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56章 龙皇警示

第1256章 龙皇警示

  玄神大会落幕,但其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息,远胜历史上任何一届。

  尤其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名字响彻的【逆天邪神】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所有角落,又以极快的【逆天邪神】速度辐射至南神域与西神域。

  神劫败神灵,神灵败神王……

  身兼冰凰、凤凰、金乌三种神力,还可将两种神炎融合,衍生出打破所有人认知的【逆天邪神】绯红之火……

  身上有着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龙魂,更可施展让一众神主为之失色的【逆天邪神】“幻神术”……

  神劫境突破时黑云漫天,引来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

  在九重雷劫下安然无恙,还引导天劫神雷重创孤邪仙子……

  ………………

  ………………

  其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件,都可谓惊世骇俗。但这些却都并非是【逆天邪神】传闻,而是【逆天邪神】无数人在封神台,以及通过星辰之碑亲眼所见!

  而曾经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被所有人认定必是【逆天邪神】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却成就最年轻的【逆天邪神】神主后乍现了一瞬耀眼光华,之后却惨成云澈名动万界的【逆天邪神】踏脚石,就连一直以来的【逆天邪神】形象也是【逆天邪神】彻底崩塌。

  相比于洛长生曾经的【逆天邪神】“神话”之名,云澈并不单单是【逆天邪神】取而代之,而是【逆天邪神】世人眼中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神话,震撼的【逆天邪神】不仅仅是【逆天邪神】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玄者,让那些玄道前辈,甚至界王都一次次为之惊骇。

  尤其是【逆天邪神】来自天机界的【逆天邪神】“真神”预言,更是【逆天邪神】让王界都为之失态……宙天神帝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想要将他收为亲传弟子,梵天神帝想将神女下嫁给他,释天神帝想将他带回南神域,更吓人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混沌第一的【逆天邪神】龙皇,将当众要收他为义子……

  …………

  毫无疑问,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云澈”将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被提到最多的【逆天邪神】名字,亦可称之为最符合“神话”二字的【逆天邪神】人物。

  玄神大会结束,但各大星界并未就此离开,再有半月便是【逆天邪神】月神帝的【逆天邪神】新婚大典,而四大王界的【逆天邪神】外围都是【逆天邪神】互通的【逆天邪神】次元玄阵,半个之后,便可经由次元玄阵从宙天神界直接进入月神界。

  吟雪界早已彻底沸腾,亘古未有的【逆天邪神】热烈气息让漫天飞雪都有了不一样的【逆天邪神】温度。尤其是【逆天邪神】冰凰神宗,直到现在,大半的【逆天邪神】人都如经历了梦境一场,依然不敢相信这些竟然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若说整个冰凰神宗最平静的【逆天邪神】,反而是【逆天邪神】云澈。

  不过平静不代表他心中淡定……九重雷劫,他自己也做梦都没想过会引来如此震世异象。他在雷劫之后打败了洛长生,如愿取得封神第一,却也因此……狠狠的【逆天邪神】惊动了整个神界。

  王界那几乎是【逆天邪神】不顾形象的【逆天邪神】拉拢,对别人而言是【逆天邪神】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天赐,对他而言,却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重负。

  云澈一个人坐在水池旁边,安静思索着什么。没有人去打扰他,不要说摹灸嫣煨吧瘛壳些随同而至的【逆天邪神】吟雪弟子,就连冰凰宫主以及各大长老,在靠近他时都要马上收敛呼吸和气息,唯恐对他造成丝毫的【逆天邪神】干扰。

  先前,云澈是【逆天邪神】宗主亲传弟子,所有弟子要敬重,长老宫主也要重视七分。但现在的【逆天邪神】云澈……他只要点点头,就可以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女婿……龙皇的【逆天邪神】义子……随便一个身份都要压过整个吟雪界不知多少个层面,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

  “在想什么?”沐冰云雪影袅袅,脚步无声的【逆天邪神】走过来:“马上要见到她了,你不应该高兴吗?”

  云澈目光一动,回过神来,叹声道:“若能见过她,我当然高兴。只是【逆天邪神】,我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严重的【逆天邪神】事。今后,在想到离开的【逆天邪神】方法前,我注定只能一直留在神界,不敢回去。若是【逆天邪神】哪一天,我找到了回去的【逆天邪神】方法,却又注定我再也不能回来。”

  沐冰云深深看他一眼,轻语道:“云澈,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很特别的【逆天邪神】人。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女婿……龙皇的【逆天邪神】义子……任何一个身份,都足以让一个意志坚定的【逆天邪神】玄者为之付出任何代价,哪怕背弃先祖,抛弃所有的【逆天邪神】妻妾父母儿女也几乎不会有任何犹豫。”

  “而你,同样是【逆天邪神】毫不犹豫,却是【逆天邪神】毫犹豫不的【逆天邪神】拒绝,现在想的【逆天邪神】,也都是【逆天邪神】该如何避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察觉而回到出身的【逆天邪神】世界。你的【逆天邪神】所作所想,在他人看来,或许根本无法理解吧。”沐冰云轻轻一叹。

  云澈看着前方,微微发怔:“在宗门这几年,我每天都在修炼,在宗门其他人看来,我如此拼命,必定是【逆天邪神】对玄道有着很大的【逆天邪神】追求和野心……就像破云兄那样。其实……或许冰云宫主也不会相信,我当初修炼玄道,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任何野心,仅仅是【逆天邪神】想要守护我在意的【逆天邪神】人,让他们不再被人欺凌,所以,我被迫,也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超过了一个又一个人。”

  “我到来神界,也从未想过要在这个更高的【逆天邪神】位面闯出一片天地,仅仅是【逆天邪神】想要见到她而已,完全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

  “……”沐冰云看着他,用很轻的【逆天邪神】声音自语道:“难怪,你会有如此多的【逆天邪神】红颜知己,连姐姐都……”

  “啊?”云澈抬头:“冰云宫主你说什么?”

  沐冰云不自觉的【逆天邪神】避开眸光:“自言自语罢了。你会拒绝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我并不太意外,但你为何要拒绝龙皇?他亲口,还是【逆天邪神】当众说出收你为义子只是【逆天邪神】要给你一个身份,绝不会强迫你做什么,而这也是【逆天邪神】你目前最需要的【逆天邪神】,你为何要拒绝?难道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如你所想,怕对不起自己的【逆天邪神】父亲?”

  云澈摇了摇头:“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恩赐’是【逆天邪神】平白无故,不求回报的【逆天邪神】。”

  “但我感觉的【逆天邪神】出,龙皇对你并无企图。”沐冰云道。

  “现在没有,不代表将来没有。”云澈目光闪动,压低声音道:“龙本高傲,远不如人类那般贪婪。但……师尊曾教导过我,贪婪,为印在万灵骨子里的【逆天邪神】本性,要自己不甚了解之人,绝不可放下警惕之心……哪怕那是【逆天邪神】龙皇。”

  沐冰云:“……”

  “龙皇想收我为义子,外人看来,必定是【逆天邪神】因那个所谓的【逆天邪神】‘真神’预言,但其实不然。”云澈坦然道:“真正的【逆天邪神】原因,是【逆天邪神】我身上的【逆天邪神】龙魂极为特殊。”

  “你是【逆天邪神】担心……龙皇会想要夺舍你的【逆天邪神】龙魂?”沐冰云微微皱眉:“但真龙之魂,只可主动赐予,而不可能强行夺舍的【逆天邪神】。”

  “我知道。”云澈目光微凝:“和冰云宫主一样,我也感觉的【逆天邪神】出龙皇对我并无复杂意图,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想要庇护我——因为我拥有的【逆天邪神】特殊龙魂。但,龙魂虽不会让他对我产生贪念……我的【逆天邪神】身上,却还有另外一种,很大可能会让他想要夺取的【逆天邪神】东西。”

  “什么?”沐冰云面露惊异。

  龙神之髓!

  龙神之髓的【逆天邪神】存在,不但让云澈的【逆天邪神】骨骼刚硬到极致,还会不断的【逆天邪神】衍生龙神之血,让云澈的【逆天邪神】龙神血脉一日比一日浓郁。

  龙神之魂不可被夺舍,但龙神之髓却可以!

  若是【逆天邪神】被西神域真龙一族知晓这太古龙神之髓的【逆天邪神】存在……后果可想而知。

  “……”云澈没有言明,沐冰云也没有追问,两人沉默少许,沐冰云忽然道:“云澈,你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已经想好该怎么‘回去’了?”

  云澈一愣,思虑一会儿,终是【逆天邪神】点了点头,然后低声道:“龙皇来了。”

  “……!?”沐冰云月眉一蹙,就在这时,一股浩世威压忽然从天而降,一刹那间,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灵觉全部消失……如被无尽汪洋覆没。

  一个高大的【逆天邪神】身影,无声的【逆天邪神】出现在了云澈身前。

  正是【逆天邪神】龙皇。

  沐冰云惊然转身,冰凰神宗众人更是【逆天邪神】齐齐大骇。他们呆看着这个现身在眼前的【逆天邪神】混沌第一人,一时间如在梦中。

  “吟雪沐冰云,拜见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沐冰云迅速拉着云澈拜下,她的【逆天邪神】声音也顿时将所有人从惊恐中唤醒,全部慌忙下拜,但大脑依旧一片懵然。

  龙皇何许人物,连他们东神域四大神帝都要俯首的【逆天邪神】万界之尊,吟雪界在他面前,当真是【逆天邪神】渺如沙尘。而现在,他竟是【逆天邪神】亲身降临吟雪界下榻之地……毫无疑问,只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因为云澈。

  若无云澈,以龙皇之尊,或许根本连吟雪界之名都未曾记住。

  “你们退下。”

  短短四个字,温和平淡,却如天降神谕,让众人心魂骤紧,身体几乎是【逆天邪神】先于意志远远退离,沐冰云看了云澈一眼,也不敢提醒什么,飘身离开。

  龙皇手掌一翻,一声轻响,一个隔音结界已将他和云澈罩入其中。

  “晚辈云澈,拜见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云澈再次拜道。

  龙皇目光微俯,深深看了云澈一眼,一双龙眸如暗夜苍穹般幽邃:“为何拒绝?”

  声音落下,龙皇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

  因为他忽然发现,身前拜下身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呼吸竟是【逆天邪神】一片平稳。

  龙皇根本不需要刻意释放什么气势,他只需站在那里,存在于那里,万灵皆会在那无人可拒的【逆天邪神】龙威下俯首。

  唯一的【逆天邪神】例外,大概只有龙后。

  但现在,却是【逆天邪神】又多了一个……那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神主这等层面,如沐玄音稍稍释放一点威压,便会让他全身绷紧,无法呼吸。

  万灵之中,更以龙威为最。同等层面,龙之威压绝对要胜过,还是【逆天邪神】远胜其他任何生灵。

  但偏偏,云澈最不惧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龙威。

  云澈没有起身,俯首回答道:“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为当世之尊,晚辈……实在不敢。”

  “不敢?”龙皇道:“不敢答应,却反而敢拒绝?我都已经忘记上一次被如此忤逆是【逆天邪神】在何年何月。”

  云澈:“……”

  “你起来吧,我并非是【逆天邪神】来逼迫你。”

  未见龙皇有什么动作,一股奇异的【逆天邪神】气场已托在了云澈身上,云澈也顺势起身,端端正正的【逆天邪神】站在龙皇身前……虽然他不惧龙威,但不代表他不紧张。眼前,可是【逆天邪神】当世最恐怖的【逆天邪神】人物,随便吹口气都能将他将世间完全抹去。

  “我为何要收你为义子,又为何会如此迫不及待的【逆天邪神】主动来找你,你应该很清楚。”龙皇徐徐道:“你所拥有的【逆天邪神】龙魂,是【逆天邪神】来自你出身的【逆天邪神】世界吗?”

  “是【逆天邪神】。”云澈无比简短的【逆天邪神】回答。

  “除了龙魂,你还被赐予了‘血脉’吧。”龙皇道,似是【逆天邪神】询问,却是【逆天邪神】无比肯定的【逆天邪神】语气。

  “是【逆天邪神】。”

  “你不必紧张。”龙皇的【逆天邪神】语气更加温和了几分,感叹道:“太古龙神……它竟在神界之外的【逆天邪神】世界留下了传承,看来,对太古龙神而言,那必定是【逆天邪神】个极其重要的【逆天邪神】世界。”

  云澈:“……”

  “你放心,我不会追问你的【逆天邪神】出身世界。”龙皇似是【逆天邪神】看破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担忧,随之深深感慨道:“我龙神一族因继承着龙神血脉,成为万界之尊,无可匹敌,却无一有幸能继承龙神神魂。本以为龙神神魂已随太古龙神而逝灭,没想到,世间竟还有有一缕龙神神魂残存,对我龙神一族而言,这或许是【逆天邪神】这无数年来,最好的【逆天邪神】消息了。”

  龙皇的【逆天邪神】感慨发自肺腑,这世间也难有什么事能让他如此动容:“我欲收你为义子,既为保你,更为保护这最后的【逆天邪神】龙神神魂。不会强迫你入龙神界,亦不会强求你做任何事……你当真不愿?”

  “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之恩,晚辈会铭记于心。”云澈道。

  龙皇微微紧了紧眉头,轻叹一声:“罢了,若无足够的【逆天邪神】意志,又怎么被龙神神灵赐予最后的【逆天邪神】神魂。你既选择了完全的【逆天邪神】自由,那就要有自己承担一切的【逆天邪神】觉悟……你毕竟太年轻,倒也正是【逆天邪神】天真的【逆天邪神】年龄。”

  “先前的【逆天邪神】话,我再说一次。”龙皇正色道:“若哪一天,你觉得自己不适合留在此处,那就来我龙神界。凭你拥有的【逆天邪神】龙神血脉和神魂,龙神界会是【逆天邪神】你在这世上最安生的【逆天邪神】地方!”

  “晚辈谨记……其实,有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所赐的【逆天邪神】龙神印,以及欲收晚辈为义子这句话,已经是【逆天邪神】对晚辈的【逆天邪神】一种莫大保护了。”云澈道。

  “那你也太小看这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人了!”龙皇声音稍稍转冷:“云澈,我问你,以你在东神域这些年,以及这段时间在宙天界的【逆天邪神】所见所闻所知所感,你觉得这东神域最让你觉得危险,最该忌惮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谁?”

  云澈抬头,微微一想,如实说道:“梵帝神女。”

  “哦?”龙皇面露明显讶色,随之淡淡一笑:“倒不愧是【逆天邪神】身具太古龙神的【逆天邪神】神魂,你和千叶影儿应该并无接触,却能有如此感触……不错,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个很危险的【逆天邪神】人物,犹胜她的【逆天邪神】父亲。但,她是【逆天邪神】其一,还有一人你要防备,也必须防备……”

  “那就是【逆天邪神】即将带去你星神界的【逆天邪神】星神帝——星绝空!”

  ——————————

  【有点难写,稍缓一下……】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