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30章 惨胜
  “呃呃呃呃呃呃……”

  “嘶啊啊啊!!”

  两人的【逆天邪神】吼叫声也已完全不似人类,而是【逆天邪神】来自失心噬咬的【逆天邪神】猛兽。

  云澈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意识都已是【逆天邪神】极为模糊,但一丝信念支撑下的【逆天邪神】神识却是【逆天邪神】牢牢的【逆天邪神】锁定着对方的【逆天邪神】所在,凝聚所有残力和意志的【逆天邪神】拳头重重的【逆天邪神】轰砸在对方的【逆天邪神】身上。

  封神台被染红大片,触目惊心。两人的【逆天邪神】身上已逐渐的【逆天邪神】没有血流洒下。

  先前的【逆天邪神】交战,他们的【逆天邪神】气势可谓翻山倒海,到了现在,却已是【逆天邪神】孱弱到了如行将就木的【逆天邪神】垂死之人,这样的【逆天邪神】状态,他们两人居然还能站起,还在撕打……每一拳挥出,他们都会身体摇晃,但死死的【逆天邪神】不肯倒下,然后又是【逆天邪神】下一拳,再下一拳……

  每一次,众人都以为他们必定会倒下,但他们却又再次扑向对方。

  砰!砰!砰……

  时间的【逆天邪神】流动缓慢的【逆天邪神】可怕,世界更是【逆天邪神】变得如鬼域般安静,唯有两个垂死的【逆天邪神】恶鬼竭命撕咬的【逆天邪神】声音。

  “会死的【逆天邪神】……这样这样下去一定会死的【逆天邪神】……”

  “祛秽尊者为什么不阻止?云澈和洛长生都已经疯了,再这样下去,伤势越来越恶化……东神域有可能损失两个最顶级的【逆天邪神】天才啊……快阻止他们啊!”

  “不……这一战,他们已经拼到了这般地步,无论如何都必须分出胜负……又怎能阻止。”

  “……”

  砰!砰!砰!噗……

  刺鼻的【逆天邪神】血腥气无声的【逆天邪神】蔓延着,明明已如残烛之火的【逆天邪神】两人,却是【逆天邪神】生生互轰了一百多拳,却依旧没有一个人肯倒下。

  重伤昏迷,是【逆天邪神】躯体的【逆天邪神】一种自我修复与保护,而如此重创之下却强撑至此,无疑每一个瞬间都会让本就重到极点的【逆天邪神】伤势持续崩裂恶化。

  两人都是【逆天邪神】真正意义上的【逆天邪神】以命相搏。

  他为了见到茉莉而到来神界,为了这个目标,他抛下所有,竭尽一切的【逆天邪神】努力着,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逆天邪神】险境和生死,不惜将可能给自己带来大祸的【逆天邪神】底牌和秘密决绝的【逆天邪神】暴露……如今只差一步之遥,他岂能容许自己功亏一篑!

  而他是【逆天邪神】长生公子,他的【逆天邪神】父亲是【逆天邪神】东神域众界之首的【逆天邪神】圣宇界界王,他的【逆天邪神】师父和姑姑是【逆天邪神】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而他,是【逆天邪神】神界无人之知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他的【逆天邪神】身份尊贵无比,他的【逆天邪神】天赋实力无人可及,他从出生,就活在俯视他人的【逆天邪神】世界里……他怎么可以败!

  随着两人的【逆天邪神】撕打,时间的【逆天邪神】流走,战局开始出现了些微的【逆天邪神】变化。

  身负荒神之力的【逆天邪神】云澈,那无论何种状态下都会自行恢复的【逆天邪神】能力让他终于开始显现优势。

  砰!!

  两人的【逆天邪神】拳头再次同时砸在对方的【逆天邪神】脸上,云澈的【逆天邪神】上身向后一歪,而洛长生却是【逆天邪神】低吟一声,踉跄着后退,然后重重的【逆天邪神】跪倒在地。

  一抹涣散的【逆天邪神】凶光在云澈瞳中闪过,身体里涌起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力量,他猛然跃起,血色的【逆天邪神】右手带着一丝微弱不堪的【逆天邪神】玄力,直砸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心口。

  而跪地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却在这时猛的【逆天邪神】抬头,右臂以相当之快的【逆天邪神】速度甩出,一道紫色的【逆天邪神】寒光直刺迎面扑来的【逆天邪神】云澈。

  “啊!!”这道寒光让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人全部失声惊呼。

  那道寒光,赫然是【逆天邪神】圣雷剑!

  云澈隐约感觉到一道锋芒迎面而至,但他意识模糊,又全力猛扑之下,已根本无法遏住身势,整个人直接扑在了圣雷剑之上。

  虽然圣雷剑中残余的【逆天邪神】雷霆之力此时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已根本无法催动,但它重量很轻,又锋芒无比,就算是【逆天邪神】孩童执于手中也可断裂精钢。

  哧啦!!

  一声刺耳的【逆天邪神】裂帛之音响起,洛长生被云澈一拳砸开,但他胸口亦被圣雷剑正面刺中……但云澈纵无玄力护身,亦有着强横无比的【逆天邪神】龙躯,圣雷剑并未能将他的【逆天邪神】残躯贯穿,而是【逆天邪神】横切而过,将他的【逆天邪神】胸口切开一道近尺长的【逆天邪神】裂痕。

  “呃啊!”

  云澈一声低吟,身体失衡,重重歪倒在地,而这一瞬间,被砸开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却陡然爆发出一股不正常的【逆天邪神】气息,在一声嘶哑的【逆天邪神】低吼中一跃而起,直跃起近丈之高,左手凝着一团微弱的【逆天邪神】玄力气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头颅狠狠轰下。

  砰!!

  云澈的【逆天邪神】上身无比迅疾诡异的【逆天邪神】一转,洛长生几乎倾尽了所有意志的【逆天邪神】一击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在了封神台上,血花四溅,四根手指的【逆天邪神】指骨全部崩断。

  云澈的【逆天邪神】反击瞬间而至,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带着一道寒光,撞击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喉咙之上。

  “咕啊……啊……”

  洛长生身体横翻,砸落在地,双手死死捂住喉咙,发出痛苦到极点嘶声,而他的【逆天邪神】喉骨之上,深深的【逆天邪神】刺着一把短刃,刃如蝶翼,闪烁着冰晶寒芒。

  “音……蝶……刃……”沐冰云失声呢喃。

  云澈没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喘息,在一瞬间又翻身而起,右拳带着骇人的【逆天邪神】血气和煞气,带着身体里刚刚生出了最后一丝玄气,狠狠的【逆天邪神】砸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部。

  砰————

  洛长生本就混沌不堪的【逆天邪神】意识剧烈震荡,炸开了无数苍白的【逆天邪神】裂痕……

  云澈在反震力下远远的【逆天邪神】摔了出去,瘫倒在地,他手臂颤抖,手掌竭力抓起,却是【逆天邪神】再也凝不起一丝力量,唯有一丝无论如何都不愿溃散的【逆天邪神】意志死死的【逆天邪神】支撑着遥遥欲坠的【逆天邪神】意识。

  两只拼命撕咬的【逆天邪神】濒死猛兽终于倒地,许久都无一人站起。

  “咕……唔……唔……”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双目、双耳、鼻孔、嘴角,都在流溢着浓稠的【逆天邪神】血沫,目中浑浊的【逆天邪神】瞳光微弱的【逆天邪神】闪动着,他胸口抽搐般的【逆天邪神】起伏,缓缓的【逆天邪神】,他僵硬的【逆天邪神】手臂一点点抬起,再抬起……瞳孔中的【逆天邪神】昏暗光彩颤抖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无比不甘的【逆天邪神】挣扎着……

  但,他的【逆天邪神】手臂却最终没有完全抬起,随着他瞳光的【逆天邪神】最终定格,用尽他最后意志抬起的【逆天邪神】手臂重重垂落在地。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息终于完全沉寂,双目依旧死死的【逆天邪神】睁大着,瞳孔一片不甘而绝望的【逆天邪神】灰暗。

  而云澈,他的【逆天邪神】双臂依旧在紧紧的【逆天邪神】抓着地面,染血的【逆天邪神】眼瞳之中,荡动着不甘涣散的【逆天邪神】神采。

  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胸口像是【逆天邪神】有一块万钧钢板落地,他手臂高举,大声吼道:“洛长生昏迷,问鼎之战第一场,云澈胜!!”

  “洛长生败,与云澈战绩相当,问鼎之战加赛一场,时间为三日后!”

  以往,祛秽尊者每次宣读对战结果,观战席都或者轰然一片,或者哗然不休,但这一次,祛秽尊者的【逆天邪神】喊声落下许久,全场却依旧是【逆天邪神】一片安静,每个人都是【逆天邪神】一脸懵然之色,久久回不过神来。

  直到一声女子叫喊震耳的【逆天邪神】响起。

  “长生!!”

  洛孤邪一声发颤的【逆天邪神】呼喊,从上空飞扑而下。她情绪明显剧烈失控,这一声叫喊亦带上了失控的【逆天邪神】玄力,直震的【逆天邪神】大量玄者双耳轰鸣,险些吐血。

  “云澈!”沐冰云亦同一时间浮身而起,疾飞向封神台。

  祛秽尊者经历过多届封神之战,却也从未见过如此惨烈的【逆天邪神】场面,他更是【逆天邪神】从未想过,两个小辈之争,居然让他有了重重的【逆天邪神】窒息感。

  看到圣宇、吟雪两界的【逆天邪神】人不顾一切的【逆天邪神】冲来,祛秽尊者暗叹一声,手掌一拂,收起了封神台的【逆天邪神】隔绝结界。

  “长生!!”

  洛孤邪落在洛长生身边,刺在他喉咙的【逆天邪神】音蝶刃被瞬间带起,远远甩出,一股极其温和的【逆天邪神】玄光小心无比的【逆天邪神】覆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上……这个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此时双手、身体、瞳孔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颤抖,甚至,能从她瞳眸中看到死死抑住的【逆天邪神】泪光。

  温和的【逆天邪神】白芒将洛长生全身覆满时,洛孤邪将他身躯带起,疾飞而去,一瞬便消失在天际,没有和任何人说一句话。很快,洛上尘也紧随而去。

  “云澈!”

  “云师兄……”

  “快!快抑住他的【逆天邪神】伤势。”

  “不,不要乱动,他伤的【逆天邪神】实在……太重了……”

  沐冰云将云澈上身抱起,依在她柔软的【逆天邪神】胸前,任由浓猩的【逆天邪神】血迹染满她纯净的【逆天邪神】雪衣。她的【逆天邪神】玉手浮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蓝光轻闪,却是【逆天邪神】久久不敢覆下,唯有不断的【逆天邪神】颤抖着。

  因为云澈的【逆天邪神】伤实在太过可怕,全身上下,从内到外,找不到一丝一毫完好的【逆天邪神】地方。而这样的【逆天邪神】伤,放在其他的【逆天邪神】神劫境玄者身上,根本不可能依旧存活。

  “云师兄……云师兄……他……一定……没事吧?”吟雪弟子小心的【逆天邪神】围过,看着云澈浑身染血的【逆天邪神】惨状,都是【逆天邪神】心脏揪紧,目现泪光。

  沐涣之、沐坦之等人矮下身姿,蹲在云澈身前,却也和沐冰云一样,根本不敢出手为云澈压制伤势,他目前的【逆天邪神】状态,玄气入体,稍有一丁点不慎就会……

  “我……赢了……吗……”

  他嘴唇微微开合,发出微弱到近在咫尺,都几乎无法听清的【逆天邪神】声音。

  意识模糊之下,祛秽尊者那声震云澈的【逆天邪神】宣读声,他都没有听清。

  “对,你赢了,你打败了洛长生。”沐冰云螓首低垂,在他的【逆天邪神】耳边柔柔轻语。

  云澈的【逆天邪神】唇角轻轻扯动,那是【逆天邪神】一个无比满足的【逆天邪神】笑:“太好……了……”

  “放……心……我……死……不了……只是【逆天邪神】……”

  “好……累……”

  声音虚弱如蚊鸣,沐冰云的【逆天邪神】手掌在这时终于缓慢的【逆天邪神】覆下,让一层温和至极的【逆天邪神】蓝光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蔓延:“累了,就好好的【逆天邪神】睡一觉吧。”

  她的【逆天邪神】声音很轻很软,如在安抚一个恹恹欲睡的【逆天邪神】婴儿。在她的【逆天邪神】轻语之下,云澈的【逆天邪神】双目终于缓缓的【逆天邪神】闭合。

  “……”沐冰云抬起头来,目光一片迷蒙。

  天杀星神,我不知你曾为他做过什么,又或者对他有过怎样的【逆天邪神】大恩,能让他甘愿为你搏命至此,我不管你有着怎样尊贵的【逆天邪神】身份,怎样的【逆天邪神】缘由……求你无论如何,满足他这不惜一切也要完成的【逆天邪神】心愿,哪怕只是【逆天邪神】见他一面。

  云澈来到神界的【逆天邪神】原因,她第一个知道。云澈这些年所做的【逆天邪神】一切,她都看在眼中。今日,他在封神台上和洛长生搏命,人人都会以为他在为问鼎,为胜利而拼搏,唯有她知道,云澈如此拼命,不是【逆天邪神】为了问鼎封神之战,不是【逆天邪神】为了名震东神域,不是【逆天邪神】为了那丰厚的【逆天邪神】赏赐,更不是【逆天邪神】为了战胜洛长生……

  他只为见到一个人。

  ————————————

  封神台外,遥远的【逆天邪神】上空,一个红色的【逆天邪神】娇小身影远远而去。

  她先前所立的【逆天邪神】云层上,闪烁着几滴凄美的【逆天邪神】星芒。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