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4章 再战
  全场死寂,无人回应。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充满着惊悸,如在看一个根本不该存在于世的【逆天邪神】怪物。

  洛长生脸色煞白如纸,愣愣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对他的【逆天邪神】话毫无反应。

  方才的【逆天邪神】恐怖天威,连一众神主神君都惊得心胆欲裂,何况初入神王境的【逆天邪神】洛长生。

  而就是【逆天邪神】这样的【逆天邪神】天威之下,云澈居然还活着,活生生的【逆天邪神】站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他们更愿意相信视线中的【逆天邪神】云澈不过是【逆天邪神】一个虚幻的【逆天邪神】泡影。

  “洛长生……”云澈的【逆天邪神】声音如闷雷般低沉,震荡着无数颤栗中的【逆天邪神】心魂:“我们之间的【逆天邪神】交手还没结束……接着来啊!!”

  洛长生瞳孔瑟缩,嘴唇微微颤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是【逆天邪神】发不出一丝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哥哥,你先把衣服穿上!羞死啦!”

  一个空灵悦耳的【逆天邪神】少女之音在这时清脆的【逆天邪神】响起,顿时如在混沌压抑的【逆天邪神】世界中注入了一缕清泉,让众人皆是【逆天邪神】心魂一醒。

  水媚音的【逆天邪神】娇声呼喊让云澈一怔,这才忽然发觉自己竟是【逆天邪神】赤身而立,一丝不挂的【逆天邪神】面对东神域芸芸众生。他手臂闪电般的【逆天邪神】一挥,一件新的【逆天邪神】冰凰雪衣已穿戴在身,衣袂在不断闪动苍白雷光下混乱飞扬。

  饶是【逆天邪神】云澈脸皮厚如城墙,心魂还刚刚发生过蜕变,老脸也不禁一阵发热。

  水媚音绝非单纯的【逆天邪神】呼喊,而是【逆天邪神】能净化心灵的【逆天邪神】无垢魂音,让众人快速从劫雷带来的【逆天邪神】恐惧与云澈带来的【逆天邪神】惊然中回神。

  宙天神帝脸上肌肉明显在轻微抽搐,他向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伸出手,但伸到一半,又收了回去,深皱着眉头道:“云澈,你……为什么还活着?你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活下来的【逆天邪神】?”

  那白色的【逆天邪神】劫雷之威,他们刚才可是【逆天邪神】亲身领教。集合众神帝、神主、神君之力铸起的【逆天邪神】屏障,被天道之力一轰而溃……那还只是【逆天邪神】边缘之力。

  若是【逆天邪神】立于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核心,宙天神帝毫不怀疑,就是【逆天邪神】一个神主,都会被瞬间轰灭成虚无。

  但云澈,他只是【逆天邪神】一个神劫境的【逆天邪神】玄者,刚刚才和洛长生战至重伤濒死……他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手下都惨败到毫无还手之力,又怎么会在那么恐怖的【逆天邪神】雷劫下存活!?

  无法相信,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更无法理解。

  而云澈不但还活着,全身上下居然已是【逆天邪神】看不到一丝伤痕!

  那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太过狂暴,从第一重雷劫落下直到现在完全平息,也才过去了不到一刻钟。

  而一刻钟之前,云澈全身伤得几乎都找不到一处完好的【逆天邪神】地方……短短一刻钟,就是【逆天邪神】太初神水,就是【逆天邪神】大罗金丹,也不可能愈合到如此地步。

  还有他身上的【逆天邪神】苍白雷光……那是【逆天邪神】第九重雷劫的【逆天邪神】雷光,它有多可怕,宙天神帝依然在深深心悸。

  而这抹并未散去,象征着最高层面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苍雷,居然就这么温顺无比的【逆天邪神】缠绕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不要说他的【逆天邪神】身躯,连他刚刚换上的【逆天邪神】雪衣都未造成丝毫的【逆天邪神】损伤——那似乎只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光,毫无杀伤力,但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目光触及这抹白光时,心魂都会剧烈震荡,怯惧横生。

  “……”云澈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龙皇深深的【逆天邪神】看了云澈一眼,忽然道:“云澈和洛长生之战因雷劫而中断,洛长生虽已离开封神台区域,但是【逆天邪神】为不可抗力所干涉,因而不算落败。也就是【逆天邪神】说,封神之战并未结束。”

  宙天神帝侧目:“龙皇的【逆天邪神】意思是【逆天邪神】?”

  “天降九劫,亘古未有。说明云澈的【逆天邪神】天赋和潜力亦是【逆天邪神】空前绝后。但,相比他一人,眼下这场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终结之战无疑更重要的【逆天邪神】多,至于其他,自该容后再说!”龙皇平淡无比的【逆天邪神】道。

  龙皇之语,自是【逆天邪神】字字万钧。

  宙天神帝微愕,随之深以为然的【逆天邪神】点头,沉声道:“祛秽!”

  祛秽尊者终究是【逆天邪神】祛秽尊者,一个在任何情境之下,都会将规则执行到极致的【逆天邪神】人。他一个闪身来到消失的【逆天邪神】封神台区域,手中玄光闪动,一道纯白色的【逆天邪神】屏障顿时从他的【逆天邪神】身下蔓延,直蔓三百里,罩在了雷劫轰出的【逆天邪神】空洞之上。

  亦形成了一个全新的【逆天邪神】三百里“封神台”!

  以祛秽尊者之力,这个以玄力屏障铺成的【逆天邪神】战场,要远比先前的【逆天邪神】封神台还要坚韧。

  “洛长生,你与云澈之战并未终结。方才因雷劫而断,现在雷劫既消,便该继续。速入战场吧,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拒绝,那么,便将视为弃战落败!”

  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音调依旧先前,铿锵冷漠。

  九重雷劫带来的【逆天邪神】震撼远远未消,众人还未缓过气,醒过神,便忽然又转回了封神之战。

  但,这是【逆天邪神】龙皇之言和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决定,而且合情合理。

  他们想起就在方才云澈被洛长生完全碾压的【逆天邪神】局面,颇似梦幻一场。

  无数的【逆天邪神】目光转向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所在,而后者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一动不动。

  “洛长生,”云澈眼眸微眯,低沉的【逆天邪神】道:“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不敢了吧!”

  这句话无疑狠狠刺激到了洛长生,他瞠直许久的【逆天邪神】眼瞳猛地一凝,胸口起伏,嘴角生生挤出一丝淡笑:“我……会……怕……你!?”

  “长生!”洛孤邪一把抓住他,沉声道:“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雷电气息极为怪异,先不要……”

  未等洛孤邪说完,洛长生却忽然挣脱,飞身而起,一跃落在了云澈前方。

  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碰撞在了一起,但,完全不同于先前,这次,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目光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颤动,而云澈却一片冰冷的【逆天邪神】淡漠。

  滋……滋……滋滋……

  雷光闪动的【逆天邪神】声音格外的【逆天邪神】刺耳,洛长生与他只有十丈之遥,目光触及这些苍白雷电,竟有一种灵魂在被无数钢针扎刺的【逆天邪神】感觉。更诡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他居然完全感知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不仅感知不到他的【逆天邪神】玄气,就连他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都完全感觉不到。

  而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就连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洛孤邪,就连一众神帝,也丝毫察觉不到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覆在他身上的【逆天邪神】那层苍白雷电,将云澈的【逆天邪神】玄气和生命气息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隔绝,就连神主的【逆天邪神】灵觉都无法穿透。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胸口起伏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心脏更是【逆天邪神】狂跳不止,几欲脱出胸腔。

  就在不到一刻钟前,他还在将云澈完全碾压,将他逼到绝路,将他任意踩踏,但现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和灵魂竟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恐惧……巨大的【逆天邪神】落差衍生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天大的【逆天邪神】耻辱。

  他是【逆天邪神】成就神王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历史上最年轻的【逆天邪神】神王,最了不起的【逆天邪神】天才!他怎能在一个刚刚渡过雷劫,一个刚刚才被他肆意践踏的【逆天邪神】人面前露出恐惧!

  更不能退却和落败!!

  无论如何都不能……也没有理由退却和落败!

  他强敛心神,猛一咬舌尖,腰身也死死绷直,脸上露出一丝强者面对弱者的【逆天邪神】淡笑:“云澈,你真是【逆天邪神】又一次给了我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惊喜。呵,九重雷劫,了不起……了不起啊!”

  云澈:“……”

  “我不得不承认,将来,你很有可能会在我之上,可惜,那是【逆天邪神】将来。”洛长生嘴角微咧,勾起一丝有些扭曲的【逆天邪神】笑意……似乎在告诉着云澈,你有没有将来,都是【逆天邪神】未知。

  “但现在的【逆天邪神】你……不要说九重雷劫,就是【逆天邪神】十重,一百重,你也不过是【逆天邪神】个刚刚渡过雷劫,初入神灵境的【逆天邪神】人,你该不会天真的【逆天邪神】以为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就有资格当我的【逆天邪神】对手了吧?”

  云澈不言,冷漠的【逆天邪神】目光深处,闪动着能刺人骨髓的【逆天邪神】寒光。

  祛秽尊者皱了皱眉,手臂一挥:“封神问鼎之战继续,规则如前,开战!”

  很显然,洛长生被自己的【逆天邪神】话给说服了,“云澈只是【逆天邪神】初入神灵境”这个事实深深占据了洛长生意识的【逆天邪神】上风,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开始变得笃定,向云澈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伸手:“我身为神王,还不屑向你一个初入神灵境的【逆天邪神】人当先出手,来,全力攻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比刚才有了几分长进。”

  云澈依然没有言语,缓缓抬手,向洛长生伸出一根手指。

  滋!

  一声轻鸣。一道白色的【逆天邪神】雷束从他指尖射出……

  一瞬间,从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上贯穿而过。

  洛长生毫无反应,唯感胸口没来由的【逆天邪神】一凉,剧痛袭来,他下意识的【逆天邪神】低头,才忽然感觉,自己的【逆天邪神】胸口,竟多了一个血洞。

  一个将他的【逆天邪神】身体直接贯穿的【逆天邪神】血洞。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瞳孔一下子收缩到针眼般大小,封神台所有玄者更是【逆天邪神】全部呆立当场。

  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玄气涌动,仅仅只是【逆天邪神】雷光一闪,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体便已被贯穿……那可是【逆天邪神】神王的【逆天邪神】灵觉,神王的【逆天邪神】躯体,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反应,护身玄气更如不存在一般,连一声抵御挣扎的【逆天邪神】嘶鸣声都未发出。

  鲜血终于崩涌而出,洛长生闷哼一声,手掌死死压在伤口之上……这个血洞并不大,对一个神王而言,算不上什么重伤,但对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心魂却造成近乎毁灭性的【逆天邪神】重创。

  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指微微一转,指头闪电微闪。

  砰!!

  又一个贯穿身躯的【逆天邪神】血洞出现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右胸之上,洛长生一声痛吟,踉跄后退,感受着那股穿体的【逆天邪神】凉气与剧痛,他整个心脏急剧痉挛……

  他的【逆天邪神】灵觉依旧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反应,护身玄力依旧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抵抗。

  “你……”他盯视着云澈,身体竟在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发抖,但恐惧很快化为屈辱,又转为无比强烈的【逆天邪神】怨怒,他一声低吼,灰光一闪,悯龙刀抓于手中,全身涌起汹涌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向云澈狠狠劈落。

  先前和云澈一战,洛长生怕把云澈直接碾死,自始至终,都没以用过超过三分力。但这一刀,在无形恐惧的【逆天邪神】驱使之下,他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完全爆发,悯龙刀所到之处,带起片片混乱的【逆天邪神】空间涟漪。

  若是【逆天邪神】一刻钟前的【逆天邪神】云澈,这一刀,他必死无疑。

  但,面对洛长生这涌上全部力量的【逆天邪神】一刀,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动不动,唯有右臂缓缓抬起,微张的【逆天邪神】手掌迎向当空斩落的【逆天邪神】悯龙刀。

  这一幕,惊得所有人心脏一跳。

  “云澈他……难道他要……”

  云澈的【逆天邪神】举动让洛长生眼瞳瞪大,一声低吼,涌满神王之力的【逆天邪神】刀势又更加凶狠了一分:“找死!!”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