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26章 焚心雷、悯龙刀

第1226章 焚心雷、悯龙刀

  “洛长生……他要做什么?”火破云满脸紧张的【逆天邪神】喊道。

  “居然硬抗下了灿世红莲……”炎绝海还未从刚才的【逆天邪神】灵魂冲击中完全回过神来。他们凤凰一脉的【逆天邪神】最强之炎,居然被洛长生硬生生的【逆天邪神】抗了下来,他心里自然是【逆天邪神】难受无比。

  “毕竟是【逆天邪神】太初神水淬炼过的【逆天邪神】‘神躯’啊,否则,他怕是【逆天邪神】早已被焚成灰了。”火如烈低声道,话刚说完,他眉头忽然一紧,想到了圣宇界的【逆天邪神】某个禁忌玄功,惊声道:“难道他要……”

  嘶啦!嘶啦!滋滋滋……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掌心,紫色的【逆天邪神】雷光在不断的【逆天邪神】嘶鸣,并变得越来越密集,最终交缠成了一团剧烈扭动的【逆天邪神】雷光。

  洛长生手掌抬起,但,手中的【逆天邪神】雷光却没有丢向云澈,而是【逆天邪神】狠狠的【逆天邪神】轰向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口。

  嚓!!!

  云澈:“!!?”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心口紫光炸裂,随之,一道道亮紫色的【逆天邪神】光纹忽然以他的【逆天邪神】心口为中心,向他的【逆天邪神】全身各处快速的【逆天邪神】蔓延而去,延伸至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四肢、手指、脖颈、面部……最后,就连他残剩的【逆天邪神】头发也全部立起。从焦黑转为水晶一般的【逆天邪神】亮紫色。

  而这个过程中,洛长生原本衰弱了数分的【逆天邪神】玄气竟忽然暴涨,转眼便恢复至全盛状态……然后突破极限,继续增幅,陡然膨胀的【逆天邪神】气场重拂而至,压迫的【逆天邪神】云澈仓惶倒退,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阴沉。

  “果然是【逆天邪神】……焚……心……雷。”沐冰云一声低吟,冰眸凝忧。

  “焚心雷,圣宇界强行突破极限的【逆天邪神】禁忌玄功……不是【逆天邪神】说,要至少神王境才能修成么?”沐坦之面色骇然。

  “那是【逆天邪神】对普通人而言。”沐涣之重叹一口气:“若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躯真如传说摹灸嫣煨吧瘛壳般被‘太初神水’淬炼过的【逆天邪神】话,能使用焚心雷,也并不为奇。唉,这下,可彻底糟了。”

  “哎哟,会折寿的【逆天邪神】禁技啊。”释天神帝眯了眯眼:“在南神域都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居然被逼到不惜折寿,精彩,精彩啊,哈哈哈哈。”

  释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大笑声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逆天邪神】嘲讽。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体闪耀着无数道亮紫色的【逆天邪神】纹路,就连玄气,也带上了微微的【逆天邪神】紫色,而且涌动的【逆天邪神】远比先前狂暴,宛若翻滚的【逆天邪神】炼狱岩浆。

  紫纹遍体之下,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玄气比之刚才暴涨了近乎五成,他缓缓的【逆天邪神】抬起头来,一双瞳孔闪过两道深紫色的【逆天邪神】雷电,就连被绯红之炎灼伤的【逆天邪神】痛苦,似乎也随着他躯体和玄气的【逆天邪神】异变消失。

  云澈的【逆天邪神】心魂重重沉下……这是【逆天邪神】玄力增幅,而且是【逆天邪神】高达整整五成的【逆天邪神】玄力增幅。

  在神界玄者的【逆天邪神】认知中,能将玄力在短时间内提升的【逆天邪神】玄功是【逆天邪神】最为稀少难得,也是【逆天邪神】最为难以修炼的【逆天邪神】高等玄功,而且由于玄力跨极限提升会给自身的【逆天邪神】躯体和元气造成同样超出极限的【逆天邪神】负荷,所以一般都会伴随着相对严重的【逆天邪神】副作用。

  但,由于玄力暴增往往可以扭转乾坤,甚至摆脱性命之危,相对而言副作用完全可以承受,所以依旧是【逆天邪神】所有玄者梦寐以求。

  能增幅三成玄力的【逆天邪神】玄功,便极其高等稀少,能增幅五成的【逆天邪神】,更是【逆天邪神】稀少之极。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焚心雷,便是【逆天邪神】可以将自身玄力暴增整整五成……而且会持续相当长的【逆天邪神】时间。

  若论玄气增幅,邪神诀绝对是【逆天邪神】所有这类玄功的【逆天邪神】祖宗的【逆天邪神】祖宗的【逆天邪神】祖宗。

  因为邪神诀带来的【逆天邪神】增幅已不能称之为增幅,而是【逆天邪神】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暴走!将云澈神劫境九级的【逆天邪神】玄力增幅至可以对抗神灵境十级,这已绝不是【逆天邪神】几倍十几倍的【逆天邪神】增幅那么简单,这个事实若是【逆天邪神】被人所知,纵然是【逆天邪神】一众神界之巅的【逆天邪神】神主也会被惊得尿裤子。

  而且,云澈就算自己亲口说出来,估计也无人会信。

  若无邪神诀带来的【逆天邪神】玄力增幅,常态下的【逆天邪神】云澈连只用一根小指的【逆天邪神】洛长生都打不过。

  五成玄力的【逆天邪神】增幅,在邪神诀面前虽然是【逆天邪神】渣渣中的【逆天邪神】渣渣,但,它出现在洛长生身上,对此刻的【逆天邪神】云澈而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

  但,这个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嗡!!

  洛长生手臂虚空一抓,一道无比耀眼的【逆天邪神】白光忽然闪动,刹那间遮蔽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视线。

  与此同时,一种沉重无比的【逆天邪神】威凌伴随着浓重的【逆天邪神】煞气陡然释放,在这股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可怕气场下,云澈的【逆天邪神】胸口如被巨锤轰中,被瞬间逼退数百丈。观战席上,无数玄者都是【逆天邪神】心神骤悸,久久喘不过气来。

  就连那些通过星辰之碑观战的【逆天邪神】人都陡生一种强烈的【逆天邪神】心悸感。

  似乎白光闪耀那一刻,洛长生打开了远古的【逆天邪神】封印,释放出了一个可怕的【逆天邪神】魔神。

  这是【逆天邪神】……云澈心中惊然,再次看向洛长生时,看到他紫痕遍布的【逆天邪神】手中,多了一把苍白色的【逆天邪神】异形巨刀。

  这把刀有着近一丈之长,堪比他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全身呈现着一种怪异的【逆天邪神】苍白色,无法判断是【逆天邪神】以怎样的【逆天邪神】材料铸成。刀刃无锋,刀背之上,赫然并排着六颗骷髅头,却并非是【逆天邪神】人之头骨,而是【逆天邪神】……龙之头骨!

  这六颗龙之头骨各个神态狰狞,单单扫过一眼,都会灵魂为之战栗。龙眼部位隐约有白光闪动,竟似有意识残存。

  “这是【逆天邪神】……悯龙刀!!”

  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传来数个来自观战席的【逆天邪神】惊呼声。

  “果然还是【逆天邪神】用出来了。”琉光界王低语一声,音调中带着叹息:“焚心雷加悯龙刀,现在的【逆天邪神】洛长生要胜云澈,已是【逆天邪神】易如反掌……只是【逆天邪神】,胜的【逆天邪神】有些难看啊。”

  “那把刀……是【逆天邪神】什么?”火破云惊道,他距离洛长生很远,又有结界相隔,却从那把苍白巨刀上,感受到了一种极端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目光扫过刀身的【逆天邪神】龙骨骷髅时,灵魂便会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的【逆天邪神】压住,直坠向无尽的【逆天邪神】深渊。

  “是【逆天邪神】悯龙刀。”火如烈闭上眼睛,重重的【逆天邪神】呼了一口气,声音变得格外无力:“原来,传说都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

  “悯龙……刀?”火破云双目发怔,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更从未在一件玄器上感受过如此可怕的【逆天邪神】气息。

  “传闻,洛孤邪曾为了给洛长生寻太初神水,二十年间三入太初神境,终在第三次如愿。而前两次也并非毫无所得,其中第二次,便是【逆天邪神】得到了这把太古妖刀。刀身并未刻名,她便为之取名‘悯龙’。”

  “‘悯龙’之名,是【逆天邪神】据说刀身之中,封印着六条上古恶龙的【逆天邪神】灵魂。”炎绝海接着火如烈的【逆天邪神】话道:“刀身,也很可能是【逆天邪神】这六条上古恶龙的【逆天邪神】龙脊所铸。”

  “太古……妖刀?”火破云的【逆天邪神】心脏猛的【逆天邪神】一紧。

  太初神境作为整个混沌最核心,最原始的【逆天邪神】秘境,在极度危险的【逆天邪神】同时,也存在着大量上古之物。而从太古神境这种地方得到的【逆天邪神】玄器,哪怕最最低等的【逆天邪神】,也必能震动整个神界。

  因为那是【逆天邪神】太初神境!

  “虽然,因混沌的【逆天邪神】异变,这把妖刀的【逆天邪神】威力远不能和远古时期相比,但,哪怕只残存一丝剑威,亦是【逆天邪神】可怕无比。尤其……听闻其中所封印的【逆天邪神】六道恶龙之魂,全部都还残存一缕,未完全消亡。现在看来,这同样是【逆天邪神】真的【逆天邪神】。”炎绝海的【逆天邪神】眉头死死紧起,那慑人心魄的【逆天邪神】邪恶气息,便是【逆天邪神】刀中有魂灵依旧残存的【逆天邪神】证明。

  “不过,从它的【逆天邪神】气息上来看,洛长生纵然以焚心雷提升玄力,要驾驭也必须付出代价。”炎绝海摇了摇头:“终究是【逆天邪神】……圣宇界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更有着洛孤邪这个师父。云澈要想胜他……唉。”

  “不,”火如烈睁开眼睛,目光灼灼:“能将洛长生逼到这种地步,云澈已经胜了。”

  “对!师尊说得对,云兄弟已经胜了!我相信不止是【逆天邪神】师尊和我,在大多数人心里,他已经比洛长生更加的【逆天邪神】了不起!”火破云双手紧握,重重的【逆天邪神】说道。

  隔着遥远的【逆天邪神】距离,都会感觉到极为可怕的【逆天邪神】恶龙灵压,何况直面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云澈。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完全沉下,额头青筋冒气,全身骨骼微微作响。

  缓缓举起悯龙刀,一股刀风轻卷,却是【逆天邪神】瞬间排开了一个庞大的【逆天邪神】真空区域。洛长生缓缓抬头,泛着紫光的【逆天邪神】瞳眸完全恢复了平静和淡漠……恢复了最初那胜券在握,掌控一切又漠视一切的【逆天邪神】审判者姿态。

  “云澈,你的【逆天邪神】确很了不起,我不得不夸赞一句,你是【逆天邪神】我从出生到现在,遇到过的【逆天邪神】最强大的【逆天邪神】对手。我这一身伤,还有我所承受的【逆天邪神】痛苦,要比我这一生加起来的【逆天邪神】还要多。”

  他缓缓的【逆天邪神】说着,听不出丝毫的【逆天邪神】愤怒。

  云澈:“……”

  “动用焚心雷,会让我突破极限,但亦会折损我的【逆天邪神】寿元。而悯龙刀,我还不能完全驾驭,强行动用会快速吞噬我的【逆天邪神】元气。能将我的【逆天邪神】焚心雷与悯龙刀强行逼出来的【逆天邪神】,云澈,你是【逆天邪神】第一个!”

  “你虽注定要败,但败在焚心雷和悯龙刀之下……”

  “你想说我败的【逆天邪神】荣耀么?”云澈全身绷紧,眼神冰冷,嘴角却是【逆天邪神】一丝冷笑:“看来你完全忘了先前我提醒你的【逆天邪神】话,大话还是【逆天邪神】不要说的【逆天邪神】太早,否则……脸被打肿的【逆天邪神】时候,要比刚才还要疼!”

  “呵。”洛长生淡笑一声,他虽表面一片平静,但心中却是【逆天邪神】泛动着暴烈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怒火,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痛苦,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重创,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挫败,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狼狈……带来的【逆天邪神】自然是【逆天邪神】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暴怒。

  他的【逆天邪神】心性就算再温和上一百倍,也不可能依然保持平静淡然。

  他只用焚心雷,便可将云澈碾压,却偏偏又现出了悯龙刀,显然是【逆天邪神】他心中已是【逆天邪神】怒恨到极点,势要将云澈以最快的【逆天邪神】速度,最极限的【逆天邪神】力量,最压倒性的【逆天邪神】姿态的【逆天邪神】……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惨败!

  将他败的【逆天邪神】比刚才的【逆天邪神】自己狼狈十倍百倍千倍,连一丝一毫挣扎的【逆天邪神】希望都不会再有!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