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13章 剑君不可辱

第1213章 剑君不可辱

  “破……破了!?”

  “无心剑域,竟被完全击溃!而云澈根本连一点伤都没有?”

  “应该是【逆天邪神】因为君惜泪受了重伤,应该……是【逆天邪神】吧?”

  十里之外,君惜泪重重坠地,连退十几步,身上的【逆天邪神】火焰才堪堪熄灭,尚未站稳,劫天剑已当空轰下。

  当!!

  雾光与劫天第一次正面相撞,两股巨力爆发之下,云澈被远远震开,君惜泪倒退数步,口中一道血箭狂喷而出,脸色愈加苍白,但她还没来得及有刹那的【逆天邪神】喘息,金乌幻神忽然俯空而至,漫天金乌炎无情轰落。

  只有云澈一半力量的【逆天邪神】金乌炎,本对君惜泪毫无威胁可言,但她上来就被云澈一剑重伤,在无心剑域又二次受创,同时还遭受领域被强破的【逆天邪神】反噬,云澈紧随而至的【逆天邪神】一剑更是【逆天邪神】让她勉强压下的【逆天邪神】创伤完全崩裂……

  金乌幻神的【逆天邪神】一击,对此刻的【逆天邪神】她而言不啻噩梦。

  炸裂的【逆天邪神】炎光之中,君惜泪一声闷哼,再次燃火横飞出去,远远砸落。

  她压下身上火焰,倔强的【逆天邪神】想要站起,但堪堪直起上身,全身气息便一阵暴乱,数道逆血狂喷而出,每一口都带着大量猩红的【逆天邪神】血块,全身的【逆天邪神】力量也似随着这些逆血而被抽离,让她瘫倒在地,一时之间都无法站起。

  她的【逆天邪神】眼神从冰冷变得迷蒙……她无法相信,她与云澈交手才如此短的【逆天邪神】时间,竟会伤到这般程度。

  “唉。”君无名闭上眼睛,长长一叹。

  君惜泪终究还是【逆天邪神】轻敌……不,应该说,她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怨恨太过强烈,压过了其他所有的【逆天邪神】念想,从而反被云澈利用。

  如果,她心无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怨恨,全力以对,即使云澈实力远胜三日前,也绝不会是【逆天邪神】现在这个结果。

  无心剑域被破的【逆天邪神】反噬本并不严重,金乌幻神的【逆天邪神】攻击本并无威胁,云澈的【逆天邪神】重剑她也可正面轻松挡下……但,就因为第一个照面的【逆天邪神】重创,之后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在让伤势不断加剧,到了此刻,已几乎再无翻身可能。

  这一战,君惜泪若败,的【逆天邪神】确可以说败的【逆天邪神】很冤,她一身足以惊艳整个神界的【逆天邪神】剑道造诣,只堪堪张开了一个无心剑域便再难为继,对她而言,这会是【逆天邪神】惨烈的【逆天邪神】一课。而反观云澈,他不仅在玄道上是【逆天邪神】个怪胎,城府更是【逆天邪神】远非君惜泪可比。

  云澈没有趁机将君惜泪轰下封神台,而是【逆天邪神】拖着劫天剑,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向前去,金乌神影浮于他的【逆天邪神】上空,释放着灼热炎威。

  感知着云澈临近的【逆天邪神】气息,君惜泪缓缓抬手,眸光冰冷中带着些许涣散,晶玉一般的【逆天邪神】贝齿染着血色,紧紧咬在一起:“卑鄙……小人……”

  “卑鄙?呵……”云澈一声冷笑:“你当初恶意一剑重创火破云,让他颜面尽失,尊严扫地的【逆天邪神】时候,你怎么没想过‘卑鄙’二字?”

  “方才若不是【逆天邪神】你想要故技重施,让我也尊严扫地,耻辱落败,又怎么会落得这种下场。现在的【逆天邪神】结果,不过是【逆天邪神】你咎由自取!”

  “你……”

  “哦对了。”云澈笑意更冷,毫无怜悯的【逆天邪神】嘲讽道:“你那时不是【逆天邪神】说过‘金乌炎不过如此’吗?但你现在,却在我的【逆天邪神】金乌炎下败的【逆天邪神】如此难看,这岂不是【逆天邪神】说,你的【逆天邪神】剑道,压根连‘不过如此’四个字都配不上!”

  他深知君惜泪对他的【逆天邪神】怨恨,每次看他的【逆天邪神】目光都是【逆天邪神】恨不能将他千刀万剐。既已如此,那他也无需客气,索性得罪到底……何况她重创火破云在先,蔑视金乌炎在后。

  “……”君惜泪全身都颤抖起来,本是【逆天邪神】苍白的【逆天邪神】脸色迅速浮起一层不正常的【逆天邪神】殷红:“云……澈……”

  叮!

  如有什么东西忽然破碎,一声轻响之后,本是【逆天邪神】重伤的【逆天邪神】君惜泪竟忽然飞身而起,顷刻间剑意漫天,君惜泪全身染血,瞳孔中的【逆天邪神】恨意如万千道锥心刺魂的【逆天邪神】利剑,手中雾光剑直指苍穹,发出清脆剑吟。

  “这是【逆天邪神】……阎星剑阵?”

  君无名的【逆天邪神】目光一动,厉喝出声:“泪儿住手!”

  君惜泪之举,分明是【逆天邪神】阎星剑阵的【逆天邪神】起手。平时的【逆天邪神】君惜泪驾驭阎星剑阵轻而易举,但此刻的【逆天邪神】她强行催动,只会急剧加重伤势。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阎星剑阵云澈曾亲眼见识,洛长生便是【逆天邪神】在这个可怕剑阵下被伤。

  但可惜,她这个状态下强行催动的【逆天邪神】剑阵气息,让他根本连一丝威胁都感觉不到,直接冷笑一声,劫天剑炎光暴涨,一记“黄金断灭”横扫而下。

  砰!!

  剑阵尚未成型,便被炎剑斩裂,反噬之下,君惜泪全身剧震,刚凝起的【逆天邪神】玄气和剑势疯狂溃散,云澈剑势一转,一道劫天巨力毫无怜惜的【逆天邪神】轰在君惜泪的【逆天邪神】身上。

  轰!!

  一声痛苦的【逆天邪神】呻吟,君惜泪从空中倒栽而下,砸落在地,雾光剑脱手,在空间划出一道苍白的【逆天邪神】弧线,直飞出很远很远。

  落地时的【逆天邪神】“叮”鸣仿佛响在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剑……脱手了。

  对剑君一脉而言,剑是【逆天邪神】如生命一般重要……不,是【逆天邪神】要比生命还重要的【逆天邪神】存在,既为剑君,便将一生与剑为伴,以剑为生命,为尊严,为信念。

  剑被打脱手,对剑君而言,是【逆天邪神】最大的【逆天邪神】挫败和羞辱。

  君惜泪哪怕是【逆天邪神】和洛长生一战,战到重伤力竭,雾光剑也绝未曾脱手。

  云澈在神界的【逆天邪神】时间毕竟很短,并不知晓这一点,但,当雾光剑坠地的【逆天邪神】那一刻,观战席安静而诡异的【逆天邪神】气息,以及君惜泪那瞬间失色的【逆天邪神】眼瞳,让他隐约明白了什么。

  不过,他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冷然转身,不咸不淡的【逆天邪神】道:“自己投降认输吧。或者,你可以把自己震晕,这样说不定还能败得好看点。”

  “哦对了,有一句话,我师尊上次亲自教过你,但很显然你并没有学会,我不介意再教你一次。”

  “辱人者,人恒辱之!”

  君惜泪:“……”

  云澈背着对她,口中发出的【逆天邪神】幽冷的【逆天邪神】警告:“不要以为自己受了多大的【逆天邪神】委屈,无论当初在吟雪界,还是【逆天邪神】现在,一切都是【逆天邪神】你咎由自取!以后你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我,否则……就算你是【逆天邪神】个女人,我也不会手下留情,只会让你比今天更加难看!”

  说完,云澈头也不回的【逆天邪神】远离。

  噗……

  他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吐血的【逆天邪神】声音。但这一次,并非是【逆天邪神】君惜泪的【逆天邪神】伤势发作,而是【逆天邪神】急怒攻心下的【逆天邪神】心血逆流。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脸色时而惨白,时而殷红,全身颤抖不休,唇角血珠淋漓,玉齿紧咬欲碎,耻辱、愤怒、怨恨、杀意……如这世上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梦魇,窜动在她身躯、灵魂的【逆天邪神】每一个角落。

  她是【逆天邪神】剑君传人,多么荣耀尊贵的【逆天邪神】身份,哪怕是【逆天邪神】星界界王,在她面前都要卑躬屈膝,绝不敢有半分不敬。她的【逆天邪神】天赋和实力也完全对得起这个身份,位列东神域无人不晓的【逆天邪神】“四神子”,整个东神域王界之外的【逆天邪神】年轻一辈,也唯有洛长生一人可以击败她。

  她坚信着自己将来可以取代师尊,成为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剑君,世人也无人怀疑这一点。

  这届封神之战,她真正展露了自己的【逆天邪神】实力,惊艳了整个东神域。

  但这一战,她所有的【逆天邪神】尊严,都被云澈在众目睽睽之下粉碎的【逆天邪神】干干净净,覆满她全身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血迹,而是【逆天邪神】永远也洗刷不掉的【逆天邪神】屈辱。

  吟雪界,是【逆天邪神】他,让她承受了今生最大的【逆天邪神】羞辱。

  她可以败。

  但怎么能败给他……怎能败的【逆天邪神】如此不堪!

  “唉,”水千珩一脸惋惜:“云澈实力暴增,已是【逆天邪神】达到了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层面,这一战,本该是【逆天邪神】精彩绝伦,说不定犹胜云澈和陆冷川之战,没想到……可惜啊可惜。”

  水映月皱眉道:“君惜泪是【逆天邪神】个极度高傲,又极重尊严的【逆天邪神】人,但这一战,她根本连实力的【逆天邪神】一成都没发挥便已惨败,可谓颜面扫地……而且,云澈似乎也是【逆天邪神】在故意折辱君惜泪。他们之间,应该有着什么仇怨。”

  水千珩沉吟片刻,道:“这个剑君传人毕竟还是【逆天邪神】太年轻了。映月,如此,你的【逆天邪神】下一个对手是【逆天邪神】云澈这小子……或许会是【逆天邪神】一场苦战。”

  水映月微微点头:“父王放心,君惜泪已是【逆天邪神】前车之鉴,三日后和云澈交手,我绝不会有半点的【逆天邪神】大意和保留!”

  “嗯。”水千珩颔首,忽然眉头一动,目光转向君惜泪,低语道:“她要做什么?”

  “云……澈…………站……住!!”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后,传来君惜泪带血的【逆天邪神】颤音,字字怨恨锥心。

  云澈脚步停住,慢吞吞转过身体,对上了君惜泪的【逆天邪神】眼瞳,其中的【逆天邪神】恨意浓烈如欲将他吞噬殆尽的【逆天邪神】无尽深渊,或许,她这一生所有的【逆天邪神】怨恨加起来,也不及此刻的【逆天邪神】一个刹那。

  但对云澈而言,类似的【逆天邪神】眼神他早已见过太多,根本毫无动容,漠然道:“怎么,你还要继续和我交手?就不怕过会儿更加难看?若想要报复,还是【逆天邪神】乖乖认输下去养好伤,我随时奉陪!”

  “……”君惜泪胸口剧烈起伏,眸光呈现着一种可怕的【逆天邪神】幽暗,她缓缓的【逆天邪神】直起上身,又一点一点,艰难无比的【逆天邪神】站起。

  “我……怎……能……败给……你……”

  “呵!”云澈冷笑一声,刚要嘲讽出声,忽然眉头一皱。

  视线之中,君惜泪目若深渊,手臂缓缓抬起,伸向了背后……伸向了那把她无论何时、何地,哪怕封神之战都始终负在后背的【逆天邪神】古剑,染血的【逆天邪神】手掌抓握在了古铜色的【逆天邪神】剑柄之上。

  她的【逆天邪神】这个举动让所有人一愕,那些清楚那把古剑为何物的【逆天邪神】星界强者都是【逆天邪神】脸色微变。

  观战席边缘,连君惜泪惨败都颇为平静的【逆天邪神】君无名在这时脸色骤变,一声大喊如惊雷般吼出:“泪儿住手!!”

  君无名的【逆天邪神】失声咆哮何等恐怖,震荡的【逆天邪神】一众强者几欲吐血。君惜泪全身剧震,但她的【逆天邪神】手依然握在剑柄之上,没有松开。

  云澈的【逆天邪神】脸色一点点沉下,一股强烈的【逆天邪神】不安在冲击着他的【逆天邪神】心魂。

  “泪儿!你不想要命了吗!”君无名身影疾掠,直至封神台的【逆天邪神】边缘,面色肃然到极点:“不可动用无名剑……这是【逆天邪神】师命!”

  东神域无数玄者齐齐惊然,几乎不敢相信堂堂剑君竟会出现如此剧烈的【逆天邪神】反应。而祛秽尊者已如条件反射般的【逆天邪神】挡在了君无名身前,唯恐他忽然出手干涉……纵然他是【逆天邪神】剑君。

  “……”君惜泪胸口起伏的【逆天邪神】越来越剧烈,但眸光却依然如深渊,她盯视着云澈,唇间血珠滴落,一字一念:

  “师……命……不……可……违……”

  “剑君……亦……不……可……辱!!”

  锵!!

  君惜泪手臂挥下,一声重鸣,“无名”出鞘。

  一股无匹剑威无声临世。

  这股剑威之下,云澈如被飓风横扫,一声闷响,连退数十步,五脏六腑如覆万钧,心中更是【逆天邪神】无尽骇然。

  仅仅是【逆天邪神】出鞘时的【逆天邪神】刹那剑威!

  铮~~~~~~~~~~~~~

  云澈的【逆天邪神】耳边,每一个方向,都传来混乱无比的【逆天邪神】铮鸣之音。

  观战席上,无数把剑在颤栗嗡鸣。而能被身至此处的【逆天邪神】玄者随身携带,这些剑无一是【逆天邪神】凡品,但“无名”出鞘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它们却如忽见帝王临世的【逆天邪神】平民,发出敬畏臣服的【逆天邪神】嗡鸣。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