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2章 情债+1
  “唔……”

  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声响起,洛孤邪身躯一震,连忙探前。

  升腾的【逆天邪神】玄光和药气之中,洛长生缓缓的【逆天邪神】睁开眼睛,干涩的【逆天邪神】嘴唇艰难的【逆天邪神】开合着。

  “长生!”洛孤邪急促的【逆天邪神】呼喊一声:“你醒了……不要勉强,你再好好的【逆天邪神】睡一会儿,等你下次醒来的【逆天邪神】时候,伤就会完全好了。”

  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听话的【逆天邪神】安睡,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一片浑浊,却荡动着深深的【逆天邪神】痛苦,依旧虚弱不堪的【逆天邪神】气息一片混乱:“我……败了……败……了……”

  对别人而言,胜败是【逆天邪神】常事。但,他是【逆天邪神】洛长生,是【逆天邪神】有着最尊贵身份,有着最强大的【逆天邪神】父亲和师父,从未败过,也不能败,没有资格败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

  这一败对他的【逆天邪神】打击之大,无人可以感同身受。

  洛孤邪连忙道:“不,长生,你没有败,你只是【逆天邪神】……”

  “你的【逆天邪神】确败了,而且败的【逆天邪神】一点都不冤。”一个重重的【逆天邪神】声音压过了洛孤邪的【逆天邪神】安慰之语,洛上尘向前,沉眉冷目:“但,你和云澈的【逆天邪神】交锋并没有就此结束,三日后,你们还有第二战,也就是【逆天邪神】说,你还有反败的【逆天邪神】机会!”

  洛长生灰暗的【逆天邪神】目光猛的【逆天邪神】一凝。

  “你天赋异禀,又生于圣宇界,一出生,便立于所有人高不可及的【逆天邪神】起点,你姑姑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无人可敌的【逆天邪神】第一人,却从你出生之时便将所有精力倾注在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所以,你能一直凌驾于所有同辈人之上,从未败过,是【逆天邪神】理所应当,而不是【逆天邪神】多么了不起的【逆天邪神】事。”

  洛上尘紧着眉头,一脸肃然:“反而是【逆天邪神】今日这一败,才能真正检验你是【逆天邪神】否有成为未来‘东域第一人’的【逆天邪神】资格!一败而溃,难以自拔者,是【逆天邪神】懦夫,就算天赋再高,起点再高,也难成大器。而真正的【逆天邪神】强者从来不会怯败,反而会因败而强,愈败愈强,甚至渴恰灸嫣煨吧瘛矿一败。”

  “听懂了,就收起你现在这幅不争气的【逆天邪神】样子……”

  “够了!”洛孤邪忽然出声将他的【逆天邪神】话打断,她轻轻抱起洛长生,用玄气抚慰着他混乱不堪的【逆天邪神】气息:“长生还是【逆天邪神】个孩子,不需要懂这些听似豪言壮语,实则毫无用处的【逆天邪神】所谓大道理。”

  “……”洛上尘动了动嘴唇,终是【逆天邪神】转过身去,暗叹一声,没再出口。

  “长生,”洛孤邪轻轻而语,这世上,也唯有面对洛长生时,她的【逆天邪神】语气才会如此轻柔:“你出生之时,你父王为你取名‘长凌’,盼你将来凌云傲世。是【逆天邪神】为师将你纳为弟子后,强行为你更名‘长生’。”

  “为师一生习惯孤身一人,从来无牵无挂,直到有了你……”洛孤邪胸口起伏:“为师从不求你将来有多大作为,多大荣光,只求你一生平平安安,长命长生。但为师亦深知,在这世上,欲要长生,欲要不被人所欺,唯有凌驾于所有人之上,让世人敬你、畏你、仰望你。所以,才会从小严苛于你,不许你居于任何人之下。”

  “为师命你不得在外展露全力,更不惜为你打下禁制,强行不让你突破, 是【逆天邪神】怕你锋芒太露,为人所忌。没想到,却因此,让云澈那个卑贱的【逆天邪神】小畜生将你伤残至此……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为师的【逆天邪神】错,否则,他又怎配伤你一丝一毫。”

  “……”洛上尘欲言又止,目光复杂,口中一声叹息。他原本自以为对洛孤邪足够了解,但,自从她回到圣宇界,又强行收了洛长生为徒后……她在对待洛长生时,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

  “师父……”洛长生艰难出声,字字沙哑:“我……不甘……”

  “求……师父为我……解开禁制……”

  “好。”洛孤邪没有任何迟疑的【逆天邪神】轻轻颔首:“不用听你父王的【逆天邪神】话,不需要强行压抑你心中的【逆天邪神】怨恨和不甘。养好伤,然后亲自去……把今天这笔账讨回来!”

  “孤邪,”洛长尘无法按捺,出言道:“这终究是【逆天邪神】小辈之争,各凭己力,两人之间更是【逆天邪神】从来无仇无怨。且这场败对长生而言绝无坏处,你又何许……”

  “不必多言!”洛孤邪冷声道:“长生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命,敢把他伤成这个样子,无论是【逆天邪神】谁,无论什么原因,别说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不知从哪滚出来的【逆天邪神】区区贱种,就是【逆天邪神】王界之子……我也绝不饶恕!”

  “你……”洛上尘面孔紧起,但看着洛孤邪那满是【逆天邪神】阴霾的【逆天邪神】面孔,他唯有长袖一甩,一声无奈重叹:“罢了,长生,先静心养伤吧。”

  洛孤邪人如其名,性情极为孤僻邪异,她决定的【逆天邪神】事,无人可逆。

  ————————————

  相比圣宇界,吟雪界这边要慌乱的【逆天邪神】多。

  夜幕降下,所有弟子守在院外,沐涣之等一众长老宫主全部围在云澈身侧,愁云惨淡。

  云澈遍身是【逆天邪神】血,气若游丝,沐冰云的【逆天邪神】雪手一直轻轻覆在他的【逆天邪神】心口,冰芒微耀。但沐冰云之外,其他一众长老和宫主虽是【逆天邪神】心焦如焚,但无一敢擅自出手。

  周围铺满了各种各样的【逆天邪神】疗伤圣药,其中相当一部分是【逆天邪神】炎神界那边送来,但他们一丁点都不敢用上。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受不得半点玄气冲击,也自然受不得半点药力冲击。

  “冰云,还是【逆天邪神】带云澈回宗门吧,宗主定会有办法。他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太危险了。”沐涣之担忧道。

  云澈此番名震东神域,自然也给吟雪界带来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无上荣光。

  初来宙天神界时,他们连走路都要缩着脖子,面对一众上位星界,满腹都是【逆天邪神】低人一等的【逆天邪神】感觉,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但如今,其他星界看向他们的【逆天邪神】目光,他们一辈子都忘不了。就连那些平日里只能仰望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都是【逆天邪神】满目的【逆天邪神】惊叹、艳羡甚至嫉妒,这是【逆天邪神】他们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

  他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弟子,从东神域所有年轻天骄中跻身封神之战,踩下一众绝顶天才,击败陆冷川,击败君惜泪,击败水映月……如今,又击败了东域四神子之首,被誉为不败神话的【逆天邪神】洛长生。

  若是【逆天邪神】他就此重伤不愈或亏残,对吟雪界而言,何止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损失。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眸光始终处在混乱的【逆天邪神】状态,许久的【逆天邪神】沉寂之后,她的【逆天邪神】手掌终于从云澈胸口移开,竭力平静道:“大长老,劳烦你和我一起带云澈回一趟吟雪界。”

  “为何只有你和大长老?”沐坦之一怔,随之讶然道:“难道,你们还准备回来?”

  “不是【逆天邪神】我们,而是【逆天邪神】云澈必须回来。”沐冰云道:“别忘了,三日后,他还要再和洛长生打一场。”

  “什么?”众长老宫主都是【逆天邪神】一惊,沐涣之道:“冰云,云澈伤重至此,就算把所有时轮珠都用上,能否完全好过来都是【逆天邪神】未知之数,又怎么还能再和洛长生打一次!”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意愿。哪怕到时真的【逆天邪神】没有完全恢复,也必须带他回来。”沐冰云毫无迟疑的【逆天邪神】道:“大长老,云澈目前不能受任何颠簸,务必好好护住他。”

  “交给我吧。”沐涣之点头。

  这时,一个冰凰弟子匆匆而至,低声道:“各位长老宫主,琉光九十九公子来见。”

  “琉光九十九公子?”沐涣之皱了皱眉,却是【逆天邪神】道:“不是【逆天邪神】说了,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不可打扰么。现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事最重要,就算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的【逆天邪神】人……”

  “等等!”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眸光一闪:“你马上带他进来。”

  很快,一个穿着水蓝长衣的【逆天邪神】青年男子走了进来,只是【逆天邪神】,这个堂堂琉光九十九公子却是【逆天邪神】稍稍猫着腰,脖子微缩,目光闪烁,走路毫无声息,竟是【逆天邪神】一副鬼鬼祟祟的【逆天邪神】样子。

  “九十九公子,你……”

  “嘘!”沐冰云刚一出声,水映痕慌不跌的【逆天邪神】摇手嘘声,直看得众人一愣。

  水映痕回身,灵觉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扫了身后好一会儿,才转过来,忽然将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逆天邪神】蓝色玉瓶丢给了沐冰云,然后用小得不能再小的【逆天邪神】声音:“我……我可告诉你们,我今晚绝对没有来过,你们也没有见过我,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沐冰云看了眼手中的【逆天邪神】玉瓶,皱眉道:“九十九公子,你这是【逆天邪神】……”

  “什么九十九公子!”水映痕慌忙摇头,又鬼鬼祟祟的【逆天邪神】瞟了身后一眼:“你们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们……总之,千万不要说我来过,我什么都不知道,否则……否则我父王一定会打死我的【逆天邪神】。”

  一边说着,水映痕已是【逆天邪神】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后退,退到门口,又不放心的【逆天邪神】再次提醒道:“一定要记住,你们没有见过我,谁都没有见过我,不然,我跟你们没完!”

  说完,他一溜烟的【逆天邪神】消失在夜幕中。

  吟雪众人面面相觑。

  “他这是【逆天邪神】?”沐涣之一头雾水:“冰云,他刚刚丢给你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东西?”

  沐涣之说话间,沐冰云已拿起那个小巧玉瓶,抹去上面的【逆天邪神】玄阵封印,小心打开。

  顿时,一股似比冰雪还要纯净的【逆天邪神】气息缓缓逸散,这股气息微拂之下,吟雪众长老、宫主都是【逆天邪神】眼前一明,如沐清风,全身疲惫感顿去,舒爽的【逆天邪神】如在云端,就连因云澈重伤带来的【逆天邪神】焦躁感都被无形间抚下。

  “这……这是【逆天邪神】什么灵药?竟有如此奇异的【逆天邪神】气息?”沐涣之惊道。他身为吟雪界大长老,接触过的【逆天邪神】灵花圣药不计其数,而且大都深蕴吟雪界特有的【逆天邪神】纯净冰雪气息,却从未感受过如此神奇的【逆天邪神】灵气。

  沐冰云怔在了那里,拿着玉瓶的【逆天邪神】手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收紧,过了好一会儿,才如梦呓般轻语道:“是【逆天邪神】一滴……太初神水。”

  太初神水……

  这四个字,让空气一下子变得无比安静,随之,所有长老宫主都如被扎针,全身剧震:“什……什么!?”

  “太……太初神水?”沐涣之双瞳放大,面色骇然,如闻天降圣物。

  “不会错的【逆天邪神】。”沐冰云轻语道:“当年,宗主最后一次入太初神境,便是【逆天邪神】得到了一滴,这个气息,我不会认错。而除了太初神水,世上也再无什么能拥有如此纯净的【逆天邪神】灵气。”

  “云澈有救了!”怔然之后,是【逆天邪神】浓浓的【逆天邪神】欣喜,沐冰云雪影一晃,急切的【逆天邪神】来到云澈身侧。

  “等……等等!”沐涣之却是【逆天邪神】出声阻住沐冰云,他眼波动荡,无法平静:“琉光界为什么要送我们一滴太初神水?这个恩情……我们吟雪界根本还不起啊。”

  太初神水是【逆天邪神】何等存在?那是【逆天邪神】神主都要用命去换的【逆天邪神】真正神物。强如琉光界,几千年,甚至几万年,能得一滴太初神水都是【逆天邪神】天赐。若说一滴太初神水的【逆天邪神】价值摹灸嫣煨吧瘛寇买下半个吟雪界,都绝不会有人质疑。

  这等神物……怎么会送人?

  吟雪界又何德何能,能让琉光界送予一滴太初神水?

  “这个恩情,不需要我们吟雪界还。”沐冰云道:“这是【逆天邪神】云澈自己欠下的【逆天邪神】情债,就让他以后,自己慢慢偿还吧。”

  沐涣之一愣,随之忽然反应过来:“你是【逆天邪神】说……媚音公主!?她她她……”

  沐冰云已无暇说话,跪坐在云澈身前,玉指轻划,便要引出太初神水,却听沐坦之又出声道:“先等等……太初神水这等神物,若将来给云澈淬体,必裨益无穷。用来愈伤,会不会有些浪费?”

  “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让他的【逆天邪神】伤痊愈。”

  沐冰云声音落下,一枚无色之水也随着她玉指的【逆天邪神】拂动而无声滴落,点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