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1章 神主杀机

第1231章 神主杀机

  很快,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浮现出一层微弱的【逆天邪神】蓝芒。看到这抹蓝光成功护住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躯,沐涣之等人微舒一口气,但心脏依旧高高吊起。

  “要是【逆天邪神】宗主在就好了,一定可以保云澈无事。”沐涣之伸手,抹去额头不断留下的【逆天邪神】冷汗。

  “放心,云澈的【逆天邪神】生命力极其顽强,不会有事的【逆天邪神】。”

  沐冰云轻语一声,伸出手来,蓝光乍闪,远处,一把蝶形短刃轻灵飞至,在她手中闪动着纯净的【逆天邪神】寒光,未染半点污血。

  “这……这不是【逆天邪神】宗主的【逆天邪神】音蝶刃么?”沐涣之疑道:“它怎么会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里?”

  “……应该是【逆天邪神】宗主赐给他护身的【逆天邪神】吧。”沐冰云玉手轻挽,将音蝶刃收起。

  “可是【逆天邪神】,音蝶刃是【逆天邪神】先宗主留……”

  “先把云澈带回去吧,他的【逆天邪神】伤势不能再耽搁了。”沐冰云声音带着担忧和些微的【逆天邪神】急促,沐涣之顿时顾不得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连忙释放玄气,将云澈小心的【逆天邪神】托起。

  这时,祛秽尊者从空中降下,来到他们身前,他看了一眼云澈的【逆天邪神】状况,伸手一推,将两枚时轮珠推到了沐涣之身前。

  “云澈伤势过重,神帝特许,再赐予两枚时轮珠以助恢复伤势。为示公允,洛长生那里也会有两颗。”说完,他又加了一句:“下一战,不必勉强。”

  沐涣之将两枚时轮珠接过,诚然道:“谢神帝和尊者关怀。”

  祛秽尊者不再多言,转身离去,但眉头却是【逆天邪神】一直皱起。

  云澈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伤,实在太重太重了。

  但,洛长生是【逆天邪神】神灵境巅峰的【逆天邪神】躯体,还经过太初神水的【逆天邪神】淬炼,身边有洛上尘、洛孤邪这两个强大神主,身后还有着圣宇界的【逆天邪神】庞大底蕴,这些,足够让洛长生在两个月内恢复,还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恢复。

  但云澈……

  吟雪界的【逆天邪神】底蕴,岂能和圣宇界相比。他能不死,便已是【逆天邪神】不易。就算勉强恢复,也必定会留下极其严重的【逆天邪神】后创,哪怕就此彻底废了,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洛长生被洛孤邪带着离开,云澈也被沐冰云等人带离。但封神台,以及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喧然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休。

  这一战之惨烈,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此时回想起来,都有些悚然心悸。

  洛长生本就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但他真正的【逆天邪神】实力之强,依然远远的【逆天邪神】超出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预想。先前他和君惜泪、水映月之战,看似已用全力,但实则,貌似根本连一半实力都未用到。

  而云澈,更是【逆天邪神】一次次惊得所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甚至接连颠覆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

  面对实力还要远超盛名的【逆天邪神】洛长生,他竟能与之抗衡,最后甚至艰难取胜。

  云澈与洛长生第一战,云澈获胜,而他的【逆天邪神】胜利,也决定着问鼎之战需加赛一场,两人之间,还将有第二战,而且就在短短三天后。

  云澈虽胜,但洛长生败了吗?

  并没有。至少在所有玄者看来,云澈和洛长生第一战虽然结束,但两人之间根本没有真正的【逆天邪神】败者。他们都是【逆天邪神】拼到了最后一丝力量,最后一抹意志,甚至最后一滴血,决定最后胜负的【逆天邪神】,已根本无关实力,而是【逆天邪神】气运和天命。

  “怪不得,洛长生和云澈可以成为东神域最顶尖的【逆天邪神】玄者,能拼到那种地步,得是【逆天邪神】多么可怕的【逆天邪神】执念和意志力……他们配得上这样的【逆天邪神】成就和荣誉。”

  “云澈打赢了洛长生,岂不是【逆天邪神】意味着,他已是【逆天邪神】新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

  “看了这一战,我感觉两人谁都有资格胜,谁胜都是【逆天邪神】应该,也都有资格成为东域四神子之首。”

  “你们说,云澈在下一战之前,有可能恢复的【逆天邪神】过来吗?伤的【逆天邪神】那么厉害,会不会留下什么不可逆的【逆天邪神】创伤?比如玄脉损毁什么的【逆天邪神】……”

  “不……不知道……”

  “不知道下一战,他们又会打成什么样子。”

  ………………

  云澈与洛长生之战后,东神域注定久久喧然。

  “宙天老弟,你们东神域这一辈,可是【逆天邪神】出了两个绝才惊艳的【逆天邪神】人物啊。”龙皇一声赞叹。

  “是【逆天邪神】啊。”宙天神帝微微颔首,脸上浮现着一抹欣然。

  “尤其是【逆天邪神】云澈,他有多非同寻常,已无需我多言。”龙皇目光转过,饱含深意:“如此英才,纵然不依靠‘传承’,将来也很可能成为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天空昊日,若因他人羡妒和贪婪而夭折,可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天大损失啊。”

  宙天神帝脸色肃然,缓缓点头:“至少宙天神境三千年,宙天定可保他无恙。到时,他若真正成为龙皇口中的【逆天邪神】‘天空昊日’,自当无忧。”

  两人的【逆天邪神】交谈。其他神帝也自然听在耳中。

  “无论玄力境界、强度、厚度,洛长生都胜过云澈,而且胜过不止一筹,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奇招百出,大部分时间反而压制着洛长生。”

  梵天神帝低声道:“神劫境可用‘幻神’……将凤凰和金乌的【逆天邪神】神炎融合……层面极高的【逆天邪神】龙魂……堪比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躯体……还有最后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力量……这些,连我都难以理解。云澈此子……究竟是【逆天邪神】何来历!”

  “连父王都说出‘难以理解’四字,其他人自然更为‘好奇’。”千叶影儿低语,言语间一片平淡,毫无波澜:“但这里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自然要遵从这里的【逆天邪神】规则,三日之后,云澈和洛长生两人之间还会再战一场。父王若想解心中之惑,还是【逆天邪神】等玄神大会结束之后吧。”

  宙天神帝转首,用颇为讶异的【逆天邪神】目光看了一眼千叶影儿。短暂思虑,他了然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什么。又是【逆天邪神】古烛窥破的【逆天邪神】么?”

  “不,这次是【逆天邪神】另一个人告诉我的【逆天邪神】。”千叶影儿声音幽然:“父王,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秘密,说出来,怕是【逆天邪神】连你都会吓一大跳。”

  “哦?”

  “不过我并不会告诉你。”千叶影儿唇角微倾:“秘密这种东西,知道的【逆天邪神】人自然越少越好,越大的【逆天邪神】秘密,越是【逆天邪神】如此。”

  梵天神帝:“……”

  封神台外的【逆天邪神】一处上空,随着一朵薄云的【逆天邪神】散开,显出了君无名、君惜泪师徒的【逆天邪神】身影。从云澈和洛长生交战一开始,他们便已到来。

  君惜泪强行动用无名剑的【逆天邪神】代价又岂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承受,即使有君无名在侧,又以时轮珠恢复了两月,君惜泪依旧气息虚浮,脸色透着病态的【逆天邪神】惨白色。

  但今日坚持来此的【逆天邪神】并非是【逆天邪神】君无名,而是【逆天邪神】君惜泪。

  “如此,你该死心了吧。”君无名道:“云澈当日胜你,绝非侥幸。相反,他救了你,还保了你的【逆天邪神】尊严,你对他的【逆天邪神】怨,也该释下了。”

  “不……能。”君惜泪转过身去,纤柔的【逆天邪神】肩膀轻轻颤动:“岂能……就此了结!终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的【逆天邪神】打败他!他欠我的【逆天邪神】,我必十倍……百倍的【逆天邪神】讨回来!”

  “既如此,那更要凝心修炼。你要将‘云澈’二字作为鞭策,而非梦魇。”君无名平静的【逆天邪神】道:“若有一天,你可真正驾驭无名剑,再去找他吧。”

  君惜泪没有说话,飞身远去。

  ————————————

  宙天神界,圣宇界所在。

  这里格外安静,各大长老弟子都牢牢守在院外,无人出声。

  被隔绝结界笼罩的【逆天邪神】室内,一个颇大的【逆天邪神】时轮结界张开着,结界之中,洛长生安静的【逆天邪神】躺在那里,他的【逆天邪神】身上罩着一层白光,身下则是【逆天邪神】一个淡紫色的【逆天邪神】玄阵在缓缓转动。

  他身上血污已去,但创伤并未全复,依旧触目惊心,尤其一张面孔,肿胀残破,此时若将他带回圣宇界,绝对无人能认出他竟会是【逆天邪神】长生公子。

  洛孤邪和洛上尘一左一右坐于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两侧,亲自给他催动着玄阵中的【逆天邪神】玄气与药气,感受着洛长生危机已去,生机渐苏,他们的【逆天邪神】心弦总算缓下。

  “长生从小到大,所受的【逆天邪神】伤加起来,也不足今日一半多。”洛上尘缓了一口气:“不过,这一战,却是【逆天邪神】让我对长生刮目相看,这般坚执,不愧是【逆天邪神】我洛上尘的【逆天邪神】儿子。”

  “哼!”洛孤邪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带着冰冷与怨恨:“都是【逆天邪神】云澈那个畜生……竟将长生伤到如此程度!真该千刀万剐。”

  洛上尘皱了皱眉,道:“长生和云澈之战,虽然伤得惨烈,但都是【逆天邪神】各尽全力,也是【逆天邪神】长生这些年最精彩夺目的【逆天邪神】一战。虽然惜败,但对他的【逆天邪神】名望却是【逆天邪神】有增无损,无怪云澈。何况,云澈的【逆天邪神】伤丝毫不比长生的【逆天邪神】轻。加之吟雪界底蕴浅薄,怕是【逆天邪神】都难以痊愈。”

  “长生何等尊贵的【逆天邪神】身子,也是【逆天邪神】云澈那个低贱的【逆天邪神】畜生可比!若这里不是【逆天邪神】宙天界,我恨不能亲手将他……”

  洛孤邪字字切齿,身上赫然溢出着丝丝杀机。

  这抹杀机让洛上尘心中陡惊,猛的【逆天邪神】抬头,满面惊容。

  洛孤邪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妹妹,他算是【逆天邪神】世上最了解她的【逆天邪神】人。

  “孤邪仙子”之名,东神域谁人不知?她的【逆天邪神】性情极为淡漠,虽出身圣宇界,却常年游历在外,很少回归圣宇界,甚至从不以圣宇界的【逆天邪神】人自居。虽为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足以让所有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界王俯首,但她从不屑于以此欺人。

  后来洛长生出生,她便一直居于圣宇界,极少离开,把所有的【逆天邪神】心血都倾注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偶尔离开圣宇界,也都是【逆天邪神】为了洛长生。

  此番洛长生的【逆天邪神】重伤,竟是【逆天邪神】让她堂堂孤邪仙子,对一个和洛长生一般大小的【逆天邪神】小辈生出了杀机……身为最了解她的【逆天邪神】洛上尘,都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灵觉。

  这让他开始惊觉一个其实早就存在的【逆天邪神】事实……洛孤邪对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溺爱,已是【逆天邪神】到了近乎病态的【逆天邪神】程度。

  “孤邪,你……该不会真的【逆天邪神】想要……”

  “哼!”洛孤邪闭上眼睛,缓缓压下那股失控的【逆天邪神】戾气:“敢如此伤害我的【逆天邪神】长生,我的【逆天邪神】确恨不能亲手将他千刀万剐,但,我又岂会真的【逆天邪神】屑于向一个小辈出手。”

  “这笔账,当然要由长生自己讨回来。”

  洛上尘心中微松,但洛孤邪的【逆天邪神】话语和语气让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眉头一沉:“难道你要解开长生的【逆天邪神】‘禁制’?”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