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8章 覆世黑云

第1238章 覆世黑云

  洛长生手掌覆在胸前,一缕缕玄气将胸前的【逆天邪神】巨大伤口逐渐封锁,然后一步一步,带着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凶煞戾气,走向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云澈。

  祛秽尊者没有宣读对战结束,因为云澈虽然气息已无比虚弱,但他依然在支撑着意识没有昏迷,更没有出言认输……相反,他微微涣散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依然有光芒在不甘的【逆天邪神】挣扎——近乎本能的【逆天邪神】挣扎。

  “云兄弟他……没有失去意识?”火破云低声道。

  洛长生一步步来到云澈身前,一股阴冷的【逆天邪神】煞气也笼罩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他抬起手臂……就在所有人以为他应该会带起一阵狂风,将连挣扎之力都没有的【逆天邪神】对手带下封神台时,他的【逆天邪神】手上,却是【逆天邪神】忽然凝起了一股骇人的【逆天邪神】风暴,然后在无数人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惊呼声中无情轰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纵然全盛状态下,都不可能抗下这一击,何况如此重创,又毫无玄气抵御之下,一声让人心脏剧颤的【逆天邪神】巨响中,云澈身体内部如有一个火山爆开,连一丝呻吟都无法发出,便化作风暴中的【逆天邪神】一个残破血袋,直飞出了很远很远,

  “云澈!”

  “云……云兄弟!”

  “啊啊!”

  吟雪炎神众人全部吓得脸色惨白,其他星界的【逆天邪神】人也无不是【逆天邪神】满脸震惊,祛秽尊者眉头大皱,几乎忍不住出言呵斥。

  他是【逆天邪神】堂堂长生公子,一个半甲子突破神王的【逆天邪神】旷世奇才,在云澈已自创全身,毫无反抗之力下,居然下了如此之狠手!?

  云澈从空中坠落,在封神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逆天邪神】血痕才堪堪停住,空中那一大片许久都没消散的【逆天邪神】血雾,让这一众神道玄者看着都心脏揪紧。

  云澈落下的【逆天邪神】地方,距离封神台边缘不过几步之遥。他一动不动,更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声音,洛长生这阴狠毒辣的【逆天邪神】一击之下,云澈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撑住,就算他当场横死,也不会有人奇怪。

  但,祛秽尊者虽然面色变动,却没有宣读对战结束。

  “洛长生……他竟然……”火如烈怒火冲顶。

  “这才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本性啊。”炎绝海沉声道,然后脸色忽然一变:“怎么还没结束?难道云澈他……还没昏过去?他在做什么?他到底还在强撑什么?”

  云澈全身重创,气若游丝,这种状态之下,根本不用刻意,任何人都会直接昏死过去。云澈还保留意识,就只有唯一一个可能,那就是【逆天邪神】他在挣扎,而且是【逆天邪神】倾尽全部残余意志的【逆天邪神】极力挣扎,不让意识沉寂下去。

  洛长生身影闪动,已再次来到云澈身前。

  云澈瘫倒在血泊之中,全身崩裂,创伤严重到纵是【逆天邪神】一个嗜血之人都难以直视,气息更是【逆天邪神】薄弱到极点。但,已是【逆天邪神】如此惨状的【逆天邪神】云澈,身体却依旧在微微抽搐,涣散的【逆天邪神】瞳光残留着一丝微弱,但极其顽强的【逆天邪神】残光。

  洛长生伸手,抓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喉咙上,将他从地上拎起,死死的【逆天邪神】盯着他只余最后一丝光彩的【逆天邪神】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云澈已在他面前溃败到如此地步,如今更是【逆天邪神】任由他摆布,但他心里却没有太多的【逆天邪神】快意,依旧像是【逆天邪神】有个什么东西死死的【逆天邪神】压在心魂上。

  因为,对于云澈,他怨恨之余,其实更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嫉妒与恐惧。

  他可以使用幻神,可以将神炎融合,可以释放强横到极点的【逆天邪神】龙魂……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才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却可以将神灵境巅峰的【逆天邪神】他击败,同样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居然可以将他的【逆天邪神】神王之躯重创!

  这些,他全都做不到,而且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

  他怎能不妒,怎能不惧!

  但他不会承认这一点,因为他是【逆天邪神】东域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他岂会嫉妒和忌惮别人!

  而云澈直到如今地步,居然依旧不屈,这让他心中的【逆天邪神】快意无疑大减。他的【逆天邪神】手臂高抬,将云澈高高拎起……前方,就是【逆天邪神】封神台边缘,他只要稍稍吹口气,便可将他带下封神台,结束这场一边倒的【逆天邪神】对战,也结束这一届封神之战。

  但,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忽然折身,一声低吼,身上玄光涌动,将云澈向封神台狠狠摔落。

  “云澈!!”沐冰云瞬间雪容失色。

  砰!!!!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玄力何其恐怖,这股巨力之下,就是【逆天邪神】一个玄力全开的【逆天邪神】神灵玄者,也会被瞬间摔得四分五裂,血肉模糊。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躯重砸在地,一声巨响,封神台直接裂开,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身躯被反震向十几里的【逆天邪神】高空,然后如凋零的【逆天邪神】枯叶般无力坠落,并伴着又一片猩红的【逆天邪神】血雨。

  砰!

  云澈坠落,一动不动,但在这时,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忽然高高跃起,向云澈直坠而下,在无数双骤缩的【逆天邪神】瞳孔中,他的【逆天邪神】手肘狠狠的【逆天邪神】撞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心口上。

  砰!!!!!

  云澈身下的【逆天邪神】封神台四分五裂,他的【逆天邪神】口中喷出一道数丈之高的【逆天邪神】血箭……几乎把身体内残剩的【逆天邪神】血流全部喷出。

  “你……”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眉头骤沉,险些情绪失控。

  遥远云端之上,茉莉的【逆天邪神】指间渗血,全身颤栗,目光放射出血色的【逆天邪神】瞳光,死死压抑的【逆天邪神】杀气如一头随时会失控的【逆天邪神】凶兽:

  “孽……畜……找……死!!”

  “砰!”龙皇忽然拍案而起,脸上浮现起一抹无比可怕的【逆天邪神】阴沉。

  他的【逆天邪神】这个举动让各大神帝全部侧目,心中惊然。

  短暂的【逆天邪神】沉默,龙皇又缓缓的【逆天邪神】坐了回去,低声道:“抱歉,龙某失态了。”

  “……”各大神帝都是【逆天邪神】微微点头,竟无一人敢出声。

  “能让堂堂龙皇失态,看来,云澈身上的【逆天邪神】龙魂……绝对非同寻常啊。”千叶影儿若有所思的【逆天邪神】道。

  “不要说话。”梵天神帝提醒道:“这个世上,最不能触犯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龙怒’。”

  “洛长生!!”另一边,洛上尘再也无法按捺,一声暴吼:“你在做什么!你是【逆天邪神】失心疯了吗!”

  “我说了,让他发泄!”洛孤邪冷冷的【逆天邪神】道:“不让他把心中的【逆天邪神】愤怒、怨恨、屈辱、嫉……总之,不要阻拦他,若有什么后果,我一并担着!”

  “你就不怕他身败名裂吗!”洛长尘声音微带哆嗦。

  “哼,”洛孤邪却是【逆天邪神】冷哼一声:“他是【逆天邪神】长生,不是【逆天邪神】你这个永远把声望脸面放在第一位,其他都可以弃之不顾的【逆天邪神】圣宇界王!”

  洛长尘:“……”

  观战席哗然一片,每一张面孔都在剧烈动容。他们不敢相信传闻中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竟会作出如此失心残忍之举,更不敢相信……这一战,居然依旧没有结束。

  “洛长生,你……我不会放过你的【逆天邪神】!你再敢伤害我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杀掉你……唔唔唔……”

  水媚音的【逆天邪神】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愤怒,但她还未喊完,声音和娇躯便已被水千珩以玄气生生压住。她剧烈的【逆天邪神】挣扎着,星夜的【逆天邪神】瞳眸之中,不知不觉的【逆天邪神】盈动起凄然的【逆天邪神】泪光……

  以及……她自己都未察觉的【逆天邪神】一抹怨恨黑光。

  “云澈他……还保留意识……都已如此地步,他到底……还在坚持什么?”水映月失神道。

  云澈只需自然昏迷过去,一切就可以结束,但洛长生一次次的【逆天邪神】残忍重击,他依旧强撑着意识不肯沉寂……在那样的【逆天邪神】力量之下,他不死都已堪称奇迹,无人可以想象,究竟要多么极致的【逆天邪神】意志和信念,才能依旧支撑。

  他到底在坚持什么?他不甘,还想要获胜?如今局面,他怎么可能还有翻身的【逆天邪神】希望,他自己也该清楚才对……他到底还在坚持什么?宁愿被洛长生如此蹂躏,也不甘认命沉寂……

  砰!

  洛长生一脚踏在云澈身上,将他胸口踩踏的【逆天邪神】剧烈下陷。他半眯着眼,阴沉的【逆天邪神】道:“云澈,我忽然都有些佩服你了,居然强撑到现在都不肯昏过去,这可就奇了,我是【逆天邪神】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硬气呢,还是【逆天邪神】该说摹灸嫣煨吧瘛裤蠢呢?”

  轰——

  一声爆鸣,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血肉翻飞。

  “云澈!”沐冰云再次失声,洛长生这一脚的【逆天邪神】力量所向,赫然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玄脉。她闪身而起,来到封神台上空,面露乞求之色:“祛秽尊者,求你网开一面,允许晚辈向云澈说几句话。晚辈深知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规则不可触犯,但如此下去……云澈将是【逆天邪神】九死一生。”

  祛秽尊者看她一眼,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应允,就在沐冰云准备再次乞求时,祛秽尊者低沉的【逆天邪神】声音却是【逆天邪神】忽然罩下封禅台:

  “云澈!这一战,你已是【逆天邪神】必败无疑,沉下意识,比赛便可结束,你将为封神次位,荣光一生。而你若是【逆天邪神】强撑下去,洛长生便可一直对你合理攻击,谁都不可干涉!你可不要为了一时的【逆天邪神】莫名硬气,而毁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未来!”

  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声音落下,全场一片静寂。

  但云澈那一抹死撑的【逆天邪神】意志却依旧没有溃散。

  云澈的【逆天邪神】世界时而血红,时而惨白,他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就连自己的【逆天邪神】存在都极为模糊,他唯一能感受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息,以及外面各种混杂的【逆天邪神】声音。

  莫名的【逆天邪神】硬气……

  呵……笑话……

  一个洛长生……也配让我不甘?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惨笑着……当一抹红影微微映现时,他的【逆天邪神】心魂又变得无比之温暖。

  茉莉……

  我能为你摘取婆罗花……

  我能为你来到神界……

  可现在……我却已无法为你问鼎这场封神之战……

  难道注定……我已无缘再见到你了吗……

  你我互不相欠,再不相见……呵,开什么玩笑,这辈子……都不可能!

  虽然,无能的【逆天邪神】我,已无法为你登顶封神之战……

  但至少,让我为了你,支撑到最后一刻,最后一丝意志,最后一缕信念……

  这是【逆天邪神】我……对你执着的【逆天邪神】证明……也是【逆天邪神】……我对自己无能的【逆天邪神】惩罚……

  砰!!

  他的【逆天邪神】身躯又一次被洛长生重重踢飞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落在了哪里,也已无法查知现在的【逆天邪神】自己已经伤到了何种程度,只是【逆天邪神】在用全部,支撑着最后的【逆天邪神】意识。

  我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现在,连玄脉的【逆天邪神】存在,都已完全感觉不到了……

  是【逆天邪神】玄气枯竭到极致……又或者……我的【逆天邪神】玄脉……被毁掉了吗……

  我的【逆天邪神】意识……也……

  云澈的【逆天邪神】瞳孔逐渐的【逆天邪神】临近完全涣散,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最后一缕玄气在这时忽然溃散,全身上下,从内到外,再无一丁点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息。

  “呵,不错不错,居然还在撑着。”洛长生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向云澈,云澈撑得越久,他快意的【逆天邪神】同时,却也越是【逆天邪神】恼怒,他的【逆天邪神】脚步缓慢,但手上,已悄然凝起两股残忍的【逆天邪神】暴风之力……

  这次,他要直接将云澈的【逆天邪神】双臂切下来。

  而就在他距离云澈只有十步之遥时,世界忽然陡然间暗了下来。

  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气息变动,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异常声响,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先兆,光线一下子变得无比暗沉。所有人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然后又在一瞬间齐齐面露惊骇。

  苍穹之上,黑云滚滚,无边无际,覆没着一切的【逆天邪神】光线。

  而就在上一个瞬间,天空还是【逆天邪神】晴空万里,偶有残云。

  各大神主、神帝也都纷纷站起,眉头紧蹙,因为就连他们,也丝毫没有察觉这些黑云是【逆天邪神】从何而至——晴空万里到黑云漫天,完全只是【逆天邪神】一瞬间……无法理解,无比诡异的【逆天邪神】一瞬间。

  黑云重重,翻滚不休,天地之间转眼间已是【逆天邪神】几乎不能视物。而封神台的【逆天邪神】人并不知道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在同一个时间,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上空,都已覆满黑云。

  黑云在翻腾中缓缓下压,如一头忽然苏醒的【逆天邪神】暗黑魔神,欲将整个东神域覆入黑暗的【逆天邪神】深渊。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