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24章 绯红断灭

第1224章 绯红断灭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洛长生猛的【逆天邪神】抬头,眼中闪过一抹极少有的【逆天邪神】厉色。

  从来没有人敢嘲讽洛长生,也从来没有人有资格嘲讽于他。但,他先前那一副掌控一切,如审判者般的【逆天邪神】俯视之姿触怒了云澈,虽然,他心知洛长生并非是【逆天邪神】刻意的【逆天邪神】狂傲与蔑视,但以他的【逆天邪神】性情,又怎能容忍被人所轻。

  所以,他岂会放过这个落井下石的【逆天邪神】机会。

  原本一边倒的【逆天邪神】战局忽然发生了所有人始料未及的【逆天邪神】变化,云澈身上那绯色的【逆天邪神】火光刺动着每一双瞪大的【逆天邪神】眼睛。尤其炎神界的【逆天邪神】人……火如烈和炎绝海在同一时刻无比僵硬的【逆天邪神】转过头看向对方,却是【逆天邪神】久久无法说出话来。

  先前云澈全力燃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被洛长生完全压制,纵然在劫天剑威的【逆天邪神】催动下,亦伤不到洛长生,连近体都不能。

  但,这绯红色的【逆天邪神】诡异火焰,却是【逆天邪神】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焚灭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力量,灼穿他的【逆天邪神】防御,而云澈身上荡动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绝对没有胜过先前。

  凤凰炎与金乌炎已为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神炎,云澈在同等玄力之下,燃烧的【逆天邪神】绯红之炎,威力竟是【逆天邪神】要远超金乌炎!

  这岂不是【逆天邪神】意味着……绯红之炎在层面上,竟还要在金乌炎与凤凰炎之上!?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火如烈和炎绝海都在心中疯狂咆哮着。因为朱雀炎、凤凰炎、金乌炎的【逆天邪神】三大至尊神炎之名,是【逆天邪神】来自上古诸神时代,意味着在诸神时代,它们便是【逆天邪神】最高层次的【逆天邪神】火焰。

  连在真神时代都承认的【逆天邪神】最强神炎……怎么会在现在,在一个人类身上,燃起层面胜过它们的【逆天邪神】火焰!

  但,眼前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这一幕幕对这两大火焰宗主的【逆天邪神】冲击,何止是【逆天邪神】天翻地覆。

  洛长生脸上痛色犹在,但手臂已从胸前缓缓放下,被灼穿的【逆天邪神】防御力场也已无声修复。他目盯云澈,用很低的【逆天邪神】声音道:“很好,这样……才有意思。不过,若你以为这样就能将我击败,那可就太天真了!”

  云澈没有半个字废话,劫天剑骤现一道百丈炎芒,金乌炎的【逆天邪神】“黄金断裂”在云澈的【逆天邪神】手中化为“绯红断灭”,向洛长生无情斩下。

  作为一个强大到寂寞,内心又极为骄傲的【逆天邪神】人,洛长生向来不屑于退避,云澈先前的【逆天邪神】攻击再怎么猛烈,他都会选择正面接下,有时甚至还会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使用单手抵御。

  但绯红断灭斩落之时,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神色重重一紧,身体几乎是【逆天邪神】先于他的【逆天邪神】意志做出反应,在风暴之力下第一时间全力闪身,远遁到数里之外。

  没有亲身领教过绯红之炎的【逆天邪神】烧灼,永远不会明白洛长生刚才承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怎样的【逆天邪神】痛苦。

  那是【逆天邪神】一种足以让性情再高傲,意志再坚定的【逆天邪神】人都化作惊弓之鸟的【逆天邪神】焚魂之痛。

  远遁的【逆天邪神】洛长生身体出现一刹那的【逆天邪神】僵硬,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逆天邪神】第一反应居然是【逆天邪神】逃。

  对其他玄者而言,这是【逆天邪神】再正常不过,甚至是【逆天邪神】最为理智的【逆天邪神】举动,但……他是【逆天邪神】洛长生,面对同辈的【逆天邪神】对手,面对一个玄力远低于他,出身、声望更是【逆天邪神】完全不可与他相提并论的【逆天邪神】人,他怎么可以恐惧,怎么可以逃!

  在他刹那失神间,云澈已经再度逼近,绯红炎剑已从百丈暴涨至半里之长,横扫之下,一道绯红炎痕刻印空中,久久不散,似将虚空都直接切裂。

  被灼伤的【逆天邪神】阴影让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体本能的【逆天邪神】瑟缩,全身汗毛已是【逆天邪神】全部竖起,但,他岂可再逃,一声低喝,身上玄光炸裂,爆开一个汹涌风域,圣雷剑与神风钺交错出一道十字玄光,直迎绯红炎剑。

  若是【逆天邪神】先前,云澈的【逆天邪神】炎剑会被风域直接削弱大半,临近洛长生时已毫无威胁可言,但,不过是【逆天邪神】一瞬之间,足以将一座万丈山岳绞杀成漫天灰尘的【逆天邪神】风域被绯红剑芒直接切开,几乎是【逆天邪神】毫无阻隔的【逆天邪神】斩切在洛长生交错横身的【逆天邪神】剑钺之上。

  剑钺之上闪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浓烈的【逆天邪神】黄芒,显然是【逆天邪神】完全的【逆天邪神】防御姿态。

  一声震响,绯红火焰和风暴之力同时爆发,绯红炎剑被远远震开,但并未断裂,又在下一个瞬间再次横扫而下。

  轰!

  轰!

  轰!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云澈脸色阴狠,目光凶煞。他以绯红之炎反压洛长生,还明显给他留下了短暂的【逆天邪神】心理阴影,又岂会给他任何喘息之机。

  全身玄气疯狂的【逆天邪神】释放,竭力维持着绯红断灭,妖艳的【逆天邪神】红色剑芒如暴风般连续轰斩向洛长生,每一次与洛长生力量碰撞,都会爆开一个久久不散的【逆天邪神】小型红色炎域,将洛长生远远逼离,让他一时之间,竟是【逆天邪神】毫无反击之机。

  短短数息之间,绯红炎剑连斩数十剑,终于,在洛长生带着愤怒的【逆天邪神】大喝声中,一声巨响震空,绯红炎剑终于断裂,爆开漫天的【逆天邪神】碎炎。

  云澈全身剧震,身体倒翻而去。

  方才被完全压制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已再无半点先前的【逆天邪神】平和,极少愤怒的【逆天邪神】他,此时心中汹涌着几乎要爆裂的【逆天邪神】怒火,终于震碎那可怕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剑,洛长生一声低吼,刚要猛烈反击,忽然感觉到双臂都在传来不正常的【逆天邪神】颤动。

  颤动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身体,而分别来自被他紧抓手中的【逆天邪神】圣雷剑与神风钺。

  双臂下意识抬起,他的【逆天邪神】瞳孔也在一瞬间如遭针扎,剧烈收缩。

  圣雷剑的【逆天邪神】剑刃之上,赫然印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逆天邪神】缺口,最大的【逆天邪神】缺口足有半指之宽,每一个缺口都泛动着淡红色的【逆天邪神】光芒,圣雷剑中深蕴的【逆天邪神】雷霆之力正从缺口中混乱的【逆天邪神】流泻,伴随着痛苦到几乎绝望的【逆天邪神】战栗雷鸣。

  而神风钺上印记着十几道不同的【逆天邪神】凹痕,最长的【逆天邪神】一道足有半寸之深,叠加的【逆天邪神】印痕之下,神风钺的【逆天邪神】形状都发生了明显的【逆天邪神】扭曲,其中的【逆天邪神】暴风之力同样在快速流泻,暴风之灵也在悲戚的【逆天邪神】风吟。

  “怎么……会……这样……”洛长生惊在那里,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身为圣宇界王之子,东域四神子之首,他的【逆天邪神】武器又岂是【逆天邪神】凡物。他的【逆天邪神】圣雷剑、神风钺,与陆冷川的【逆天邪神】裂穹枪,君惜泪的【逆天邪神】雾光,水映月的【逆天邪神】瑶溪,都是【逆天邪神】神灵境界最最顶级的【逆天邪神】玄器,不但内蕴神威,更是【逆天邪神】根本不可能被同层面的【逆天邪神】力量摧伤。

  但方才和绯红炎剑的【逆天邪神】碰撞,圣雷剑和神风钺竟是【逆天邪神】被创伤至此,从创伤数量来看,分明是【逆天邪神】每一次碰撞,都会被其毁伤。

  他的【逆天邪神】短暂失神,自然也让他失去了反击云澈的【逆天邪神】最好时机,云澈在这时已稳过身势,直攻洛长生,劫天剑上并未再现绯红剑罡,但剑体的【逆天邪神】火光却是【逆天邪神】更加的【逆天邪神】浓郁。

  洛长生眉头沉下,猛一咬牙……他刚要与云澈正面强攻,耳边忽然传来洛孤邪的【逆天邪神】声音:

  “长生,云澈的【逆天邪神】这个火焰虽然威力异常,但气息很不稳定,明显不能持续太久,你没必要直面其锋芒,暂时退避防御,待他无法支撑这种火焰时,你便可将他任意踩踏。”

  洛孤邪说完之时,双眉久久紧起。

  凝玄传音,严格而言,这已是【逆天邪神】对两人对战的【逆天邪神】干涉,处在触犯规则的【逆天邪神】边缘。洛长生此时的【逆天邪神】样子,洛孤邪从未见过。她心忧之下,做出了这个她先前绝未曾想过会做的【逆天邪神】举动。

  洛长生:“……”

  轰!!

  云澈一剑轰出,炎光炸裂间,洛长生已是【逆天邪神】远远遁离,云澈脚踩幻光雷极,快速迫近,气息锁死洛长生,炎光耀目,向洛长生罩下。

  洛长生低喝一声,身上张开数道黄色屏障,在抵御中再度远远遁离。

  洛长生在速度上要胜过云澈数筹,在加上风暴加持,他的【逆天邪神】身影时而快速到无法目视,时而飘忽到近乎虚幻,云澈的【逆天邪神】攻击如狂风暴雨,紧追不舍,洛长生全力退避之下,每次都第一时间远离力量爆发的【逆天邪神】核心,扩散的【逆天邪神】余波亦被他完全挡下。

  一时间,封神台上风影呼啸急掠,炎光疯狂炸裂,情形,竟是【逆天邪神】洛长生被云澈追着打。虽然,在他强大的【逆天邪神】速度和防御之下,云澈无法将他奈何,但着实有些难看。

  久攻不下,云澈似乎变得有些焦躁,稍一停顿后,身上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光忽然变得如金乌炎一般极致暴烈,然后带着更加狂暴的【逆天邪神】炎浪攻向洛长生。

  轰!轰!轰!轰!轰……

  每一次炎光爆发,都会留下一个更大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域,而这些炎域停留的【逆天邪神】时间比先前更长,整整数息之后都没有任何消逝的【逆天邪神】迹象。很快,随着云澈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炎力爆发,封神台上已是【逆天邪神】混乱布满了几十个相同大小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域,远远看去,如数十颗红色星辰悬于虚空,分外绮丽。

  “糟了!”火如烈沉眉道:“洛长生虽然看上去狼狈,但他这分明是【逆天邪神】在等着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熄灭……云澈这个怪异火焰气息极不稳定,显然还不能完全驾驭,也就不可能持续太久,否则,他从一开始就会用出来。”

  “若是【逆天邪神】这样下去,这个怪异火焰一旦熄灭,云澈就再没有任何获胜的【逆天邪神】希望了。”

  火如烈说完,却久久没有等到炎绝海的【逆天邪神】回应。他一转头,却发现炎绝海目光发直,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盯着前方,口中发出一声迷糊的【逆天邪神】呢喃:“这……难道……是【逆天邪神】……”

  火如烈:“???”

  轰!!

  随着劫天剑的【逆天邪神】挥舞,又是【逆天邪神】一个炎域爆开,而云澈在这时忽然停止了攻击,静止在了空中,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逆天邪神】赤芒。

  他的【逆天邪神】周围,不同方向,不同位置一共浮动着三十六个完全一样的【逆天邪神】红色火域,各自释放着强盛的【逆天邪神】炎光。

  云澈不再攻击,洛长生自然也停了下来,但他脸上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轻松之色,心魂中忽然传来一阵强烈的【逆天邪神】危机感。

  就在这时,他的【逆天邪神】耳边陡然传来洛孤邪急促的【逆天邪神】传音:“长生,快防御!!”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同一个瞬间,所有的【逆天邪神】火域全部轻缓的【逆天邪神】爆开……不,是【逆天邪神】绽开,在所有人直瞪到最大的【逆天邪神】瞳眸中,化作三十六朵盛放的【逆天邪神】妖艳火莲。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