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7章 封神第一

第1247章 封神第一

  没有了天道之力在身,云澈的【逆天邪神】气势顿时被洛长生完全压过。

  洛长生全身是【逆天邪神】血,却几乎感觉不到疼痛,无论他的【逆天邪神】躯体还是【逆天邪神】心魂,充斥的【逆天邪神】唯有沸腾到极致的【逆天邪神】屈辱与怨恨。他一声暴吼,身上绿光一闪,周身卷起一个巨大的【逆天邪神】风旋,然后快速集中于右臂之上,直轰云澈心口。

  这是【逆天邪神】毫无保留和余地,直欲将云澈置入死地的【逆天邪神】一击!

  云澈面无表情,“轰天”瞬开,陡然暴走的【逆天邪神】玄气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气势完全压过,手掌如闪电般直直抓出。

  砰!!

  一声巨响,两人周围气浪爆开,空间战栗。

  洛长生身势停滞,全身僵直。凝满他极限力量的【逆天邪神】右拳被云澈生生的【逆天邪神】抓在手中,他的【逆天邪神】力量如轰在了坚不可摧的【逆天邪神】擎天之石上,震荡的【逆天邪神】他全身麻木,而云澈却几乎是【逆天邪神】动也不动。

  “你……”洛长生瞳孔瑟缩,如坠深渊。他的【逆天邪神】手掌如被箍在玄钢之中,任凭他全身玄力涌动,都无法挣扎。

  “力量不错,”云澈斜眼看着他:“居然让我的【逆天邪神】手感觉到了那么一点疼痛,呵……值得嘉奖。”

  这话很是【逆天邪神】耳熟,分明是【逆天邪神】先前洛长生徒手挡下劫天剑时的【逆天邪神】嘲讽之语。声音落下,云澈的【逆天邪神】手掌轻轻一收。

  咔嚓!!

  碎骨的【逆天邪神】声音清晰到近乎震耳,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右手指骨瞬间全部崩裂,他一声嘶叫,右膝重重的【逆天邪神】跪了下去,全身在痛苦中疯狂战栗。

  咔!!

  云澈目光冷漠,手掌再收,本就断裂的【逆天邪神】指骨顿时化作更彻底的【逆天邪神】碎末,连同他的【逆天邪神】小臂也被无情震裂,洛长生全身一栗,脸色从煞白变得青紫,竭力涌动的【逆天邪神】力量拼命涌向已无知觉的【逆天邪神】右臂。

  “砰”的【逆天邪神】一声重响,洛长生远远倒飞出去,也终于摆脱了云澈的【逆天邪神】钳制。但右臂传来的【逆天邪神】剧痛,让他全身在颤抖中暴汗如雨,本是【逆天邪神】俊美无暇的【逆天邪神】面孔扭曲的【逆天邪神】如恶鬼一般。

  “就凭这点力量,也要让我生不如死?”云澈鄙夷冷笑,常态之下,他神灵境的【逆天邪神】气息自然被洛长生神王境的【逆天邪神】气息全面压制,但轰天状态,他却是【逆天邪神】完完全全反压洛长生,纵然不依仗那短暂存在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洛长生也已让他感觉不到丝毫的【逆天邪神】威胁。

  “不……不可能……”洛长生全身都在不受控制的【逆天邪神】瑟缩,看向云澈的【逆天邪神】目光充满着更深的【逆天邪神】惊恐:“你明明才刚渡过雷劫,你明明只是【逆天邪神】神灵境……不可能……”

  云澈低笑一声,向洛长生缓缓伸手,却连劫天剑都懒得取出:“你不是【逆天邪神】要让我生不如死么?来,把你所有的【逆天邪神】手段尽管使出来,比如你那什么会让自己短命的【逆天邪神】焚心雷,都尽管用出来,让我好好见识大名鼎鼎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神界历史上最年轻的【逆天邪神】神王到底有多少能耐!”

  字字都是【逆天邪神】毫不留情的【逆天邪神】讥讽,字字都在刺激着洛长生几欲崩溃的【逆天邪神】灵魂。

  在竭力压制着洛孤邪伤势的【逆天邪神】洛上尘在这时回首,大吼道:“长生,不要再和他打了!他和之前已完全不同,你赢不了他的【逆天邪神】!”

  被逼迫到如此地步,满心皆恨,满心皆辱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又岂会甘心投降,他狠吸一口气,大吼一声,左手闪耀起奇异雷光,然后决绝的【逆天邪神】轰向自己的【逆天邪神】心口。

  赫然是【逆天邪神】不惜折损寿元来增幅玄力的【逆天邪神】焚心雷!

  但就在这时,云澈的【逆天邪神】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嘲讽的【逆天邪神】冷光。

  轰————

  云澈的【逆天邪神】身影忽然消失不见,如鬼魅一般瞬身至了洛长生的【逆天邪神】身前,一团金色炎光在他胸口狠狠炸开。

  爆裂的【逆天邪神】炎光之下,洛长生陡喷一道血箭,远远横飞出去,砸落在地之时,身上先前被雷索切裂的【逆天邪神】伤口也全部崩裂,周身血雾弥漫。

  洛长生瘫跪在地,脸色惨白,全身崩血,手中以精血凝聚的【逆天邪神】焚心雷也完全溃散。

  “我忽然改变主意了。”云澈不紧不慢的【逆天邪神】走近他,慢条斯理的【逆天邪神】道:“不过不要误会,我并不是【逆天邪神】害怕你的【逆天邪神】焚心雷,而是【逆天邪神】要你明白一件事。”

  云澈的【逆天邪神】右手下指,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洛长生,现在的【逆天邪神】你在我面前,不过就是【逆天邪神】个任我摆布的【逆天邪神】可怜玩物,我想让你用什么力量,你就可以用什么力量,我若不想,你就永远别想用出来,懂了吗?”

  “或者,你也可以马上在我面前认输投降,毕竟,当个丧败之犬虽然难看,但好歹能少斥不少苦头啊,你说是【逆天邪神】不?”

  洛长生口中猛地再喷一大口猩血,全身发抖不止。

  他先前嘲讽、轻蔑、羞辱云澈的【逆天邪神】言语,被云澈原封不动的【逆天邪神】甩回了他的【逆天邪神】脸上,虽然是【逆天邪神】同样的【逆天邪神】手段,同样的【逆天邪神】言语,但对洛长生,无疑是【逆天邪神】数倍,甚至十数倍的【逆天邪神】折辱!

  “呃……”洛长生胸腔中似窜入了一只发狂的【逆天邪神】野兽,起伏剧烈到几乎要爆开。他的【逆天邪神】目光一片混乱,终于在某一个时刻,他的【逆天邪神】双目完全失去了焦距,也失去了所有的【逆天邪神】理智,全身伤口崩裂,整个人像是【逆天邪神】一头彻底绝望的【逆天邪神】野兽,向云澈嘶叫着扑去。

  若是【逆天邪神】今日之前,他此时的【逆天邪神】样子,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他竟会是【逆天邪神】洛长生……会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神子之首的【逆天邪神】长生公子。

  辱人在先,被十倍反辱,神王之力,却转眼被完全踩踏,他最骄傲的【逆天邪神】师父为护他不惜不顾神主尊严,却被一击反伤……他的【逆天邪神】身体,他的【逆天邪神】力量,他的【逆天邪神】骄傲,他的【逆天邪神】光环,他所有的【逆天邪神】自尊……都被云澈踩入了脚底,踩入了深渊。

  他终于崩溃。

  扑来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完全就是【逆天邪神】一头欲噬人的【逆天邪神】野兽,连玄气都是【逆天邪神】无比混乱不堪。这样的【逆天邪神】洛长生,已根本不配做云澈的【逆天邪神】对手。

  比诛命更可怕的【逆天邪神】,无疑是【逆天邪神】诛心。

  云澈直接别过头去,都不再多看洛长生一眼,手臂一挥,手中忽然雷电嘶鸣,湛紫色的【逆天邪神】雷光骤闪而去,罩向洛长生。

  “雷!?”云澈手中的【逆天邪神】紫光,让无数玄者双目圆瞪。

  一声嘶鸣,洛长生已被几十道雷光缠绕,重重的【逆天邪神】甩落在地。

  云澈飞身而起,又骤坠而下,右脚狠狠踩落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左臂之上。

  嚓!!!

  “哇啊啊啊啊啊啊!!”

  碎裂声几乎比嘶鸣的【逆天邪神】雷电还要刺耳,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左臂所有骨头在瞬间被轰碎成细碎的【逆天邪神】粉末,伴随着一声仿佛来自黄泉炼狱的【逆天邪神】绝望惨叫。

  “长……长生!”洛上尘全身剧震,目眦尽裂。

  “雷……云澈居然还能使用雷霆之力。”宙天神帝道:“冰、火、雷……原本他竟和洛长生一样,兼修三种元素玄力!”

  “那不是【逆天邪神】普通的【逆天邪神】雷。”龙皇低语:“你难道没有发现,他所用的【逆天邪神】雷电……是【逆天邪神】劫雷的【逆天邪神】气息。”

  “什么?”宙天神帝一愕,目光紧凝,随之脸上陡现惊容:“这……”

  “他或许是【逆天邪神】在雷劫之中,领悟了些许天道劫雷的【逆天邪神】法则。”龙皇徐徐的【逆天邪神】道:“玄力所限,他应该只能使用最低等的【逆天邪神】紫色劫雷。而若是【逆天邪神】……他将天道劫雷的【逆天邪神】法则完全通彻,玄力亦到了足够层面,或许,可以释放出……白色的【逆天邪神】劫雷。”

  “……”宙天神帝久久无言。

  将凝聚所有神主之力的【逆天邪神】屏障给震碎的【逆天邪神】白色劫雷……

  将洛孤邪一瞬重创的【逆天邪神】白色劫雷……

  若真有那么一天,普天之下,还有谁是【逆天邪神】云澈的【逆天邪神】对手!?

  等等……

  天道劫雷……那可是【逆天邪神】天道法则啊!

  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人类所能领悟,怎么可能是【逆天邪神】人类所能通彻!?

  云澈的【逆天邪神】右脚踩在洛长生碎裂的【逆天邪神】手臂上,但目光却是【逆天邪神】看向苍白的【逆天邪神】远方,没有向洛长生在痛苦中惨白扭曲的【逆天邪神】脸瞥去一眼,他冷冷的【逆天邪神】道:“洛长生,我们本来不过是【逆天邪神】对手,你却非要给逼成敌人。呵,没错,你是【逆天邪神】圣宇界王之子,洛孤邪之徒,你不需要怕任何人,从来都只会有人怕你,想惹谁想踩谁全凭心情,但可惜,我偏偏是【逆天邪神】个不怕事的【逆天邪神】人!”

  “我这人一旦被惹恼,要原谅他可要不短的【逆天邪神】时间。所以,以后有我出现的【逆天邪神】地方,管你什么长生公子短命公子,最好给我夹着尾巴做人!”

  云澈一脚抬起,狠狠踏在洛长生的【逆天邪神】头颅之上。

  砰!!

  屏障在剧震中下陷,洛长生整个脑袋被生生踩入屏障之中。

  洛长生全身痉挛,四肢一阵抽搐,然后完全软下,再无动静。

  几乎在同一时间,祛秽尊者震耳的【逆天邪神】吼声响起:“洛长生昏迷!此战,云澈胜!!”

  祛秽尊者声音落下,封神台一片喧然,却是【逆天邪神】无人欢呼。

  到了此时此刻,人们几乎都快要遗忘,这不是【逆天邪神】单纯的【逆天邪神】云澈和洛长生之争,而是【逆天邪神】封神之战最后的【逆天邪神】问鼎之战。

  云澈一脚飞起,将洛长生遥遥踢向了圣宇界所在的【逆天邪神】方向,然后转身道:“如此,我算是【逆天邪神】这届玄神大会的【逆天邪神】第一位了吧?”

  “当然!”祛秽尊者缓缓点头:“不只是【逆天邪神】这一届,纵观我东神域每一届玄神大会,你都会是【逆天邪神】当之无愧的【逆天邪神】第一!”

  这评价高到极点的【逆天邪神】一句话,祛秽尊者却是【逆天邪神】说得斩钉截铁。

  另一边,洛上尘已是【逆天邪神】飞身而起,将昏死的【逆天邪神】洛长生接在了手中。

  这场玄神大会,本该是【逆天邪神】洛长生傲视东神域年轻一辈的【逆天邪神】战场。在封神之战前,他是【逆天邪神】所有人认定的【逆天邪神】封神第一,无人可真正与之争锋。

  但,他败给了云澈。

  为了挽回败局和尊严,他解除禁制,成就神王,震撼东神域,这次,再无人相信他会败,一丁点可能都不会有……

  但他又败了……

  不但败了,还毁了。

  玄道之力上惨败,他至今为止的【逆天邪神】所有声望、颜面、尊严,也都被完全踏碎。

  洛上尘长吸一口气,全身绷紧,心中第一次对一个小辈生出浓烈的【逆天邪神】杀机……他没有去看云澈一眼,因为他怕自己的【逆天邪神】杀机会当场失控。

  虽然,他心底很清楚,洛长生本来就只是【逆天邪神】败,而且败给召来九重雷劫的【逆天邪神】怪物绝不丢人……但他之所以被“毁”,主因完全在他自己,但他身为洛长生的【逆天邪神】父亲,身为圣宇界王,又岂会不恨云澈。

  抱起洛长生,带起重伤昏迷的【逆天邪神】洛孤邪,洛上尘目光呈现着前所未有的【逆天邪神】昏暗……而这一切,居然只是【逆天邪神】一个出身下界,师承中位星界的【逆天邪神】小辈带来。

  他在悲哀中真正意识到,自己或许真如洛孤邪所言,从未真正了解过自己最骄傲的【逆天邪神】儿子。他一直看到的【逆天邪神】、了解的【逆天邪神】,都只是【逆天邪神】洛长生想让他看到,想让他了解到的【逆天邪神】洛长生。

  祛秽尊者却在这时忽然回身,冷眸怒视洛上尘:“圣宇界王,洛孤邪身为已达玄道至境的【逆天邪神】强者,居然当众对一个小辈下毒手。不但手段卑劣,尽失玄道廉耻,还藐视我宙天界与玄神大会,此事,你圣宇界是【逆天邪神】否该给个交代!”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