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25章 红莲灿世

第1225章 红莲灿世

  三十六朵绯红火莲缓缓绽放,起初莲瓣只有单层,九片花瓣灼灼而燃,随之,第二层、第三层……第五层……场景之绚丽到窒息,让人几乎以为自己忽然坠入了梦境。

  而三十六朵绯红火莲刚刚绽开的【逆天邪神】刹那,洛长生忽然一声暴吼,身上爆开浓郁的【逆天邪神】黄色玄光,最极限的【逆天邪神】防御屏障在他的【逆天邪神】身前快速形成,随之是【逆天邪神】第二层,第三层……第十层……第二十层……

  所有所有的【逆天邪神】力量,全部倾注在了防御之上,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保留。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防御屏障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快速叠加,三十六朵绯红火莲亦在快速绽放,每多一层莲瓣,花莲便会放大一倍,在众人的【逆天邪神】呆然之中,三十六朵火莲已从最初小小的【逆天邪神】一朵,全部绽放到数百丈之巨。

  当所有火莲的【逆天邪神】莲瓣相触,炎息相连,一道绯红炎光忽然冲天而起,映出一只巨大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影,这道炎影无比的【逆天邪神】清晰,宛若真正的【逆天邪神】凤凰神灵降世,它双翅招展,昂首长鸣,身上每一根翎羽都在燃烧着最炙热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光。

  炎光之下,所有火莲竟无声融合,绽开了一朵足有百里之巨的【逆天邪神】庞大火莲。

  这妖艳绝伦的【逆天邪神】一幕,让炎绝海身躯陡震,发出嘶哑的【逆天邪神】吼叫声:“灿……灿世红莲!!”

  炎绝海的【逆天邪神】失声吼叫,惊得炎神众人本就睁大的【逆天邪神】眼睛再度瞪大数分。

  红莲耀世,美艳绝伦的【逆天邪神】让人沉醉。在所有人瞠然的【逆天邪神】注视之中,庞大火莲无声绽放,莲瓣完全绽开之时,将整个封神台完全覆下,绮丽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光温和的【逆天邪神】洒向周围的【逆天邪神】空间和无尽的【逆天邪神】苍穹,将整个世界映照的【逆天邪神】绯红一片。

  而这绯红的【逆天邪神】巨大火莲之下,却是【逆天邪神】最极致,足以葬海焚空的【逆天邪神】凤凰炎威!

  “这……这……这是【逆天邪神】什么?”

  “难道是【逆天邪神】传说中……凤凰一脉的【逆天邪神】最强火莲!?”一个中位界王不敢相信的【逆天邪神】道。

  封神台上,已是【逆天邪神】看不到云澈和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影,所有的【逆天邪神】一切,都被覆没,或者可以说埋葬在了庞大火莲之下。而一股恐怖绝伦的【逆天邪神】炎威和灼热,纵然有着强大结界相隔,亦让无数玄者灵魂痉挛,全身战栗,他们无法想象,那火莲之下,会是【逆天邪神】怎样一番焚灭炼狱。

  “宗主,那……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灿世红莲?”一个凤凰弟子结结巴巴的【逆天邪神】道。

  “……”炎绝海却是【逆天邪神】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毫无反应。

  “火宗主,距离你们凤凰宗上一次出现灿世红莲,已经很久了吧?”火如烈道。

  “……”炎绝海口中喘息,总算是【逆天邪神】回神,但目光依然怔怔的【逆天邪神】看着,似乎不忍瞬离:“九万年了,凤凰宗上一个修成灿世红莲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九万年前的【逆天邪神】一位先祖,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能亲眼目睹其绽放,整整九万年了啊……”

  火如烈剧烈动容,他完全理解炎绝海此刻的【逆天邪神】心情,就如他第一次目睹火破云成功释放九阳天怒时的【逆天邪神】那一刻。

  灿世红莲,凤凰颂世典的【逆天邪神】最强焚灭之炎,与金乌焚世录的【逆天邪神】九阳天怒,是【逆天邪神】同一个层面的【逆天邪神】究极神炎。

  它没有九阳天怒释放时的【逆天邪神】惊天动地,炎威弥天,唯有安静的【逆天邪神】绽放,和美丽,却又绝情的【逆天邪神】无声焚灭!

  圣宇界坐席,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就连洛长尘和洛孤邪也都是【逆天邪神】脸色绷紧,灵觉牢牢锁定着被埋葬在耀世火莲的【逆天邪神】洛长生。

  火莲之下,洛长生全力撑起的【逆天邪神】防御屏障被一层又一层的【逆天邪神】焚灭成虚无,他全身的【逆天邪神】每一分、每一寸都被耀成完全的【逆天邪神】绯红色,纵然有层层屏障隔绝护身,依旧如深陷黄泉炼狱,发出着声声痛苦的【逆天邪神】咆哮。

  东席之上,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灵觉穿过灿世红莲,扫了一眼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状态后,目光撇开,忽然一声轻哼:“问鼎之战,洛孤邪竟强行传音提醒,若非如此,洛长生必不可能第一时间全力防御,哪怕晚上那么半息,也很可能就此彻底落败。”

  “这种行径,怕是【逆天邪神】对不起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的【逆天邪神】称号。”

  洛孤邪既为公认的【逆天邪神】东神域王界之下第一人,玄道境界自然极高,她的【逆天邪神】凝玄传音外人根本不可能察觉,包括祛秽尊者也无察觉的【逆天邪神】可能,但,又岂能瞒过梵天神帝这等层面的【逆天邪神】人物。

  他的【逆天邪神】身侧,千叶影儿声音冷漠的【逆天邪神】道:“若只是【逆天邪神】侄儿或弟子,洛孤邪当然不至于如此。但,再强大的【逆天邪神】女人,当她是【逆天邪神】‘某一个身份’时,面对‘这种情境’,也会轻易失态。”

  “哦?”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话,让梵天神帝侧目:“你这话,我可听不懂了。”

  “今日到来之前,古伯忽然和我说起了一件很有趣的【逆天邪神】事。”千叶影儿声音悠悠,唇角似乎微微倾斜起了一个玩味的【逆天邪神】弧度:“他说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生命气息,在‘某种特质’上,和洛孤邪有着很大程度的【逆天邪神】相像。”

  “……什么意思?”梵天神帝眉头猛的【逆天邪神】一动。

  “随口一说罢了。”千叶影儿却是【逆天邪神】没有说破:“‘气息’这种东西,本就算不准的【逆天邪神】。我只是【逆天邪神】觉得有趣,并无他意。”

  “……”梵天神帝没有再问,目光转过,若有所思。

  封神台上火莲虽然庞大,但其实却是【逆天邪神】一个极小型的【逆天邪神】“灿世红莲”,随着火莲的【逆天邪神】完全绽放,云澈全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也被一瞬抽空,直接坠了下去,身上的【逆天邪神】绯红炎光也快速的【逆天邪神】熄灭着。

  但,他的【逆天邪神】精神却并没有就此松弛,目光第一时间凝向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方向。

  洛长生……不愧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真是【逆天邪神】敏锐的【逆天邪神】灵觉和意识,红莲之阵才刚刚布起,他便已开始全力防御,这样的【逆天邪神】话……

  以云澈目前的【逆天邪神】玄力层面,自然不可能释放完整的【逆天邪神】灿世红莲,就如他的【逆天邪神】“九阳天怒”绝无可能真的【逆天邪神】九阳临空。

  所以,绽放中的【逆天邪神】灿世红莲虽然威力巨大,但很难轻易葬灭洛长生,再加上洛长生第一时间的【逆天邪神】全力防御……火莲之下,他的【逆天邪神】防御屏障层层崩溃,但,当火莲收拢,炎光将尽之时,他的【逆天邪神】身上,赫然还有着最后一道屏障。

  云澈猛一咬牙,将刚刚回转的【逆天邪神】玄气一下子全部提起,身上奄奄将熄的【逆天邪神】绯红火焰也硬生生重新燃起,火莲完全熄灭的【逆天邪神】刹那,他骤扑洛长生。

  “陨月沉星!!”

  轰!!!!

  洛长生拼尽全力,才勉强撑过灿世红莲,他一口大气还没喘上来,便被云澈一剑轰身,在一声巨响中狠狠的【逆天邪神】横飞出去,圣雷剑和神风钺也同时脱手,远远飞向了不同的【逆天邪神】方向。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云澈重重落地,双臂剧痛,全身酥软,一时之间再无力追击。

  洛长生如一块被飓风席卷的【逆天邪神】重石,翻滚着飞出了很远,在封神台上弹落十几次后,才堪堪瘫落在地。

  虽然,他撑住了灿世红莲的【逆天邪神】炎威,但他此时的【逆天邪神】状况,却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全身白衣被完全焚成焦黑色,已是【逆天邪神】不堪蔽体。原本飘逸黑长的【逆天邪神】头发被焚烧了大半,身上、脸上是【逆天邪神】大量的【逆天邪神】黑痕和焦黑血洞,几乎布满了身体的【逆天邪神】一半。

  绯红之炎带来的【逆天邪神】烧灼之痛下,他全身几乎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烈的【逆天邪神】抽搐。

  他的【逆天邪神】层层屏障抗下了凤凰炎威,却无法完全阻下绯红之炎的【逆天邪神】可怕烧灼。

  当!圣雷剑在他后方落下。

  砰!!

  沉重的【逆天邪神】神风钺砸落在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前方,弹起之时,忽然当空崩碎,再次落下时,已是【逆天邪神】化作三段碎钺。

  铮———

  痛苦的【逆天邪神】铮鸣声响动,然后快速变得微弱,直至完全沉寂,内蕴的【逆天邪神】风暴之力如决堤之水,快速奔泻而出……

  神风钺,在承受了绯红烈焰连续的【逆天邪神】摧残后,终于被云澈一剑轰碎!

  观战席一片安静,唯有不断响起的【逆天邪神】抽气声。

  神风钺……碎了!

  随洛长生盛名已久,有着极高灵性和强大风暴之力的【逆天邪神】神钺,居然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剑下被生生轰碎了!

  洛长生目光呆滞,似乎无法相信和接受眼前的【逆天邪神】事实。但他的【逆天邪神】失神没有持续太久,便手臂撑起,缓缓的【逆天邪神】站了起来。

  手掌一抓,神风钺的【逆天邪神】碎片飞到他的【逆天邪神】手中,他没有多看一眼,直接收起,随后,圣雷剑被他收回,却没有执于手掌,同样直接收了起来。

  看着此时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感知着他的【逆天邪神】气息,云澈脸色阴沉,心中深深惊然。

  洛长生被他全力释放的【逆天邪神】灿世红莲烧灼,又在防御溃败之下承受了自己狠狠一剑……但身上的【逆天邪神】伤却远没有他预料的【逆天邪神】那么严重,就连气息,都没有出现太大幅度的【逆天邪神】虚弱与混乱。

  而他惊讶之时,却不知洛长生,还有熟悉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人心中的【逆天邪神】惊骇胜他何止十倍。

  在上位星界,很多人都知晓,洛长生之所以强大到在神子中都“独成一域”,一个很重要的【逆天邪神】原因,便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灵魂都曾经受过“太初神水”的【逆天邪神】淬炼。

  欲在太初神境取太初神水,连洛孤邪这等存在都要冒着很大的【逆天邪神】风险,每一滴,都是【逆天邪神】目前混沌空间的【逆天邪神】顶级异宝。而洛孤邪终得太初神水后,却未用在自己身上,而是【逆天邪神】给予了洛长生,并亲自为他以太初神水淬炼躯体与灵魂,让他躯体坚韧到极点,灵魂亦是【逆天邪神】固若金汤。

  却在云澈的【逆天邪神】火焰和剑下,被创伤到如此模样。

  洛孤邪胸口在剧烈起伏着,平日里从来都是【逆天邪神】平淡轻柔的【逆天邪神】眸光此刻却在微微颤荡。洛长生是【逆天邪神】她一手培养起来,从小到大,绝对从来未曾受到如此的【逆天邪神】重创,更从未有过如此的【逆天邪神】狼狈之态。

  洛长生在大口的【逆天邪神】喘着粗气,混乱的【逆天邪神】目光直盯着云澈,两人在数息的【逆天邪神】对视之后,云澈忽然看到,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目光竟忽然平静了下来。

  他的【逆天邪神】脸色因痛苦在不断的【逆天邪神】抽搐扭曲,但一双瞳眸,却是【逆天邪神】呈现着可怕的【逆天邪神】平静。

  “云澈……”他缓缓开口,声音有些嘶哑:“我承认,我本自以为对你没有任何的【逆天邪神】低视轻敌,但……我却是【逆天邪神】远远的【逆天邪神】低估了你。”

  他右臂抬起,手掌之上,忽然闪过一瞬狰狞的【逆天邪神】雷光。

  “能把我伤到这种程度的【逆天邪神】,你是【逆天邪神】第一个。”

  嘶啦……又一道诡异的【逆天邪神】雷光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手上闪过。

  “能把我逼到这一步的【逆天邪神】……你同样是【逆天邪神】第一个!”

  洛长生的【逆天邪神】举动,让洛上尘眉头猛沉:“长生难道是【逆天邪神】要……”

  “不要阻拦他!”洛孤邪忽然出声,以防洛上尘有任何阻挡之语:“他必须胜!还有他身上的【逆天邪神】伤痛,必须千百倍的【逆天邪神】还回去!”

  ——————————

  【汐灵:嘤嘤嘤……】

  【看在我居然连续双更五天的【逆天邪神】份上,加个公众号呗,里面经常会有很神奇的【逆天邪神】文章和剧透:huoxingyinli99】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