸不解:“为何?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沐冰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雪袖下的【逆天邪神】双手不自觉的【逆天邪神】紧起,心中轻念:姐姐,如果你在就好了,只有你才有可能劝住他。可是【逆天邪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当年把他带回吟雪界,宙天之音却忽然宣读了玄神大会需要神劫境的【逆天邪神】限制,将他打落深渊。

  他从深渊中爬出,终于来到玄神大会,却忽然知道唯有成为一千“天选之子”才能入宙天界。

  他不惜违背原则,行以往自己不齿的【逆天邪神】作弊之举,不许冒宙天界之怒,终于强入宙天界……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唯有封神首位,方可见她。

  这个让任何人都会绝望的【逆天邪神】目标,他依旧没有放弃,一路踩天骄,败神子,生生的【逆天邪神】来到了问鼎之战,为了战胜洛长生,不惜以命相搏。

  这些命运的【逆天邪神】玩笑,一个比一个残酷,一个比一个让人绝望,但他全部踏了过来。谁都无法想象他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多少,付出了更多,更有一点沐冰云无比确定,这世上除了他,绝无第二个人可以做到。

  如今,终于只余最后的【逆天邪神】半步之遥……洛长生却一夜之间,成就神王。

  到了这一步,云澈岂能甘心。

  沐冰云内心揪紧,第一次对命运的【逆天邪神】绝情生出了强烈的【逆天邪神】怨意……哪怕她身中虬龙之毒的【逆天邪神】千年,都未有如此强烈。

  他离开故土,来到神界,只为见到一个人,这个小到近乎卑微的【逆天邪神】心愿,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太多……为何命运却偏偏要一次次如此残忍折磨于他!

  封神台上,云澈站直身体,他目中没有恐惧,唯有不断凝聚的【逆天邪神】阴狠。

  没有言语,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忽然同时燃起两种火光,左身金乌炎,右身凤凰炎,然后在他意念凝聚中缓缓交融,绽放起逐渐浓郁的【逆天邪神】绯红火光。

  就在这时,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陡然闪过一抹阴狠之芒,身影隐约出现了微小的【逆天邪神】晃动。

  轰!!!!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影不见了,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手掌覆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一股暴风之力在云澈胸口猛烈爆开。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速度本就极快,成就神王之后,在风暴加持下,更是【逆天邪神】快到了极致。他的【逆天邪神】这一瞬身,凝心中的【逆天邪神】云澈根本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就算观战中的【逆天邪神】水映月、陆冷川等神子,都是【逆天邪神】根本没有看清洛长生究竟如何出现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前。

  巨响声中,云澈猛喷一口血雾,被远远的【逆天邪神】轰飞了出去,金乌炎和凤凰炎同时溃灭,当云澈重重砸落在地时,身上已再无一丝花光。

  云澈双臂撑地,连吐十几口猩血,脸色从赤红转为苍白,全身气血如沸腾的【逆天邪神】火山一般混乱不休,五脏六腑更是【逆天邪神】全部移位。

  “哎,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洛长生那傲慢中带着快意的【逆天邪神】声音传来:“不过你可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逆天邪神】害怕你的【逆天邪神】红色火焰,而是【逆天邪神】要告诉你一件事。”

  “在我面前,现在的【逆天邪神】你,不过是【逆天邪神】个任我摆布的【逆天邪神】可怜玩物,我想让你用什么力量,你就可以用什么力量,我若不想,你就永远别想用出来,懂了吗?”

  “或者,”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手指缓缓下指:“你也可以马上在我面前认输投降,毕竟,当个丧败之犬虽然难看,但好歹能少吃不少苦头啊,你说是【逆天邪神】不。”

  “……”云澈猛一咬牙。

  “混账!”洛上尘拍案而起,面罩愠怒:“长生,你……”

  “让他发泄!”洛上尘话未完全出口,便已被洛孤邪强行阻下:“你不会看不出来,败给云澈,对他打击极大,若不让他痛快的【逆天邪神】发泄出来,以后会有可能因此生出心魔。”

  “这不是【逆天邪神】心魔的【逆天邪神】问题!”洛上尘怒声道:“长生一向温雅,今日却失控至此,难不成,让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人从此都认为我洛上尘的【逆天邪神】儿子其实是【逆天邪神】个心胸狭窄,言行恶毒卑劣之人?”

  “哼!”洛孤邪的【逆天邪神】语气却是【逆天邪神】陡然冷了下来:“洛上尘,长生虽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儿子,但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是【逆天邪神】我在侧陪伴,你做你高高在上的【逆天邪神】圣宇界王,对长生除了偶尔夸赞、训导几句,可曾对他有什么深入的【逆天邪神】关心,又可曾真正了解他!”

  “我……”洛长尘一时语塞。

  “圣宇界如何,我毫不关心,但我对长生的【逆天邪神】了解胜你百倍。长生如此,也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授意。这对他今后的【逆天邪神】玄道心境只会有益,无需你的【逆天邪神】干涉!”

  洛长尘嘴角抽动,许久,却是【逆天邪神】缓缓坐下,不再多发一言,但眉头依旧紧紧拧起。

  云澈当然知道洛长生是【逆天邪神】在故意激他,不让他马上认输。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言行是【逆天邪神】多余的【逆天邪神】,云澈根本就没想过降,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哪怕一瞬间想到。

  他的【逆天邪神】脑海里,只有赢……必须赢……

  无论如何……无论什么方法……

  必须赢!!

  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站起,虽全身剧痛,但心念却拼尽全力的【逆天邪神】保持冷醒。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什么办法的【逆天邪神】。

  好好想想……自己还有什么可以用的【逆天邪神】方法……还有什么可以用的【逆天邪神】底牌。

  月挽星回?不行……就算是【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击,反震回去也不过是【逆天邪神】将他创伤而已,还会在整个神界暴露自己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保命底牌。

  冰炎?或许可以将他重创,但长达数十息的【逆天邪神】融合时间,根本不可能实现。

  幻神、绯红火焰……

  都不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玄力完全到了另外一个层面,无论何种手段,都根本不可能胜他……一丁点可能都没有。

  但……

  云澈目光缓缓抬起,心脏的【逆天邪神】跳动格外剧烈。

  要胜这场问鼎之战,并不一定需要胜洛长生。

  若能将他轰下封神台,也会直接获胜!

  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逐渐凝实……胜成就神王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的【逆天邪神】,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和希望,便是【逆天邪神】将他打下三百里封神台。

  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动被洛长生盯在眼中,他嘴角一咧,慢悠悠的【逆天邪神】道:“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把我引到封神台边缘,然后再用某个手段将我打下去……比如说,那能让人意志崩溃的【逆天邪神】龙魂?”

  云澈目光一凝:“……”

  “啧啧啧,”洛长生缓缓拍手:“居然到现在都在想着怎么才能赢我,真是【逆天邪神】让人钦佩。只可惜,你好像没听过一句话……在绝对的【逆天邪神】力量面前,任何谋略手段,都不过是【逆天邪神】笑话。”

  “不过,我还是【逆天邪神】非常建议你尝试一下,毕竟……”洛长生眼眸上挑,放射着轻蔑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目光:“这样才好玩嘛!”

  云澈一言不发,将劫天剑唤回手中,双目阴沉,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想玩是【逆天邪神】吗?那我就好好陪你玩!”

  一声爆响,云澈丝毫不顾伤势,玄气再度完全爆发,一剑砸向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颅。

  “可笑的【逆天邪神】挣扎。”洛长生低笑一声,伸手直抓劫天剑,手上卷动起暴风之力。这一次,他并不是【逆天邪神】要以手相抵,而是【逆天邪神】欲直接将劫天剑夺下。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冰芒一闪,以断月拂影陡移身位,身后龙影乍现,天空苍蓝龙目睁开,释放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龙吟:

  龙魂领域!

  吼!!!!

  龙吟之下,天地都隐隐颤栗。

  洛长生刚刚轻蔑的【逆天邪神】说出“龙魂”二字,是【逆天邪神】他无比确信以自己如今的【逆天邪神】神王之魂,绝无可能再如上次那般在云澈忽然释放的【逆天邪神】龙魂下意识崩溃。

  但,龙神之魂的【逆天邪神】霸道,又岂是【逆天邪神】他能理解。

  震天龙吟之下,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双瞳瞬间失色,所有的【逆天邪神】轻蔑化作战栗的【逆天邪神】恐惧。云澈剑身燃火,气势再次暴涨,直轰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颅。

  “呃啊……”洛长生恐惧的【逆天邪神】呻吟,他仅存的【逆天邪神】意识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的【逆天邪神】来临,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伸出相阻……

  砰!!

  洛长生伸出的【逆天邪神】手臂被直接震开,凝聚云澈极限力量的【逆天邪神】劫天剑狠狠的【逆天邪神】轰落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上,一道火光以他的【逆天邪神】头颅为为中心猛烈爆开。

  ————————————

  【洛长生:这波装的【逆天邪神】好爽!嘴都快爽歪了!简直是【逆天邪神】主角才会有的【逆天邪神】待遇……嗯?难不成我才是【逆天邪神】主角!?】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