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1章 终相见
  彩脂出了星尘殿,依旧有些惊魂未定。但她没忘了茉莉的【逆天邪神】话,灵觉一扫,锁定星翎的【逆天邪神】气息所在,直飞而去,心中却是【逆天邪神】一片疑惑……

  奇怪,姐姐居然会主动要带人去她的【逆天邪神】星神殿,这好像是【逆天邪神】从来没有过的【逆天邪神】事。那个所谓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人呢?

  短短数息,她便已来到星翎所在,彩影一飘落了下来,待看到星翎身边的【逆天邪神】人时,她美眸一睁,唇瓣大张:“姐……唔!”

  好在她马上反应过来,小手闪电般的【逆天邪神】捂住唇瓣上。

  当初她被茉莉狠狠训斥一番并责令她回去关禁闭,她就乖乖回了自己的【逆天邪神】星神殿,没有踏出来半步。所以之后的【逆天邪神】事,她也完全不知晓。

  那个时候,封神之战还未开始,云澈的【逆天邪神】玄力是【逆天邪神】所有人中垫底的【逆天邪神】垫底,她再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茉莉口中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会是【逆天邪神】云澈。

  看到彩脂,云澈更是【逆天邪神】吃惊不小,差点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小茉莉!?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话音刚落,身旁的【逆天邪神】星翎已是【逆天邪神】慌忙拜了下去:“天杀星卫星翎,拜见小公主。”

  “……”云澈愣了一下,随之下巴“咣当”砸在地上。

  小……小公主!?

  虽然,云澈在神界可谓孤陋寡闻,但因为茉莉,他好歹知道一些星神界的【逆天邪神】事。星神界一共只有两个公主,且皆为星神。茉莉是【逆天邪神】长公主,而小公主称号“彩脂”,是【逆天邪神】新的【逆天邪神】天狼星神!

  这个任性妄为心思奇特三番四次闯祸还有点神经不正常的【逆天邪神】小茉莉……是【逆天邪神】星神界小公主……天狼星神彩脂!?

  云澈双目圆瞪,大脑一阵发懵,而彩脂更是【逆天邪神】眼睛瞪得大大的【逆天邪神】,手指云澈道:“他……就是【逆天邪神】‘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星翎回道:“回小公主,这位云澈公子正是【逆天邪神】此届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亦是【逆天邪神】神帝大人亲自将他带回。”

  两人大眼对小眼足足数息,彩脂“嗖”的【逆天邪神】向前,一把带起云澈:“先跟我去星神殿!”

  “小公主!”星翎连忙道:“神帝有令,要在下陪伴云澈公子在此等候。”

  彩脂斜他一眼,道:“把他带走是【逆天邪神】我姐姐的【逆天邪神】命令,你要不听吗?”

  星翎全身一抖,直接就跪了下去:“不……不敢。”

  “哼!”彩脂轻哼一声,拉起云澈:“走啦!”

  星翎的【逆天邪神】反应着实让云澈心中惊讶:他对茉莉的【逆天邪神】忌惮,怎么感觉还要犹胜星神帝?茉莉有那么可怕吗?明明没有吧……

  “小茉莉,你……”

  “不许说话!”

  云澈刚要开口询问,便已被彩脂出言制止。她速度极快,没过多久,便已将云澈带入星神殿中……且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殿。

  彩脂带着云澈直接穿过主殿,呈现在云澈眼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逆天邪神】独立天地。

  天空湛蓝,奇异的【逆天邪神】布满点点星辰,一眼望去,有着无数的【逆天邪神】山川、草木、河流、宫殿……一些宫殿赫然漂浮在云端之上,宛若天外仙宫。

  远方,隐约传来着不同玄兽的【逆天邪神】吼叫声,抬起头来,苍穹之上不时的【逆天邪神】飞过各种云澈从未见过的【逆天邪神】灵兽。

  每一个星神殿都是【逆天邪神】自成一世界,这个世界不算太大,但也有数千里之阔。

  云澈看得呆了一小会儿,心思便迅速收了回来,他看着身边彩衣飘飘,眼眸灵动中透着狡黠的【逆天邪神】少女,大脑依旧有些转不过弯来。

  “你……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彩脂公主?”不算长的【逆天邪神】一句话,愣是【逆天邪神】被云澈说的【逆天邪神】结结巴巴。

  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小茉莉”这个名字和“天狼星神”联系到一起。

  “哼!”茉莉鼻尖一翘:“你果然是【逆天邪神】个大笨蛋。”

  云澈:“!@#¥%……”

  “小茉莉”是【逆天邪神】彩脂……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

  和两年前相比,彩脂几乎是【逆天邪神】毫无变化。云澈盯着她,愣愣的【逆天邪神】看了许久……

  …………

  “好,决定啦!我的【逆天邪神】名字就叫……小茉莉!”

  …………

  “原来是【逆天邪神】这样呢。唔……茉莉是【逆天邪神】大哥哥的【逆天邪神】妻子,那么小茉莉就是【逆天邪神】大哥哥的【逆天邪神】……小姨子!那这样的【逆天邪神】话呢,大哥哥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姐夫了……呀!姐夫好!”

  …………

  “姐夫你看,茉莉姐姐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妻子,而我是【逆天邪神】小茉莉,那当然就是【逆天邪神】茉莉姐姐的【逆天邪神】小妹妹,既然是【逆天邪神】茉莉姐姐的【逆天邪神】妹妹,当然就是【逆天邪神】你的【逆天邪神】小姨子哦,而你就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姐夫啦,完全正确呢。”

  …………

  “她是【逆天邪神】茉莉,我是【逆天邪神】小茉莉,又都是【逆天邪神】女孩子,茉莉当然是【逆天邪神】小茉莉的【逆天邪神】姐姐,小茉莉当然就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这么明显的【逆天邪神】事,你居然还想赖账吗!”

  …………

  此时回想起她当初那神经质一样的【逆天邪神】话语和逻辑,原来都是【逆天邪神】这个原因下的【逆天邪神】刻意。

  她最初说自己名字叫“茉莉”,就是【逆天邪神】为了试探他的【逆天邪神】反应。她强行说“小茉莉”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因她本来就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包括她骂人时的【逆天邪神】用语,都和茉莉基本一模一样。

  嗯?等等!

  她为什么要试探自己?还有她之后的【逆天邪神】一系列奇怪举动……自己那之前分明就没和她有过任何的【逆天邪神】接触!

  “你……知道我和你姐姐的【逆天邪神】事?”云澈问道,一出口,便感觉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当然是【逆天邪神】姐姐告诉我的【逆天邪神】。”彩脂一副理所当然的【逆天邪神】样子:“姐姐和我是【逆天邪神】最亲最亲的【逆天邪神】姐妹,她的【逆天邪神】事情,我当然全部知道。不过,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哦。”

  若非是【逆天邪神】至亲的【逆天邪神】人,以茉莉的【逆天邪神】个性,又怎么会和别人说起有关他的【逆天邪神】事。他心中稍稍感慨,又问道:“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会知道我……就是【逆天邪神】你姐姐说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当然是【逆天邪神】你自己告诉我的【逆天邪神】!”

  “我……告诉你?”云澈一脸懵。

  “对啊。”彩脂一脸笑眯眯:“要不是【逆天邪神】姐夫用天狼狱神典第一剑打跑了坏人,人家说不定就要被坏人给欺负了,嘻嘻嘻,姐夫真的【逆天邪神】好厉害哦。”

  云澈愣了一愣,然后一巴掌捂在了自己的【逆天邪神】脸上。

  他此刻才忽然想起,自己当初“救”小茉莉时的【逆天邪神】那一剑,用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火焰加持的【逆天邪神】天狼斩……

  自己居然用天狼第一剑……去救天狼星神……

  想想都觉得羞耻啊……

  虽然有火焰加持,但天狼星神又岂会认不出“天狼狱神典”的【逆天邪神】第一剑——因为天狼狱神典可是【逆天邪神】天狼星神的【逆天邪神】专属剑诀!

  而他的【逆天邪神】天狼斩是【逆天邪神】茉莉所授,让他成了天狼星神外唯一可施展这一剑的【逆天邪神】人……再回想那时“小茉莉”毫无害怕,却满是【逆天邪神】怪异的【逆天邪神】表情,分明是【逆天邪神】凭借那一剑直接怀疑到他就是【逆天邪神】“姐姐”说的【逆天邪神】那个人。

  而之后的【逆天邪神】一连串“天真无邪”让人毫不设防的【逆天邪神】言行,以及忽然自称的【逆天邪神】“茉莉”之名,全都是【逆天邪神】为了确定他的【逆天邪神】身份。

  云澈惊讶、哭笑不得,又深为感叹……缘分真是【逆天邪神】奇妙的【逆天邪神】东西,自己从炎神界落荒而逃到了黑琊界,无意间遇到、救起的【逆天邪神】这个女孩,竟然会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妹妹……

  简直奇妙的【逆天邪神】有些扯淡。

  难怪她会大摇大摆的【逆天邪神】出现在黑魂宗的【逆天邪神】地盘,难怪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她,难怪她各种给自己制造危机麻烦……

  原来自己当初以为的【逆天邪神】性命之危,根本屁事都不会有!亏自己那么拼命,不惜祭出月挽星回才化解危机!

  更过分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那夜从雷千峰手下逃离后,自己在重伤醒来,意识薄弱间,还和小茉莉说了很多心里话……

  魂宗和雷千峰……

  云澈忽然目光一转,问道:“魂宗的【逆天邪神】人一夕之间全部被废,原来是【逆天邪神】你做的【逆天邪神】?”

  “对啊!”彩脂一脸不满的【逆天邪神】道:“免得某个大笨蛋明明那么弱,还总是【逆天邪神】莫名其妙的【逆天邪神】去送死。”

  “……”云澈嘴角抽了抽:“这么说,雷千峰也是【逆天邪神】你杀的【逆天邪神】?”

  “哼,才不是【逆天邪神】!”彩脂轻哼一声:“姐姐说过,不可以随便杀人。杀他的【逆天邪神】人是【逆天邪神】神武界的【逆天邪神】那个小乌龟!肯定是【逆天邪神】因为那小乌龟和那个叫萧青彤的【逆天邪神】女人被我揭开后恼羞成怒,才会……唔!!”

  一下子惊觉自己暴露了什么,彩脂连忙捂住自己的【逆天邪神】嘴唇,黑漆漆的【逆天邪神】眼眸一片无辜。

  云澈瞬间反应了过来,失口道:“原来那两枚玄影石是【逆天邪神】你搞出来的【逆天邪神】!还有……还有那枚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也是【逆天邪神】你刻意留下的【逆天邪神】?”

  他那时就在深深疑惑,以雷千峰之能,怎么可能会有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这个层面的【逆天邪神】东西,又怎么会有能力、有胆量刻印下那两枚直击武归克命脉的【逆天邪神】影像。

  原来,都是【逆天邪神】彩脂所为!

  以天狼星神之能,武归克身边就是【逆天邪神】跟着十个神君,也绝对发现不了她的【逆天邪神】存在。

  彩脂星眸转了转,只好很干脆的【逆天邪神】承认:“对啊!不过,那都不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东西,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都是【逆天邪神】小乌龟的【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但是【逆天邪神】,那可不是【逆天邪神】我从小乌龟那里抢来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我用两枚玄影石光明正大的【逆天邪神】换来的【逆天邪神】,公平交易,全凭自愿,童叟无欺,不许说我欺负人!”

  云澈嘴巴大张,半天无法合拢。

  “对啦!玄影石我还专门预留了两个送给你玩。嘻嘻嘻嘻,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很好玩呀。”彩脂得意洋洋的【逆天邪神】道。

  云澈:“……”

  好不好玩另说,彩脂绝对没有想到,她因为“好玩”而留下的【逆天邪神】那两枚玄影石,给了云澈可谓天大的【逆天邪神】帮助……比九星佛神玉和空幻石的【逆天邪神】帮助还要大的【逆天邪神】太多。

  若没有那两枚玄影石,云澈别说封神第一,根本连第一轮预选都无法通过……也就自然没有了后面的【逆天邪神】事。

  此刻云澈才知道,武归克竟已不是【逆天邪神】第一次被那两枚玄影石敲诈……第一次被彩脂诈走……哦不是【逆天邪神】,换走了一枚九星佛神玉和一块空幻石,必定已是【逆天邪神】亏得呕血,然后又在玄神大会上遇到自己……

  也是【逆天邪神】挺不容易的【逆天邪神】……

  感慨之余,云澈心中随之涌上深深的【逆天邪神】感激……如果不是【逆天邪神】因为彩脂,他不可能通过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预选,也不可能得到乾坤五琼丹,也就不可能踏入宙天界,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站在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土地上。

  他本以为,一切都是【逆天邪神】命运的【逆天邪神】眷顾。原来,却是【逆天邪神】这个他本以为各种莫名其妙,还只会任性闯祸的【逆天邪神】女孩在他背后为他默默铺垫着找到茉莉的【逆天邪神】道路。

  那段时间,她喊他“姐夫”,而且喊得很顺口,很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

  “奇怪,你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封神第一?”彩脂目光怪异的【逆天邪神】看向云澈,这才忽然注意到他的【逆天邪神】玄力,一声夸张的【逆天邪神】惊叫:“哇啊啊!?神灵境中期?可是【逆天邪神】……明明一个月前你才是【逆天邪神】神劫境初期,你你你你……你是【逆天邪神】怎么做到的【逆天邪神】?”

  “……当然要多亏你留下的【逆天邪神】那块九星佛神玉。”云澈半真半假的【逆天邪神】道。

  “哼,我都是【逆天邪神】为了姐姐,才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你。”彩脂小脸转过,唇瓣扁起,用很小的【逆天邪神】声音道:“还因为这件事被姐姐狠狠骂了一顿。”

  “你姐姐她现在在哪里?”云澈问道:“你之前说,是【逆天邪神】她让你把我带到这里,她……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就在这里?”

  提及“茉莉”,云澈的【逆天邪神】语气明显一下子急促了许多。彩脂看他一眼,纤眉凝起一丝忧虑:“姐姐她不在这里,她刚刚……闯了大祸,可能……可能……”

  “闯了大祸?”云澈眉头一紧:“什么大祸?”

  “还不是【逆天邪神】为了你!”

  彩脂在心中狠狠念道。见到云澈,她已是【逆天邪神】明白过来为什么茉莉会不惜冒着极大风险去杀狱萝。狱萝虽然已死,但后果会如何……无法预料。

  “你……你现在留在这里,不许乱走,我去看看姐姐,说不定会和她一起回来,然后你就可以见到她了。”

  “还有!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哦,姐姐对你来神界的【逆天邪神】事情非常非常生气,过会儿她要是【逆天邪神】大骂你一顿,我才不会帮你说话。”

  “好。”云澈点头,心中却唯有无法遏制的【逆天邪神】激荡。

  茉莉,终于可以再见到你……四年的【逆天邪神】时间,一切都快如云烟,为何唯独看不到你这件事,却是【逆天邪神】如此的【逆天邪神】漫长。

  彩脂连续瞬身,来到了星神殿门前,刚刚推开殿门,却一眼看到茉莉正飘身而至,落在她的【逆天邪神】身前。

  “姐姐!”看到茉莉无恙,而且这么快回来,彩脂忧喜参半:“狱萝她……”

  “老贼会处理这件事的【逆天邪神】,不用管了。”茉莉音调平淡无比,似是【逆天邪神】完全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云澈呢?”

  “他……现在就在星神殿里。”

  茉莉的【逆天邪神】身影蓦地停在那里。虽然她在极力掩饰,但彩脂依旧清楚察觉到了她呼吸的【逆天邪神】紊乱。

  “就为了见我,抛家弃祖,自以为是【逆天邪神】,任性妄为,胆大包天!呵,他以为自己这么做很伟大,很了不起吗!根本就是【逆天邪神】蠢到极点,蠢不可及!”

  茉莉身上忽然爆发的【逆天邪神】怒气让彩脂吓了一大跳:“姐姐,你……不要生气,他……也都是【逆天邪神】为了你……”

  “哼!为了我?那他有没有想过我的【逆天邪神】感受,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见他?有没有想过他当年活下来多么不容易,却偏要来这里送死!”茉莉胸口起伏,越说越怒:“我当年对他的【逆天邪神】教导,告诫他的【逆天邪神】话,他全都当了耳旁风!居然还有胆量和脸面来见我!”

  “彩脂,过会儿……我就算打断他两条腿,你也不许帮他说半个字,听到没有!”

  “我……我知道了。”面对忽然爆发盛怒的【逆天邪神】茉莉,彩脂弱弱的【逆天邪神】回答。

  这里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殿,是【逆天邪神】茉莉的【逆天邪神】领域。这里的【逆天邪神】一切都在她的【逆天邪神】感知之下……包括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茉莉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总算让自己稍稍平静,开口道:“带我过去。”

  以茉莉和彩脂的【逆天邪神】玄力,百里也不过一瞬。但茉莉却飞行的【逆天邪神】很慢,脸上一片吓人的【逆天邪神】煞气,彩脂也自然不敢加快,有些心怯的【逆天邪神】跟在后面。她无法预料茉莉见到云澈后会发生什么。

  过了主殿,前方是【逆天邪神】一片云雾缭绕的【逆天邪神】世界,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正在一片云雾之下,静静的【逆天邪神】看着前方如同梦幻般的【逆天邪神】世界。

  这时,他似有所觉,忽然转过身来。两人的【逆天邪神】目光如有无形的【逆天邪神】磁石吸引,碰撞在了一起。

  视线中的【逆天邪神】茉莉依旧是【逆天邪神】一身她最喜欢的【逆天邪神】红衣,依旧是【逆天邪神】绮丽到过分的【逆天邪神】红发,依旧是【逆天邪神】那双总是【逆天邪神】释放着血刃般的【逆天邪神】冰冷瞳光,却从来不会让他有丁点害怕的【逆天邪神】眼眸。

  四年时间,他变了许多,但他的【逆天邪神】茉莉却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仿佛近在昨日,而四年的【逆天邪神】分离,只是【逆天邪神】一场不存在的【逆天邪神】幻梦。

  云澈定在那里,茉莉也定在那里。漫天星芒的【逆天邪神】温暖照耀下,两人的【逆天邪神】眸光隔着遥远的【逆天邪神】空间相融,画面久久定格,整个世界忽然陷入了无声,直到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声轻轻的【逆天邪神】呼唤:

  “茉……莉……”

  对云澈而言,或许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熟悉的【逆天邪神】两个字。

  茉莉带着煞气和怒气而至,她想好了无数责骂他的【逆天邪神】言语,想好了要怎么骂的【逆天邪神】他狗血淋头让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多么大的【逆天邪神】错误……封神之战以来,云澈看不到她,她却是【逆天邪神】一直都在远远看着云澈,她确信自己此刻见到他时完全可以保持足够的【逆天邪神】平静,至少绝不会情绪失控。

  但,在这个再无外人,再不需要顾忌和防备的【逆天邪神】世界,看着近在咫尺的【逆天邪神】云澈,看着他的【逆天邪神】面容和剧烈颤抖的【逆天邪神】瞳光,她的【逆天邪神】视线却是【逆天邪神】快速变得一片模糊,所有的【逆天邪神】情绪,所有准备好的【逆天邪神】言语全部变得无比混乱,大脑唯有一片懵然。

  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声呼唤,直入她的【逆天邪神】灵魂最深处,轻渺的【逆天邪神】两个字,却是【逆天邪神】无比之重的【逆天邪神】碰触着她心底曾以为再不可能重现的【逆天邪神】幻梦。

  茉莉身体颤荡,然后忽然飞坠而下,重重的【逆天邪神】扑在了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

  “云……澈……”

  一语出口,茉莉却已是【逆天邪神】泪不成声,她紧紧的【逆天邪神】抱住身前的【逆天邪神】男子,几乎要把自己揉进他的【逆天邪神】身体里:“你……这个……白痴……大白痴……呜呜……呜哇……”

  “呜哇哇哇哇…………”

  被云澈的【逆天邪神】气息包裹,茉莉的【逆天邪神】情绪终于全线崩溃,死忍的【逆天邪神】泣音顷刻间化作嚎啕大哭,直哭得地裂天崩,昏天暗地,再发不出其他的【逆天邪神】声音。

  云澈他为什么抛下一切来到神界……为什么不择手段进入宙天……为什么不惜陷入万劫之境也要当着世人之面将自己的【逆天邪神】秘密一次一次的【逆天邪神】暴露……为什么被洛长生逼到濒死绝境也不肯昏去…… 

  还有为什么他拒绝梵帝、拒绝宙天、拒绝龙皇……为什么却要跟着来星神界……

  她全都知道,全都明白……比这世上任何人一个人都要明白……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