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12章 强破剑域

第1212章 强破剑域

  一切,皆如云澈所料。  

  但,他却没有避开或抵御,而是【逆天邪神】在同一个刹那瞬开“轰天”……虽然,他挥剑的【逆天邪神】速度逊于君惜泪,但他身负沐玄音亲赐的【逆天邪神】佛心神脉,玄力凝聚、爆发的【逆天邪神】速度却要远胜君惜泪,那一道朱红剑弧缓于苍白剑芒,但威力却要远远胜之。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剑芒贯穿朱红剑弧而过,威力被消减了至少七成。君惜泪绝对未曾想到,云澈竟和她一样在第一个瞬间爆发,而且爆发的【逆天邪神】远比她还要猛烈,刹那竭力出手,也同时意味着刹那破绽,她几乎是【逆天邪神】在毫无防御之下被正面轰中,一瞬重创。

  而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只是【逆天邪神】多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逆天邪神】血洞,连骨头都未能贯穿。

  “唉。”君无名短暂怔然,然后一声叹息。很显然,君惜泪没有听他的【逆天邪神】话,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极度怨恨……反观云澈,却是【逆天邪神】利用了君惜泪对她的【逆天邪神】怨恨,将她直接重创。

  “这小子,永远都能带来惊喜,嘿。”苍释天口中啧啧。

  “明明只是【逆天邪神】神劫境的【逆天邪神】一个小境界提升,他的【逆天邪神】玄力,怎会强盛至此,与先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星神帝诧然道:“还有他的【逆天邪神】剑,和先前也大有不同。”

  “何止是【逆天邪神】大有不同,根本是【逆天邪神】天壤之别。”梵天神帝微眯双目:“明明是【逆天邪神】同一把剑,但剑势,比之先前强盛了何止十倍!层面上,分明已经超出了君惜泪的【逆天邪神】雾光。”

  “才短短几日,他的【逆天邪神】人,和他的【逆天邪神】剑,居然都堪称脱胎换骨……他究竟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的【逆天邪神】!”

  众神帝的【逆天邪神】目光都锁定在云澈身上,一时间齐齐无言。又一次,这些立于混沌之巅,如神界神明一般的【逆天邪神】人物,因一个年龄不足半甲子的【逆天邪神】小辈而心中骤起波澜。

  “云兄弟……他的【逆天邪神】玄力……真的【逆天邪神】只是【逆天邪神】提升了一个小境界?”火破云怔然道,满脸的【逆天邪神】不敢相信。

  “破云,”火如烈叹道:“云小子如此做,是【逆天邪神】在为你出气啊。”

  “……我知道。”火破云微微点头。

  “火宗主,云澈这几天究竟在哪里,又做了什么?”沐冰云问道,平静的【逆天邪神】雪颜之下是【逆天邪神】难颜的【逆天邪神】惊色。

  火如烈微微摇头:“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到如此地步。这小子……绝对是【逆天邪神】东神域头号小怪物!这一战,说不定……说不定……可能会赢!”

  “不,不是【逆天邪神】可能,是【逆天邪神】很有可能!”炎绝海激动的【逆天邪神】道:“云澈刚才那一剑,实力已远胜先前。而君惜泪很明显受伤不轻,就算她的【逆天邪神】综合实力在云澈之上,也已落入劣势。”

  “不可掉以轻心,”沐冰云道:“虽然她大意受创,但,她毕竟是【逆天邪神】剑君的【逆天邪神】传人!”

  封神台上,君惜泪已缓缓站了起来。她的【逆天邪神】脸色覆着一层不正常的【逆天邪神】苍白,唇角和白衣上的【逆天邪神】血迹触目惊心,但,当她把雾光重新执于手中的【逆天邪神】刹那,一股带着汹涌愤怒的【逆天邪神】可怕剑威,依然让无数玄者为之屏息。

  观战席的【逆天邪神】哗然停止,变得一片安静。东神域各个角落,所有围于星辰之碑的【逆天邪神】玄者也都屏住呼吸,心脏狂跳。

  难道……云澈……会胜?

  这个念想,在十息之前,任何人都只会视为荒谬。但此刻,却激荡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中。

  能为剑君传人,君惜泪又岂是【逆天邪神】愚钝之人,她起身之时便已明白,云澈分明是【逆天邪神】利用了她的【逆天邪神】心思而将她反算计,先前被她剑意所慑的【逆天邪神】姿态,根本就是【逆天邪神】刻意做出,引她出手的【逆天邪神】假象。

  云澈整个人的【逆天邪神】气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那股来自他的【逆天邪神】剑威,带给她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压抑感……她更是【逆天邪神】比所有人都清楚,纵然她是【逆天邪神】措手不及,破绽大开,但能一剑将她重创到如此程度,就算是【逆天邪神】自己全力之下,或许也不过如此。

  还是【逆天邪神】在大幅削弱了她的【逆天邪神】剑芒之后!

  而云澈没有趁机追击,反而一动不动的【逆天邪神】站在原地,在她看来绝非笃定,而无疑是【逆天邪神】一种嘲讽和蔑视。

  她想起了君无名方才的【逆天邪神】告诫……此刻的【逆天邪神】云澈,已根本不是【逆天邪神】三日前的【逆天邪神】云澈。

  君惜泪呼吸急促,雾光剑微微颤荡,但逐渐的【逆天邪神】,剑身的【逆天邪神】颤抖消失,她的【逆天邪神】呼吸也开始趋于平稳,就连眼瞳中的【逆天邪神】怨恨,也化为了一汪平淡。

  到了最后,君惜泪的【逆天邪神】瞳孔竟完全消失。

  与此同时,光线猛地暗了下来,封神台一片昏暗,众人眼前一恍,竟似忽然出现了一个浩瀚星空,星空吞噬了一切,唯有君惜泪一身皎白月芒,随之,无数星辰浮现闪耀,君惜泪如被众星所捧的【逆天邪神】天阙月神,傲然凌空,飘血的【逆天邪神】白衣在神圣中平添一分凄艳。

  “无心剑域……云澈小心!”沐冰云轻然低念。

  一股冰寒的【逆天邪神】威压笼罩而下,哪怕是【逆天邪神】在剑域之外,无数年轻玄者的【逆天邪神】眼瞳也是【逆天邪神】瑟瑟发抖。

  “云澈刚才那出乎所有人预料的【逆天邪神】一剑,重创的【逆天邪神】不仅是【逆天邪神】君惜泪的【逆天邪神】躯体,还有她的【逆天邪神】尊严,而无心剑域最重要的【逆天邪神】便是【逆天邪神】心剑归一,需先进入‘无心’之境,她双重受创之下,却只是【逆天邪神】短短数息,便张开了无心剑域……可叹啊。”琉光界,一个长老叹道。

  “否则,又怎会被君无名择为传人。”水千珩道:“不过,她一上来就张开无心剑域,显然她受伤不轻,自知不能久战。”

  “君惜泪虽已受伤,气息明显弱了许多,但……无心剑域就连洛长生都应对的【逆天邪神】绝不轻松,何况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师父是【逆天邪神】孤邪仙子,本就知晓应对无心剑域之法,云澈他……真的【逆天邪神】能……”

  “一定可以,一定可以的【逆天邪神】!”水媚音很用力的【逆天邪神】喊道。

  “哼!君惜泪拼着重伤都要在洛长生身上捅两个窟窿,就凭刚才那一剑,她在云澈身上捅一百个窟窿都是【逆天邪神】轻的【逆天邪神】,哼!”水千珩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

  剑域之中,云澈为万星所向,身影昏暗而卑微,如一粒随时可以被轻松抹杀的【逆天邪神】尘埃。他的【逆天邪神】眼神变得凝重,劫天剑缓缓横于身前。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手势微微一变。

  霎时间,犹如天光爆裂,所有的【逆天邪神】星辰都化作灼目之极的【逆天邪神】剑芒,向云澈爆射而下。

  无心剑域中,万物皆为剑,万剑皆有灵,会直取目标,只可抵御,不可避开。

  云澈身上金炎燃烧,劫天剑亦被金炎所覆,周围皆为剑芒剑气,无穷无尽,如天降飓风骤雨,他却是【逆天邪神】看也不看,剑身猛烈挥出。

  一声轰鸣,云澈周围十丈区域炎光炸开,剑威激荡,所有临近到十丈区域的【逆天邪神】剑芒全部直接崩碎,化作漫天残光,但随之,这些残光却又化作更多的【逆天邪神】剑芒,而且愈加狂暴,直刺云澈。

  万千剑芒,足以将云澈切成最细末的【逆天邪神】碎屑。

  轰隆!!!

  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二剑在这时直轰而出,新生的【逆天邪神】剑芒尚未临近,便再次崩灭……而且崩灭的【逆天邪神】更加彻底。

  红儿强行吃掉了金乌圣剑后,劫天剑的【逆天邪神】重量和剑威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逆天邪神】变化,云澈身处葬神火狱之底的【逆天邪神】七个月,炼化凤凰神血和修炼玄力只占据了很小的【逆天邪神】一部分时间,绝大部分时间,是【逆天邪神】在竭力驾驭新生的【逆天邪神】劫天剑。

  而在整整六个月之后,他才终于勉强做到……而且,还必须是【逆天邪神】在最极限的【逆天邪神】“轰天”状态下。否则,就连炼狱状态都根本不可驾驭,常态更是【逆天邪神】绝无可能。

  这个过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也被淬炼的【逆天邪神】无比凝实。

  而新生的【逆天邪神】劫天剑,当云澈可以驾驭它的【逆天邪神】那一刻,亦代表着云澈的【逆天邪神】新生。

  轰!!轰!!轰!!轰!!轰————

  无心剑域中,每一粒尘埃,每一缕空气皆可化作利剑,一旦被卷入其中,便如堕真正的【逆天邪神】万剑炼狱。但此刻,剑域之中却是【逆天邪神】炎光灼目,剑威澎湃,任凭剑芒凌厉绝伦,无穷无尽,却被云澈剑剑轰溃。

  观战席安静无声,剑芒刺空和剑威轰鸣的【逆天邪神】声音淹没了一切,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瞠目之中,已不知多少剑芒刺下,其中的【逆天邪神】任何一道,都带着恐怖到让那些年轻玄者颤栗的【逆天邪神】气息……

  却自始至终未能伤到云澈分毫,就连近身都不能。

  “云澈竟然……抵了下来?”

  “何止……好像到现在为止,连一根头发都没伤到。要是【逆天邪神】换成我,怕是【逆天邪神】早已死了一万次……嘶。”说话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重重的【逆天邪神】吸了一口冷气。

  “那可是【逆天邪神】……无心剑域啊!连洛长生都在无心剑域受了伤。”

  “云澈难道……真的【逆天邪神】有可能战胜君惜泪?”

  轰!轰!轰隆————

  云澈每一次挥剑,都会在封神台上炸开一道耀目的【逆天邪神】炎光,映照着一张张呆滞惊骇的【逆天邪神】面孔,伴随着惊雷般的【逆天邪神】轰鸣。

  君惜泪和云澈皆是【逆天邪神】用剑,君惜泪之剑极致锋芒,可撕裂穿刺一切,云澈之剑则刚猛绝伦,都以剑为载体,却是【逆天邪神】两个不同领域的【逆天邪神】力量。

  覆天界坐席,特意来观战的【逆天邪神】陆冷川已是【逆天邪神】站了起来,性情稳重的【逆天邪神】他此时却是【逆天邪神】眼瞳颤荡,呼吸急促。

  和云澈的【逆天邪神】那场交手,他痛快淋漓,最后放弃胜利主动认败,他也是【逆天邪神】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绝无遗憾。但本以为自己已是【逆天邪神】亲身领教看了云澈的【逆天邪神】全力,但,今日的【逆天邪神】云澈玄力有了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进境,但气息之盛,却与那时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而他挥出的【逆天邪神】每一剑,剑威都可怕到让他窒息,让他清楚的【逆天邪神】感觉到,自己哪怕倾尽全力,也根本不可能正面抵住其中任何一剑。

  这才短短三日……就算依靠时轮结界,加上自己赠予他的【逆天邪神】时轮珠,也最多才几个月而已。

  “看来,那一场,注定是【逆天邪神】我今生唯一有资格成为他对手的【逆天邪神】一战。”陆冷川喃喃道。

  他是【逆天邪神】覆天界王之子,身份何等尊高。而云澈出身下界,师承也不过才是【逆天邪神】中位星界。但,此刻在陆冷川的【逆天邪神】眼中,云澈却站在一个他需抬头才能仰望的【逆天邪神】领域……而且,自己只会距他越来越远。

  “此子的【逆天邪神】未来,怕是【逆天邪神】诸位神帝,也不敢预测了。”覆天界王陆昼叹道:“若是【逆天邪神】他此战能战胜君惜泪,那么……怕是【逆天邪神】四大王界,都会抢着将其招揽。”

  “父王,云兄弟他……真的【逆天邪神】会胜吗?”陆冷川低声道:“他虽完全抵下了无心剑域的【逆天邪神】攻击,但也被封死其中,无法脱身,稍有破绽,便会……”

  “不,”陆昼却是【逆天邪神】摇头:“你难道忘了,云澈……还有幻神!”

  轰!!!

  陆昼话音刚落,封神台上炎光炸裂,破碎的【逆天邪神】火焰与崩碎的【逆天邪神】剑芒疯狂四射,与此同时,凤鸣震空,一道金色炎影破空飞出,穿过层层剑芒,重重轰击在剑域中心的【逆天邪神】君惜泪身上。

  一簇金炎瞬间燃满了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全身。

  君惜泪全身剧震,无心剑域也剧烈颤荡,所有剑芒为之一缓,云澈眸中炎芒一闪,火光陡燃至百丈之高。

  “黄泉灰烬!!”

  轰————————

  如有一个太阳在核心炸开,无心剑域顿时崩开数道金色的【逆天邪神】裂痕,金乌幻神的【逆天邪神】攻击也同时爆发,同样一个“黄泉灰烬”以君惜泪的【逆天邪神】躯体为中心无情炸开。

  轰!!

  君惜泪的【逆天邪神】瞳孔恢复焦距,她全身燃火,如被飓风席卷的【逆天邪神】枯叶横飞出去。而无心剑域完全溃散,所有星辰同时幻灭,消逝的【逆天邪神】残光之中,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拖着朱红剑芒如流星般飞坠而下,直取君惜泪。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