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51章 神帝之争(下)

第1251章 神帝之争(下)

  “呵呵,”宙天神帝却是【逆天邪神】微微一笑:“梵天神帝之言,本王并不否认。但梵天神帝似乎并未完全了解本王的【逆天邪神】意思。”

  他看着云澈,面带微笑,目光温和:“本王绝不单单只是【逆天邪神】要将云澈纳入我宙天界,而是【逆天邪神】……收为本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宙天神帝轻描淡写的【逆天邪神】一言,却又是【逆天邪神】一声炸雷响彻众人耳际。

  就连一众守护者、祛秽尊者等都是【逆天邪神】蓦然抬首,满面震惊。

  成为宙天神界的【逆天邪神】人,和成为宙天界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这可是【逆天邪神】截然不同的【逆天邪神】两个概念,大至天壤之别。

  因为后者……是【逆天邪神】神帝亲传!

  入宙天神界,以云澈如今修为,只会沦为底层。但,神帝亲传……在地位之上,却是【逆天邪神】几乎堪比守护者!

  而在宙天界,守护者是【逆天邪神】仅次于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存在。

  “啊……啊……啊……”吟雪界一众弟子、宫主都是【逆天邪神】嘴巴大张,惊得下巴都半天无法合上。

  “亲……亲传……弟子?”沐涣之右手死死拽紧胡子,即使已痛的【逆天邪神】满脸抽搐,却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逆天邪神】耳朵。

  入王界,所有玄者的【逆天邪神】梦中奢求,而成为神帝亲传弟子,这是【逆天邪神】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逆天邪神】事!

  “我的【逆天邪神】天啊……”火如烈眼睛瞪大,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地位绝不下于任何一个上位界王,至于他们这些中位界王……简直都可以不屑一顾。

  “哈哈哈哈!”满场惊然,梵天神帝却是【逆天邪神】平和而笑:“那可真是【逆天邪神】巧,本王也正缺一个亲传弟子。”

  梵天神帝此言一出,刚才勉强没掉的【逆天邪神】下巴也“咣当”一声砸在地上。

  云澈:“……”

  宙天神帝目光转过,同样淡淡一笑:“玄道之上,本王与你梵天神帝相比,的【逆天邪神】确稍有不及。但,你梵天神帝如今成就,皆因你一生修玄成痴,心无旁骛,也从不舍得分散心力在后辈之身。若本王没有记错,你还从未有过亲传弟子。”

  “所以,诲人之上,你梵天神帝怕是【逆天邪神】远不及本王。”

  “哈哈哈哈,”梵天神帝大笑一声:“宙天神帝此言差矣,本王之所以从不收亲传弟子,非是【逆天邪神】不想,而是【逆天邪神】无人配得上!而若是【逆天邪神】云澈这等天资绝顶之人,本王不但甘愿亲身相授,还会不遗余力。”

  “另外,本王虽从无亲传弟子,但绝非如宙天神帝所言从不诲人。”他目光转向千叶影儿,面浮傲然:“影儿当年便是【逆天邪神】本王亲自所教,她如今之成就,怕是【逆天邪神】要稍在宙天神帝众儿孙之上。”

  千叶影儿:“……”

  封神台一片安静,除了两个神帝之音,再无一丝杂声。

  “……”宙天神帝短暂沉默,他很清楚的【逆天邪神】知道,千叶影儿的【逆天邪神】修为,又岂是【逆天邪神】“稍在”他的【逆天邪神】儿孙之上。

  梵天神帝向前一步,继续道:“却也正因本王一生修玄成痴,因而在玄道理解上,本王自问要胜过东神域任何一人。”

  “我梵帝神界为东神域第一王界,历史、底蕴、积累之上,皆要稍胜你宙天神界,各等宝丹神玉,怕是【逆天邪神】也无人能及。”

  梵天神帝淡淡一笑:“不敢说一日万里,但,本王可以断言,云澈若为本王弟子,不出百年,必为神君!”

  不出百年,必为神君……这八个字出自梵天神帝之口,惊得所有玄者心魂剧震。

  “呵呵,百年?”宙天神帝微笑:“梵天神帝,你可知你的【逆天邪神】‘百年’,在我宙天界是【逆天邪神】为多久

  ?”

  他伸出一根手指:“区区一月而已。”

  “宙天珠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宙天界的【逆天邪神】天赐至宝,可在‘最短’时间内让一个人成长到巅峰。但,云澈既是【逆天邪神】天选之子,本就有入宙天珠的【逆天邪神】资格。”梵天神帝毫不相让:“宙天三千年后,宙天珠的【逆天邪神】力量怕是【逆天邪神】也已枯竭,难不成,那时的【逆天邪神】宙天珠还会有余力让云澈再入一次么?”

  “不不,”宙天神帝摇头:“梵天神帝似乎忘了,先定的【逆天邪神】一千天选之子,因出了一个魔人‘唯恨’而只余下九百九十八人,厉剑鸣虽不幸亡命封神台,但其身份犹在。而唯恨,却留下了一个空缺,而这个空缺……”

  宙天神帝微微一笑:“若云澈为本王亲传弟子,本王便会同入宙天珠,在宙天神境教辅云澈……而你梵天神帝,怕是【逆天邪神】做不到这一点吧。”

  “……”梵天神帝眉头一拧。

  封神台上,无数张嘴巴大大张开,瞠目结舌的【逆天邪神】看着两大神帝之争。梵天神帝、宙天神帝,东神域玄道、权势、声望最极致的【逆天邪神】两人,此时竟为了争夺一个亲传弟子气势相对,言语争锋,甚至不惜自荐优势,自爆家底……堂堂宙天神帝,连宙天珠都给拉了出来。

  东神域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如此“离奇”的【逆天邪神】画面,也从未有人能得到这样的【逆天邪神】殊荣。

  星神帝和月神帝都端坐原地,无一出言。他们又岂会不想将云澈带走,但……东神域四大王界,梵帝神界玄道最强,宙天神界声望最高,而星神界和月神界终归要弱于他们,梵天神帝和宙天神帝已直接开始不顾脸皮的【逆天邪神】争抢,哪还有他们星神界和月神界的【逆天邪神】事。

  “两位且安。”

  龙皇出言,字字镇魂,他目视云澈道:“两位神帝为了一个年轻人如此相争,也是【逆天邪神】奇观。不过此事结果如此,当由云澈自己来决定。”

  “呵呵,这是【逆天邪神】自然。”宙天神帝微笑道:“云澈,我宙天界为东神域最光明正道之地,若为本王亲传弟子,你将来定有资格继承宙天之志,为东域万生所仰!”

  “呵,”梵天神帝淡笑一声,朗声道:“云澈,你的【逆天邪神】心志与抱负我毫不关心,但,若你想追求玄道极致,便来我梵帝神界。因为本王,便是【逆天邪神】这东神域的【逆天邪神】玄道极致!”

  东神域最强大的【逆天邪神】两神帝,当众争抢一个来自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年轻玄者为亲传弟子……在场之人个个眼珠外凸,大张的【逆天邪神】嘴巴无论如何都无法合上。

  两神帝说完,皆是【逆天邪神】目光灼灼的【逆天邪神】锁死在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唯恐云澈看不到他们的【逆天邪神】诚意和炽热。神帝的【逆天邪神】威凌?神帝的【逆天邪神】矜持?神帝的【逆天邪神】颜面……在这一刻统统是【逆天邪神】狗屁。

  这一幕,云澈也是【逆天邪神】始料未及。

  换做他人,早该是【逆天邪神】受宠若惊,狂喜难抑,但诧然之后,众人从云澈脸上看到的【逆天邪神】,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一片完全不该有的【逆天邪神】平静。

  云澈抬手而拜,恭敬道:“两位神帝的【逆天邪神】错爱,晚辈惶恐万分。只是【逆天邪神】……晚辈已有师门和师尊。当年初入神界,是【逆天邪神】师门所收留,师尊对晚辈更是【逆天邪神】恩重如山,永生难报。若晚辈为了前程而背离,不但对不起师门和师尊,相信天下人,包括两位神帝在内,也会对晚辈低视三分。”

  宙天神帝微笑道:“云澈,你能有此想,说明你非见利忘恩之人,这很好。不过,你完全不必担心,你若成为本王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你的【逆天邪神】师门和师尊非但不会因此而蒙羞,只会荣光万千,更不会有人对你有任何的【逆天邪神】非议,只会敬佩与艳羡。”

  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话绝无半个字虚言。若是【逆天邪神】云澈叛离冰凰神宗入了其他宗门,以云澈宗主亲传弟子的【逆天邪神】身份,无疑会引来冰凰神宗的【逆天邪神】暴怒。但宙天神界和梵帝神界那是【逆天邪神】什么地方?神

  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是【逆天邪神】来自冰凰神宗,这对冰凰神宗而言是【逆天邪神】何等的【逆天邪神】荣耀!整个吟雪界在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地位也将因此而飙升。

  吟雪界上下俱是【逆天邪神】激动的【逆天邪神】脸色通红,等待着云澈答应……哦不,是【逆天邪神】选择的【逆天邪神】那一刻。在任何人看来,云澈没有任何理由,也不可能拒绝。

  但,云澈却依然低着头,平静无比的【逆天邪神】道:“晚辈来自于下界,出身卑微,能入吟雪界已是【逆天邪神】人生大幸,自愧无资格入王界这等神圣之地。且……晚辈对师门和师尊都有着很深的【逆天邪神】眷恋,从未想过要离开,所以……只能辜负两位神帝的【逆天邪神】恩赐。”

  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同时眉头一低,封神台也俱是【逆天邪神】目瞪口呆。

  云澈先前的【逆天邪神】话,在任何人看来都只是【逆天邪神】给自己打个铺垫,而且也合情合理。但他现在所说的【逆天邪神】话……却分明是【逆天邪神】拒绝!?

  拒绝入王界,拒绝成为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

  “他……他在说什么?他是【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疯了?”

  “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啊!单这一个身份就可以在所有上位星界都横着走,别人千世万世都求不来……他他他……他这是【逆天邪神】在拒绝?”

  “王界和吟雪界……云泥之别啊!他居然选择留在吟雪界?脑子长坑了吗!”

  “说不定,还会引得两位神帝震怒……他到底在想什么?”

  “云澈!”沐涣之急得差点跳起来:“你在瞎说什么!你要是【逆天邪神】能成为神帝的【逆天邪神】亲传弟子,宗主她一定比谁都高兴,你你你……”

  留在吟雪界,哪怕他封神第一,也终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弟子。如成为神帝亲传弟子,背后可是【逆天邪神】神帝和偌大王界!两者何啻天壤之别。

  岂不说身份、高度、未来的【逆天邪神】差距……单就一点:这场封神之战,云澈可是【逆天邪神】彻彻底底的【逆天邪神】和圣宇界结怨。背后是【逆天邪神】吟雪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圣宇界若要报复,吟雪界倾全界之力也不可能为他挡下。而背后是【逆天邪神】王界的【逆天邪神】云澈……再给圣宇界十个胆子,也绝不敢动云澈一根头发。

  “这小子不是【逆天邪神】一直精明的【逆天邪神】很么,怎么脑子忽然就被驴给踢了。”水千珩晃了晃头。云澈此番引来九重天劫,又契合了“真神”的【逆天邪神】预言,势必惊动整个神界,无数双眼睛会盯在他的【逆天邪神】身上,所以对现在的【逆天邪神】他而言,最需要的【逆天邪神】东西,就是【逆天邪神】一个强大的【逆天邪神】保护.伞。

  而他居然不要!?

  而且就算真的【逆天邪神】脑抽不愿……当众拒绝两大神帝,这已不是【逆天邪神】脑抽的【逆天邪神】问题了!

  但,更让人不可理解的【逆天邪神】画面出现……

  宙天神帝在错愕之后,却是【逆天邪神】温和一笑,道:“与师门感情深厚,这当然不是【逆天邪神】坏事。此事关系到你的【逆天邪神】人生,的【逆天邪神】确该慎重思虑,所以也无需就在今日回答,待你慎重思虑后,再做决断吧。”

  “……”堂堂神帝被一个年轻玄者当众拒绝,丝毫不恼不怒,连冷脸都没有,还温言相劝!?

  梵天神帝同样毫无愠色,而是【逆天邪神】淡淡一笑,刚要说话,耳边,忽然传来一缕女子传音。

  他脸色一变,蓦得侧首看向千叶影儿:“你……是【逆天邪神】认真的【逆天邪神】?”

  千叶影儿唇角微勾,娇美的【逆天邪神】唇瓣似是【逆天邪神】涂抹了凤仙花汁般流光潋滟:“九重天劫,真神预言……难道,他不值得我认真吗?”

  “……”梵天神帝转身,笑呵呵的【逆天邪神】道:“云澈,是【逆天邪神】否入我梵帝神界一事,自然要遵从你的【逆天邪神】意愿,你若愿意,本王欢喜之极,你愿不愿,本王也定不会逼迫。不过……本王有另一件事想要一问。”

  “你……可有妻室?”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