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 > 逆天邪神 > 第1242章 天道颤栗(下)

第1242章 天道颤栗(下)

  东神域黑云弥空的【逆天邪神】异象也已是【逆天邪神】惊动了西神域与南神域,无数的【逆天邪神】目光和意念都集中向了东神域。

  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弥漫东神域的【逆天邪神】黑云之下,正降下着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震世雷劫。

  八重雷劫……在六重雷劫已是【逆天邪神】唯一神话的【逆天邪神】神界,这四个字在任何人听来,都只会觉得无比的【逆天邪神】荒谬可笑。

  甚至从来没有人认为它会存在,连想都不曾有人想过。

  但,它出现了,而且就在他们的【逆天邪神】眼前。

  第八重雷劫之下,贯穿天地的【逆天邪神】赤色雷光足足持续了百息之久,才终于开始缓缓的【逆天邪神】淡下。但封神台的【逆天邪神】雷海依旧在狂暴的【逆天邪神】翻腾,湮灭着其中的【逆天邪神】一切。

  天道劫雷虽然可怕,但除非有人强行干涉,否则不会伤及其他生灵。因而,纵然赤雷漫天,劫雷之威也始终只集中在封神台区域。

  否则,怕是【逆天邪神】整个宙天神界都已化作灾难的【逆天邪神】雷海。

  三重天纵奇才,四重傲视一界,五重必成神主,六重是【逆天邪神】乍然一现的【逆天邪神】神话。

  八重雷劫……无人能够理解这是【逆天邪神】这等概念,无人能想象有着怎样的【逆天邪神】天赋和潜力才会遭来天道如此忌惮。

  怕是【逆天邪神】东域四王界的【逆天邪神】始祖把天赋修为集中到一人之身,也绝不至如此……

  八重雷劫之下,东神域历史上一众曾惊艳举世的【逆天邪神】天才尽皆失色,化作天星下的【逆天邪神】凡尘。

  贯穿天地的【逆天邪神】红芒消失,但封神台的【逆天邪神】赤色雷海依旧在翻腾,太过密集可怕的【逆天邪神】雷劫之力,怕是【逆天邪神】再过一个时辰都不会完全消散。

  而这时,悬于苍穹的【逆天邪神】血色雷域终于安静了下来,并缓缓的【逆天邪神】收缩,就如之前快速收缩的【逆天邪神】紫色雷域。

  但这一次却是【逆天邪神】收缩的【逆天邪神】更加彻底,短短数息,便收缩回先前的【逆天邪神】一成大小,依然没有停止……逐渐的【逆天邪神】濒临完全消失。

  先前覆满天地的【逆天邪神】红光也随之越来越黯淡。终于,随之一声轻微的【逆天邪神】嘶鸣,雷域完完全全的【逆天邪神】消失了。苍穹之上,唯有黑云滚滚,无边无际。

  封神台上的【逆天邪神】赤色雷海依旧在释放着浓郁的【逆天邪神】赤芒。

  雷域消失,也代表着这场骇世雷劫的【逆天邪神】终结。

  只是【逆天邪神】黑云依旧在翻滚,丝毫没有散去的【逆天邪神】迹象。而那股覆满东神域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压亦牢牢压抑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心魂之上。

  “终于……结束了。”

  无数人在心中、口中低念,雷劫已然结束,但带给他们的【逆天邪神】震骇,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完全消散。

  从第一道劫雷落下到方才雷域消失,此时想来,就如梦幻一场。

  “八重雷劫,若非亲眼见证,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宙天神帝仰望苍穹黑云,低声自语:“今日之后,神界必将因此而剧动,这届玄神大会,也将永久留于史册,而且或者会是【逆天邪神】永远不会被取代的【逆天邪神】一笔。”

  “……”龙皇的【逆天邪神】目光定定的【逆天邪神】看着被雷海覆没的【逆天邪神】封神台,许久,他又仰起头来,看向了天空……

  雷域消失后,黑云的【逆天邪神】翻腾隐约舒缓了一些,但气息却似乎变得更加压抑。

  “八重雷劫……嘶……这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云澈引来的【逆天邪神】?不是【逆天邪神】什么……天灾?”

  “太……太可怕了,简直比我这辈子做过的【逆天邪神】最可怕的【逆天邪神】噩梦还要可怕千百倍,八重雷劫……要是【逆天邪神】活下来……将来会是【逆天邪神】什么样子?”

  “那么恐怖的【逆天邪神】雷劫,连我们宗主都不可能抗的【逆天邪神】下来,云澈怎么可能还活着!”

  “呼……”水千珩缓缓的【逆天邪神】调整着呼吸,但心海依旧翻腾不休,他侧目看向水媚音,而水媚音一直都在呆呆的【逆天邪神】看着封神台,奶白的【逆天邪神】脸儿一片怔然。

  “媚音,你……”

  “云澈哥哥还活着……”她轻轻的【逆天邪神】道。

  “什么?”水千珩眉头大皱,身体也一下子转了过来。

  “我感觉得到,云澈哥哥还活着,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水千珩匆忙追问。

  “……”水媚音却是【逆天邪神】没有回答,就这么征征的【逆天邪神】看着,瞳孔深处,泛动着比星辰还要潋滟璨然的【逆天邪神】光华。

  与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交战,她在云澈的【逆天邪神】卑劣手段下溃败,反噬之下,她的【逆天邪神】灵魂反被云澈侵入,打下了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

  她对云澈忽然心生爱恋,亦和此有相当大的【逆天邪神】关系,她自己也意识到,或者说很清楚这一点。而她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何等强大,想要将这抹印记抹去可谓轻而易举,但她始终没有这么做。

  因为她很喜欢,很享受忽然对一个人心心念念,见到他时满心欢喜的【逆天邪神】感觉。

  尤其看着他打败君惜泪,打败自己的【逆天邪神】姐姐,又打败洛长生……那种欢欣、骄傲的【逆天邪神】感觉,让她甘愿任由自己继续沉沦其中。她从来不知道,仰望一个刻在心中的【逆天邪神】男人,会是【逆天邪神】那么开心满足的【逆天邪神】事。

  今日,他更是【逆天邪神】引来史无前例的【逆天邪神】八重雷劫,让东神域为他天撼地动……

  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影响着她,但她强大无比的【逆天邪神】无垢神魂却也可以通过这抹灵魂印记来反向感知云澈的【逆天邪神】存在。

  若云澈殒命,他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自然也随之溃散。

  但此时此刻,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印记依旧清晰的【逆天邪神】存在于她的【逆天邪神】心魂深处,非但没有消散,她反而隐隐的【逆天邪神】感觉到,云澈的【逆天邪神】灵魂在以不可思议的【逆天邪神】幅度变得更加强横……似乎,还在发生着某种奇异的【逆天邪神】质变。

  水媚音微张着粉嫩的【逆天邪神】唇瓣,全然无法理解云澈的【逆天邪神】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轰隆!

  轰隆隆隆隆————

  本逐渐安静下来的【逆天邪神】天空,在这时忽然传来滚滚轰鸣,众人刚要下意识的【逆天邪神】抬头,一道震世霹雳骤然响彻天地。

  咔嚓!!!!!!

  这道霹雳仿佛炸裂在所有人的【逆天邪神】耳边和灵魂最深处,让他们全身剧震,脸色煞白……而最为恐怖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众上位界王,星神、月神、守护者,乃至诸神帝,都在这一刹那如遭天锤轰身,全身剧震,面露骇然。

  咔嚓!!!

  咔!!

  轰隆!!咔嚓!!

  咔嚓嚓嚓嚓嚓嚓嚓…………

  本已沉寂下去的【逆天邪神】雷光忽然如疯了一般的【逆天邪神】闪耀,仰头看去,无数道雷电在黑云之中混乱嘶鸣,半为紫色,半为赤色,每一个瞬间,都是【逆天邪神】万雷肆虐,伴随着密集到极致的【逆天邪神】震天霹雳。

  漫天黑云亦如忽然沸腾的【逆天邪神】开水,又如脱离了禁锢的【逆天邪神】凶兽,滔天翻腾。

  一股越来越恐怖,越来越压抑的【逆天邪神】气息在无形间罩落东神域。

  “这……这是【逆天邪神】怎么回事?”

  “又发生了什么……啊!!?”

  咔嚓!!!

  咔嚓嚓——

  轰隆……咔嚓……

  每一个瞬间都是【逆天邪神】万雷震天,疯狂闪耀的【逆天邪神】雷光如密集的【逆天邪神】蛛网覆满整个天域。黑云在剧烈翻滚中缓缓沉落,似欲带着苍穹倾覆向大地……而空间,在这时开始了隐隐的【逆天邪神】颤抖。

  “这……到底……是【逆天邪神】……”宙天神帝抬头望天,空间的【逆天邪神】战栗,他感知的【逆天邪神】清清楚楚。而比这可怕千万倍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让他心生惊惧的【逆天邪神】威压正从苍穹覆下……越来越近,越来越沉重。

  让神帝感到惊悸的【逆天邪神】威压……

  一直跪伏在地的【逆天邪神】天机三老这时如遭雷击,三张苍老的【逆天邪神】面孔在极度的【逆天邪神】惊骇之下没有了一丁点的【逆天邪神】血色,瞳孔更是【逆天邪神】放大到几欲炸裂。

  “天道……在战栗……”

  “怎么会有……这种事……”

  作为世间最能感知天道之力的【逆天邪神】人,他们竟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天道的【逆天邪神】恐惧!

  就如一个面临远古魔神的【逆天邪神】凡人,在瑟瑟发抖,在理智失控,又欲不惜一切将其永远从世间毁灭……

  维持和监控着尘世秩序与法则,无人可逆,无人不畏的【逆天邪神】天道之力,居然在恐惧的【逆天邪神】战栗……

  这是【逆天邪神】他们纵然泯灭自己的【逆天邪神】全部认知,都绝无可能相信与接受的【逆天邪神】事。

  轰隆——

  咔嚓嚓嚓嚓嚓!!

  如末日灾难般的【逆天邪神】气息与声响之中,苍穹忽然裂开,一道莹白的【逆天邪神】光华从裂痕中耀下,射落在封神台上,将云澈所在的【逆天邪神】区域笼罩其中。

  这道白光看上去很是【逆天邪神】柔和,毫不刺目,却是【逆天邪神】在出现的【逆天邪神】一瞬间将整个世界映照的【逆天邪神】惨白一片。逐渐的【逆天邪神】,白光耀下的【逆天邪神】地方缓缓放大,在滚滚黑云之中形成了一个灼目的【逆天邪神】苍白区域,道道白色雷电在其中闪耀,并快速变得密集。

  赫然是【逆天邪神】一个白色雷域!!

  这个奇异,又诡异无比的【逆天邪神】白色雷域形成的【逆天邪神】刹那,所有神君神主全部脸色大变,而神君之下,一大半人全身汗流如雨,颤抖不休。

  因为,伴随白色雷域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一股庞大到超出他们想象,超出他们认知,更超过他们承受能力不知道多少倍的【逆天邪神】天道威凌。

  在这股天道威凌之下,这些神道玄者全身酸软,灵魂战栗,如一只幼虫面临浩瀚苍天,几乎要忍不住跪地而拜。

  雷域……苍白色的【逆天邪神】雷域!

  雷域之中,密集的【逆天邪神】雷芒之下,一道白影在蜿蜒游走,并变得越来越清晰……赫然是【逆天邪神】一条白色雷龙。

  极度的【逆天邪神】敬畏、极度的【逆天邪神】恐惧、极度的【逆天邪神】骇然……近乎是【逆天邪神】一种灵魂被直接抽离出来的【逆天邪神】飘忽感,但纵然是【逆天邪神】被惊骇到飘忽的【逆天邪神】灵魂,亦意识到一个极端可怕的【逆天邪神】事实……

  雷劫没有停止……

  那苍白色的【逆天邪神】诡异雷域,分明是【逆天邪神】……第九重雷劫!!

  “祛秽……退开!”宙天神帝一声暴吼。

  祛秽尊者一直距离封神台最近,先前哪怕赤色雷剑坠下,他都未曾远离。而以他的【逆天邪神】强大修为,赤色雷剑也的【逆天邪神】确不可能伤了他。

  但,白色雷域之中正在凝聚的【逆天邪神】,是【逆天邪神】让一众神主,甚至神帝都心魂战栗的【逆天邪神】极道天威!

  宙天神帝的【逆天邪神】暴吼之下,祛秽尊者没有丝毫的【逆天邪神】犹豫的【逆天邪神】快速遁离,但一双眼瞳依旧在不断的【逆天邪神】瑟缩着。

  封神台中心,赤色雷海之下,云澈缓缓的【逆天邪神】仰起头来,瞳孔之中,映现着苍白雷域之中的【逆天邪神】白色雷龙。

  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逆天邪神】声音在告诉着他,那是【逆天邪神】天道的【逆天邪神】化身。

  :。:

看过《逆天邪神》的【逆天邪神】书友还喜欢