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22章 绯红之炎(上)

第1222章 绯红之炎(上)

  “倒是【逆天邪神】难得见长生如此认真。”琉光界王洛长尘忽然道:“看来,他虽然胜券在握,却的【逆天邪神】确没有妄大轻敌之念,不错。”

  “不,”洛孤邪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是【逆天邪神】云澈,让他有了危机感。”

  “危机感?”洛上尘微微动眉:“你是【逆天邪神】说?”

  洛孤邪徐徐道:“长生从小到大,同辈之中从未败过,也从来都只有他俯视所有人,别人不要说俯视他,连能相提并论的【逆天邪神】人都没有。他一生皆是【逆天邪神】如此,也早就习惯这种状态。但云澈……他的【逆天邪神】年龄小于长生,玄道修为,才堪堪神劫境,却可以把他逼到如此地步,第一次让他有了‘自己或许不如他’的【逆天邪神】‘危机感’和‘不平衡感’。”

  洛上尘:“……”

  “长生方才特意要云澈释放出‘幻神’,然后又第一时间将其绞灭,为的【逆天邪神】亦不是【逆天邪神】挫云澈的【逆天邪神】锐气,而同样是【逆天邪神】这种‘不平衡感’的【逆天邪神】驱使。先前云澈和陆冷川之战,云澈释出‘幻神’,并展露出惊人的【逆天邪神】威力直接扭转战局时,长生的【逆天邪神】反应极其剧烈……因为,那是【逆天邪神】他连理解都不能的【逆天邪神】力量。”

  “……”洛上尘眉头皱起,低语道:“原来如此。”

  “不过,这些长生或许自己都没有察觉,就算察觉了,也断然不会承认。”洛孤邪继续道,显然,作为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师父和姑姑,她对于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了解却还要胜过洛上尘:“而要平衡这种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负面感觉,长生要做的【逆天邪神】,当然是【逆天邪神】将云澈全满压制,让他败的【逆天邪神】彻彻底底。”

  “当云澈被他完全踩在脚下时,由云澈带来的【逆天邪神】负面感,自然也会就此被碾碎。”

  败?洛长生没想过自己会败,也绝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败。

  面对洛长生那审判一般平淡的【逆天邪神】话语,云澈一言不发,脚步踏前,一步百丈,玄气完全释放,金乌焚世录运转到极致,剑威与炎威在劫天剑上完美融合,爆发的【逆天邪神】刹那炎耀苍穹,几欲将虚空焚穿。

  如此威势,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动也不动,平静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在看一场绚烂的【逆天邪神】烟火,唯有圣雷剑虚画圆弧,斜斜刺下。

  云澈的【逆天邪神】攻击无比狂暴,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姿态,却是【逆天邪神】轻和静雅,如信步闲庭。随着圣雷剑的【逆天邪神】刺下,三道细白剑芒无声而现,一瞬间刺破虚空,在天地之间划下三道苍白的【逆天邪神】印痕。

  嚓!

  一声轻响在耳边一瞬而过,云澈轰出的【逆天邪神】火焰剑威被三道细白剑芒贯穿而过,然后竟被一瞬间撕裂,又在下一瞬间化作溃散的【逆天邪神】玄气风暴和火焰碎片。

  观战的【逆天邪神】众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刚才,他们仿佛看到了虚空被完全分裂,三道剑芒已然消失,但他们的【逆天邪神】虹膜之上,却是【逆天邪神】依旧残留着三道苍白光影,久久没有消逝。

  云澈以断月拂影瞬身,三道白芒切裂他剑威的【逆天邪神】同时,亦贯穿了他的【逆天邪神】冰影,心中震骇之余,身体未有刹那停滞,如流光般迫近洛长生,庞大剑威再次凝聚,向洛长生当面轰落。

  轰!!

  劫天剑停在了洛长生身前三丈之处,金石交加的【逆天邪神】震鸣之下,一个黄色屏障闪现,剧烈凹陷,然后又猛然炸开。

  火焰与劫天剑被狠狠震开,云澈更是【逆天邪神】如被巨岳轰击,横翻而去,洛长生终于动了,剑钺齐轰,五道剑芒卷动着暴风之力疾射而下,一道巨鹰之影在他的【逆天邪神】后方一闪而过,弥漫起沉重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

  五道剑芒锁死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一瞬逼近,云澈在空中艰难翻身,邪神屏障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张开。

  哧——哧——哧——嚓!!

  三道剑芒被邪神屏障抵住,第四道剑芒之下,邪神屏障终于碎裂,第五道剑芒带着汹涌的【逆天邪神】暴风之力,如鞭子一般狠狠的【逆天邪神】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脊背之上。

  一声巨响,云澈后背的【逆天邪神】雪衣碎裂,血沫横飞,但他尚未来得及反击,全身忽如被万岳压身,急速坠下。

  洛长生飞扑而至,身上泛动着浓郁的【逆天邪神】黄色玄光,一股沉重的【逆天邪神】力场将云澈牢牢笼罩其中。

  重力力场,土系玄功的【逆天邪神】高等法则之一,洛长生所释放的【逆天邪神】重力力场更是【逆天邪神】强横之极。尤其云澈所用的【逆天邪神】又是【逆天邪神】重武器,对他的【逆天邪神】压制之大可想而知,他感知到洛长生力量的【逆天邪神】逼近,凝聚起全身玄力才勉强回身,挥剑的【逆天邪神】速度,更是【逆天邪神】比平常慢了近一倍。

  洛长生力量轰落之时,他只堪堪将劫天剑横在身前。

  砰!

  圣雷剑在黄芒加持之下,剑威沉重绝伦,重重轰落在劫天剑上。

  第一剑,云澈全身剧震,周围数里空间的【逆天邪神】气息都被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恐怖气浪完全排开。

  砰!!!

  第二剑,云澈手臂飙血,血染白衣,五脏六腑剧烈翻腾。

  轰——

  第三剑,劫天剑被完全震开,云澈如被擎天之锤轰中,脑海一阵轰鸣,狠狠的【逆天邪神】倒飞出去。

  洛长生脸色一片淡漠,身上玄气陡变,由黄色转为绿色,神风钺脱手飞出,一瞬间卷动起让天地变色的【逆天邪神】恐怖风暴,直追云澈,速度比倒飞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快出数倍,无情的【逆天邪神】轰落在他的【逆天邪神】后背上。

  “云澈!”沐冰云猛的【逆天邪神】站起,花容失色。

  噗轰————————

  那一瞬的【逆天邪神】风暴之声如火山炸裂,整个封神台都被席卷的【逆天邪神】隐隐颤荡,云澈被甩向了另一个方向,拖着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雾,足足横飞几十里,才重重的【逆天邪神】砸落在地。

  劫天剑亦脱手飞出,远远跌落。

  “唉,结束了。”火如烈闭上了眼睛。两人最初的【逆天邪神】僵持,还让他抱有着一分希望,但,洛长生在真正施展全力后,云澈被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压制,除了幻神那出其不意的【逆天邪神】一击将他灼伤,几乎连近身都不能。

  “毕竟,他是【逆天邪神】洛长生啊。”炎绝海也叹息道:“云澈能让他使出全力,已经是【逆天邪神】极其了不起了。入问鼎之战,已是【逆天邪神】奇迹,任何人,都无资格奢求他更多。”

  “云兄弟他……他没事吧?”火破云紧张的【逆天邪神】道,战局已定,胜败已无关紧要,但……洛长生最后那一记可怕攻击,轰中的【逆天邪神】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后背!

  后背是【逆天邪神】脊骨所在,先前已被剑芒所伤,又在失力之下遭受了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攻击……任谁都毫不怀疑,云澈的【逆天邪神】脊骨,很可能已被无情摧断。

  而无论多么强大的【逆天邪神】玄者,若是【逆天邪神】脊骨碎断,也将彻底瘫倒,再无战力。

  神话终究是【逆天邪神】神话,又岂是【逆天邪神】那么容易被颠覆。即使云澈一次次震撼东神域,面对这个东神域年轻一辈真正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依旧无力撼动。

  洛长生停了下来,连玄气也逐渐敛起。显然,再他看来,也已根本没有了追击的【逆天邪神】必要,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轰在云澈脊骨的【逆天邪神】那一击蕴含着多么强横的【逆天邪神】力量。

  他面对云澈时的【逆天邪神】心态,和洛孤邪所说的【逆天邪神】分毫不差。他是【逆天邪神】不败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从小到大,他也完全习惯了不败,完全习惯了俯视,但随着云澈展露峥嵘,他的【逆天邪神】心魂开始出现前所未动的【逆天邪神】触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虽然,他很确信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要远在云澈之上。但……他在神劫境九级时,绝无可能发挥出云澈那般战力,更绝无可能施展“幻神”之力。同时,云澈亦可驾驭不同属性的【逆天邪神】玄功,亦有多种神血传承在身。

  一种“不如”的【逆天邪神】感觉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在心底滋生,对始终都是【逆天邪神】“第一神子”的【逆天邪神】他而言,这种感觉无疑难受无比,无法承受。

  但现在,在自己真正的【逆天邪神】全力之下,云澈被完全压制,即使释放幻神,也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被他轻而易举的【逆天邪神】接连重创,到了现在,已毫无翻身可能。

  云澈重伤跌落于血潭,而洛长生如帝王般高高俯视于他,存在了数天的【逆天邪神】“不适”在这一刻快速淡下,目光也平和了许多。

  一切,似已成定局。在所有人看来,这场问鼎之战已是【逆天邪神】到了落幕之时。玄神大会开幕之前,洛长生便已是【逆天邪神】公认的【逆天邪神】问鼎之人,最终,意外没有出现……

  而在这时,血泊中的【逆天邪神】云澈,却是【逆天邪神】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

  他的【逆天邪神】后背血肉模糊,双臂被完全染红,但却是【逆天邪神】站的【逆天邪神】笔直,毫无脊骨被摧断的【逆天邪神】迹象,转身之时,一双瞳眸泛动着阴沉的【逆天邪神】厉色,却毫无惊惧和战栗的【逆天邪神】色彩。

  “他……竟然还能站起来?”不少人失声惊呼。

  “好惊人的【逆天邪神】躯体!不过就算脊骨没断,内外伤也是【逆天邪神】很重。但看他的【逆天邪神】样子……难道还要继续打下去?”

  洛长生眉头一动,脸上闪过一抹讶色,随之微笑起来:“居然还能站起,看来,你的【逆天邪神】筋骨应该也受过特殊的【逆天邪神】淬炼吧。”

  云澈:“……”

  “我想,你肯定不会选择就此认输。”洛长生伸出手来:“那就继续吧。让我看看,你可以支撑到什么时候。”

  嗄……嗄……嗄……嗄……

  云澈的【逆天邪神】喘息无比粗重,胸口起伏剧烈的【逆天邪神】几欲爆开,他亦缓缓的【逆天邪神】伸出手,当所有人以为他要召回劫天剑再战时,却看到炎芒一闪,金乌幻神被他收回。

  “哦?”洛长生一皱眉,眼中微微闪过一抹失望:“你该不会就这么打算认输吧?”

  观战的【逆天邪神】众人亦是【逆天邪神】露出满脸失望,虽然云澈被施展全力的【逆天邪神】洛长生碾压,毫无胜机可言,但,身为东神域的【逆天邪神】顶尖玄者,身在被全东神域注目的【逆天邪神】问鼎之战,他纵然必败,至少也该战到最后一刻,否则岂不被人轻视。

  云澈没有说话,而是【逆天邪神】忽然缓缓闭上了眼睛。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