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9章 天机预言

第1249章 天机预言

  面对梵天神帝的【逆天邪神】“疑问”和全场紧凝的【逆天邪神】目光,云澈的【逆天邪神】脸上呈现的【逆天邪神】却不是【逆天邪神】众人预料中的【逆天邪神】惶恐紧张,反而是【逆天邪神】一脸茫然,他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回梵天神帝,方才的【逆天邪神】雷劫……倒不是【逆天邪神】什么秘密,其实晚辈也不知道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哦?你不知道?”梵天神帝双目微微一眯。

  云澈点头:“晚辈先前和洛长生交手,全身重伤,意识涣散,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突破,还引来雷劫。不敢隐瞒梵天神帝和诸位前辈,雷劫降下时,晚辈已是【逆天邪神】意识模糊,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晚辈清醒过来时,身上伤势已经痊愈,玄气和精神也完全恢复,玄力还直接步入了神灵境中期。然后雷劫也跟着消失了。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晚辈到现在还茫然不知,正想向诸位前辈请教。”

  云澈紧皱眉头,讶异道:“晚辈从未经历过雷劫,只在师尊教诲下稍有了解。但方才雷劫,和师尊所提及的【逆天邪神】大有不同,晚辈年纪尚轻,阅历浅薄,所以无法理解其中缘由也是【逆天邪神】应该。难道……连诸位前辈也不知晓?”

  云澈轻描淡写一番话,反将“逼问”推回给了各大神帝。

  他的【逆天邪神】话换言之就是【逆天邪神】:连你们堂堂神帝都不知道的【逆天邪神】事,我又怎么会知道?

  云澈的【逆天邪神】话,让一众东神域强者纷纷皱眉,脸上或有疑惑,但更多的【逆天邪神】却是【逆天邪神】沉思之色。

  云澈年龄不足半个甲子,阅历的【逆天邪神】确是【逆天邪神】极为浅薄,而他之前和洛长生之战被碾压重创,直至濒死,也是【逆天邪神】所有人亲眼目睹,他若真有什么连天道劫雷都可抵御的【逆天邪神】大秘密,又怎么抵御不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神王之力。

  九重雷劫在神界历史上是【逆天邪神】首次,云澈自然也不可能经历过,所以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稍稍一想,却也是【逆天邪神】理所当然之事。

  而他不但在九重雷劫下安然无恙,还伤势玄气痊愈,修为一步跃至神灵境中期,更是【逆天邪神】一众神主神帝都无法理解之事……

  “你……真的【逆天邪神】完全不知道?”梵天神帝目光直视着云澈的【逆天邪神】一双瞳孔,语气平淡,脸色似笑非笑。

  神帝的【逆天邪神】逼视,怕是【逆天邪神】一众界王都难以承受,何况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年轻玄者。云澈的【逆天邪神】精神明显被无形压制,面露怯色,但言语上却没有丝毫挣扎犹疑:“是【逆天邪神】,晚辈愚钝,至今都不知发生了什么,还望诸位前辈能够稍加提点。”

  沐玄音曾经严厉叮嘱过,他突破神劫境时,雷劫必定异于常人,让他不可擅自突破,必须有她在侧。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和洛长生交战之时,在重伤之下忽然突破,更没想过,自己竟引来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

  当年在金乌雷炎谷,金乌魂灵在将邪神雷种给予他时,曾说过身具邪神的【逆天邪神】雷电之力,就算是【逆天邪神】天谴劫雷都伤不了他。九重劫雷的【逆天邪神】确没能伤了他,反而因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冲击,让他的【逆天邪神】大道浮屠诀和玄力双双突破,但同时也产生了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副作用……

  那就是【逆天邪神】惊吓到了所有人。

  事已至此,他在雷劫之中反复思虑,想到的【逆天邪神】最好方法,便是【逆天邪神】死咬着自己也“茫然不知”这一点。

  “……”千叶影儿唇角微勾,轻哼一声,却也没有说话。

  这时,一个激动无比的【逆天邪神】苍老声音响起:“云澈为何不被雷劫所伤……其中缘由,老朽或许知晓!”

  这个苍老的【逆天邪神】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逆天邪神】目光……赫然是【逆天邪神】天机三老之首莫语!

  天机三老平时都是【逆天邪神】极为寡言少语,因为他们的【逆天邪神】言语都是【逆天邪神】“天道之言”,字字万钧。若是【逆天邪神】旁人说出相同的【逆天邪神】话,各大神帝或许会不屑一顾,但莫语之言,任谁都不会轻视和质疑。

  “当真!?”宙天神帝道。

  “……”云澈眉头微紧,心里猛一“咯噔”。

  天机界是【逆天邪神】上位星界,却可与王界同席,其在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地位可见一斑。在云澈所听过的【逆天邪神】关于天机界的【逆天邪神】一些传说,更是【逆天邪神】将之近乎神话……

  难道,他们真的【逆天邪神】看出了什么?

  莫语缓缓

  点头,而他此时所呈现的【逆天邪神】激动之色,让宙天神帝等人心中都极为震惊。不止莫语,莫知和莫问也皆是【逆天邪神】如此。

  而这一生窥视天机,连生死都看淡的【逆天邪神】天机三老,世间之事,根本泛不起他们心中的【逆天邪神】半点涟漪,此时,却分明激动的【逆天邪神】像是【逆天邪神】见到了真正的【逆天邪神】神明。

  天机三老都目视云澈,眸光颤荡不休,莫语缓缓的【逆天邪神】道:“因为此子,极有可能……是【逆天邪神】天道之子!”

  云澈:“……?”

  “什么?!”宙天神帝面色一滞。

  “天……天道之子?”这四个字,这骇人听闻的【逆天邪神】称谓,让一众玄者瞠目结舌。

  “既是【逆天邪神】天道之子,又岂会被天道之力所伤!”莫语继续道:“方才的【逆天邪神】覆世黑云,九重雷劫,根本就不是【逆天邪神】我们所认知的【逆天邪神】雷劫,而是【逆天邪神】天道在向诸世宣告天道之子已然降世!”

  这些话,可谓是【逆天邪神】字字荒谬。但出自天机三老之口,却又是【逆天邪神】字字惊雷。

  “哈哈哈哈!”苍释天仰头大笑:“真是【逆天邪神】一派胡言。本王活了数万载,还从未听过什么‘天道之子’。如此荒谬可笑之言,也亏你们说的【逆天邪神】出口。”

  东神域极为敬重天机界,但不代表南神域也是【逆天邪神】如此。

  “龙某也从未听说过‘天道之子’之说。”龙皇淡淡出声:“但,龙某亦是【逆天邪神】深知,天机界从无妄言,还望三位赐教,何为‘天道之子’?又为何认定云澈为‘天道之子’?”

  莫语却是【逆天邪神】摇头:“我们三人,亦并不知‘天道之子’究竟为何意。”

  “呵,”苍释天不屑撇嘴:“难不成,你刚才是【逆天邪神】在戏弄我们?”

  宙天神帝一抬手,脸色凝重道:“莫语大师,说下去。”

  莫语短暂闭目,长缓一口气,徐徐道:“‘天道之子’四字,是【逆天邪神】来自久远年代的【逆天邪神】先祖预言。且……是【逆天邪神】我宗寰天太祖仙去前所窥破的【逆天邪神】最后天机。”

  “什么?寰天太祖!?”宙天神帝身体明显一震,其他神帝也都是【逆天邪神】脸色微变。

  “寰天太祖?那是【逆天邪神】谁?”火破云小声问道。

  “是【逆天邪神】天机宗的【逆天邪神】开宗太祖,亦是【逆天邪神】神界第一个可以窥视天道的【逆天邪神】奇人。”火如烈低声道:“当年,他与宙天太祖有着极深的【逆天邪神】交情,他做出的【逆天邪神】第一个预言,便是【逆天邪神】宙天必成王界。”

  “啊!”火破云一声轻呼。

  提及“寰天太祖”太祖,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脸上分明浮现了深深的【逆天邪神】敬仰之色,就连声调也少了几分平淡的【逆天邪神】威凌:“寰天太祖最终预言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子’究竟是【逆天邪神】什么意思?为何你们会认定这个‘天道之子’就是【逆天邪神】云澈?”

  “太祖预言,我东神域终于一天,会诞生一位‘天道之子’,他将沐浴九重雷劫而生,并将最终……”莫语胸口起伏,字字带着如信仰一般的【逆天邪神】虔诚:“成……为……真……神。”

  宙天神帝:“……”

  千叶影儿:“……”

  云澈:“…………”

  ……………………

  ……………………

  “真神”二字,如在所有人耳边、心间响起震世惊雷,随之,整个世界陷入了死一般的【逆天邪神】静寂。

  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脸色都变了,像是【逆天邪神】忽然被什么推入了虚幻的【逆天邪神】迷蒙之中。而神色变化最剧烈的【逆天邪神】,却赫然是【逆天邪神】各大神帝,梵天神帝、宙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如遭天雷定身,躯体、五官、瞳光全部久久僵住,龙皇骤然回身,就连一直歪在那里恹恹欲睡的【逆天邪神】释天神帝也瞬间站起,瞳光瞠直。

  对玄者而言,尤其是【逆天邪神】对已达人之极致的【逆天邪神】玄者而言,再没有什么,能比“真神”二字更具冲击。

  从初玄境到君玄境,这是【逆天邪神】凡道九境,是【逆天邪神】凡人的【逆天邪神】玄道。

  从神元境至神主境,这是【逆天邪神】神玄七境,是【逆天邪神】人类突破人之界限的【逆天邪神】神道……但,这终究只是【逆天邪神】人的【逆天邪神】神道,它突破了人的【逆天邪神】界限,竭力向神靠近,却注定无法真正达到神之领域。

  而真神,那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超脱了人之层面,拥有无上神力的【逆天邪神】存在,是【逆天邪神】在远古时代已经覆灭的【逆天邪神】种族与力量。

  属于真神的【逆天邪神】时代已经结束。在越来越浑浊的【逆天邪神】混沌气息下,人、兽、妖、灵……一切一切的【逆天邪神】生灵,都注定不可能成为真神,在这玄道之中,已堪称常识或真理。

  “真神”二字,如今只是【逆天邪神】遥远的【逆天邪神】神话。

  但,那些站在玄道顶尖的【逆天邪神】玄者,他们心中一边相信着人或许注定不可能成神,真神也注定不会再出现,一边却又奢望和追寻着虚无缥缈的【逆天邪神】“真神之道”,甚至为之不惜一切。

  因为一旦神话实现,拥有的【逆天邪神】,将是【逆天邪神】齐天的【逆天邪神】寿命,和掌控诸天,俯视一切的【逆天邪神】力量。

  但,神话终究只是【逆天邪神】神话,虽然所有的【逆天邪神】王界都在追寻,但从未有人能真正实现。

  而现在,他们竟然从天机三老口中,从天机界太祖的【逆天邪神】语言之中,听到了“真神”。

  而且还是【逆天邪神】“成为真神”!

  宙天神帝向前数步,才终于开口:“此话……当真是【逆天邪神】……寰天太祖预言?”

  世间能有资格追求那飘渺真神之道的【逆天邪神】,唯有王界。所以,王界之下,谁说出“成为真神”这类的【逆天邪神】话,他们只会不屑一顾。

  但,天机界不同,天机三老这等人物,更是【逆天邪神】绝不会说半个字的【逆天邪神】虚言妄言……更不要说,那还是【逆天邪神】来自天机太祖。

  “呵,简直笑话。”苍释天一脸的【逆天邪神】不屑:“刚才什么所谓‘天道之子’,现在居然连‘真神’都跳出来了。这就是【逆天邪神】你们东神域的【逆天邪神】所谓‘天机预言’?神之时代早就覆灭,人注定不可能成神,世间也再也不可能有真神降生,这是【逆天邪神】三岁小儿都知道的【逆天邪神】事。”

  “本王也曾试求神道,但整整万载都一无所获,就凭你们几个修为区区神王境的【逆天邪神】老家伙,居然也敢张口说出‘成为真神’这等妄言……呵,本王这辈子还从未听过如此荒谬的【逆天邪神】笑话,哈哈哈哈哈!”

  苍释天虽在不屑,虽在狂笑,但他瞳眸深处,却分明荡动着无与伦比的【逆天邪神】炽热。

  他虽然不信,或者说所有人都不相信,但,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的【逆天邪神】可能,就足以让他们疯狂。

  莫语深吸一口气,徐徐道:“真神之道,我等的【逆天邪神】确没有半点资格妄议。天道之子,九重雷劫,真神降世……老朽虽从不敢忘却和质疑先祖预言,实则,却也从未相信过它真的【逆天邪神】会发生。因为六重雷劫已是【逆天邪神】消逝的【逆天邪神】神话,又怎可能会有九重雷劫!”

  “但方才,不可能的【逆天邪神】九重雷劫就在眼前!”

  “先祖预言,就在眼前!”

  “诸位若还是【逆天邪神】不信……”莫语忽然眉目一肃,双手伸出,前方玄光闪耀,一部巨大的【逆天邪神】白色书典出现。

  书典数丈之巨,周身浮动着平和的【逆天邪神】玄光。虽只是【逆天邪神】一部书典,却释放着一股古朴而神圣的【逆天邪神】气息。

  “天机神典!”宙天神帝一声低语。

  莫语缓缓道:“这部天机神典,是【逆天邪神】我天机界无上的【逆天邪神】圣物,它刻印着历史先祖之名以及他们窥破的【逆天邪神】天机与留下的【逆天邪神】预言。诸位神帝都曾参阅过天机神典,亦都曾问询过同一个问题:为何天机神典的【逆天邪神】第一页竟是【逆天邪神】空白?”

  龙皇、释天神帝、宙天神帝、梵天神帝、星神帝、月神帝全部目光紧凝,心弦更是【逆天邪神】牢牢绷紧。

  “预言已现,那老朽,也是【逆天邪神】时候为诸位神帝解惑。”

  莫语手掌一挥,天机神典在众目之下打开,翻开了第一页。

  一片空白,没有半点纹路,没有半个字的【逆天邪神】刻印。

  天机三老目光碰触,同时颔首,三人右臂伸出,心念凝聚之下,他们的【逆天邪神】掌心闪耀起天机界独有的【逆天邪神】特殊玄光。

  在玄光映照之下,两行金色的【逆天邪神】铭文,清晰无比的【逆天邪神】映现在空白的【逆天邪神】天机神典上:

  九重天劫现,

  真神重临时。(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