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60章 天毒葬灭

第1260章 天毒葬灭

  毫无情感的【逆天邪神】几个字,宣判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个星神的【逆天邪神】死亡。狱萝的【逆天邪神】瞳孔在快速的【逆天邪神】失色,她最后的【逆天邪神】意识在这一刻终于想到了什么……

  “难道……那个云澈……就是【逆天邪神】……”

  茉莉缓缓转身,血色的【逆天邪神】瞳光一闪而过,她抬起手来,轻轻弹了一下手指。

  一缕轻风顿时掠过狱萝的【逆天邪神】躯体。

  这只是【逆天邪神】手指带起的【逆天邪神】一缕轻风,只堪堪拂起一片枯叶。但在这缕轻风之下,狱萝的【逆天邪神】躯体却忽然散落……就如一堆在风吹下塌陷的【逆天邪神】积木。

  那道贯穿狱萝的【逆天邪神】红痕在这一刻在终于消失。

  天毒星神……陨灭!

  她的【逆天邪神】躯体和灵魂被一瞬间分割成无数细小的【逆天邪神】碎块,散落的【逆天邪神】尸身铺开一片快速蔓延的【逆天邪神】血水,细碎到哪怕最熟悉的【逆天邪神】人也找不到丝毫属于天毒星神的【逆天邪神】特征。

  茉莉的【逆天邪神】手指间,一把猩红色的【逆天邪神】短刃无声消失……虽通体猩红,却没有沾染半点血迹。而它有着一个足以让神界所有人闻之胆颤的【逆天邪神】名字……

  诛神刃!

  “姐……姐姐……”

  彩脂脸儿惨白,声音发颤,显然受到了极大的【逆天邪神】惊吓。

  虽然她很讨厌狱萝,但……狱萝毕竟是【逆天邪神】一个星神。

  一个星神死了,这不仅在星神界,在东神域,乃至整个神界都是【逆天邪神】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大事。

  相比于受到很大惊吓的【逆天邪神】彩脂,茉莉的【逆天邪神】脸色却是【逆天邪神】一片平淡……平淡的【逆天邪神】如同只是【逆天邪神】抹杀了一只碍眼的【逆天邪神】苍蝇。她来到彩脂身前,眸光和声音都柔和了下来:“彩脂,对不起……我利用了你。”

  “姐姐,你……让我和她交手,就是【逆天邪神】为了……”彩脂依然声音颤颤。

  茉莉微微点头:“狱萝是【逆天邪神】个阴毒狡诈之人,若是【逆天邪神】我提前告诉你,就算你掩饰的【逆天邪神】再好,也很可能被她发现不对劲的【逆天邪神】地方。”

  彩脂泛白的【逆天邪神】唇瓣张开,许久说不出话来。

  “狱萝和蔷薇提前回来,我算好了他们到来的【逆天邪神】时间,让你出去时刚好可以撞见……蔷薇强在精神力,而精神力又是【逆天邪神】你最弱之处,加之你最为讨厌狱萝,所以你肯定选择狱萝为对手。”

  “蔷薇极度恋姐,回来后会第一时间去见紫菀,而不会选择观战。”

  “这里是【逆天邪神】星神界,又是【逆天邪神】星尘殿,是【逆天邪神】你和狱萝最不会有警惕心的【逆天邪神】地方。你虽胜不了狱萝,但她面对你也不敢有所分心……我隐在这里,只要一个足够好的【逆天邪神】时机,就可以要了她的【逆天邪神】命。”

  “……”彩脂大脑依然是【逆天邪神】懵的【逆天邪神】,她目光触及那滩血水,依然不敢相信那竟是【逆天邪神】死无葬身之地的【逆天邪神】天毒星神……

  “可……可是【逆天邪神】……她……她……”

  “彩脂,不用担心。”茉莉轻声安慰道:“狱萝她早就该死,那‘老贼’……哼,他没胆子把我怎么样的【逆天邪神】。”

  ————————

  随同星神之帝,云澈终于到来了他梦寐以求的【逆天邪神】星神界。

  同为王界,且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地位要高于星神界,但相比于首次踏入宙天界,云澈此时的【逆天邪神】心情却是【逆天邪神】要激动上数倍。

  因为这里是【逆天邪神】茉莉出生和所在的【逆天邪神】地方。

  进入宙天界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第一感觉是【逆天邪神】如入仙境,但此刻,踏入星神之界,他才重新认识到何为仙境。

  眼前的【逆天邪神】世界云雾缭绕,漂浮着无数的【逆天邪神】宫殿仙山。天地间光辰点点,似萤火又似星辰。

  如宙天神界一样,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灵气亦是【逆天邪神】精纯浓郁无比,走在其中,如沐浴清泉,心旷神怡。浓郁的【逆天邪神】灵气之下,一眼可见无数的【逆天邪神】仙花异草、天地奇珍。

  耳边水声潺潺,那一座座祥光缭绕的【逆天邪神】仙山之上,无数灵泉如万丈匹练直洒云间。

  这里……就是【逆天邪神】星神界……

  如此美好如仙境的【逆天邪神】地方……怪不得,能孕育出我的【逆天邪神】茉莉……

  “云澈,这里便是【逆天邪神】星神界。你在此不必拘束,修习星神碎影也不必急于一时,大可先游玩一番。”星神帝道。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道。

  星神帝转身,微笑道:“听闻,你出身于一个名为‘海王星’的【逆天邪神】下界星球,是【逆天邪神】也不是【逆天邪神】?”

  云澈心里微一“咯噔”,然后无比坦然的【逆天邪神】道:“星神帝竟会知晓晚辈出身,晚辈实在荣幸……惶恐之极。”

  “呵呵,你既为‘天道之子’,当然今非昔比,你的【逆天邪神】出身之地,也让人不得不感兴趣。”星神帝目光转过:“本王已不入下界多年,亦从未听闻过海王星之名。不知这是【逆天邪神】个怎样的【逆天邪神】星球,竟能……”

  星神帝话音未落,忽然全身剧震,面色骤变。

  身为星神之帝,若非天大之事,又岂会有如此剧烈的【逆天邪神】反应。天元星神心下一惊,迅速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星神帝脸色阴黑,许久才沉声传音:“狱萝……死了!”

  “什么!?”天元星神骇然失色:“谁?是【逆天邪神】谁!?”

  十二星神,它不仅仅是【逆天邪神】星神界强大的【逆天邪神】象征,更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十二块基石。星神陨落……对星神界而言,没有比这更大的【逆天邪神】事。

  但普天之下,谁能杀星神,谁敢杀星神!?

  “狱萝……是【逆天邪神】被人一瞬夺命。”

  天元星神闻之,脸色再变。

  整个神界,能在一瞬间夺一个星神之命的【逆天邪神】,就只有一个人!

  天杀星神!!

  十二星神中,若是【逆天邪神】正面交手,公认是【逆天邪神】以天狼最强,天杀最弱。

  但最可怕的【逆天邪神】星神,却是【逆天邪神】天杀居首。

  因为天杀星神的【逆天邪神】力量不是【逆天邪神】为战,而是【逆天邪神】为“杀”!

  天杀星神有着举世无双的【逆天邪神】隐匿能力和爆发力,一旦隐于暗中,祭出诛神之刃,便会化作这世上最恐怖的【逆天邪神】魔神,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神佛皆灭。

  强如天毒星神,竟被一瞬夺命,任谁骤听此言,第一个想到的【逆天邪神】都会是【逆天邪神】天杀星神!因为普天之下唯有她能做到……绝无第二个人。

  “走!”

  星神帝飞身而起,转瞬消失。

  “护好云澈!”

  天元星神荼蘼一声叮嘱,也紧随而去。

  “……怎么回事?”云澈疑道。

  “不知道。”星翎皱眉,低声道:“神帝刚才的【逆天邪神】脸色很难看,一定是【逆天邪神】发生什么大事了。”

  轰!!

  星尘殿的【逆天邪神】殿门被直接轰开,星神帝直冲而入,一眼便看到那一滩刺目的【逆天邪神】血水……上面还荡动着残存的【逆天邪神】天毒神息。

  而旁边,便是【逆天邪神】他的【逆天邪神】两个女儿……茉莉与彩脂。

  “呵,来的【逆天邪神】还真快。”茉莉面露冷笑,嘲讽道:“当年我哥哥死的【逆天邪神】时候,都没见你来的【逆天邪神】如此之快。”

  空间扭曲,天元星神荼蘼也紧随而至,脸色骤变。

  “你……”星神帝脸色沉下,全身发抖,赫然已是【逆天邪神】怒极失控的【逆天邪神】边缘。天元星神迅速来到星神帝身前:“吾王暂且息怒,这其中必然有因,先听茉莉殿下之言!”

  “……”星神帝胸腔起伏欲裂,生生没有发作,但脸色、声音无不是【逆天邪神】阴沉到极点:“你……竟然……”

  “彩脂,这里没你的【逆天邪神】事,你先出去。”茉莉忽然道。

  “啊?”彩脂抬眸,怯声道:“姐姐……”

  “出去!”茉莉声音陡然加重。

  “我……我知道了。”彩脂

  心儿一跳,连忙答应,便要听话离开。

  “哦……先等等。”茉莉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把彩脂喊住,目视星神帝道:“我可是【逆天邪神】亲耳听到,你要把玄神大会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那个人带回来,让我亲自教他‘星神碎影’。哼,虽然你是【逆天邪神】不要脸皮的【逆天邪神】自作主张,但很难得,这个主意不错。我对这个引来九重天劫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也感兴趣的【逆天邪神】很。”

  星神帝:“……?”

  “彩脂,出去之后,把星翎身边那个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人带到我的【逆天邪神】星神殿,就说是【逆天邪神】我的【逆天邪神】命令!”

  “啊……是【逆天邪神】。”彩脂有些浑噩的【逆天邪神】应声,离开了星尘殿。

  星神帝所说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亲授”只是【逆天邪神】虚晃一枪,为的【逆天邪神】就是【逆天邪神】把云澈引来星神界——因为他确信天杀星神绝对不会答应,却没想到她居然直接就要将人带过去。

  但现在天毒星神狱萝惨死,他震怒之下,哪还有心理管云澈的【逆天邪神】事,一声低吼:“你为何要杀狱萝!!”

  “因为我看她不顺眼。”茉莉冷笑一声:“这个理由足够么?”

  “你……”

  “吾王息怒!”天元星神声音和缓的【逆天邪神】道:“茉莉殿下,吾王可以容你任何过错,但诛杀星神,这是【逆天邪神】……”

  “荼蘼!”茉莉目光陡转,猩红的【逆天邪神】瞳光如两道血刃直刺荼蘼心魂:“本公主和老贼说话,哪有你插嘴的【逆天邪神】份!要么闭嘴,要么滚!!”

  荼蘼瞬间僵住。

  天元星神荼蘼不仅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帝师,茉莉幼年未继承天杀神力时,亦是【逆天邪神】由荼蘼指导修炼,绝对算得上是【逆天邪神】她的【逆天邪神】半个师父。

  那个时候,荼蘼也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茉莉最为敬重的【逆天邪神】人之一。

  但现在,茉莉直视荼蘼的【逆天邪神】目光冰冷彻心,杀意凛然。

  荼蘼嘴唇颤了颤,终是【逆天邪神】避开了茉莉的【逆天邪神】目光,转过脸去,一声轻叹,再不敢随意开口。

  “茉莉!我自知对你有愧,对你百般容忍,任你胡作非为,但你……你……”星神帝全身发抖,狱萝就这么死了,一个星神就这么死了,纵然他是【逆天邪神】星神帝,直到现在也难以相信,更无法接受:“你竟然杀了狱萝……你可知这是【逆天邪神】何等大罪!”

  “所以呢?你准备如何处置我?”茉莉双手抱胸,脸上没有丁点的【逆天邪神】担心和紧张,反而尽是【逆天邪神】嘲讽:“是【逆天邪神】把我杀了,还是【逆天邪神】把我废了呢?”

  “你……”星神帝五官抽搐,却是【逆天邪神】说不出话来。

  茉莉的【逆天邪神】笑意更加嘲讽,她双眸微眯,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道:“你当初和我承诺过,只要我配合你的【逆天邪神】【仪式】,你就可以答应我三个要求。我第一个要求是【逆天邪神】不让彩脂知道,你答应了,也姑且算你暂时做到了。”

  “那么,现在我来告诉你第二个要求……那就是【逆天邪神】杀了狱萝!”

  星神帝:“……”

  “虽然你这老贼一直让我恶心的【逆天邪神】很,但好歹是【逆天邪神】个王界的【逆天邪神】神帝,说出的【逆天邪神】话总不会反悔吧?而且为了不劳驾你尊贵的【逆天邪神】星神帝劳心,我亲自动手把她解决了。你不感激我就算了,居然还在我面前大呼小叫……你对这贱女人还真是【逆天邪神】好的【逆天邪神】很啊,比…我…娘…要…好…的【逆天邪神】…多…了!”

  最后一句话,字字皆是【逆天邪神】冰冷到极点的【逆天邪神】怨恨与杀意。

  咔咔咔……

  星神帝双手攥紧,骨节发出断裂般的【逆天邪神】爆响声。

  轰!!

  星神帝忽然出手,一声轰鸣,星光爆裂,狱萝的【逆天邪神】残尸血迹在残灭的【逆天邪神】星光之中完全消失,再无一丝一毫的【逆天邪神】痕迹。

  星神帝长袖一甩,转身一声不吭的【逆天邪神】离开。

  “记得擦好屁股,否则若是【逆天邪神】让人知道天毒星神死了,还是【逆天邪神】被我杀的【逆天邪神】,你这老贼怕是【逆天邪神】要成为这东神域最大的【逆天邪神】笑话了。”茉莉眯着眼,讥讽着“提醒”道。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