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2章 无解的【逆天邪神】危机

第1262章 无解的【逆天邪神】危机

  “茉莉……”

  云澈抱紧怀中大哭的【逆天邪神】女孩,他和茉莉相处这么多年,共用躯体,灵魂相融,每一个瞬间都能感受到对方的【逆天邪神】存在,却还从未像现在这般紧紧的【逆天邪神】相拥在一起过。

  云澈抬起头,闭上眼睛,心中无比的【逆天邪神】温暖和满足,那是【逆天邪神】一种失却残缺的【逆天邪神】生命与灵魂终于恢复完整的【逆天邪神】感觉。感受着胸前铺开的【逆天邪神】泪迹,这三年来所经历和付诸的【逆天邪神】一切,都是【逆天邪神】那么的【逆天邪神】值得。

  彩脂唇瓣大张,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紧紧拥在一起的【逆天邪神】两人……

  她刚刚明明那么的【逆天邪神】怒气汹汹,却在见到他时,情绪与眼泪同时决堤。

  彩脂自认为是【逆天邪神】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姐姐的【逆天邪神】人,却从来不知道她竟可以哭的【逆天邪神】如此山崩地裂……

  “姐……姐……”她轻念一声,小手捂唇,不知道为什么,眼前逐渐变得一片模糊。

  她转过身,悄然的【逆天邪神】离开,飞出很远,耳边依然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大哭声……她心中些微悲戚的【逆天邪神】同时,却又深深的【逆天邪神】开心着。

  “姐姐,太好了。”彩脂轻喃着,她抹去眼角的【逆天邪神】泪滴,速度加快,然后离开了星神殿。

  她想去知道自己“反省”的【逆天邪神】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云澈是【逆天邪神】封神第一,又是【逆天邪神】星神帝亲自带回星神界,那么,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意味着他和姐姐之间的【逆天邪神】“鸿沟”有了跨越的【逆天邪神】可能……

  ————————

  “你为什么来找我?”

  茉莉脸上依然挂着泪迹,星眸也明显泛红,她看着云澈,问了一个很傻的【逆天邪神】问题。

  云澈想了想,回答道:“幻妖界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告诉我,如果我五年之内不能见到你,这辈子就再也不可能见到你,所以……”

  “……如果没有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这句话,你就不会来了吗?”茉莉轻轻的【逆天邪神】道:“那天我在封神台上看到你,我很害怕和震动,却唯独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惊讶。因为我心底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来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想到你会出现在宙天界。”

  “至于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话,不过是【逆天邪神】你那时说服自己的【逆天邪神】借口而已。”

  茉莉无疑是【逆天邪神】最为了解云澈的【逆天邪神】人。至于金乌魂灵……她明白它为什么会说摹灸嫣煨吧瘛壳句话。

  魂灵之间可互通魂音,那个金乌魂灵虽存在于幻妖界,却也可以通过炎神界的【逆天邪神】金乌魂灵而知晓许多神界的【逆天邪神】事。那个传闻,再加上金乌魂灵独有的【逆天邪神】上古记忆,足以让它猜到一些世人都并不知晓的【逆天邪神】事。

  “嗯。”云澈一点都没有否认。就算没有金乌魂灵那句话,在遇到沐冰云后,他也一定会选择跟着她到来神界。

  “可是【逆天邪神】,金乌魂灵的【逆天邪神】那句话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为什么它会说五年之内见不到你,就再也不可能见到你?”

  问出这句话时,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里满是【逆天邪神】急切和紧张。

  茉莉很平淡的【逆天邪神】哼了一声:“要成为完整的【逆天邪神】星神,在继承力量之后,还要进入一个特殊的【逆天邪神】秘境进行历练。我遇到你时,才继承神力不久,还未进行历练,回到星神界,就自然要完成这个‘仪式’。而这个历练不但艰难,所耗费的【逆天邪神】时间也很长,可能要几百,甚至几千年。这个时间对神界而言很短,但对下界而言却是【逆天邪神】极长,长到足以忘却任何事,所以它才会如此说吧。”

  茉莉说的【逆天邪神】极为平静,不肯露出丝毫的【逆天邪神】破绽。

  “……原来如此。”云澈眉角动了动,也不知道是【逆天邪神】否相信。

  “先前我命你离开时,你说过你找到了邪神留下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完全消除了身上的【逆天邪神】魔患……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茉莉转开话题。

  “当然!”云澈手掌张开,一团黑暗玄气在掌心升腾,又瞬间消失。他在向茉莉展示着他对黑暗玄力的【逆天邪神】驾驭就如火焰与寒冰一般随心所欲。

  茉莉的【逆天邪神】眉头紧了紧,肃声道:“当年在天玄大陆,我就曾告诉过你,黑暗玄气是【逆天邪神】为天地所不容的【逆天邪神】异端,那个叫‘唯恨’的【逆天邪神】魔人,他的【逆天邪神】下场,还有所有人对待他的【逆天邪神】态度,你都亲眼所见。你绝对不可在任何人面前暴露你的【逆天邪神】黑暗玄力!否则,在这片神域,谁都可以杀你!”

  “我知道。”云澈点头:“你放心,有邪神力量在,只要我不愿意,它永远不会暴露。”

  “你为什么会去绝云崖底?又是【逆天邪神】怎么找到这

  枚黑暗种子的【逆天邪神】?”茉莉星眸转过:“能让你不惜违抗我逼你立下的【逆天邪神】誓言……肯定是【逆天邪神】为了哪个女人吧!”

  “呃……”云澈讪笑一声:“是【逆天邪神】……因为苓儿。”

  “哼,我就知道。”茉莉冷哼一声。

  “至于那枚黑暗种子,是【逆天邪神】在那个黑暗深渊下,一个很奇异的【逆天邪神】小女孩送给我的【逆天邪神】。”

  “……小女孩?”茉莉猛的【逆天邪神】转首,讶然道:“那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存在?”

  “的【逆天邪神】确很难以置信。”云澈缓缓说道:“她的【逆天邪神】头发是【逆天邪神】很特殊的【逆天邪神】银色,眼睛则有四种色彩。更奇怪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以前从未见过她,她却似乎对我很……亲近?那枚黑暗种子,是【逆天邪神】她主动给我的【逆天邪神】。对了,她并没有身体,而是【逆天邪神】一个纯粹的【逆天邪神】魂体,她所在的【逆天邪神】地方,有着一片全是【逆天邪神】幽冥婆罗花的【逆天邪神】花海,她也似乎从不离开那片花海。”

  茉莉蹙眉:“那个可怕的【逆天邪神】黑暗环境,对灵魂的【逆天邪神】残噬是【逆天邪神】不可逆的【逆天邪神】。当年,我不敢以纯粹魂体的【逆天邪神】状态在弑月魔窟出现,那里也同样不能。而她既是【逆天邪神】魂体,却可存在于那里,还依赖于幽冥花海……手里还有着邪神的【逆天邪神】黑暗种子……”

  茉莉陷入了沉思……

  除非……那是【逆天邪神】魔魂!

  纯粹的【逆天邪神】魔魂!

  那个女孩,难道是【逆天邪神】从远古时代存在至今的【逆天邪神】……魔?

  而拥有黑暗种子的【逆天邪神】邪神……

  “嘿嘿嘿……你们……真的【逆天邪神】以为……邪神……是【逆天邪神】神吗……”

  弑月魔君灭亡前的【逆天邪神】那句话忽然响荡在茉莉的【逆天邪神】脑海之中,让她眉头蓦地一沉。

  “对了,那天被你毁掉的【逆天邪神】婆罗花,就是【逆天邪神】她给的【逆天邪神】。”云澈说着,脸上露出些微促狭。

  茉莉别过脸去,轻哼道:“你明知道我没有毁掉它。”

  “哈哈……”云澈笑了起来:“所以我和你说过,你那天的【逆天邪神】话,还有当年离开时说的【逆天邪神】话,我一个字都不相信。我们魂体相依那么多年,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说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真话还是【逆天邪神】假话。”

  “……”茉莉呼吸微乱,随之轻轻说道:“你的【逆天邪神】身上有很多绝不能被他人发现的【逆天邪神】秘密,但你却偏偏出现在这东神域最有可能暴露你身上秘密的【逆天邪神】地方。所以,那日,我只能全力赶你走,你多停留一瞬间,都会多一分的【逆天邪神】危险。没想到,得到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截然相反的【逆天邪神】结果。”

  “我知道。”云澈点头:“其实,那天只要能见到你,不需要你说任何一句话,我自己就会弃战离开宙天界。或者,你传音让我到一个更合适的【逆天邪神】地方等待,我都绝不犹豫。可是【逆天邪神】……你那天说的【逆天邪神】实在太决绝,我即使不相信,但依然很害怕,害怕如果不拼尽一切得到封神第一,就真的【逆天邪神】再也见不到你了。”

  茉莉目光侧过,不让云澈看到她眼眸深处闪过的【逆天邪神】凄然,她轻轻道:“你见到我之后,真的【逆天邪神】就会就此离开,再也不回神界了吗……你不会。”

  “……”云澈胸口起伏:“你这次,还会赶我走吗?”

  茉莉摇头:“情势已经完全不同,现在的【逆天邪神】你最不该做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回去。”

  “如今的【逆天邪神】你已经太耀眼。在你之前,东神域这一代最耀眼的【逆天邪神】两人,是【逆天邪神】圣宇界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和琉光界的【逆天邪神】水媚音。他们的【逆天邪神】耀眼之处,一个在于天生异体,一个有着无垢神魂。他们的【逆天邪神】身后,分别有着强大的【逆天邪神】圣宇界与琉光界。”

  “而你,如今的【逆天邪神】光芒远胜过他们,却没有足以自保的【逆天邪神】实力和足以保你的【逆天邪神】势力,就像是【逆天邪神】一枚无主的【逆天邪神】明珠,必会引来无数的【逆天邪神】觊觎和抢夺。而最可怕的【逆天邪神】一点,是【逆天邪神】你身上有着太多连王界都无法理解的【逆天邪神】东西,‘天道之子’虽是【逆天邪神】勉强解释你身上的【逆天邪神】种种异处,但‘真神预言’,却可以让王界因你而做出远非你所能想象的【逆天邪神】疯狂举动……”

  “你根本无法理解‘真神’二字对于王界而言意味着什么。”

  云澈:“……”

  “现在,所有人都想知道你究竟出身何处,那个地方又隐藏着怎样的【逆天邪神】秘密竟会诞生你这个‘天道之子’。如果被他们知晓你出身‘蓝极星’,那么,无数的【逆天邪神】目光都会投向这个星球,其存在过凤凰、金乌、龙神传承的【逆天邪神】痕迹都会被发现,会让他们更确信这个渺小的【逆天邪神】星球必定存在着天大的【逆天邪神】秘密……对蓝极星,对那里的【逆天邪神】人……尤其是【逆天邪神】和你有关的【逆天邪神】人,后果,无疑是【逆天邪神】万劫不复!”

  这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因为我……茉莉在心中轻念着。

  “这些,我都知道。”云澈说道。

  “知道你还这么做!”茉莉难抑激动,声音高了数分,但随之,她的【逆天邪神】眼眸又变得一片凄迷,似自语的【逆天邪神】轻声道:“你总是【逆天邪神】这样……一直都是【逆天邪神】这样……”

  “云澈,你绝对不会舍弃自己在意的【逆天邪神】事物……而这,也是【逆天邪神】你最大的【逆天邪神】性格弱点。”茉莉闭上了眼睛:“你会为了泠汐去屠焚天门,会为了云家而直面淮王,会为了我用命去摘残缺的【逆天邪神】婆罗花……你又怎么可能会愿意放弃你在蓝极星的【逆天邪神】一切。”

  “可是【逆天邪神】,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又该怎么回去……”

  “我……其实已经想好了一个办法。”云澈有些犹豫的【逆天邪神】道。

  茉莉瞬间侧目:“什么办法?”

  云澈伸出手里,从天毒珠中取出空幻石:“用它。”

  “空幻石?是【逆天邪神】彩脂给你的【逆天邪神】那一颗?”

  “呃……我也是【逆天邪神】今天才知道原来这是【逆天邪神】小……彩脂特意留给我的【逆天邪神】。”对于“小茉莉”居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茉莉妹妹这件事,云澈依然有些转不过神来:“空幻石可以在任意空间进行瞬间转移,且不会留下丝毫可以被追踪的【逆天邪神】痕迹。”

  “所以呢?”

  云澈继续道:“一个月后,我就会和其他‘天选之子’一起,进入宙天珠内的【逆天邪神】宙天神境。那既然是【逆天邪神】宙天珠的【逆天邪神】内部神境,就自然不会被任何人所窥探,进入之后,当然也无法自行脱离。所以,我准备在进入宙天神境之后,在里面留下已死的【逆天邪神】假象,然后以空幻石脱离宙天神境,再回去蓝极星。”

  茉莉:“……”

  “如此,我死在宙天神境的【逆天邪神】假象,加之我再未从宙天神境中出来,神界的【逆天邪神】人也就不会怀疑我已消亡。”

  云澈说完,微微有些忐忑道:“应该……可以成功吧?”

  “你太天真了!”茉莉摇头:“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预选便是【逆天邪神】投影在宙天珠内进行,它制定规则,决定结果,足以想象它的【逆天邪神】灵性何其之高!你就算真的【逆天邪神】可以瞒过其他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眼睛,你断然不可能瞒过宙天珠!如今的【逆天邪神】宙天珠虽是【逆天邪神】无主之物,但毕竟一直甘愿为宙天界所用,你就那么确信它不会告知宙天界此事?”

  “……宙天珠毕竟是【逆天邪神】玄天至宝,它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应该不屑于打这种小报告吧?”云澈有些心虚的【逆天邪神】道。

  “好,就算如此。”茉莉纤眉紧沉:“你回到蓝极星之后,真的【逆天邪神】会再不来找我,真的【逆天邪神】会就此永远割舍你在神界的【逆天邪神】一切吗?”

  “……”云澈嘴巴微张,双手猛的【逆天邪神】一紧。他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没有想过这件事,但,那忽然降下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让他名震天下,却也将他逼到了从未想过的【逆天邪神】“绝境”,这是【逆天邪神】他所能想到的【逆天邪神】唯一方法。

  “还有,你回到蓝极星后真的【逆天邪神】会就此安心吗?夏倾月和夏元霸的【逆天邪神】母亲明显是【逆天邪神】神界之人,她在苏醒记忆和力量后为什么会选择离开,而且再未回去?”

  “你在神界的【逆天邪神】这几年,应该听说过,论及隐匿气息,普天之下,没有人能胜过我。但当年只因刹那疏忽,我还是【逆天邪神】被狱萝所察觉。”

  “你如今的【逆天邪神】玄力已入神道,在下界本就极为惹眼。经过封神之战,东神域最顶级的【逆天邪神】强者也都牢牢记住了你的【逆天邪神】气息,你除非自废玄力,否则,一旦‘万一’发生,便会引发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后果。就算真的【逆天邪神】没有发生,你也会一直活在战战兢兢之中,你当真愿意如此吗?”

  茉莉的【逆天邪神】话,每一个字都不是【逆天邪神】危言耸听,而是【逆天邪神】最直白,最残酷的【逆天邪神】事实。

  在云澈九劫惊世之后,茉莉为他的【逆天邪神】今后思及了很多很多。云澈即将面对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什么,她远比云澈自己要清楚的【逆天邪神】多。

  蓝极星会如何,对她自己而言毫无所谓,哪怕整个星球陨灭,她也不会皱半下眉头。但她清楚那对云澈意味着什么。

  “茉莉,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想对我说什么?”云澈问道。

  茉莉看着他,字字沉重:“如果,你想保住自己,保住蓝极星,那么,你必须,也唯一要做的【逆天邪神】事,就算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让神界所有生灵敬你、忌你、惧你,强大到只有你能掌控他人的【逆天邪神】命运,而任何人都无法掌控你的【逆天邪神】命运……就如你在天玄大陆和幻妖界一样!”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