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1章 天道颤栗(上)

第1241章 天道颤栗(上)

  “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封神台一片惊喊……天劫雷域,对于众星界强者而言早已见惯,但赤色雷域,在场之人,乃至整个东神域,整个神界都未有一人见过,神界历史,更是【逆天邪神】绝无相似的【逆天邪神】记忆和记载。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梵天神帝眉头大皱。

  “难道是【逆天邪神】……第七重雷劫?”千叶影儿轻语道。

  “什么?”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话让众神帝都齐齐转首,全部剧烈动容。

  此时,苍穹雷域已完全变成赤色,再无一丝紫色雷光。赤色雷域中,猩红色的【逆天邪神】闪电不断扭曲嘶鸣,将天地从紫色染成了血一般的【逆天邪神】赤红色,滚滚翻动的【逆天邪神】赤色雷云,比黄昏将近的【逆天邪神】红霞更加浓郁耀目。

  人们还未从六重雷劫降世的【逆天邪神】震撼中回过神来,便在忽然降下的【逆天邪神】赤色世界中心魂懵然,如坠越来越虚幻的【逆天邪神】梦境。

  轰隆隆隆隆……

  苍穹在轰鸣,赤光在狰狞,当赤色雷域完全成型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封神台上所有经历过雷劫的【逆天邪神】玄者无不脸色骤变。

  因为那股忽然降下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压,比之紫色雷域,要沉重恐怖了何止十倍……几十倍!

  在这股赤色威压下,不要说神劫、神灵境的【逆天邪神】玄者,就连一众神王,都全部生出了卑微感,而且无比强烈。他们感觉到自己就像是【逆天邪神】天阙之下一只如沙尘般卑微的【逆天邪神】蝼蚁,天道之怒下,只需瞬间,便可将他从世间完全抹去。

  神君之下,所有玄者都开始了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战栗。这种骤生的【逆天邪神】卑微和恐惧感与阅历、心境、胆识无关,而是【逆天邪神】太过沉重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压下,源自灵魂和躯体的【逆天邪神】最本能反应。而也是【逆天邪神】这种最本能的【逆天邪神】反应,彰显着这股天道之威,天道之怒的【逆天邪神】极端可怕。

  而如此威怒,居然只是【逆天邪神】针对一个修为才神劫境的【逆天邪神】人类。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发生了什么?这到底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沐涣之等人完全是【逆天邪神】一副懵然的【逆天邪神】状态,自天覆黑云之后,所发生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太过离奇和骇人,几乎每一幕都将他们的【逆天邪神】认知完全颠覆。

  “啪!!”

  火如烈狠狠的【逆天邪神】抽了自己一个耳刮子,然后一脸懵逼的【逆天邪神】站在那里看着眼前被完全染成血红色的【逆天邪神】世界……疼的【逆天邪神】龇牙咧嘴,却没有从“幻境”中醒来。

  “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第七重雷劫?”

  龙皇一直仰头望天,自言自语道。

  嚓!!!

  无数道目光的【逆天邪神】骇然注视下,赤色雷域在这时缓缓分开,一道刺目赤芒在雷域中心显现,那一刹那,覆没天地的【逆天邪神】红光一下子浓郁了数倍,本就极端恐怖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压亦在这时倍增,死死的【逆天邪神】覆住封神台。

  而封神台上,唯一的【逆天邪神】存在就是【逆天邪神】云澈。也告诉着所有人一个必将撼动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事实……

  “难道是【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

  “第六重之后的【逆天邪神】……第七重劫雷!!?”

  “啊……这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吗?第六重难道竟然不是【逆天邪神】极限?还会有……第七重?”

  “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红色雷域,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第七重劫雷……我们这是【逆天邪神】在见证历史啊!”

  震惊、骇然、激动、呆滞、兴奋、难以自信……所有人都已忘了这里是【逆天邪神】宙天神界,忘了这里是【逆天邪神】极为神圣的【逆天邪神】封神台,情绪、场面彻底大乱……

  宙天封神台从存在至今,从未失控到如此地步。

  但,宙天界却无一人管束,就连裁决者之首,严苛到绝情的【逆天邪神】祛秽尊者也都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赤红色的【逆天邪神】苍穹,目光不敢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偏离,唯恐错过哪怕一个瞬间。

  因为,他们在亲眼见证着一个真正的【逆天邪神】神迹。

  雷域中心的【逆天邪神】红芒在一点点的【逆天邪神】脱出……一丈、十丈、二十丈……五十丈……直达百丈。

  而这道红芒却不再是【逆天邪神】先前那般的【逆天邪神】雷光,而分明是【逆天邪神】一把将雷电之力压缩到极致的【逆天邪神】雷剑!

  雷剑之上,赤雷嘶鸣,天威浩荡。恍然之间,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远古神明手持赤剑,威凌尘世。

  百丈雷剑从雷域中完全脱出,没有荡天轰鸣,没有霹雳之音,雷剑从云澈的【逆天邪神】正上空直直而下,临落世间。

  嚓——————

  雷剑坠世,刺落于封神台中心……也刺落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躯之上,霎时红光漫天,雷鸣惊世,覆满封神台的【逆天邪神】紫色雷海转瞬间便化作赤色雷海,刺耀着无数双瞪到最大的【逆天邪神】眼瞳。

  所有人全部在屏息中完全失声,天地之间,唯剩雷鸣。

  刺落的【逆天邪神】雷剑在缓慢的【逆天邪神】沉下,每沉下一分,封神台的【逆天邪神】赤色雷海便会狂暴一分,当雷剑终于完全沉下,消失之时,封神台上赤色雷海所泛动的【逆天邪神】劫雷气息,已可怕到让一众强者的【逆天邪神】心脏都惊悸到无法跳动。

  这是【逆天邪神】天道雷劫,是【逆天邪神】从未出现过的【逆天邪神】赤色劫雷。

  亦是【逆天邪神】神界历史上第一次现世的【逆天邪神】第七重雷劫。

  从第一重雷劫到第六重雷劫,每一重劫雷数量都是【逆天邪神】倍增,同时也是【逆天邪神】劫雷之威的【逆天邪神】倍增。

  但这第七重劫雷,它却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质变,只有一道赤色的【逆天邪神】雷剑,但其势其威,比之第六重的【逆天邪神】三十二道劫雷,却根本不是【逆天邪神】倍增……而是【逆天邪神】层面上的【逆天邪神】跨越。

  如果说,前六重雷劫是【逆天邪神】为了谴罚和考验欲修神道的【逆天邪神】凡人。

  那么这完全质变的【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第七重雷劫,则像是【逆天邪神】天道在愤怒和惊惧之下,不遗余力的【逆天邪神】想要毁灭一个必将祸世的【逆天邪神】可怕魔神。

  赤色雷光映照着每一个人的【逆天邪神】瞳孔和面容,但过去了许久,却是【逆天邪神】无一人出声。

  如洛上尘、君无名、水千珩等人,俱是【逆天邪神】全身僵直,如失心魂。

  六重雷劫,让他们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而这在眼前降临的【逆天邪神】第七重雷劫,让他们都如坠幻境。作为东神域最顶层的【逆天邪神】存在,他们却是【逆天邪神】完全想象不出,该是【逆天邪神】何等可怕的【逆天邪神】天赋,才会引来这空前绝后七重雷劫。

  他若是【逆天邪神】存世,未来,又会达到怎样的【逆天邪神】高度……

  云澈,这个自称下界出身,师承中位星界,年龄尚不到半个甲子的【逆天邪神】青年人,他究竟是【逆天邪神】……何方妖胎!?

  “七……重……雷……劫……”水映月嘴唇轻动,每一字都如梦呓之音。

  水映痕喉咙滚动,嘴唇发青,艰难无比的【逆天邪神】道:“他……他……他还……活着吗?”

  “……”水千珩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那道雷剑,足以将一个神王瞬间毁成虚无……”

  “啊……”水映痕嘴巴大张。

  “不,不是【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水媚音却是【逆天邪神】微微摇头,轻声道:“云澈哥哥还活着,我能感觉的【逆天邪神】到……他一定还活着!”

  “……!?”水千珩猛地侧首。封神台上覆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天道劫雷,其层面之高,非人类所能触及。纵然是【逆天邪神】至境神主,神识也无法穿透天道劫雷。

  但,水媚音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以及云澈留在她心魂最深处,她从来不舍得抹去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

  难道,云澈……真的【逆天邪神】还活着?

  云澈明明奄奄一息的【逆天邪神】濒死之境,六重雷劫,整整六十三道天道劫雷没有将他轰杀,这道足以将神王都抹杀的【逆天邪神】天道雷剑之下……他依然还活着!?

  从紫色化作赤色的【逆天邪神】雷海之下,云澈不但活着,而且可谓舒爽无比。

  赤色雷剑从他头顶落下,直接刺入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一股比先前浓郁了不止十倍的【逆天邪神】天道灵气与雷霆之力疯了一般涌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让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每一根毛发都兴奋的【逆天邪神】战栗。

  紫色劫雷的【逆天邪神】层面本就极高,赤色劫雷的【逆天邪神】层面还要更高上一层。无比猛烈的【逆天邪神】天道之气与元素之力下, 云澈的【逆天邪神】荒神之力被彻底激发,浮屠塔飞速旋转,无数道洪流一般的【逆天邪神】气息在他身上窜动……劫雷无法伤到云澈一丝一毫,却被荒神之力转化为极高层面的【逆天邪神】天道灵气,涌至云澈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玄脉。

  本是【逆天邪神】极重的【逆天邪神】伤势,无论内伤还是【逆天邪神】外伤皆已痊愈。

  本已亏空的【逆天邪神】玄脉已被浓郁到极点的【逆天邪神】玄气所充盈,但奇异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这些玄气却不在玄脉中驻留,而是【逆天邪神】快速逸散。

  而玄脉深处,那股神秘的【逆天邪神】气息依旧在挣扎,而且挣扎远比最初剧烈,逐渐的【逆天邪神】即将挣脱缚住他的【逆天邪神】“牢笼”。

  苍穹之上,赤云依旧在翻滚,红色的【逆天邪神】雷域没有消失,反而在这时忽然快速膨胀。

  本就耀目的【逆天邪神】赤光顿时变得更加浓郁,天道之威亦是【逆天邪神】更加沉重的【逆天邪神】覆下……数息之后,赤色雷域已是【逆天邪神】暴涨了近十倍,随之而至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十倍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压!

  整个世界,亦变成了深邃到可怕的【逆天邪神】赤红色,苍穹和大地像是【逆天邪神】覆上了一层即将干涸的【逆天邪神】浓血。

  “难……难道……”

  这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声音,他的【逆天邪神】声音居然在颤栗。

  十倍雷域的【逆天邪神】中心,一道猩红的【逆天邪神】雷光映现,如一枚释放灭世之芒的【逆天邪神】灾厄星辰,刺穿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灵魂。

  “第……八……重……”龙皇发出了连他自己都陌生的【逆天邪神】低沉声音。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的【逆天邪神】可怕,整个东神域,或许都从未像此刻般安静。所有人无法言语,无法思考,瞳孔深处,心魂深处,唯有天空那一点灾厄赤芒。

  赤色雷芒在死一般的【逆天邪神】静寂中,从巨大雷域缓缓降下,一丈……十丈……百丈……千丈!!

  前六重雷劫,每多一重,威力倍增,这已是【逆天邪神】如噩梦般可怕的【逆天邪神】增幅。

  而这道雷剑,却足足是【逆天邪神】先前的【逆天邪神】十倍!

  第八重雷劫……这个声音响起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海之中,如这世间最虚无缥缈的【逆天邪神】幻梦之音。

  哪怕是【逆天邪神】有过无数阅历,经历无数沧桑,踏遍神界每一个角落的【逆天邪神】极道玄者,在这一刻也根本无法相信和接受正呈现在眼前的【逆天邪神】现实。

  嚓——————————

  天道雷剑在失声的【逆天邪神】世界中坠落在了封神台上,一瞬间,一道赤芒冲天而起,直达天际,横亘在苍穹与大地之间,似将天地完全贯通。

  偌大的【逆天邪神】宙天神界被映照的【逆天邪神】猩红一片,如染赤血,久久不散。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