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55章 封神落幕

第1255章 封神落幕

  事态的【逆天邪神】变化太过剧烈和戏剧性,云澈一番应付下来,已是【逆天邪神】满背冷汗。

  他知道自己拒绝的【逆天邪神】都是【逆天邪神】别人万生都求不来的【逆天邪神】东西,更知道自己的【逆天邪神】拒绝在他人看来完全就是【逆天邪神】无法理解之举,但……他心中所想所求,毕竟只有他自己知道。

  收起龙神印,云澈怕再生什么奇怪的【逆天邪神】事端,直接出口道:“晚辈已想好所求功法,可否现在言明?”

  “哦?当然。”宙天神帝颔首:“不过,王界的【逆天邪神】很多玄功需要特殊玄脉,有些则因禁忌而绝不可外传。”

  “晚辈明白。”云澈道,目光转向星神界所在:“晚辈希望能有幸修习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独有神技——星神碎影!”

  “……原来如此。”宙天神帝点头,未选择宙天界,他心下难免稍有失望:“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确为星神界的【逆天邪神】神技,不涉及血脉,亦不涉及禁忌。星神帝,你意如何?”

  “……”星神帝眉头微动,显然完全没有想到云澈选择的【逆天邪神】居然会是【逆天邪神】星神界。

  拒绝了宙天神帝,拒绝了梵天神帝和神女,拒绝了龙皇,居然忽然选择他星神界……

  虽然只是【逆天邪神】在择选封神第一的【逆天邪神】奖励,但有那么几个刹那,星神帝居然有了些许神奇的【逆天邪神】受宠若惊之感。

  星神帝刚要说话,却听月神帝忽然道:“这可就奇了,在本王看来,你们吟雪界的【逆天邪神】‘断月拂影’丝毫不比星神碎影差。且星神碎影难修难精,更万万做不到神奇的【逆天邪神】‘匿影’,你这选择,可是【逆天邪神】怪得很。”

  星神帝面浮愠怒,险险爆发。

  云澈道:“师尊当初传授弟子断月拂影时,曾说过东神域身法的【逆天邪神】巅峰,便是【逆天邪神】星神界的【逆天邪神】天杀星神,尤其她的【逆天邪神】星神碎影精妙绝伦,变幻莫测,为当世最顶级的【逆天邪神】身法……之一,我宗断月拂影虽然精妙,但万万不及星神碎影。因而晚辈早早便心生向往。”

  “若能得以修习星神碎影,就算天资愚钝,难以精通,也算是【逆天邪神】亲眼见识,了却了一桩心愿……还望星神帝成全。”

  云澈的【逆天邪神】语态真诚中带着些许急切,星神帝缓缓颔首,难得一次在众神帝面前脸上如此有光,微笑道:“星神碎影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东神域最顶级的【逆天邪神】身法之一,但也的【逆天邪神】确难修难精。若单凭神诀,或是【逆天邪神】极难修成……”

  话说一半,他转目道:“宙天神帝,众天选之子入宙天神境,是【逆天邪神】在一个月之后吧?”

  “不错。”

  “好。”星神帝颔首:“这样如何,云澈,你随本王回星神界,本王会命天杀星神亲自授你星神碎影,待一个月后,再遣人将你送回宙天界。”

  星神帝身边的【逆天邪神】天元星神荼蘼脸色稍动,随之若有所思。

  宙天神帝眉头微沉,却忽听云澈激动万分的【逆天邪神】应道:“这是【逆天邪神】晚辈梦寐以求,如此……多谢星神帝成全。”

  宙天神帝只得将即将出口的【逆天邪神】话咽回,转而道:“怕是【逆天邪神】不用一个月后。月神帝,趁着东神域群雄皆在,你应该有大事要宣布吧?”

  月神帝闻言向前,微笑道:“玄神大会虽已落幕,但诸位不必急于归去。再有半月,便是【逆天邪神】本王新婚之期,在场诸位应该大都收到了本王发下的【逆天邪神】请柬,还望到时赏面捧场。”

  “玄神大会决出的【逆天邪神】一千天选之子身系东神域未来,既然入宙天神境是【逆天邪神】在一月之后,那到时,也请一并到来吧。”

  月神帝言毕,自然一呼万应。

  “恭贺月神帝大婚之喜。”

  “月神帝大婚,这是【逆天邪神】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盛事,岂可错过。”

  “能得月神帝相邀,是【逆天邪神】我等大幸,到时一定前往……”

  ………………

  月神帝相邀,谁敢拒绝?而且,能入月神界,这对极大多数人而言是【逆天邪神】平生第一次,或许也是【逆天邪神】今生唯一一次,也断然没有理由不去。

  只是【逆天邪神】,提及月神帝的【逆天邪神】新婚,任谁都会不由自主的【逆天邪神】想起当年的【逆天邪神】天大“丑闻”。

  那场丑闻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颜面丧尽,但才隔了三十几年,月神帝居然又再次宣布即将大婚。

  在浩大神界,别说短短三十几年,就是【逆天邪神】三百年,都不足以让人淡忘那么惊天动地的【逆天邪神】大丑闻。月神帝就算又找到了一个无比心仪的【逆天邪神】女子,也不该才隔了这么短的【逆天邪神】时间又宣布新婚……因为这无异于自揭伤疤耻辱。

  但月神帝不但这么做了,而且声势还格外浩大。

  请柬从三年前便已开始发放,在场这些有资格受邀观战封神之战者,也的【逆天邪神】确大部分都收到了月神界的【逆天邪神】请柬……而当年月神帝与月无垢的【逆天邪神】婚事虽是【逆天邪神】铺张的【逆天邪神】天下皆知,但也只邀请了王界和上位星界。

  这一次,却连中位星界,甚至部分下位星界都受到了邀请。

  很显然,月神帝这一次大婚不但同样昭告天下,还要将场面弄的【逆天邪神】更浩大,更隆重。

  “师尊,我们也在受邀之列吗?”火破云问道。

  “当然。”火如烈道:“据我所知,所有的【逆天邪神】中位星界都受到了邀请。神帝新婚遍邀中位星界……这似乎还是【逆天邪神】从未有过的【逆天邪神】事。”

  “太好了!”火破云激动道:“这样一来,就可以去到传说中的【逆天邪神】月神界了。”

  “呵呵,月神界啊……这样的【逆天邪神】机会,怕是【逆天邪神】今生难有第二次了。”炎绝海感叹道。身为炎神三宗主之一,他也从未能有资格踏入月神界半步。

  “月神帝设下如此场面,唯一的【逆天邪神】可能,就是【逆天邪神】要一洗当年之耻。”火如烈道:“看来,这未来的【逆天邪神】月神神后,绝非寻常啊。”

  “拥有无垢神体的【逆天邪神】月无垢已是【逆天邪神】当世唯一,能让月神帝如此,说明这月神神后必定要犹在……不,是【逆天邪神】远在月无垢之上。”炎绝海皱眉,随之摇头:“非我等所能想象。”

  “到时便知。”火如烈道。

  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逆天邪神】声音忽然响起:“哼,听闻月神帝这次大婚广邀天下群雄,恨不能万界妇孺皆知。这么大的【逆天邪神】场面,月神帝可要小心一点,万一再出点什么意外,你自己也就罢了,早已没有脸皮可扔,可别连累整个月神界都成为笑柄。”

  此言一出,封神台霎时安静一片,所有人心惊肉跳。

  说话之人,赫然是【逆天邪神】星神帝!

  星神界和月神界宿怨已久,月神界当年之耻,亦都认定是【逆天邪神】星神界所为,更将两界关系极度恶化。

  星神帝此言,无疑是【逆天邪神】当众狠戳月神帝平生最大之辱。

  宙天神帝亦是【逆天邪神】吓了一大跳……星神帝和月神帝皆答应他玄神大会期间暂且放下彼此之怨。没想到,玄神大会这才刚落幕,星神帝便直接对月神帝发难。

  他刚要出言,却见月神帝竟丝毫不怒,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多谢星神帝提醒。半月之后,还请星神帝务必赏脸亲至,不然,可是【逆天邪神】人生一大憾事啊。”

  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反应,让众人瞠目结舌。

  星神帝显然没有想到月神帝竟是【逆天邪神】丝毫不恼不怒,反而笑言相邀,心中顿时一股无名之气涌起却无处发泄,只得衣袖一甩,一声冷哼。

  “到时,还要烦劳宙天神帝了。”月神帝向宙天神帝微微一礼,面带微笑。提及半月后的【逆天邪神】大婚,他显然变得心情极好,星神帝的【逆天邪神】刻意刺激倒像是【逆天邪神】无所谓的【逆天邪神】挠痒痒一般。

  这无疑让众人对那至今未公开身份的【逆天邪神】神秘“月神神后”更生惊奇和遐想。

  “呵呵,能为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大事略尽绵力也是【逆天邪神】幸事。”宙天神帝淡淡而笑,然后宣布道:“此届玄神大会,是【逆天邪神】因‘绯红裂痕’而生,若将来当真出现最坏的【逆天邪神】状况,这一众天选之子,将是【逆天邪神】我们东神域一股强大的【逆天邪神】助力与希望。”

  “不过眼下,玄神大会已完美落幕,月神帝又喜事将近,众位暂且放下关于‘绯红裂痕’的【逆天邪神】担忧,在我宙天界小住。半月之后,本王会将众位一同送往月神界。”

  “云澈,既然星神帝已应允,你便随星神帝暂时前往星神界,半月之后再回来便是【逆天邪神】。月神帝大婚为千古盛事,若是【逆天邪神】错过就太可惜了。”宙天神帝特意向云澈道……或者,这番话是【逆天邪神】说给星神帝听的【逆天邪神】。

  “……是【逆天邪神】。”云澈应声。他对月神界和月神帝的【逆天邪神】大婚都毫无兴致,若能在星神界如愿遇到茉莉,他当然想停留更长的【逆天邪神】时间。但眼下,他亦无法当众拒绝,只好姑且应下。

  遥远的【逆天邪神】云端,一抹红影无声远去。

  ——————————————

  月神界,神后殿。

  女子一身月白长裙,裙摆委地,上绣华贵而神秘的【逆天邪神】玉纹,流光莹然。一头青丝以月白流苏浅浅倌起,除此之外,身上却无一丝玉饰,亦无半点粉黛,但脖颈和玉颜却是【逆天邪神】如雪如脂,虽只可看到侧影,却已是【逆天邪神】恍若倾城,仙姿如梦。

  一个气息在这时谨慎而快速的【逆天邪神】临近,很快,一个少女从天而落,垂首步入大殿之中,在女子身后盈盈拜下。

  “瑾月,探听到原因了么?”女子没有回身,轻声问道。虽是【逆天邪神】询问,语调却平淡的【逆天邪神】出奇,显然并不太过关心。

  “回神后娘娘,”相比于神后的【逆天邪神】淡漠,少女却是【逆天邪神】颇为激动:“先前的【逆天邪神】黑云并非只在月神界,据说整个东神域都被黑云所覆。而其因……说出来或许娘娘并不相信,是【逆天邪神】因一人突破神劫境所引至。”

  “……”神后的【逆天邪神】语调终于出现了些许的【逆天邪神】变化:“劫雷的【逆天邪神】雷云?”

  “是【逆天邪神】。”少女回答:“那人引来了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雷云亦是【逆天邪神】出奇的【逆天邪神】夸张。而这并非是【逆天邪神】传闻,它发生在进行封神之战的【逆天邪神】宙天封神台上,神帝大人等亲眼见证,东神域各处,也都通过星辰之碑亲眼所见。”

  月神神后:“……”

  “那个人不但引来九重雷劫,还在雷劫之后安然突破至神灵境,打败了号称东域四神子之首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成为了封神第一,现在已经惊动整个东神域了。”

  “九重雷劫,亘古未有,看来必定是【逆天邪神】个奇人了。”神后低语。

  “哦对了,那个人就是【逆天邪神】奴婢先前向娘娘提及的【逆天邪神】吟雪界弟子……云澈。”想到神后先前听到这个名字的【逆天邪神】反应,少女的【逆天邪神】声音明显小心了许多。

  “……”神后久久沉默。

  少女双手捧起一枚玄影石:“这是【逆天邪神】从星辰之碑刻印下的【逆天邪神】玄影,神后娘娘若有兴趣,可以……”

  “不必了。”

  这等撼动整个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大事,神后却是【逆天邪神】漠不关心:“去把今天的【逆天邪神】药取来。”

  “娘娘又要亲自给夫人送去吗……奴婢这就是【逆天邪神】去取。”

  少女放轻脚步后退,在殿门前又停住脚步,脆声道:“神帝大人应该再有几个时辰便会回来,他定会第一时间来看望娘娘的【逆天邪神】。”

  “你去吧。”神后神情毫无动荡,声音轻柔,却带着让人不敢临近半步的【逆天邪神】冷漠。

  ————————————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