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04章 事态大条

第1204章 事态大条

  “映月仙子,你这……这是【逆天邪神】何意?”沐涣之小心翼翼的【逆天邪神】问道。

  虽然水映月是【逆天邪神】个后辈,但她可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王之女,东域四神子之一,单论在神界的【逆天邪神】名望和地位,绝对要远胜他一个吟雪界大长老。

  而以水映月的【逆天邪神】身份和性情,居然如此暴怒,甚至不惜直接在宙天界发难,用屁股都能想到绝对是【逆天邪神】非同小可的【逆天邪神】大事。

  水映月直接无视沐涣之的【逆天邪神】发问,瞬间锁定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所在,瑶溪剑直指他的【逆天邪神】眉心,怒声道:“云澈!说!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吟雪界上至长老,下至随同弟子,已全部涌出,随着水映月的【逆天邪神】质问,他们疑问的【逆天邪神】目光也都转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而反观云澈,却在这时忽然淡定了下来。

  水映月问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她其实还并不知道自己对水媚音做了什么。

  嗯……

  云澈何等脸皮,脸上惊色顿去,取而代之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满脸的【逆天邪神】疑惑不解,非但没有被吓退,反而主动向前两步,翩翩有礼的【逆天邪神】道:“映月仙子,我不太明白你的【逆天邪神】意思,我和令妹素不相识,偶尔说过两次话,也都是【逆天邪神】令妹主动,其余唯一的【逆天邪神】接触,便是【逆天邪神】今日封神台之战……令妹出了什么事?我完全不知情啊,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其中有什么误会?”

  “映月仙子,云澈和媚音公主私下里从无接触,不知你为何盛怒而至,可否言明?”沐冰云缓步向前,徐徐而语。她身上毫无寒气,但一缕气机已在无声间横在水映月与云澈之间,若是【逆天邪神】水映月盛怒之下当真对云澈出手,便会瞬间被她阻隔。

  看着云澈那真诚、坦然,还带着些许无辜的【逆天邪神】表情眼神,水映月的【逆天邪神】气势瞬间就弱了数分,但依然强硬的【逆天邪神】道:“误会?你还敢说什么误会!今日交战之后,媚音不但抛下所有人自己遁离,还把自己关在房间,谁都不见,直到现在也没说过一句话……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这……”云澈脸上疑惑更重:“令妹或许是【逆天邪神】……因战败而伤神?”

  “胡说!”水映月眉头斜下:“媚音此次参加玄神大会,本就是【逆天邪神】抱着玩闹的【逆天邪神】心态,根本就不在意胜败,又岂会因战败而伤神!”

  抱着“玩”的【逆天邪神】心态……杀入了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六强……这话直听的【逆天邪神】一众吟雪弟子全身冒汗。

  云澈微微皱了皱眉,随之露出了然的【逆天邪神】神情,无比坦然的【逆天邪神】道:“令妹精神力之强,是【逆天邪神】我平生仅见。最终能够获胜,也纯属侥幸,过程可以说极为激烈,分出胜负的【逆天邪神】同时,也会不可避免的【逆天邪神】造成精神创伤,令妹精神状态异常,或许是【逆天邪神】与此有关。”

  “不错。”沐冰云微微颔首:“精神之战非同玄力之战,先前的【逆天邪神】战局,媚音公主最初明显占据着很大的【逆天邪神】优势,后面却忽然溃败。而精神力的【逆天邪神】激战一旦溃败,便会造成很大的【逆天邪神】精神反噬,而且几乎是【逆天邪神】不可避免的【逆天邪神】。媚音公主的【逆天邪神】状态,显然应该是【逆天邪神】精神受创,从而情绪异常,实属平常。”

  “除此之外,云澈和媚音公主的【逆天邪神】封神台之战光明正大,众皆目睹,既无言语冲突,又无身体接触,也就没有伤害之说。”

  云澈:“……”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让水映月眸光变动,须臾,她手中的【逆天邪神】瑶溪剑缓缓放下,怒意也随之敛下。

  “或许是【逆天邪神】我冲动了。”水映月语气缓和下来:“云澈,我暂且相信你。”

  她转向沐冰云等人,深深一礼:“映月冒昧,待小妹无恙,且确认与云澈无关,映月自会登门赔罪。”

  水映月明显是【逆天邪神】关心则乱,怒气之下贸然而至,冷静之后却也没有自恃身份,尽显风度。沐冰云道:“映月仙子对令妹呵护备至,会如此也是【逆天邪神】人之常情,反而让人钦佩,登门赔罪完全不必。”

  水映月微微颔首,瑶溪剑消失于手中,便要离开。

  她刚转过身,一声清脆的【逆天邪神】呼声便传了过来:“姐姐!”

  云澈刚刚暗呼一口气,庆幸逃过一劫,一听这个声音,刚吐出的【逆天邪神】那口气一下子又全吸了回来。

  我靠!这下……算是【逆天邪神】彻底完犊子了!

  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悦耳至极,久久回荡耳边,不愿散去。夜幕之下,一个玲珑少女轻灵飞落,站在了水映月身边。

  一股怡人的【逆天邪神】灵秀也随她而至,让所有人心中的【逆天邪神】紧张都为之不自觉的【逆天邪神】消散。

  “媚音?你……怎么来了?”看着忽然到来的【逆天邪神】少女,水映月面浮讶色。但看着少女的【逆天邪神】嫩颜上笑意盈盈,已恢复了往日神态……甚至隐隐比平日还多了几分欣悦神采,她的【逆天邪神】心情也是【逆天邪神】一松。

  云澈悄无声息的【逆天邪神】向后退了半步。

  “还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姐姐。”水媚音鼻尖一翘:“刚刚听九十九哥说姐姐忽然怒气冲冲的【逆天邪神】出门,要去质问云澈大哥哥,我只好赶紧跑过来了。你……没有对云澈大哥哥生气,没有伤到他吧?”

  “……没有。”水映月稍怔。

  云澈:“?”

  “呼,还好还好。”水媚音一拍小胸脯,似是【逆天邪神】松了一口气,然后美眸一转,向着沐冰云等人盈盈一礼:“水媚音见过各位吟雪界前辈和各位哥哥姐姐。姐姐因为媚音的【逆天邪神】事,一定冒犯大家了,这都是【逆天邪神】媚音惹下的【逆天邪神】货,还请大家不要责怪姐姐。”

  声音娇甜柔婉,又不失真诚,如一缕甘甜的【逆天邪神】泉水缓缓流过所有人心间。

  面对这个如天赐至宝般的【逆天邪神】女孩,哪怕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错,怕是【逆天邪神】都不会有人忍心责备,何况这等“小事”。沐涣之连忙笑着摆手道:“不怪不怪,只是【逆天邪神】一点很小的【逆天邪神】误会而已。”

  “倒是【逆天邪神】‘琉光双姝’齐至,我们虽为长辈,也是【逆天邪神】欣喜荣幸万分。”沐坦之也感叹着道。

  两大吟雪长老都是【逆天邪神】如此,何况那些吟雪弟子。眼睁睁的【逆天邪神】看着两个如天阙神女般的【逆天邪神】女孩竟如此近距离的【逆天邪神】现于身前,都在强烈的【逆天邪神】激动、敬畏间已是【逆天邪神】几乎不能言语,甚至不敢向前半步,唯恐有半点亵渎。

  “???”云澈一脸懵:什么情况?好像哪里不对啊!

  “这么说来,你之前的【逆天邪神】异常……和云澈并无关系?”水映月道,声音也明显软了许多,看向沐冰云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也多了几分歉疚。

  “当然有关系!”没想到,水媚音却是【逆天邪神】脸儿一肃,音调也一下子重了很多:“还不因为他对我做了……坏事!哼!”

  心虚中的【逆天邪神】云澈顿时一个激灵……该来的【逆天邪神】终归要来的【逆天邪神】,活该自己造的【逆天邪神】孽!

  水媚音的【逆天邪神】话让吟雪众人脸色一变,“坏事”这两个是【逆天邪神】何等严重。水映月刚刚敛下的【逆天邪神】怒意瞬间再度横生,而且远胜先前,星月般的【逆天邪神】眼眸陡射寒光,直逼云澈:“云澈!你……你还装蒜!说!你到底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啊!”

  云澈还没回应,水媚音却是【逆天邪神】一声娇呼,急急的【逆天邪神】挡在了水映月和云澈之间,手臂还大大的【逆天邪神】张开,赫然是【逆天邪神】一副护住云澈的【逆天邪神】姿态:“姐姐,你怎么忽然这么凶,你这样会吓到云澈哥哥的【逆天邪神】!”

  云澈:“?????”

  水映月也是【逆天邪神】一愣,皱了皱眉道:“可是【逆天邪神】,你刚刚不是【逆天邪神】说,他对你做了……坏事?岂可饶恕!”

  “这个这个……”水媚音声音轻下,无暇的【逆天邪神】脸儿也稍稍低下,一抹娇艳的【逆天邪神】红霞无声的【逆天邪神】蔓延……她的【逆天邪神】这个样子,直看得水映月为之一呆,几乎怀疑自己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出现了错觉。

  随之,水媚音又仰起脸儿,直视着水映月,虽然红霞未褪,但一双星眸却是【逆天邪神】盈盈闪耀:“那个时候,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很生气啦,还很伤心。但是【逆天邪神】,我很认真的【逆天邪神】想了一天,终于想明白了一件事,就完全不生气了,还有一点点开心。”

  云澈:“???????”

  水映月眉头锁起,大惑不解:“媚音,你在说什么?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就是【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少女咬了咬嫩嫩的【逆天邪神】唇瓣,眸光一定,娇躯一转,手指云澈,很大的【逆天邪神】声的【逆天邪神】道:“我要嫁给云澈哥哥!”

  哧啦!

  云澈身体一软,脚底一滑,险些一头栽到水塘里去。

  w……w……w……what!!??

  水媚音最后一句话,字字石破天惊,吟雪界上下全部目瞪狗呆。水映月更是【逆天邪神】如遭雷击,定在了那里好会儿,才一脸难以自信的【逆天邪神】道:“你……你刚才在说什么?”

  话已出口,水媚音反而一下子轻松了好多,她轻巧的【逆天邪神】向后小跳两步,娇俏的【逆天邪神】站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边,眼眸稍眯,盈盈巧笑:“我刚才说,我要嫁给云澈哥哥,嘻嘻嘻嘻。”

  云澈:“( ̄□ ̄;)(ヾ????)(?_?)(○o○)~!@#¥%……”

  世界顿时鸦雀无声,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怀疑着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瓦特了。沐涣之和沐坦之都是【逆天邪神】一阵嘴歪眼斜,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

  一个中位星界出身的【逆天邪神】人若能娶一个上位星界的【逆天邪神】人,那绝对是【逆天邪神】光宗耀祖的【逆天邪神】事。但水媚音……她可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王之女,更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公认的【逆天邪神】第一天之骄女,云澈虽然一战闻名天下,但他和水媚音的【逆天邪神】身份之差,依旧不啻于泥鳅与凤凰。水媚音若要嫁于云澈……

  嗯,凤凰要嫁泥鳅,那绝对是【逆天邪神】天下轰动……还不是【逆天邪神】一般的【逆天邪神】轰动!

  “你……你在胡说什么!”水映月大脑一阵发嗡,而且看水媚音那分明一副已下了决心的【逆天邪神】样子,更是【逆天邪神】心如火燎。

  “我没有胡说,我每个字都很认真很认真。”水媚音神态却是【逆天邪神】愈加坚决,小步子一挪,几乎是【逆天邪神】贴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我就是【逆天邪神】要嫁给他。”

  她眸光转过,看着一脸发懵的【逆天邪神】云澈,有些害羞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哥哥,你对我做了坏事,我也只能嫁给你了,你一定要对我负责,对我好哦。”

  云澈:“~!@#¥%……”

  水媚音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对云澈愈加亲昵,水映月头发发麻,心绪大乱:“你……还不闭嘴!马上和我回去!”

  水媚音的【逆天邪神】话要是【逆天邪神】传出去,岂不是【逆天邪神】成了天大的【逆天邪神】笑话。她现在哪还顾得上和云澈算账,只想马上拉着水媚音离开。

  “不要!”水媚音却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的【逆天邪神】拒绝,脑袋一歪,娇怯怯的【逆天邪神】道:“我还有好多话,要和云澈哥哥说摹灸嫣煨吧瘛控。”

  云澈:“~!@#¥%……”(我是【逆天邪神】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水映月:“~!@#¥%……”

  “映月,媚音,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就在气氛忽然变得无比诡异之时,一个平和的【逆天邪神】声音徐徐传来,与此同时,一股磅礴无际的【逆天邪神】气场无声罩下,那一瞬间,云澈分明感觉到似是【逆天邪神】整个苍穹都沉了下来。

  “这……这是【逆天邪神】……”沐涣之等人脸色陡变,面露骇然。

  水媚音美眸一亮,欣喜的【逆天邪神】喊道:“爹爹!”

  爹……爹?

  水媚音的【逆天邪神】父亲……

  琉……琉光界王!?!?

  云澈脑子一嗡,差点没炸了。先是【逆天邪神】水映月,后是【逆天邪神】水媚音,现在居然是【逆天邪神】……琉光界王!!

  那可是【逆天邪神】最强三上位星界之一的【逆天邪神】大界王,在东神域仅次于王界四神帝的【逆天邪神】存在!

  事态彻底大条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