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28章 刹那阎皇

第1228章 刹那阎皇

  此时的【逆天邪神】洛长生看上去可谓凄惨至极,整个人就像是【逆天邪神】刚刚从炼狱鲜血中爬出来,全身上下都在沥血,整个前胸血肉模糊,原本俊逸不凡的【逆天邪神】面孔已肿胀至平时两倍大小,被鲜血和烂肉完全糊上,整张脸唯一能辨识的【逆天邪神】,只有那双释放着阴沉恨光的【逆天邪神】眼睛。

  在玄力溃散的【逆天邪神】状态下被云澈的【逆天邪神】劫天剑连轰十几剑,化作别人,三条命也死透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状态看上去简直比被凌虐而死的【逆天邪神】死尸都要凄惨,但他却站了起来,身上的【逆天邪神】气息虽然混乱不堪,强度也下降了一倍之多,但依旧带给着云澈慑心的【逆天邪神】威压。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脏发紧,第一次真正骇然。

  倾尽凤凰炎威的【逆天邪神】十五剑,每一剑都狂暴绝伦,每一剑都伴随着大片的【逆天邪神】骨头碎裂声……他为什么还能站起?而且还保留着如此强盛的【逆天邪神】玄气!

  却不知,圣宇界坐席,傲视东神域所有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洛上尘与洛孤邪,心中的【逆天邪神】骇然还要远胜他十倍。

  “龙魂……云澈身上怎么会有龙魂?他是【逆天邪神】从哪里得到的【逆天邪神】?”洛长尘惊声自语。

  龙作为混沌之中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生物,它的【逆天邪神】灵魂亦同样是【逆天邪神】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灵魂。而龙之灵魂,若实力足够,可以强行毁灭,可以强行封印,却不可强行夺舍!

  亦不可传承。

  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其他生灵若要得龙之源魂,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其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的【逆天邪神】主动赐予!而一个生灵得到了龙之源魂,也只可属于他自己,不可能将其像血脉一样传承给下一代……至于转移给其他人,或者被他人强行夺舍,更无绝无可能之事。

  这就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东神域有着很多拥有各种龙之血脉的【逆天邪神】人……比如陆冷川,却极少出现拥有龙之灵魂的【逆天邪神】人。

  而云澈不但释放出了龙魂威压,以洛上尘的【逆天邪神】层面,又岂会看不出,那还是【逆天邪神】极其高等的【逆天邪神】龙魂……但,能拥有如此高等龙魂的【逆天邪神】龙,为什么会甘愿将自己的【逆天邪神】源魂赐予一个人族的【逆天邪神】小辈?

  “长生的【逆天邪神】灵魂经过太初神水淬炼,要比神王的【逆天邪神】灵魂还要强横,怎么会被如此轻易的【逆天邪神】击溃!?”看着洛长生此刻的【逆天邪神】样子,洛孤邪声音已是【逆天邪神】剧烈发颤:“就算那是【逆天邪神】龙魂,也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那绝非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真龙之魂。”洛上尘沉眉,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云澈说他出身下界……很可能是【逆天邪神】假的【逆天邪神】!如此强大的【逆天邪神】龙魂,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来自神主之龙!说不定,云澈其实是【逆天邪神】来自西神域,并和龙神一族有着某种关联,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强横的【逆天邪神】躯体和龙魂。”

  “……”洛孤邪胸口剧烈起伏,气息时而阴冷,时而混乱:“敢如此伤害我的【逆天邪神】长生……这个小畜生!”

  这个名震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孤邪仙子”,怕是【逆天邪神】那些认识她超过万年的【逆天邪神】人,也绝未曾见她如此失控过。

  洛长尘看她一眼,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如此龙魂,怕是【逆天邪神】哪位主龙的【逆天邪神】恩赐。”宙天神界目光转向龙皇:“龙皇可有识出,这是【逆天邪神】哪位主龙所赐?”

  龙皇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无比平淡的【逆天邪神】道:“云澈虽为人类,但天资之异,罕见之极。会被我龙神界哪位主龙破格恩赐,倒也算是【逆天邪神】在情理之中。”

  “嗯。”宙天神帝微微点头,龙皇不想回答,他自然不会再问。

  龙皇的【逆天邪神】视线一直停留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眼神虽已变得一片平静,但瞳孔和心魂深处,却是【逆天邪神】动荡着无比剧烈的【逆天邪神】波澜。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存在着龙之血脉和龙之灵魂,他很早就有察觉,毕竟,他是【逆天邪神】万灵之首,万龙之尊的【逆天邪神】龙皇,而且他亦判断那必是【逆天邪神】高等的【逆天邪神】龙血和龙魂。虽然他从未说破,但对云澈早已是【逆天邪神】数倍留心。

  若是【逆天邪神】云澈动用龙魂,以他的【逆天邪神】层面,可直接知晓那是【逆天邪神】何种龙魂,甚至能轻松判断出是【逆天邪神】来自哪个真龙。

  但,当云澈的【逆天邪神】龙魂领域真正释放之时,这个龙神界的【逆天邪神】界王,天地之间无人不敬,无人不畏的【逆天邪神】混沌第一人,心魂之中竟生出了刹那的【逆天邪神】惊恐,以及……他存世三十五万年,都未有有过的【逆天邪神】卑微感。

  那双在云澈的【逆天邪神】上空睁开的【逆天邪神】苍蓝龙目,更是【逆天邪神】直到现在,都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印记在他的【逆天邪神】灵魂正中,久久不散。

  他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剧变……已完完全全不再是【逆天邪神】看一个人类小辈的【逆天邪神】目光。

  “云……澈!!”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声音完全变形,到了这种地步,他或者已无法保持清醒,或者已完全顾不上长生公子的【逆天邪神】英姿,达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愤怒、怨恨、躁狂如风暴一般释放在外,那泛着紫光的【逆天邪神】眼神,恨不能将云澈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他向前一步,身上血泉崩洒,但双手,却是【逆天邪神】一点一点的【逆天邪神】举起了染满他自己鲜血的【逆天邪神】悯龙刀,一股很不稳定,但强横到足以致命的【逆天邪神】威压将云澈全身笼罩。

  云澈几乎用尽全力,才堪堪举起了劫天剑,双臂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剧烈颤抖。

  洛长生低估了云澈,而云澈又何尝不是【逆天邪神】低估了洛长生。

  他低估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实力,而是【逆天邪神】他强横到不符常理的【逆天邪神】躯体。

  被他爆轰十几剑,伤得身体残破,断了几十根骨头,居然还能爆发出如此的【逆天邪神】威压……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躯之强韧,已堪比他相较!

  而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如此强横,是【逆天邪神】因龙神血脉、龙神之髓,以及大道浮屠诀在身……他又是【逆天邪神】凭的【逆天邪神】什么!!

  洛长生是【逆天邪神】实打实的【逆天邪神】神灵境十级,他的【逆天邪神】玄力雄厚程度,胜过云澈不知多少倍,在身体没有完全崩溃之下,他的【逆天邪神】这个巨大优势当即显现,而云澈伤势上比洛长生轻得多,但玄力气息上却远远不及。

  “……死!!”

  洛长生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怪叫,悯龙刀卷起巨大风暴,势要将云澈直接轰杀绞碎成血肉碎末。

  云澈猛一提起,以断月拂影远远遁开,但,云澈的【逆天邪神】消耗太过严重,纵然是【逆天邪神】余波也难以抵御,被远远扫出,胸前瞬间爆开十几道伤痕,内脏更是【逆天邪神】在翻腾中大片崩裂。

  洛长生毕竟伤得太重,这一刀之下,他内外伤齐崩,连吐五六口血沫,身体在摇晃间也险些栽倒在地。而云澈却在这时高跃而起,反攻向洛长生,临空之时,身上忽然爆发出如耀日般浓烈刺目的【逆天邪神】金色炎光,伴随着一股欲将天地都焚成虚无的【逆天邪神】遮天炎威。

  “金乌……神血!”火如烈失声喊道。

  继凤凰神血后,九滴金乌神血,也被云澈全部燃起。

  漫天炎光之中,凝聚着金乌神力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当空砸落,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体已根本无法控制自如,无从退避,一声嘶吼,悯龙刀再次卷起将空间都扭曲的【逆天邪神】可怕风暴。

  轰!!

  如一轮烈日坠地,骤然爆裂的【逆天邪神】金芒刺得无数玄者短暂失明。炎芒之下,悯龙刀死死抵住劫天剑,两道同样阴沉的【逆天邪神】目光在刀剑交错的【逆天邪神】缝隙中碰撞。

  轰隆……

  云澈的【逆天邪神】力量猛烈前压,洛长生全身一震,嘴角喷血,悯龙刀被狠狠压下,右膝重重跪地,膝骨碎裂。

  洛长生目光阴狠的【逆天邪神】吓人,他的【逆天邪神】双臂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强横压制下剧烈颤抖,残破的【逆天邪神】肌肉每一块都鼓胀到极点,骨节更是【逆天邪神】啪啪作响。

  “呃啊啊啊…………啊!!!”

  一声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嘶吼,洛长生身上紫纹骤闪,忽然爆发出一股巨力,将云澈狠狠震飞,洛长生站起后一个踉跄,却没等站稳,便已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扑向云澈。

  云澈在空中折身,更是【逆天邪神】丝毫没有去管自己的【逆天邪神】伤势,直迎洛长生而去。燃烧着金炎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和卷动着风暴的【逆天邪神】苍白刀芒在高空狠烈激撞,带起欲将苍穹震裂的【逆天邪神】轰鸣。

  火焰燎空,风暴滔天,天地间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落下了密集的【逆天邪神】震世玄雷。

  无论是【逆天邪神】云澈,还是【逆天邪神】洛长生,气息强度都已远远不及最初,但其凶狠和狂暴,却是【逆天邪神】远胜先前。火焰焚灭着风暴,风暴撕裂着火焰,剑威粉碎着刀芒,刀芒噬灭着剑威,两人全身染血的【逆天邪神】人在封神台的【逆天邪神】上空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厮杀碰撞,伴随着声声如野兽般的【逆天邪神】咆哮。

  观战席一片死寂,所有的【逆天邪神】眼睛都瞪到了最大,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久久发不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

  洛长生伤得全身血肉模糊,云澈消耗到不惜燃烧神血……这一战之前,他们相信这必定会是【逆天邪神】精彩绝伦的【逆天邪神】一战,却绝未想到会惨烈到如此地步。

  “云兄弟……加油!”火破云双手紧攥,骨节发白。

  “云澈……一定要胜……一定要胜啊!”吟雪界、炎神界的【逆天邪神】弟子都在口中、心中疯狂的【逆天邪神】呐喊着。

  对手是【逆天邪神】洛长生,还被逼祭出了焚心雷和悯龙刀,这一战,云澈虽败犹荣,战后必将彻底名震东神域。但,他拼到了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他对胜利的【逆天邪神】极度渴望。

  “虽败犹荣”四个字被他们抛诸脑后,他们用尽自己的【逆天邪神】全部意念,呐喊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最终获胜。

  “云澈……务必坚持住啊!”火如烈全身紧绷,紧攥的【逆天邪神】双手间,指甲都深陷肉中,他却毫无所觉。他很清楚,云澈现在能和洛长生搏杀,完全依靠燃烧金乌神血爆发的【逆天邪神】神力,一旦金乌神血燃尽,他将彻底落败。

  现在,唯一的【逆天邪神】希望,就是【逆天邪神】在金乌神血燃尽之前,重伤的【逆天邪神】洛长生首先伤重崩溃。

  但,却没有人知道,云澈此刻的【逆天邪神】危机,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金乌神血即将燃尽。

  身体的【逆天邪神】负荷在快速加剧,一直死死维持的【逆天邪神】“轰天”状态,终于到了无法支撑的【逆天邪神】边缘。

  云澈双臂血肉模糊,却几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经脉更是【逆天邪神】不知断裂了多少处,手臂的【逆天邪神】存在感在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挥舞间越来越模糊……

  不行……这样下去……将再无胜机……

  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在这一刻忽然瞪大,放射出阴狠决绝的【逆天邪神】光芒。

  最后一步……只差最后一步……无论是【逆天邪神】谁……都别想阻拦我!

  我的【逆天邪神】身体……一定要撑住……

  一定要撑住啊!!

  风声轻啸,封神台外,遥远上空的【逆天邪神】云端之上,一双猩红的【逆天邪神】眼眸一直在默默看着封神台的【逆天邪神】血战。这一刻,她忽然没来由的【逆天邪神】感觉心魂一痛,像是【逆天邪神】被什么东西狠狠扎刺,一种可怕的【逆天邪神】预感让她娇躯陡震,口中发出一声恐惧的【逆天邪神】呼喊:“不要!!”

  “喝啊啊啊啊啊啊!!”

  在同一个瞬间,云澈忽然发出了声嘶力竭的【逆天邪神】咆哮声。

  轰————

  一声无比沉闷的【逆天邪神】轰鸣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中响起,霎时,他的【逆天邪神】邪神玄脉一下子暴涨至平时数倍大小,残余的【逆天邪神】玄力骤然大乱,如忽然涌进了最狂暴的【逆天邪神】飓风。

  在开启的【逆天邪神】邪魄、焚心、炼狱、轰天四大邪神境关之后,第五个邪神境关决绝开启。

  如唤醒了一个沉睡已久的【逆天邪神】可怕魔神。

  邪神第五境——阎皇!!

  ————————————————

  【买七送一,明天依旧是【逆天邪神】双更啊。总之先把第一回合打完再说,因为实在太难写了 ̄へ ̄】

  【第二回合就简单多了(~ ̄▽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