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11章 以牙还牙

第1211章 以牙还牙

  宙天界,封神台。

  今日,是【逆天邪神】封神之战败者组第七轮战,只有一场比赛:云澈对决君惜泪。

  虽然,和上一场洛长生与水映月之战相同,这一场对战的【逆天邪神】结果在所有人眼中已是【逆天邪神】注定,毫无悬念,但关注度上却丝毫未减,至少还要胜过上一场封神组的【逆天邪神】最终战。

  因为这一战有云澈……而且会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最后一战。

  作为这一届封神之战最瞩目的【逆天邪神】黑马,乃至将整个东神域彻底轰动的【逆天邪神】人物,他的【逆天邪神】表现自然被所有人所注目,尤其对中位星界和下位星界的【逆天邪神】玄者而言,已将云澈视为骄傲的【逆天邪神】他们,又岂会甘愿错过云澈的【逆天邪神】这最后一战。

  封神台观战席上,所有刻着印记的【逆天邪神】坐席几乎无一空缺,显然,想目睹云澈最后一战的【逆天邪神】人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那些年轻玄者,即使这些立于东神域之巅的【逆天邪神】绝顶人物面上不会承认,但潜意识里,云澈已成为他们不得不关注的【逆天邪神】一个人。

  剑君师徒早早到来,但云澈却是【逆天邪神】迟迟未至,直到开战前的【逆天邪神】最后时刻,远处天空一股热浪迫近,火如烈抓着云澈瞬息而至,在空中划出一道久久不逝的【逆天邪神】炎影,直直落入坐席之中。

  “哇!!!!”

  一声娇脆、欣喜,又悦耳至极的【逆天邪神】呼声几乎传到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际,水媚音雀跃而起:“是【逆天邪神】云澈哥哥,云澈哥哥终于来了。”

  无数玄者同时侧目,眼神怪异,水千珩满脸黑线,小声斥道:“不许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神劫境九级?”水映月微微动眉。

  “哼!你和洛长生那一战,这小子没有到场,这几天也毫无他的【逆天邪神】动静,显然是【逆天邪神】为了今日之战而潜修,居然还真被他突破了。”

  水千珩没好气的【逆天邪神】道:“这才短短几天而已,他必然是【逆天邪神】使用了时轮珠。不过,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提升而已,若他以为这样就有资格与君惜泪一战,那他也太天真了。”

  “哼!才不是【逆天邪神】爹爹说的【逆天邪神】那样。”水媚音不满意的【逆天邪神】一嘟唇,随之美眸星光闪闪:“我感觉我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又厉害了好多呢……不愧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云澈哥哥。”

  “你……你你!”看着自己如天上神女般的【逆天邪神】女儿居然是【逆天邪神】一脸的【逆天邪神】花痴相,水千珩一顿嘴歪眼抽,却是【逆天邪神】打不得骂不得,只能眼一横,直刺刺的【逆天邪神】盯着云澈:“这个混小子……要不是【逆天邪神】马上要入宙天神境,我非……哼!”

  “……爹爹,你刚刚在小声说什么呀?”水媚音侧眸问道。

  “……没有啊,你肯定听错了。”水千珩转过脸,一脸茫然无辜。

  云澈的【逆天邪神】到来引所有人侧目,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玄力的【逆天邪神】进境。但,众人也只是【逆天邪神】稍稍惊讶,并未因此引发什么波澜,

  若是【逆天邪神】实力相近,一个小境界的【逆天邪神】提升可以完全左右战局。但,云澈与君惜泪之间的【逆天邪神】差距,又岂是【逆天邪神】神劫境的【逆天邪神】一个小境界提升可以拉近的【逆天邪神】。

  “云兄弟,恭喜你又有所突破!”火破云欣然道。

  “这要感谢火宗主相助,还要多亏你送我的【逆天邪神】时轮珠。”云澈笑着应道,目光扫过封神台,从君惜泪的【逆天邪神】身影一掠而过。

  炎绝海、沐冰云的【逆天邪神】目光都定格在云澈身上,面色各异。他们距离云澈最近,感知到的【逆天邪神】绝不仅仅是【逆天邪神】他玄力上的【逆天邪神】提升,还隐隐从他身上察觉到一股奇异的【逆天邪神】厚重感……而这种感觉,先前绝对未有。

  “封神之战败者组第七轮战,吟雪界云澈对战剑君传人君惜泪,速入封神台!”

  云澈当即起身,目光瞬间变得凝实。

  他刚要跃身而起,沐冰云却忽然伸手抓住他的【逆天邪神】手臂:“云澈,君惜泪对你有着很重的【逆天邪神】怨意,她很可能会对你故意下重手……千万小心。”

  云澈回眸,给了沐冰云一个“放心”的【逆天邪神】眼神,反手轻握了一下她雪滑的【逆天邪神】手背,在沐冰云愕然之时,他已飞身而起,落在封神台上。

  沐冰云:“……”

  君无名的【逆天邪神】目光在云澈身上停留许久,一双苍白的【逆天邪神】剑眉微微皱起。

  “泪儿,和云澈交手之前……答应为师两件事。”

  “师尊请吩咐。”君惜泪恭敬俯首。

  “其一,不可轻敌!”君无名肃然道:“虽只隔了短短数日,但此子却给为师一种与先前大不同的【逆天邪神】感觉,需要小心。”

  “是【逆天邪神】。”君惜泪应声。

  “其二,”君无名微微一顿,道:“败他即可,不可故意对他下重手!”

  这句话,说的【逆天邪神】远比第一句要重。

  因为,吟雪界一行,让他无法不忌惮沐玄音。

  他寿元将尽,当然不是【逆天邪神】怕沐玄音会将他怎样,而是【逆天邪神】怕君惜泪夭折在沐玄音手中。沐玄音让他不得不顾忌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她强的【逆天邪神】不正常的【逆天邪神】玄力,而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脾性。

  先前在吟雪界,沐玄音对他行晚辈之礼,言行恭敬有加,却只因君惜泪冒犯云澈,她便直接翻脸,怒斥在先,扇君惜泪耳光在后,最后还将他们师徒直接赶出吟雪界,“剑君”二字足以让众上位星界都甘愿俯首,但在她眼中却仿若微尘般不堪一顾。

  这样的【逆天邪神】性子,怕是【逆天邪神】整个神界都找不出第二个。

  若是【逆天邪神】君惜泪真把云澈重创,哪怕毫不违反封神台规则,以沐玄音对云澈的【逆天邪神】极度袒护,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后果难料。

  以沐玄音那妖邪之极的【逆天邪神】脾性,绝对做得出来!

  “……”君惜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平淡的【逆天邪神】应声:“是【逆天邪神】。”  

  君无名嘴唇未动,还想说些什么,但碰触到君惜泪明显比平时冰冷许多的【逆天邪神】眼神,他终是【逆天邪神】一摆手:“去吧。”

  白影一晃,剑气洗空,君惜泪立于封神台,目光平静中透着阴寒,未动玄气,一股无形剑意已在封神台激荡,一时间,如果万千看不见的【逆天邪神】利剑齐指云澈。

  这是【逆天邪神】剑君传人的【逆天邪神】无形剑意,又岂是【逆天邪神】寻常人所能承受,云澈初始一脸平静,毫不避让的【逆天邪神】与君惜泪对视,但数息之后,他的【逆天邪神】目光开始游离,脸色逐渐变得不自然起来,到了最后,他的【逆天邪神】呼吸变得时而停滞,时而急促,身体在不断的【逆天邪神】晃荡,几乎已难以站稳。

  两人尚未交手,玄气未动,仅是【逆天邪神】气场碰撞,云澈却已是【逆天邪神】稳落下风,观战席不少人摇头叹息,却无人觉得意外。

  “不愧是【逆天邪神】剑君传人,小小年纪,剑意已达如此境界。”沐涣之感叹一声:“云澈……实在难以和她相较。”

  “还没开始交手就剑意压制,她分明是【逆天邪神】故意给云兄弟难堪!”火破云愤愤道。

  “唉。”沐冰云幽幽一叹。她清楚云澈和君惜泪的【逆天邪神】恩怨,更明白以云澈的【逆天邪神】实力,能在君惜泪的【逆天邪神】无形剑意下支撑到如此地步已是【逆天邪神】十分不易,换做别人,怕是【逆天邪神】已被压制的【逆天邪神】惧怯交加,未战先降。

  祛秽尊者眉头微皱,他何等阅历,自然看出君惜泪对云澈似乎有着怨恨……而且还是【逆天邪神】不小的【逆天邪神】怨恨。

  看来,这一战必定很快结束……祛秽尊者心中暗摹灸嫣煨吧瘛款,扫了一眼云澈,手臂一挥:“开战!”

  祛秽尊者吼声落下的【逆天邪神】刹那,一道明光闪过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瞳孔,“雾光”出鞘,一道苍白剑芒不知从何而至,瞬间横亘在了君惜泪和云澈之间。

  封神台的【逆天邪神】空间,如忽然裂开了一道苍白裂痕。

  “云澈小心!”

  “啊!!”

  观战席顿时惊呼无数。

  但又一瞬间,这些惊呼声像是【逆天邪神】被黑洞吞没,完全消逝。

  苍白剑芒闪现的【逆天邪神】同时,一道朱红剑弧也横扫而出,速度虽比苍白剑芒满上了半个刹那,但那一瞬间爆发的【逆天邪神】神威,让所有人心脏为之骤然痉挛。

  轰!!!!!

  一声巨响,一个人影直直倒射出去,凌空狂喷数道血箭,狠狠砸落在百里之外。但那股恐怖的【逆天邪神】剑威却依旧笼罩着大半个封神台,久久没有消逝。

  整个封神台区域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塞进了一个大缸,安静的【逆天邪神】无比诡异,一双双瞳孔放大到近乎炸裂。

  这才是【逆天邪神】祛秽尊者宣布开展的【逆天邪神】第一个瞬间,是【逆天邪神】两人第一个照面的【逆天邪神】交手,竟已是【逆天邪神】一方重伤。

  而那个被一瞬重创,洒血百里的【逆天邪神】人……

  竟是【逆天邪神】君惜泪!

  她斜瘫在地,一身白衣染血大半,苍白的【逆天邪神】唇瓣间血流如注,显然受到了极其严重的【逆天邪神】内伤。而她的【逆天邪神】一双瞳眸再无先前的【逆天邪神】凌厉冷然,唯有一片浑浊的【逆天邪神】空洞……如忽坠虚幻的【逆天邪神】噩梦深渊。

  云澈上身大幅度后仰,一个血洞在他胸口炸开,却并未贯穿,随之,他缓缓的【逆天邪神】直起身来,胸口血流止住,双脚似被钉死在了封神台上,没有半步的【逆天邪神】后退。

  他的【逆天邪神】身上,哪还有半点先前被无形剑意压制的【逆天邪神】姿态,整个人如万年古松,傲然冷视着被远远轰飞,重伤瘫地的【逆天邪神】君惜泪,手中朱红巨剑没有灼目剑芒,却一股可怕绝伦的【逆天邪神】威压却如完全觉醒的【逆天邪神】深渊巨兽,张开恐怖獠牙笼罩着整个封神台。

  “啊啊啊啊”

  “啊……啊……这……这是【逆天邪神】……发生了……什么?”火破云双目圆瞪,结结巴巴。

  “君惜泪……竟然……”

  “我不是【逆天邪神】……在……做梦吧?”

  ………………

  ………………

  死寂之后,观战席又忽如炸开,近乎一大半的【逆天邪神】各界强者都站起身来,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眼睛。

  在这封神台上,云澈创造的【逆天邪神】奇迹已经太过,一次又一次的【逆天邪神】震惊世人,甚至打破认知,这也是【逆天邪神】为什么云澈的【逆天邪神】比赛会受到如此的【逆天邪神】关注。

  就在所有人以为自己已经看到了云澈的【逆天邪神】极限,他与君惜泪之战的【逆天邪神】第一瞬间,便又一次让他们全部骇然失色。

  一剑重创君惜泪!

  耳边惊声四起,或许整个东神域都已因刚才那一瞬间而掀起滔天巨浪,云澈却是【逆天邪神】一脸平静。他没有趁机追击,手执劫天剑傲立原地,冷然看着依旧没有起身,或者还未有回神的【逆天邪神】君惜泪,嘴角默然倾斜起一个微不可察的【逆天邪神】弧度。

  君惜泪对他有多怨恨,他心中肚明。尤其随着他名震东神域,这种怨恨也会随之放大。

  君惜泪与火破云之战,她让火破云一瞬间惨败,便是【逆天邪神】为了泄愤。

  对与他关系相近的【逆天邪神】火破云都是【逆天邪神】如此,与他交手自然只会更甚。

  而君惜泪最能打击他的【逆天邪神】方式,自然就是【逆天邪神】将他惨败……让他败的【逆天邪神】越快越好,越惨越好,最好如火破云那般一招而败,让他的【逆天邪神】光环从此覆上一层“被剑君传人一瞬惨败”的【逆天邪神】笑料。

  所以,他断定君惜泪极有可能会在第一瞬间便全力出手……而且会比远比击溃火破云时更加残酷无情的【逆天邪神】一剑。

  但云澈毕竟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火破云,即使是【逆天邪神】出其不意的【逆天邪神】全力一剑,也不一定能保证将他直接重创挫败。所以,君惜泪上来便剑意释放,让云澈未战先怯……毕竟,剑意是【逆天邪神】一种剑道气场,不涉及玄气,并不违规。

  他在君惜泪的【逆天邪神】强大剑意之下表现出畏惧失神,而祛秽尊者宣布开战的【逆天邪神】第一刹那,君惜泪第一时间全力出手,雾光剑凝聚着她极致的【逆天邪神】玄力和剑意,直贯云澈。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