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03章 东窗事发

第1203章 东窗事发

  云澈目光转向一个角落,那里,君无名、君惜泪师徒正远远而去,而君惜泪的【逆天邪神】目光甚至都未曾向他瞥过一眼。

  “走吧。”沐冰云道。

  云澈却是【逆天邪神】摇头,站起身来,向火破云道:“破云兄,我有些事,想和你单独聊一下。”

  火破云一愣,没有说话,微微点头。

  云澈和火破云飞身离开,刚脱离封神台区域,云澈便直接开口:“破云兄,一直一来,你都被期许为炎神界的【逆天邪神】未来,尤其是【逆天邪神】金乌宗同门,对你始终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期望和赞誉,但昨日一战,原本该属于你的【逆天邪神】光环,却全部转移到了我的【逆天邪神】身上。他们因我而生的【逆天邪神】狂热,还要远远胜过你,你一定……很难接受吧?”

  火破云身体明显一顿,面对云澈无比直白的【逆天邪神】话语,一时愣愣的【逆天邪神】说不出话来。

  云澈转身看着他,无比认真的【逆天邪神】道:“昨日,我原本以为以金乌炎战胜陆冷川,会让你重拾对金乌炎的【逆天邪神】信心,但我却严重忽视了这对你的【逆天邪神】伤害反而要远大于对你的【逆天邪神】安慰……虽然我是【逆天邪神】无意,但结果上……我必须向你道歉。”

  “不,不不!”火破云连忙摆手,他想强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黯然道:“你没有做错什么,反而是【逆天邪神】你,让金乌炎第一次这么耀眼。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不但那么不争气,还……还对云兄弟生出了不该有的【逆天邪神】嫉妒之心……”

  言罢,火破云已是【逆天邪神】垂下头去。

  “嫉妒?”云澈似笑非笑:“破云兄,你真的【逆天邪神】以为,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强于你吗?”

  “当然,”火破云低语:“你的【逆天邪神】金乌炎连陆冷川都可击败,胜我又何止一点半点。”

  “不,”云澈微微摇头:“若论其他方面,我还可以颇为自信。但……唯独金乌炎,我绝对是【逆天邪神】远远不及你的【逆天邪神】。”

  云澈那极为确定的【逆天邪神】语气,让火破云为之一愕。

  “破云兄,你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和金乌神魂,是【逆天邪神】你们金乌宗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以失去存在为代价,而完整传承给你的【逆天邪神】吧。”云澈忽然道。

  火破云猛的【逆天邪神】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看着云澈。

  云澈微笑:“不必觉得奇怪。破云兄,你一定很疑惑我身上为什么会有金乌神血和金乌神魂,我可以坦白告诉你,在我出生的【逆天邪神】那个世界,虽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小小的【逆天邪神】星球,但却也留有着一个金乌传承。”

  “……果然……如此。”火破云愣愣的【逆天邪神】低语道。

  “金乌魂灵都是【逆天邪神】神兽金乌的【逆天邪神】灵魂碎片,可以意识互通。所以,我在到来神界之前,就知道神界也存在着一个金乌魂灵。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至少在那个时间之前,你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并没有消弭,而我到来神界之后,炎神界却已没有了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存在,却有了你这样一个金乌血脉极其浓郁,对金乌炎驾驭更是【逆天邪神】强得不正常的【逆天邪神】人,所以,当年我们在吟雪界第一次碰面时,我就猜到了这一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逆天邪神】他身边有着凤雪児这样一个先例。

  “你……”火破云惊呆,一时说不话来。

  “而我身上的【逆天邪神】金乌血脉和金乌神魂,便是【逆天邪神】来自我那个世界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我想,你们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应该也向你们提及过另一个魂灵的【逆天邪神】存在。而我所得到的【逆天邪神】传承,是【逆天邪神】一缕神魂,和一共九滴金乌源血。”

  “九……滴?”火破云轻念一声,却是【逆天邪神】满眼的【逆天邪神】难以置信。

  九滴金乌血……还是【逆天邪神】源血,这对其他金乌弟子而言,是【逆天邪神】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神赐。但,云澈所燃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之恐怖……又怎么会只是【逆天邪神】源自九滴金乌神血?

  “对,只有九滴,无论神血,还是【逆天邪神】神魂,都远远的【逆天邪神】弱于你。”云澈看着火破云的【逆天邪神】眼睛道:“而我所燃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之所以看上去威力巨大,是【逆天邪神】因为我有另外一种特殊玄功,可以让我将金乌炎更好的【逆天邪神】驾驭,从而将其炎威最大化。换言之,以我目前的【逆天邪神】力量层面,那已经是【逆天邪神】九滴金乌神血下金乌炎力的【逆天邪神】极限,再无可能更强。”

  “而你……虽然你对金乌炎的【逆天邪神】驾驭已是【逆天邪神】远胜他人,但你毕竟还太年轻,还远远没有发掘出金乌炎的【逆天邪神】真正神威。也就是【逆天邪神】说,我燃烧的【逆天邪神】金乌炎已是【逆天邪神】极限,而拥有着最强金乌血脉,最强金乌神魂的【逆天邪神】你,还有着极其巨大,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逆天邪神】潜力,待到了那个时候,同等力量层面下,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断然不可能比得过你……甚至可能连相提并论都做不到。”

  火破云:“……”

  “所以,你完全不需要介怀这件事,至于嫉妒就更没必要了,真要嫉妒,也该是【逆天邪神】我嫉妒你才对。我要是【逆天邪神】有你这么强大的【逆天邪神】血脉,哪还需要和陆冷川死磕的【逆天邪神】那么简单,随随便便就把他烧成灰了。”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火破云本是【逆天邪神】暗淡的【逆天邪神】双眸多了几分异色和明光,他长舒一口气,终于微笑了起来:“云兄弟,谢谢你又安慰我。”

  “这可不是【逆天邪神】安慰。”云澈笑着道:“只是【逆天邪神】你自己下意识忽视的【逆天邪神】事实而已。不过,虽然将来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注定远远不如你,但这可不代表我的【逆天邪神】实力会弱于你。破云兄,我们来做个约定如何?”

  “……什么约定?”

  “封神之战后,你会被送入宙天神界修炼‘三千年’,那么,待你走出宙天神境后,我们来好好的【逆天邪神】比拼一场如何?”

  三千年,对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人来言,是【逆天邪神】一段相当漫长的【逆天邪神】岁月,可以带来太多太多,而且无法预料的【逆天邪神】变数。它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逆天邪神】实力,还会改变其认知、心境、追求……甚至性情。

  他的【逆天邪神】这句话,却是【逆天邪神】让火破云眼睛一亮,这几天一直沉寂的【逆天邪神】内心仿佛被点起了一簇炽热的【逆天邪神】火焰。目视云澈,他重重的【逆天邪神】点头:“云兄弟,谢谢你点醒我。我是【逆天邪神】金乌神灵的【逆天邪神】继承者,现在的【逆天邪神】我只是【逆天邪神】太稚嫩,未来的【逆天邪神】我,金乌炎绝不会弱于任何人。”

  “云兄弟,现在的【逆天邪神】我远远不如你,但……三年之后,我一定……一定会让你,让师尊,让整个东神域刮目相看!”

  “好!”云澈凝眉颔首:“我等着那一天!我同样,也会竭尽全力不让你超越!所以,这‘三千年’,你最好别有一天的【逆天邪神】懈怠!”

  火破云伸出手,向云澈重重一握,脸上露出了如云拨雾散的【逆天邪神】微笑,然后转过身去,远远飞离。

  “呼。”看着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背影,云澈暗舒一口气,自语道:“破云兄,加油吧。”

  火破云并没有留意到,云澈提及宙天神境三千年时,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而不是【逆天邪神】“我们”。

  在神界,火破云是【逆天邪神】云澈唯一一个真正视为朋友的【逆天邪神】人。这当然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性情,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因为他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最后传承者。

  在幻妖界时,他不仅得到了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神血神魂赐予,还得到了它诸多的【逆天邪神】指引。他在狱萝毒手下绝望将死时,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引导凤雪児以涅槃之炎救了他的【逆天邪神】命,他身上魔源珠接连爆发,也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以缩减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为代价,一次次为他强行续命。

  最终,金乌魂灵将自己最后的【逆天邪神】力量赐予了小妖后,然后烟消云散。

  所有的【逆天邪神】恩情,云澈连报答的【逆天邪神】机会都没有。

  所以,对于火破云,他不仅是【逆天邪神】亲切,还有着一种很特殊的【逆天邪神】感情,潜意识里,一直想把对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感激报答在火破云的【逆天邪神】身上。

  这两天火破云精神接连受挫,火如烈都没见得多上心,反倒是【逆天邪神】云澈绞尽脑汁的【逆天邪神】来为他化解。

  而相比于火破云的【逆天邪神】事,他接下来要面对的【逆天邪神】,才是【逆天邪神】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大麻烦。

  三日后……君惜泪!

  陆冷川的【逆天邪神】话无疑在告诉他,他和君惜泪之间,有着绝对不可逾越的【逆天邪神】差距。

  而他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七枚时轮珠。但,短短七个月的【逆天邪神】时间,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拉近这巨大的【逆天邪神】差距吗?

  回到庭院,沐冰云正在那里安静的【逆天邪神】等待着他,第一句话便是【逆天邪神】:“君惜泪,你准备怎么对付?”

  “不知道。”云澈摇头:“我手上现在有七枚时轮珠,如果我能在这‘七个月‘内有巨大突破的【逆天邪神】话,或许会有些许一战的【逆天邪神】可能……吧。”

  中位星界出身入封神四子,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中位星界都沸腾了,但沐冰云在云澈脸上却看不到半点欣喜激动,只有极深的【逆天邪神】凝重,她轻轻叹息一声:“云澈,看来,到了这个高度,对你而言依旧不够……君惜泪之战,必须要胜吗?”

  “必须胜!”云澈斩钉截铁的【逆天邪神】道。

  时间还有三天,云澈并没有马上开启时轮结界修炼,而是【逆天邪神】又坐在水塘边,双目闭合,凝神苦思起来。七个月,看起来很美好的【逆天邪神】时间,但他内心其实很清楚,他和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差距,又岂是【逆天邪神】短短七个月可以追及。

  他必须想其他的【逆天邪神】办法……到底还有没有可以短时间内让实力大幅度提升,以及让劫天剑威大幅度提升的【逆天邪神】方法……

  在他的【逆天邪神】苦思之中,时间快速流过。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开始暗下。

  就在夜幕即将完全罩下之时,云澈忽然抬头,眼瞳之中闪过一瞬异样的【逆天邪神】火光,而这时,一声怒斥忽然从外面传来:

  “云澈,你给我滚出来!!”

  声音未落,一道蓝色剑芒凌空刺下,将庭院的【逆天邪神】大门直接轰烂。

  这一下,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毫无疑问被全部惊动。沐冰云、沐涣之等人都是【逆天邪神】瞬间出现,但看清执剑走进的【逆天邪神】女子身影时,他们俱是【逆天邪神】一愣。

  女子一身蓝衣,仙姿卓绝,手中之剑荡动着流光幻彩的【逆天邪神】异芒。

  赫然是【逆天邪神】水映月。

  作为琉光界王长女,东域四神子之一,水映月早就名满东神域。但人们认知中的【逆天邪神】水映月人如其名,水一般平和轻柔,月一般高贵淡雅,几乎从无明显的【逆天邪神】情绪波动……但此刻的【逆天邪神】水映月却是【逆天邪神】目光冰寒,雪颜盈怒,手中瑶溪剑不但出鞘,还隐含杀机。

  云澈“蹭”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头皮发麻……完了完了,东窗事发了,这下可完犊子了!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