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4章 神王洛长生

第1234章 神王洛长生

  远处的【逆天邪神】天空出现了三个并肩而至的【逆天邪神】人影,虽然还相隔极远,但一众强者一眼辨出那赫然是【逆天邪神】圣宇界最核心的【逆天邪神】三人:洛上尘,洛孤邪,以及洛长生。

  此时,距离最终之战开启的【逆天邪神】时间已经很近,但三人飞行的【逆天邪神】速度却是【逆天邪神】不紧不慢,而且毫无紧张之态,悠然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来观战的【逆天邪神】一般。

  但,他们的【逆天邪神】出现,却是【逆天邪神】让封神台出现了诡异的【逆天邪神】安静,那些实力强大的【逆天邪神】神君、神主都是【逆天邪神】面色疾变,而那些神王强者,几乎全部露出了深深的【逆天邪神】骇然之色。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息怎么了?”气氛的【逆天邪神】诡变,以及沐冰云的【逆天邪神】低语让云澈心中陡生不安。

  “神……王……”另一边,火如烈的【逆天邪神】声音传至,短短两个字,却沉重到了极点,更是【逆天邪神】惊得一众吟雪炎神的【逆天邪神】弟子瞬间瞠目,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

  云澈:“!!?”

  “神王……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火破云失措的【逆天邪神】伸手抓住了火如烈的【逆天邪神】手臂:“师尊,你……你该不会是【逆天邪神】说……洛长生他……他……”

  一切,都在指向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可能,但火破云不敢相信,不敢接受。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玄力,已经神王境。”火如烈微微闭目,说出了一个无比残酷的【逆天邪神】事实。

  如一个晴空霹雳,在所有年轻弟子耳边炸开。

  神王境是【逆天邪神】什么概念?若说神劫境与神灵境之间横着一道巨大鸿沟,那么,神灵境与神王境之间,便是【逆天邪神】一道真正的【逆天邪神】天堑。

  不仅是【逆天邪神】境界上的【逆天邪神】天堑,更是【逆天邪神】实力、地位上的【逆天邪神】天堑!一旦跨越,便是【逆天邪神】一步登上了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逆天邪神】层面和世界。

  神界百万年,各种天才不计其数。这些天才之中,有很多用了短短几十年便成就神灵境,但,他们中的【逆天邪神】极大一部分,却在神灵境巅峰停驻几百年,几千年,上万年,甚至终生都无法突破至神王境。

  天才尚且如此,何况资质平凡的【逆天邪神】玄者。

  目前东神域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玄者中,有四人不到一甲子之龄便修炼至了神灵境十级,但,这四人就算再过一个甲子也无人成就神王,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神灵境是【逆天邪神】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巅峰境界。而一旦成就神王,便会在整个神界层面达到“强者”的【逆天邪神】层次。在下位星界,神王可为一界之王,一界众生尽皆俯首,在中位星界亦是【逆天邪神】超然的【逆天邪神】存在,纵然到了最上层的【逆天邪神】上位星界,也可称霸一方。

  “神王”二字,本就意喻着成就者有了在神界一方为王的【逆天邪神】资格。

  而神王这个层次若是【逆天邪神】出现在年轻一辈,那绝对是【逆天邪神】惊破天的【逆天邪神】“神迹”。

  而这个“神迹”,却在此时,活生生的【逆天邪神】出现在了他们眼前,狠狠冲击着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眼球和神经。

  “神王境……这……这……”

  “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这……怎么可能?”一个下位界王目光瞠直,如在梦中。他苦修六千年,终成神王,是【逆天邪神】所在星界唯一一个神王,亦是【逆天邪神】无人能敌,无人可逆的【逆天邪神】第一人。而视线中的【逆天邪神】男子,才堪堪三十岁出头……

  洛长生逐渐临近,一股神王境的【逆天邪神】气息也随之而至,清晰无比……纵然如此,依旧有无数强者瞠目怔然,疑在梦中,根本无法相信。

  这一场封神之战,他们已被深深震撼了一次又一次,尤其上一战,云澈和洛长生都是【逆天邪神】战到极限,亦是【逆天邪神】将东神域这一辈最强两大神子的【逆天邪神】风采展现到极致,所带来的【逆天邪神】触动直到现在都依旧无比强烈,却绝未想到,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尾声,一个更大的【逆天邪神】“惊雷”横空而降。

  “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我们东神域可曾有过?”

  “除去王界的【逆天邪神】特殊‘传承’,纵观整个东神域历史,绝未曾有过。”

  “洛长生……这是【逆天邪神】真正创造了一个震古烁今的【逆天邪神】奇迹啊。这一战,已经不用打了。”一个中位界王深深叹道。

  洛长生到来,却没有去到圣宇界坐席,而是【逆天邪神】踏空而行,空中信步闲庭,飘然而落,直接立于封神台之上。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惊叹、热切、骇然、难以置信。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的【逆天邪神】目光充满着卑微,如在惶恐的【逆天邪神】注视着神明……因为站立于他们视线中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只有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

  洛长生双手负后,昂首而立。在全场注视之下,他气息平静如水,俊逸的【逆天邪神】面孔似笑非笑,目光没有任何波澜……甚至,没有向他今天的【逆天邪神】对手瞥去哪怕一瞬间。

  在他的【逆天邪神】神王气息之下,云澈那本已隐隐在他之上的【逆天邪神】灼目光环一下子变得无比暗淡。甚至,很多人在极度的【逆天邪神】震动和惊骇之下,都几乎遗忘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

  “神王……竟然……神王……”水映月美眸紧凝,眸光颤荡不休。

  水媚音唇瓣微张,好久都不发一言。

  “难道,是【逆天邪神】圣宇界在这段时间,以什么特殊灵药让洛长生强行突破?圣宇界这也太输不起了吧。”水映痕道。以外力强行突破虽可让修为跨层面暴增,但会折损天赋,可谓杀鸡取卵。

  “不,”水千珩却是【逆天邪神】缓缓摇头:“圣宇界不可能在洛长生身上做这种事。而且,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神王气息非但没有丝毫虚浮,反而稳固的【逆天邪神】惊人。不仅是【逆天邪神】自然突破,应该还是【逆天邪神】长久准备积累,厚积薄发下的【逆天邪神】完美突破。”

  “如果我猜的【逆天邪神】没错,”水千珩目光微闪:“洛长生应该早就可以成就神王,但被他的【逆天邪神】师父洛孤邪强行压制不让突破。”

  “什么?”水映月惊然抬眸。

  “洛孤邪虽然性情怪邪,但对玄道的【逆天邪神】理解,天下少有人能及,洛长生能有此成就,大半要归功于洛孤邪。这最后一战,已经不用打了。”水千珩道,心中颇为惋惜:“云澈虽然伤势痊愈,但气息并无明显变化。而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直跨一个大境界。神灵境巅峰和神王境虽只有半步之隔,但这半步,却是【逆天邪神】无数玄者一生都跨不过去的【逆天邪神】天堑。两者差距有多大,等你们到了那一天,自会知晓。”

  “两人原本势均力敌,但如今,已可以说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成就神王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想要胜云澈……根本易如反掌!云澈哪怕有再多奇招,也不可能有哪怕一丁点的【逆天邪神】胜机。”

  这是【逆天邪神】一个神主之言,无比肯定,毫无余地。

  “哼,没关系!”水媚音鼻尖一翘,不高兴的【逆天邪神】哼道:“云澈哥哥就算现在打不过洛长生,也只是【逆天邪神】暂时的【逆天邪神】而已,将来,他一定会比洛长生厉害……而且厉害很多很多。”

  “唉。”水映痕垂下头,小声自语:“早知道这样,就不该浪费那滴太……唔!”

  水映痕全身一激灵,双手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捂住嘴唇,额头哗哗冒汗……好在水千珩注意力一直在洛长生身上,心神动荡间,并未注意到他的【逆天邪神】自语。

  “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还是【逆天邪神】无关‘传承’,自然突破。”龙皇一声赞叹:“人类的【逆天邪神】潜力,当真是【逆天邪神】惊人啊。”

  “呵呵,”宙天神帝笑了起来:“能在如此年纪成就神王,我东神域从未有过。圣宇界此番是【逆天邪神】给了我们一个天大的【逆天邪神】惊喜啊。”

  “哼,那可真是【逆天邪神】恭喜了。”释天神帝哼声道。语气明显带着不爽和酸意,因为三十岁自成神王,不仅东神域,他们南神域也从未有过。

  “呵呵。”宙天神帝却是【逆天邪神】丝毫不恼,满面欣然,目中隐绽异芒。纵然是【逆天邪神】他这等存在,面对一个三十岁的【逆天邪神】神王,也断然无法淡然。

  “看来,我先前的【逆天邪神】感知并没有错。”龙皇忽然徐徐道:“他本早就可以成就神王,但玄脉中却被打下了禁制,从而不得突破。或者,是【逆天邪神】为了厚积薄发,也或者,是【逆天邪神】怕锋芒太露,引来不必要的【逆天邪神】麻烦。”

  龙皇说的【逆天邪神】足够含蓄,“不必要的【逆天邪神】麻烦”是【逆天邪神】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洛长生虽一直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这一辈的【逆天邪神】第一人,但终究还是【逆天邪神】有君惜泪、水映月等人堪与他相提并论。但若是【逆天邪神】他早早成就神王……那毫无疑问会为人所深忌。

  宙天神帝微微点头。

  “唉,可惜了。”龙皇恰灸嫣煨吧瘛酷叹一声,这声叹息,也响起在无数人中的【逆天邪神】心中……为云澈而惋惜,而本该精彩绝伦的【逆天邪神】最终之战而惋惜。

  观战席的【逆天邪神】气氛完全的【逆天邪神】变了,先前所有的【逆天邪神】热切期待已全部消失,留下的【逆天邪神】只有深深的【逆天邪神】震惊和惋惜。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最终之战,也是【逆天邪神】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落幕之战,尚未开始,所有人已是【逆天邪神】无比清楚的【逆天邪神】看到了结局。

  打不打,已毫无意义。

  祛秽尊者来到封神台上空,目扫全场:“今日,为封神问鼎之战第二战,亦是【逆天邪神】落幕之战!今日之胜者,将为此届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首位与众神子之首,败者为次位,亦同为我东神域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骄傲。”

  “而夺得首位者,将可任意择选一部诸王界的【逆天邪神】功法修习,此奖赏从未有过!若不想错失,便付诸全力!”

  祛秽尊者目光一侧,转向吟雪界坐席:“时辰已到,云澈,入封神台吧。”

  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语气格外平淡,若是【逆天邪神】云澈直接弃战,他虽会感到失望,但不会有任何惊讶。

  全场的【逆天邪神】目光顿时转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伴着大量唏嘘和窃窃低语。

  自听到“神王境”三个字,云澈便一直一言不发,紧沉的【逆天邪神】眉头也未有过片刻舒展。

  他感知不到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息如今已是【逆天邪神】何等境界,因为从洛长生身上,他就连威压都已感觉不到,仿佛那只是【逆天邪神】一个毫无玄力,甚至手无缚鸡之力的【逆天邪神】文弱书生。

  这种感觉,让他内心如覆万钧,久久窒息。

  洛长生始终没有看他一眼,那分明是【逆天邪神】一种不屑……但,云澈却能隐隐感觉到一种极力压抑的【逆天邪神】戾气在牢牢锁定着自己。

  在无数目光之下,云澈缓缓站起。

  “云澈!”沐冰云急唤一声。

  云澈身体微顿,却是【逆天邪神】飞身而起,直落封神台。

  沐冰云没有劝云澈弃战,因为她知道,那是【逆天邪神】绝无可能的【逆天邪神】事。也正因如此,她心中涌起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担忧。

  这里只有她知道云澈为何会参加玄神大会,也只有她知道云澈走到这一步付出了多少,经历了多少……

  但,就在这最后,只差半步的【逆天邪神】距离,命运却忽然和他开了一个无比残忍,无比绝望的【逆天邪神】玩笑。

  云澈他岂会甘心……她完全无法想象,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内心该是【逆天邪神】多么的【逆天邪神】混乱,又承受着何等残酷的【逆天邪神】重压、

  “唉,这特么什么事啊,洛长生这小子……唉,不爽!”火如烈龇牙道。

  “冰云宫主,”炎绝海忽然皱眉道:“趁着还未交战,马上传音云澈,提醒他在适当时机认输吧。洛长生已成神王,云澈自己也该知道已不可能再有任何胜机,认输也毫不丢人,若是【逆天邪神】他强撑……我怕洛长生会趁机报复。”

  沐冰云:“……”

  “这……不会吧?”火破云道:“洛长生虽然极其厉害,但他是【逆天邪神】出了名的【逆天邪神】贵公子,很是【逆天邪神】温文尔雅,绝对不是【逆天邪神】他兄长洛长安那般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何况还是【逆天邪神】在众目睽睽之下。”

  “不,云儿,你不懂。”火如烈的【逆天邪神】眉头也深深沉了下来:“一个从未败过的【逆天邪神】人忽然遭败,打击会极其之大。而一个习惯于温和如水的【逆天邪神】人若是【逆天邪神】对一个人真正生出怒恨,往往会比忽然发狂的【逆天邪神】野兽还要可怕。”

  “而且,今天的【逆天邪神】洛长生,给我的【逆天邪神】感觉……总有点不对劲。”

  “啊……”火破云嘴巴大张,一脸懵然。

  沐冰云胸脯起伏,冰眸凝忧,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向云澈传音劝告,幽幽轻语道:“他自己明白。但他……不会听的【逆天邪神】。”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