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09章 劫天新生

第1209章 劫天新生

  “红儿你……等……等等!”

  遇到食物的【逆天邪神】红儿又怎么可能有空理会云澈,“嗖”的【逆天邪神】一下就扑到了金乌圣剑之前,速度快到了云澈都根本来不及反应。然后,他看到了红儿眸光闪闪,唇瓣张开,露出她莹白尖尖的【逆天邪神】小虎牙,就向金乌圣剑咬去。

  一大排口水毫无前奏的【逆天邪神】从她唇瓣中倾下,一直拉到剑身上。

  “啊……住口!!”

  云澈大惊失色,手忙脚乱的【逆天邪神】冲上去。但这一次,云澈的【逆天邪神】惊恐绝非是【逆天邪神】怕红儿把金乌圣剑伤了……笑话!那可是【逆天邪神】金乌圣剑,是【逆天邪神】从远古诸神时代留下来的【逆天邪神】神物!虽然远不能和当初相比,但本质上,还是【逆天邪神】真神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又岂是【逆天邪神】一般玄剑可比。

  他是【逆天邪神】怕红儿被金乌圣剑伤到。

  以金乌圣剑的【逆天邪神】层面,红儿要真是【逆天邪神】一口下去,被伤到都是【逆天邪神】轻的【逆天邪神】。

  但云澈惊喊声刚刚出口,红儿已是【逆天邪神】一口咬了下去。

  咔吱!

  随着一声脆响,金乌圣剑上出现了一块牙印状的【逆天邪神】缺口。

  活生生像被咬掉一块的【逆天邪神】黄金饼干。

  云澈双目圆瞪,瞬间石化。

  红儿腮帮鼓动,大口嚼动,双眸中释放着无比兴奋的【逆天邪神】朱红之芒:“哇!好吃……好好吃!!”

  “嘶……”

  火狱忽然剧烈躁动,上空的【逆天邪神】凤凰双眸竟在急剧收缩:“她……她……她是【逆天邪神】什么!?”

  凤凰神音,居然在因惊恐而发颤……因为眼前呈现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连它这个层面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画面。

  呆滞中的【逆天邪神】云澈这才如梦方醒,猛的【逆天邪神】扑向红儿,口中一声大吼:“红儿,不能吃!!”

  一阵狂风扑来,红儿“啊”的【逆天邪神】一声,拔腿就跑,娇小的【逆天邪神】身躯快若流光,让云澈直接扑了个空。

  而云澈使出吃奶的【逆天邪神】劲都没能动弹一下的【逆天邪神】金乌圣剑,就这么被红儿直接带起,随着她一起远远遁离……轻易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从地上捡起一块木头。

  “~!@#¥%……”云澈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随之又赶忙一声怪叫,再次扑向红儿:“红儿!那个真的【逆天邪神】不能吃啊!!”

  “哇啊啊!”见过云澈又要追过来抢她食物,红儿惊叫一声,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跑开,怀中紧紧抱着比她身躯要大上数倍的【逆天邪神】金乌圣剑。

  云澈如今何等修为,又是【逆天邪神】在火狱之下,但他速度全开,视线中的【逆天邪神】红儿却如朱红流光,转眼便将他甩得老远……而她的【逆天邪神】怀中不但抱着金乌圣剑,而一边狂奔一边啃咬,无论狂奔还是【逆天邪神】啃咬的【逆天邪神】速度,都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伴随着持续不断的【逆天邪神】“咔咔咔咔咔咔”声……

  隐约还有似乎来自金乌之魂的【逆天邪神】惊恐嘶鸣。

  初遇红儿,被她强行吃掉龙阙剑时,他追不上她。后来红儿强行吃掉永夜魔剑,他依旧阻止不了,而现在,他的【逆天邪神】玄力已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后期……却依旧追不上红儿!

  没多久,云澈认命的【逆天邪神】停在了那里,直勾勾的【逆天邪神】看着红儿……以及在她怀中快速消失的【逆天邪神】金乌圣剑。

  短短十几息的【逆天邪神】时间,本是【逆天邪神】格外庞大的【逆天邪神】金乌圣剑便被红儿完全吃入肚中。剑体完全消失之时,已燃烧了不知多少年的【逆天邪神】金乌神炎也完全熄灭,只余一个暗淡无光的【逆天邪神】剑柄。

  红儿把剑柄随手一丢,又“嗖”的【逆天邪神】兜了回来,俏生生的【逆天邪神】站在云澈面前,腮帮高鼓,笑嘻嘻的【逆天邪神】嚼动着最后的【逆天邪神】剑体,一双朱红细眉精巧的【逆天邪神】弯起:“已经吃完了哦,主人就算追到人家也没有用啦,嘻嘻嘻嘻……”

  咕嘟……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狠狠的【逆天邪神】鼓动了一下。

  咕噜!最后一口“食物”咽下,红儿朱眸眯起,小脸上满是【逆天邪神】陶醉:“好好吃,太好吃了,比人家吃过的【逆天邪神】任何食物都好吃,主人,你对人家真是【逆天邪神】太好了,居然给人家找到了这么好吃的【逆天邪神】食物。”

  云澈双目直直,嘴巴大张,半天没有合拢。

  那可是【逆天邪神】金乌圣剑……

  金乌圣剑啊!!!

  居然被红儿给吃了……像普通的【逆天邪神】剑一样给吃了!?

  她以前吃过永夜魔剑……虽然已经毫无力量,但毕竟是【逆天邪神】上古魔剑,吃了已是【逆天邪神】够吓人了。但这次,居然吃掉了金乌圣剑!

  金乌圣剑可绝不是【逆天邪神】没有了力量的【逆天邪神】永夜魔剑,它可是【逆天邪神】金乌留下,凤凰神灵镇守……自己用尽全力都得不到认可的【逆天邪神】神剑!

  在红儿的【逆天邪神】口下,居然就像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逆天邪神】剑,被她直接吃了个干干净净!

  红儿虽然一直都是【逆天邪神】个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小怪物,但这这这这……

  “她……竟然……吃了金乌圣剑……竟然……”

  凤凰神灵的【逆天邪神】声音在战栗……在这个早已没有了神的【逆天邪神】世界,还有什么能让一个有着真神层面的【逆天邪神】灵魂战栗?

  “她……是【逆天邪神】谁?她是【逆天邪神】什么?”

  “啊……呃……”云澈抬头,一阵支吾,才勉强道:“她……是【逆天邪神】我所用之剑的【逆天邪神】剑灵,平时都是【逆天邪神】以剑为食。这个……我也不知道她连金乌圣剑都能吃……”

  云澈大脑一片混沌,这尼玛……这可怎么办!

  真神遗留的【逆天邪神】神物啊……居然被红儿给吃了,这已经不止是【逆天邪神】糟蹋和亵渎的【逆天邪神】问题,自己该怎么赔?拿头赔啊!

  “剑灵?世间……怎会存在如此剑灵?”凤凰魂音道,它最后的【逆天邪神】灵魂在锁定着红儿,它能看到到红儿的【逆天邪神】存在,但灵觉却偏偏又感知不到她的【逆天邪神】存在:“金乌圣剑的【逆天邪神】主体为混沌的【逆天邪神】原始金乌——金乌圣祖陨灭后的【逆天邪神】‘圣骨’所铸,纵是【逆天邪神】真神之力都几乎不可能摧断,怎可……怎会……”

  “呃……也许……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想编造个理由,但涉及真神之剑,金乌遗留,面对的【逆天邪神】还是【逆天邪神】凤凰神灵,他绞尽脑汁也不可能给个能看得过去的【逆天邪神】解释。

  而这时,红儿忽然轻“咦”一声,一抹异样的【逆天邪神】金芒在她瞳孔中闪过,随之,一层金色的【逆天邪神】火焰从她的【逆天邪神】身上燃起,遍及全身。

  云澈:“……?”

  “哇啊!和主人一样的【逆天邪神】火,好温暖。”红儿双臂张开,眸光闪闪的【逆天邪神】看着自己身上自发燃烧的【逆天邪神】火焰,很快,她的【逆天邪神】眼睛又慢慢的【逆天邪神】眯起,声音也逐渐的【逆天邪神】软下:“唔……忽然觉得好困,好想睡觉。”

  腰儿一伸,打了一个大大的【逆天邪神】呵欠,红儿睡眼惺忪的【逆天邪神】道:“主人,红儿吃饱了,该回去睡觉了……不许吵醒人家哦。”

  软音刚落,她便已化作一道朱红流光,回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怔在那里……他刚才绝对没有催动金乌焚世录,但红儿的【逆天邪神】身上,居然自己燃起了金乌炎?

  难道,因为吃下了金乌圣剑,红儿出现了某种质变。

  一念至此,云澈迅速唤出劫天剑。

  巨大剑身凌空出现,云澈抓在手中,刚要探查其气息,却忽然感觉到自己的【逆天邪神】双臂如被万岳镇压,陡然沉下。

  轰!!!!!!!!

  劫天诛魔剑从剑身到剑柄,带着云澈的【逆天邪神】双手双臂狠狠的【逆天邪神】砸落在他的【逆天邪神】脚下,一声轰鸣,如九霄雷霆炸裂,火狱顿时疯狂翻腾,整个葬神火狱都似在隐隐发颤。

  云澈身体曲下,双目瞪大,双手死死抓着剑柄,手臂青筋暴起,脸上的【逆天邪神】肌肉也全部紧起……但,劫天剑却是【逆天邪神】纹丝不动。

  这……这是【逆天邪神】……

  云澈猛一咬牙,玄气提起,只听一声脆响,脚下神岩轻微炸裂。

  但,劫天剑依旧是【逆天邪神】动也不动,似是【逆天邪神】被天道之力牢牢镇压。

  云澈眉头一沉,一声轻喝,玄力暴涨,直接开启“轰天”境关。终于,随着一股滚雷般的【逆天邪神】沉闷响动,劫天剑被他缓缓抓起……与之相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强横到让云澈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恐怖剑威。

  足足数息,云澈终于将劫天剑直直举起,随之,又重重挥下。

  轰隆——————————

  这一声爆响,如同将整个世界都完全震荡,眼前的【逆天邪神】火焰被全部掀开,云澈一声闷哼,劫天诛魔剑瞬间脱手,重砸在地,他的【逆天邪神】双臂也直接垂下,剧烈颤抖着。

  这一剑……仅仅是【逆天邪神】一剑,竟是【逆天邪神】直接抽空了云澈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他口中粗喘如牛,全身酥软,尤其双臂,都几乎感觉不到其存在。

  但这些,他已无暇在意,双目直直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

  火狱在疯狂的【逆天邪神】翻腾着,而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朱红剑痕竟横印其中,任凭这焚世之火如何爆烈,这道朱红剑痕依旧清晰存在,久久没有消弭。

  这里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世界,而是【逆天邪神】葬神火狱之底!!

  “这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力量?”云澈低下头,看着自己依旧酥麻中的【逆天邪神】手臂,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呢喃着。

  “诛魔剑的【逆天邪神】气息……”凤凰神灵震惊而语:“不……还有金乌圣剑的【逆天邪神】气息!”

  “这把剑……居然融合了金乌圣剑的【逆天邪神】神力!?它到底是【逆天邪神】……”

  云澈没有回音,他喘着粗气盘坐而下,双手抓在劫天剑的【逆天邪神】剑柄上,却再无力量将它抓起……但,他的【逆天邪神】眼瞳之中,却闪动起无比兴奋的【逆天邪神】异芒。

  一枚时轮珠被云澈拿出,未等他玄力催动,便已被火狱之火直接焚开,一个时轮结界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周围无声张开……

  ————————————

  东神域,月神界。

  身为东神域四大王界之一,这里是【逆天邪神】一个超然的【逆天邪神】存在。无数年间,承受着世人的【逆天邪神】顶礼和仰望,远比凡间神话传说中的【逆天邪神】月宫还要神圣。

  神后殿,位于月神界核心的【逆天邪神】月神宫,是【逆天邪神】神圣之地中的【逆天邪神】神圣之地。

  哪怕是【逆天邪神】如“月神”这般睥睨天下的【逆天邪神】存在,也绝不敢轻易踏足。

  到了月神界这个层次,已根本不屑追求所谓的【逆天邪神】奢华。但神后殿中,每一方,每一寸,都将“奢华”二字诠释到了极致。这里的【逆天邪神】砖瓦,是【逆天邪神】“逐月琉璃”,这里的【逆天邪神】桌椅,全部为“幽月木”雕刻而成,被褥,床帘,每一丝,都尊贵到常人根本无法想象。

  因为,这里居住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月神界最尊贵的【逆天邪神】女子。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