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3章 最终之战

第1233章 最终之战

  “云澈……为什么……你总是【逆天邪神】这么不爱惜自己。”

  声音轻颤,似近在耳边,如泣如诉,又似来自天外,悠远凄迷。

  茉……莉……

  “茉莉!”

  云澈如遭雷击,一下子坐了起来,全身剧痛如汹涌的【逆天邪神】浪潮般袭来,他却是【逆天邪神】浑然不觉,目光混乱四顾:“茉莉,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声音……”

  “茉莉,你在哪?你在哪里?”

  门被推开,一抹雪影如幻梦般来到他的【逆天邪神】身前:“云澈,你醒了。”

  “冰云宫主,”云澈气息混乱,呼吸急促:“我……我听到她的【逆天邪神】声音了,她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来过?她一定来过!”

  云澈的【逆天邪神】样子让沐冰云心中幽幽一叹,软声道:“你刚醒,或许是【逆天邪神】梦吧。”

  心魂终于缓缓的【逆天邪神】平静下来,昏迷前的【逆天邪神】影像顿时涌上心间,头痛欲裂间,最后是【逆天邪神】如何战胜的【逆天邪神】洛长生,他的【逆天邪神】记忆都是【逆天邪神】一片模糊。

  只是【逆天邪神】梦吗……是【逆天邪神】啊,只是【逆天邪神】梦……

  深深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气,云澈静下心来,稍稍查视了一下自己的【逆天邪神】身体状况,忽然问道:“冰云宫主,我睡了多久?”

  “你放心,才过去两天而已,距离你与洛长生下一战,还有十个时辰。”沐冰云安慰道。

  “看来,又浪费了一颗时轮珠。”云澈安下心来。刚才探查之下,全身经脉都已愈接,内外伤也都已稳固,损失的【逆天邪神】血气玄气也恢复大半。就算以他极强的【逆天邪神】恢复能力,在严重伤及本源之下,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到这种程度。

  “不,”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治愈你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滴太初神水。”

  云澈一怔:“太初神水?那是【逆天邪神】什么?”

  “太初神水,是【逆天邪神】沾染过鸿蒙之气,记载中被称作‘起源之水’的【逆天邪神】混沌神水,目前,只存在于太初神境。”沐冰云缓声解释道。

  云澈心中微惊,他很清楚,无论什么东西,但凡沾上“鸿蒙”二字,都是【逆天邪神】这世间层次极高,甚至可直接称之为最高的【逆天邪神】神物。

  “既称之为‘神水’,又只存在于太初神境这种地方,应该很稀有吧。”

  “嗯,极其稀有。”沐冰云颔首:“太初神境上古凶兽横行,危险至极。而太初神水的【逆天邪神】灵气又对上古凶兽有着极强的【逆天邪神】吸引,因而,太初神水存在的【逆天邪神】地方,必有上古凶兽在侧,哪怕神主欲取之,都要冒性命之威。”

  “随着混沌的【逆天邪神】变迁,太初神境这个‘始源之地’气息也在变得浑浊,太初神水只会越来越少。很多至强神主进出百次,耗费几千年,都寻不到半滴。”

  “即使受到再重的【逆天邪神】伤,哪怕经脉骨头碎断,内脏尽裂,只要尚有一口气在,一滴太初神水之下,都可短时间内痊愈。就算是【逆天邪神】精血巨损,也可全部补回。若用来淬体淬魂,可使体若精钢,魂若金汤。你和洛长生一战,也该察觉到他的【逆天邪神】躯体非同寻常,便是【逆天邪神】因为他的【逆天邪神】身体受过太初神水的【逆天邪神】淬炼……而且应该是【逆天邪神】很大量的【逆天邪神】太初神水。”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话让云澈愈加愕然:“我们吟雪界,居然会有这么……”

  “不,”沐冰云摇头:“你师尊在很多年前的【逆天邪神】确曾天幸得到过一滴太初神水,但早已用来淬魂。治愈你的【逆天邪神】那滴太初神水,是【逆天邪神】他人所赠。”

  “……谁?”云澈一时不敢相信。

  “琉光界。”

  “……”云澈顿时愣在那里,随之目光一阵复杂。

  “你一定猜得到是【逆天邪神】谁,除了她,再无第二个可能了。”沐冰云看他一眼,徐徐道:“或许是【逆天邪神】本来就在她身上,或许是【逆天邪神】她从琉光界王那边偷来,然后想办法让琉光九十九公子悄悄送至。不过,事关太初神水,用不了多久琉光界王就会察觉,到时必定雷霆震怒……算了,你伤未痊愈,还是【逆天邪神】不要分心再想这些。”

  云澈伸手按住额头,心绪复杂难言。

  那个小丫头……难不成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么……

  太初神水啊!这么大个人情,我拿什么来还……难不成真的【逆天邪神】要用肉体偿还?

  再说,以我的【逆天邪神】自愈能力,扔进时轮珠里,自己就能完全恢复的【逆天邪神】啊……

  沐冰云将两枚时轮珠放到云澈身前:“这是【逆天邪神】宙天界额外给予的【逆天邪神】两颗时轮珠,还有十个时辰,足够你恢复到全盛状态。”

  “嗯!”云澈抛开杂念,拿过时轮珠,目光逐渐归于凝实。

  沐冰云心中有着太多的【逆天邪神】话想要问云澈,但还是【逆天邪神】一句话都没有多问,安静退离,让云澈静心恢复。

  很快,她感知到云澈已张开了时轮结界,她手臂一挥,筑起一层隔绝结界,以免云澈被任何外物打扰,向前几步,目视前方,轻轻说道:“姐姐,我知道你来了。”

  音若飘絮,徐徐散开。少顷,前方的【逆天邪神】空间忽然出现了一抹水纹的【逆天邪神】波动,一个浅蓝身影缓步走出,玉颜冰冷却美绝人寰,雪衣飘然,却唯有胸前高耸欲裂,冷媚无双。

  正是【逆天邪神】沐玄音。

  看到沐玄音,沐冰云心神一松,一种极度安心的【逆天邪神】感觉顿然而生:“姐姐,你果然还是【逆天邪神】不放心他的【逆天邪神】伤势,亲自来了。”

  “不,”沐玄音漠然摇头:“云澈的【逆天邪神】自愈能力远超你们想象,伤势虽重,但只要有足够的【逆天邪神】时间,定可痊愈。我不过是【逆天邪神】担心有其他意外发生。”

  沐冰云:“……”

  “既然他已无事,也似乎不会发生我所担心的【逆天邪神】事,那我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沐玄音转过身去。

  “你现在就要走?”沐冰云目光一讶。

  “我是【逆天邪神】强行进入,停留太久,必被宙天界察觉。”沐玄音道:“不必告诉云澈我来过。事已至此,我便允许他任性这最后一次,会有什么后果我兜着便是【逆天邪神】!但之后……他再不听话,我一定打断他的【逆天邪神】腿!”

  冷音含怒,说完,沐玄音已是【逆天邪神】浮身而起,准备离开。

  “姐姐,”沐冰云却是【逆天邪神】出声喊住她,她雪手伸出,但……却又定格在那里,许久没有取出音蝶刃。

  “怎么了?”沐玄音回身。

  手掌轻握,悄然收回,沐冰云摇头:“没事,这里毕竟是【逆天邪神】宙天界,姐姐千万要小心。云澈……这边你不必担心,我会看好他。”

  “……”沐玄音月眉微蹙,却没有追问什么,微微颔首,飞身而起,随之消失于空间波纹之中。

  自由进入宙天神界而不被察觉,普天之下能做到的【逆天邪神】,或许屈指可数。

  沐玄音离开之后没多久,遥远的【逆天邪神】云端之上,一抹红影一闪而逝。

  ————————————

  今日的【逆天邪神】宙天界,以及东神域,都弥漫着一股异样的【逆天邪神】气息。

  因为,今日是【逆天邪神】封神之战,亦是【逆天邪神】这届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最终之战。

  云澈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第一战,至今依然深深撼动着东神域玄界,不仅是【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一众长者心中的【逆天邪神】震动也是【逆天邪神】久久不休。

  两人的【逆天邪神】第一战虽是【逆天邪神】云澈获胜,但,今日的【逆天邪神】第二战,无人敢预测结果。能战至那般惨烈,两人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之差可谓微乎其微,至少决定第一战最终结果的【逆天邪神】明显是【逆天邪神】气运。那么可想而知,第二战若无大的【逆天邪神】变数,依旧会激烈无比。

  说不定,会比第一战还要惨烈。毕竟,这才是【逆天邪神】最终之战。

  宙天界外,关于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赌局全部关闭。或者,是【逆天邪神】各大星界为了观战,无心赌局,也或者,是【逆天邪神】身为玄者的【逆天邪神】他们认为赌局是【逆天邪神】对这两大震世神子的【逆天邪神】亵渎。

  “今日之战,结果难料。不过,我个人还是【逆天邪神】希望看到云澈胜。”

  水映月感叹道,他们一行人由水千珩在前,正飞向封神台方向。

  “那可大不一定。”水千珩轻哼一声:“两人伤的【逆天邪神】一样重,但洛长生身后是【逆天邪神】圣宇界,自然无恙。至于云澈那小子,能不能恢复过来都是【逆天邪神】未知。”

  水映月皱了皱眉,她目光一侧,看到水媚音眉儿弯弯,一副浅笑嫣然的【逆天邪神】样子,疑惑道:“媚音,那天云澈伤重,你怕的【逆天邪神】脸都白了半天,今天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了?”

  水映痕全身一紧,脖子一缩,悄无声息的【逆天邪神】后退了一个身位。

  “当然不担心啊。”水媚音笑盈盈的【逆天邪神】道:“我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那么厉害,那点伤对他来说才不算什么呢!”

  水映月:“……”

  “什么你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说了多少次了,不许这么喊。”水千珩斥道。

  “知道啦老爹。”水媚音悄悄吐了吐粉粉的【逆天邪神】舌尖。

  来到封神台,水千珩目光一扫:“嗯?居然已经来了……看样子,好像还完全恢复了。”

  水千珩到来时,一眼看到云澈已端坐于吟雪界坐席,脸色平静,目耀精芒,气息凝实,毫无虚相,他低语一声:“既然完全恢复了,那么看来今天又有的【逆天邪神】打了。”

  他看了一眼右方,发现洛长生并未到来。一道道目光也不断偏向东方,等待着今日另一个主角的【逆天邪神】到来。

  “云澈,今日再战洛长生,你大概有几分把握?”沐冰云轻声问道。

  云澈凝目,认真的【逆天邪神】道:“上一战,我错估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实力,从而在一开始时稍有保留。这一次该怎么胜洛长生,我的【逆天邪神】念想要清晰的【逆天邪神】很多。再加上我恢复的【逆天邪神】同时也有所修炼,金乌炎和凤凰炎的【逆天邪神】融合要更加成熟一些。”

  “所以,这一战,我自信胜机会比洛长生大上一些。既能胜他第一次,自然更能胜他第二次!”

  云澈的【逆天邪神】言语并无勉强,颇为笃定。沐冰云点了点头:“那就好。”

  说完,她的【逆天邪神】目光忽然转向东方:“洛长生到了……哦?”

  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眉头忽然猛的【逆天邪神】一动,露出疑惑的【逆天邪神】气息,随之竟一点点沉下,目光中浮现出深深的【逆天邪神】惊然。

  不仅沐冰云,沐涣之、火如烈等人也都在这一刻脸色僵硬,眼神陡变,如忽然看到了什么无法相信的【逆天邪神】可怕画面。

  “冰云宫主,怎么了?”云澈皱眉问道。

  沐冰云依旧看到东方,眸光动荡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这是【逆天邪神】……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息?”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