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50章 神帝之争(上)

第1250章 神帝之争(上)

  耀金色的【逆天邪神】十个大字,带着神秘而遥远的【逆天邪神】天机之力印入所有人眼瞳和灵魂深处。

  哗——

  短暂的【逆天邪神】静寂,随之忽然爆发出风暴一般的【逆天邪神】声潮。

  单单天机三老的【逆天邪神】亲口言语,已是【逆天邪神】让人内心震骇。而如今呈现在他们眼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镶嵌在天机神典,还是【逆天邪神】铭刻在第一页的【逆天邪神】远古预言。

  在场的【逆天邪神】一众玄道强者又岂会识别不出,这十个金色铭印所释放的【逆天邪神】气息无比之古朴遥远,至少来自数十万年以前,绝非近期或临时刻印。

  也就意味着,天机三老所说绝无虚假!

  天机界玄道低微,但因其窥破天机之力而在东神域有着极高的【逆天邪神】地位,在这封神台上,也是【逆天邪神】唯一有资格与王界同席的【逆天邪神】星界。其天机之力的【逆天邪神】强大可见一斑。

  天机界从无虚言,其预言和窥破更是【逆天邪神】奇准无比,这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人尽皆知之事,否则断然不会被四王界如此看重。甚至,就连西神域、南神域也经常有一些绝世强者不惜远跨星界,亲身拜访天机界。

  而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一些重大预言,往往都是【逆天邪神】一些天机之主临终所留。因为临终之前,灵魂浮离之时,据说将可以窥探到平生无法窥视的【逆天邪神】领域……

  而这个预言,亦是【逆天邪神】临终所留……还是【逆天邪神】来自天机太祖!

  因而其给所有人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无疑如惊涛骇浪。

  “天机太祖的【逆天邪神】预言……云澈将来可能成为真神……真神啊!”

  “这……这不可能吧?真神是【逆天邪神】远古时代的【逆天邪神】事,现在的【逆天邪神】世界,根本不可能出现真正的【逆天邪神】神。这都是【逆天邪神】最基本的【逆天邪神】常识了!”

  “那你用你所知道的【逆天邪神】常识告诉我,这世上有没有可能出现九重雷劫!?”

  “……”

  “天机太祖居然早就预言到了会有九重雷劫,那么……真神重临……也会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如果这世上真的【逆天邪神】出现一个真神,那……那岂不是【逆天邪神】主宰天地……还要在所有王界之上!?”

  “岂止是【逆天邪神】王界之上,远古传说中的【逆天邪神】真神可以移星换月,一念万生,怕是【逆天邪神】神界所有王界加起来,也不可能威胁到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神灵。”

  “嘶……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这种预言……真的【逆天邪神】会有人信?”

  “天机界是【逆天邪神】什么地方?天机太祖是【逆天邪神】什么人物,我们的【逆天邪神】确不知道……但你好好看诸位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

  “……”

  封神台哗然一片,惊乱不休,但众神帝的【逆天邪神】目光却都是【逆天邪神】死死的【逆天邪神】定格在天机神典上,任凭周围惊涛骇浪,目光和心神都没有一刹那的【逆天邪神】偏离,似乎想要极力看穿这十字预言所蕴藏的【逆天邪神】更深天机。

  真神……

  这两个他们一生都在渴恰灸嫣煨吧瘛矿的【逆天邪神】字眼,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般,在他们灵魂中激荡的【逆天邪神】如此剧烈。

  就连一直满口不屑的【逆天邪神】释天神帝,也是【逆天邪神】眼珠外凸,如被定身般许久一动不动。

  反倒是【逆天邪神】云澈只是【逆天邪神】稍稍愕然,随之却是【逆天邪神】微微撇了撇嘴。

  这天机界……简直扯淡啊!

  我不惧雷劫,是【逆天邪神】因我拥有邪神玄脉,不惧世间任何形式的【逆天邪神】雷电,是【逆天邪神】个毛线的【逆天邪神】“天机之子”!先前的【逆天邪神】那九重雷劫带着强到极点的【逆天邪神】凶暴与愤怒,恨不能将我毁得一丁点渣都不剩,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如这个三个老头说的【逆天邪神】一样“为了向世间宣告天道之子的【逆天邪神】降生”!

  不过话说回来……

  这三个天机老头说的【逆天邪神】很棒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圆,只能强行咬死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居然就给圆上了!

  而且看样子,这些人,包括各大神帝在内,居然都信了!?

  天机太祖啊……

  天机神典第一页啊……

  完美对上的【逆天邪神】“九重天劫”啊……

  简直连我都快信了啊!

  吟雪界还未从九重雷劫带来的【逆天邪神】震骇和云澈夺得封神首位的【逆天邪神】“梦境”中恢复过来,便再次被这个天机太祖的【逆天邪神】预言轰入另一个更震撼,更荒谬的【逆天邪神】梦境。

  “冰云……”沐涣之艰涩无比的【逆天邪神】道:“这小子……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你……从下界带回来的【逆天邪神】?”

  “……”沐冰云久久不言。

  是【逆天邪神】啊……这个彻底撼动东神域,惊动神界,连众神帝都为之色变的【逆天邪神】青年人……

  真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当初自己为了报救命之恩,顺便将之带入吟雪界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吗……

  那时,才不过三年前。

  三年前,他连神道都未踏入,事事还要自己悄然在侧维护。而今天,却已达到了整个东神域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最顶峰,站在了整个吟雪界历史都未曾碰触过的【逆天邪神】高度。

  还引来了撼动诸天,神话一般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又对应了必将让整个神界天翻地覆的【逆天邪神】“真神”预言。

  这样一个人……竟是【逆天邪神】由自己从下界带回……

  火如烈和炎绝海对视一眼,却俱是【逆天邪神】无言。

  “九重天劫,真神预言……”水映月低念一声:“父王,你曾说过,天机界主要为‘窥探’,而极少预言。但所有载入天机神典的【逆天邪神】预言,最终都会一一实现,从无例外。难道这次……也会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

  水千珩却是【逆天邪神】久久瞠目,毫无反应,如果细看,会发现他的【逆天邪神】嘴唇在不断的【逆天邪神】哆嗦。

  地位越高,玄道修为越强,越是【逆天邪神】明白“天机界的【逆天邪神】预言”和“真神”意味着什么。

  “天机神典为太祖所立,亦是【逆天邪神】太祖亲自将这十字预言刻印在了神典第一页。”莫语有些激动的【逆天邪神】道:“太祖一生七次预言,应验其六,他的【逆天邪神】最终预言,在任何人听来都荒谬之极的【逆天邪神】‘九重天劫’如今也已应验,‘真神重临’一事太过惊世骇俗,或许无人会真正相信,但老朽三人却是【逆天邪神】坚信不疑!”

  莫语目视云澈,音调陡升:“便如老朽先前所言,九重雷劫连诸位神帝都无法抵挡,却未能伤及云澈分毫,反而让他焕然重生,还可驾驭天道劫雷……这些,都对应先祖所留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之说!既为天道之子,当为天道所佑,将来若成真神,亦是【逆天邪神】天道之意,无人可逆!”

  “因为无人可逆天道!”

  莫语之语,再次在众人耳边响起连串的【逆天邪神】轰雷。

  莫语说完,手掌一挥,天机神典顿时浮至天机三老身前,然后缓缓合上。

  十个耀金色的【逆天邪神】大字在瞳孔消失,各大神帝的【逆天邪神】脸色也都在同一个瞬间发生了各自的【逆天邪神】变化……但相同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们的【逆天邪神】神识全部集中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莫语伸手,准备将闭合中的【逆天邪神】天机神典收回……但,就在天机神典完全闭合前的【逆天邪神】那一瞬间,十字预言的【逆天邪神】下方,忽然浮现另外两行金色字印:

  善则诸天永安;

  戾则魔神戮世。

  天机神典消失,而天机三老却是【逆天邪神】在一瞬间面色陡变、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刹那闪现,但这十二字却如有着奇异灵性一般,深深印入他们心魂。

  “这……”

  莫语却是【逆天邪神】一抬手,然后缓缓摇头:“先祖既不愿公之于众,那便决不可说!这十二字,唯我三人知晓!”

  “而且,云澈此子虽性情刚烈,但目光清澈,身上毫无负面之气,断无可能会堕为‘魔神’。”

  莫问和莫知也都微微点头。

  身为天机三老,他们识人极准。虽然,他们无法完全明了寰天太祖在十字预言后留下十二字究竟意味着什么,但至少,他的【逆天邪神】一身刚硬刚直,和“魔神戮世”毫不沾边。

  而且,他既为“天道之子”,自是【逆天邪神】最不可能违逆天道的【逆天邪神】人。

  宙天神帝起身,一声轻叹:“没想到,寰天太祖当年竟还留下如此惊世预言,可叹,可叹啊。”

  “宙天神帝莫不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相信了这所谓预言?”释天神帝微微咧嘴:“天机界之名,本王在南神域也是【逆天邪神】多有耳闻,若是【逆天邪神】其他预言,本王或许会信上一二,纯当乐子,但‘真神’,啧啧……区区凡人,也配‘预言’真神?”

  对于释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嘲讽,天机三老毫无动容。

  宙天神帝道:“‘天机’不可尽信,却也不可不信。‘真神重临’的【逆天邪神】预言的【逆天邪神】确让人无法相信,但‘九重天劫’为真,云澈神劫境战胜神灵境,神灵境完胜神王境的【逆天邪神】天资更是【逆天邪神】众目共赌,毫无虚假。”

  “所以呢?”释天神帝眼睛一眯。

  宙天神帝却没有理会他,目视云澈,神态凝重:“云澈,天机预言虽不可尽信,但你的【逆天邪神】天赋、资质,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亘古少有,稍有荒废,都会是【逆天邪神】我们东神域的【逆天邪神】莫大损失。”

  “因此,本王欲纳你入我宙天界,你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王界,神界最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存在,权势、玄道、名望,都是【逆天邪神】整个混沌的【逆天邪神】最巅峰,立于王界,哪怕只是【逆天邪神】地位最底下的【逆天邪神】守卫侍从,也可俯瞰诸世,藐视众生。

  入王界,这无论在哪个神域,哪个星界,都是【逆天邪神】所有玄者最极致的【逆天邪神】追求,却也是【逆天邪神】最不可能实现的【逆天邪神】奢望。

  而现在,宙天界竟主动要将云澈纳入宙天界!

  还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亲口所邀!

  若是【逆天邪神】他人,必将引来满场惊然……但,下意识的【逆天邪神】哗然之后,众人心中却并未泛起太过强烈的【逆天邪神】惊讶,反而逐渐开始觉得理所当然。

  封神第一,神灵完胜神王,身负三神力三元素,引来九重雷劫,再加上真神预言……任何一点都是【逆天邪神】惊世骇俗,会引来宙天界的【逆天邪神】青睐,简直再正常不过。

  吟雪界先是【逆天邪神】惊愕,随之全部面露狂喜之色。

  云澈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界王亲传弟子,又刚刚为吟雪界赢得无上荣光,若是【逆天邪神】被其他星界“挖墙脚”,那绝对是【逆天邪神】很大的【逆天邪神】耻辱。但被宙天神界“挖墙脚”,那无论对云澈还是【逆天邪神】吟雪界,都只会是【逆天邪神】莫大的【逆天邪神】荣光。

  “云澈,快……快答应!”沐涣之道。

  其他吟雪长老、宫主都是【逆天邪神】面带喜色,深感沐涣之的【逆天邪神】激动言语纯属多余。宙天界……还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亲自抛出的【逆天邪神】橄榄枝,云澈又岂会拒绝?也根本没有人会拒绝。

  从吟雪界一个中位星界一步跨到王界,这绝对是【逆天邪神】神界历史上最惊人的【逆天邪神】飞跃……但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天赋和表现,这是【逆天邪神】他应得的【逆天邪神】!

  沐冰云:“……”

  “如今的【逆天邪神】云澈,已的【逆天邪神】确不是【逆天邪神】吟雪界所能配得上了。”炎绝海低声叹息。

  “九重雷劫,真神预言啊……”火如烈长长一叹,内心无论如何都无法平静。

  云澈眉头一动,还未回应,却见梵天神帝忽然起身笑道:“呵呵,宙天神帝之言,本王深为赞同,以云澈这引来九重雷劫的【逆天邪神】旷世天赋,的【逆天邪神】确容不得半点荒废。”

  “不过,恕本王直言,单就玄道而言,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第一领域却并非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而是【逆天邪神】我梵帝神界!也就是【逆天邪神】说,若不想荒废云澈的【逆天邪神】天赋,东神域再无比我梵帝神界更适合的【逆天邪神】地方。”

  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屏息。

  梵天神帝之言……分明是【逆天邪神】要和宙天神帝抢人!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